一針一線為生命繡上彩色。My Fancy Handmade

Carrie Pau擅長手勾花,一朵一至兩厘米直徑的小花,由勾織到上色,要耗上數小時。她不直接用顏色繡花線,是因為曾經身心創傷,希望借此讓人明白色彩得來不易。究竟她經歷過甚麼?她的手藝又為她帶來怎樣的色彩人生?


嘗試,真的能找到「出路」?在Trial and Error Lab 四年來的觀察記

Trial and Error Lab 是突破機構支持本地年青文創產業工作者的新式職志計劃。自2016 年開始,至今已有超過60 位不同種類的工藝師參與。很多關心這個計劃的人不時會問:「這些年輕人成功找到出路嗎?」創辦人Kuen分享她這幾年的觀察。


尋找對的鑰匙,打開對的大門

小宛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Lab)的駐場伙伴(lab fellow)已經有兩年多,之前她仍是全職社工,只能在工餘時間去製作皮藝品,哪來時間和空間租用Lab作工作室?但來到,卻慢慢尋找到對的鑰匙,打開對的職志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