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Error Friday 第二回記錄】 text/ 實驗室管理員 Bobo

紮染的本質是重生。一件舊衣或一塊布匹,只要經過紮染,就重新被抺上色彩,煥然一新。手作紮染品牌「巨人染」,如同他們的紮染品一樣,經過不同行業和工作的洗禮,重新了解自己的需要和生活的方向,慢慢活出自己喜歡的生活模式。

上週五(11月25日),巨人染 Giants Tie Dye的兩位成員Siu和Josh,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成為「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的「搞錯嘉賓」。他們一邊教我們做「輕量級」紮染體驗,一邊分享他們一直不斷摸索,最後成為紮染技師的歷程。

這個品牌是港台合作:Siu畢業於香港嶺南大學社會科學系,Josh則在台灣讀工業設計。二人來自不同地方,何解會走在一起,從事不屬於他們專業的紮染藝術呢?

「這也許是我們人生的一個Error。」Siu笑說。

巨人染兩位成員Siu(右)和Josh(左)。

[1] 穩定的開店工作 VS 心中的理想生活

兩年前,他們於紐西蘭工作假期相識,結伴同遊,Siu說:「我們在旅程中遇到不同的人,讓我們反思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是怎樣呢?」他們遇過帶着大提琴到處演出的人,也有以前做銀行家,現在辭職四圍遊歷的人。

旅行過後,他們希望一起生活,但二人港台兩邊走也不是辦法,「而且要是分開了,(關係)就沒有了 。」這是很實際的考慮。於是,Siu決定跑到台灣找Josh,嘗試摸索可以一起生活的方式。

其時Josh正在台灣環島遊,在一個嘉年華踩高蹺扮巨人賺取生活費用,Siu就跟着學踩高蹺,二人隨着嘉年華巡迴了幾個地方表演,延續了在紐西蘭自由自在、四海為家的生活。可是,做表演的收入很低,他們生活有點窮困,得開始想想怎樣維持生活。

二人踩高蹺扮巨人的回憶。(圖片來源:巨人染Facebook)

他們就問自己:「懂得踩高蹺,我們還識甚麼呢?」 在紐西蘭工作假期時,他們曾在廚房工作,略懂下廚。

於是,他們就以「巨人牌」之名,在台灣宜蘭縣開了一間 —— 豆腐小食店!

試問誰想到他們會由雜技表演者,霎時走進飲食界?他們自己還發明的芝士豆腐球、麻婆豆腐批和咖喱豆腐批!當我們看着那些豆腐小吃的照片,光看相片都好像聞到陣陣香味呢! 「我們開檔時,一個賣小吃,一個負責踩高橋扮巨人;又抛波轉圈,希望吸引人來光顧。好多人走來影相後,就買一份豆腐吧!哈哈!」可能因為一邊賣小食,一邊做雜耍,夠綽頭,小食店不乏傳媒訪問介紹。而Josh的家人見他開店謀生,總算生活腳踏實地,滿心歡喜。

「你們猜猜我們經營了多久?」話題一轉,Siu問起在場的大家,「其實我們只做了四個月。」就在推出咖喱豆腐批之後幾天,他們決定結束經營小吃店。在場的我們知道答案後,都有點錯愕(相信他們的家人也是)。

明明生意開始走上軌道,為何作出結業的決定?

Siu說:「做飲食是很勞累的事。早上買材料和準備食材,晚上就開檔做生意。幾個月以來我們天天開舖,沒停過,只敢在客人較少的下雨天才休息。」看似安穩的豆腐店工作,原來消磨了他們年輕的意志。

起初,他們踩高蹺表演,跟隨嘉年華單位四處遊歷,但賺錢不多,難以維持生活。轉行開小吃店,收入相對較可觀,但沒日沒夜地忙碌工作,卻不是他們嚮往的自由生活。

「我才25歲就要在搓豆腐嗎?」Siu心有不甘。她跟Josh說不要經營豆腐店,Josh也爽快地附和。可是在別人眼中,他們似乎太容易放棄自己的事業了。

Siu補充:「開店是安穩的,可能將來會再做,但不是我們現在適合做的事。」凡事講求時機,開店本身沒有對錯之分,只是對那時候的他們來說,豆腐店的出現,把他們拉離自己理想的生活,但同時,又迫他們想清楚自己到底喜歡甚麼。

他們想起,在嘉年華表演踩高蹺時,初次接觸到紮染做成的布料裝飾,自此愛上這種能夠染出色彩變化多端的、隨水流分佈擴散的染布方法,貼切他們喜愛無拘無束的個性,他們當時已開始試做紮染。

「開豆腐店時,即使有多累,我們還是一有時間就做紮染,連店名的布都是我們自己紮染出來!當時還有一個社區組織找我們做紮染裝置。」雖然勞累而瑣碎的店務,消耗了他們的精神和體力,卻消磨不了他們對紮染的熱愛。

在忙碌的店舖工作中,他們終於看清楚自己最喜歡的是甚麼,便毅然選擇投身紮染的世界。

[2] 紮染,是精準與隨性的角力

就這樣,「巨人牌」變成「巨人染」,由飲食界跳入藝術界。一雙手不再搓豆腐,而是整天浸在七彩的染料之中。他們在台灣製作,到港台兩地擺市集,又試過在擺檔期間做回「老本行」,扮小丑做雜耍表演。

今年3至4月,他們在沙頭角村的一間村屋,舉辦首個紮染藝術創作展覽《住村染》。Siu笑說:「這是一個大Trial,還好不是一個Error。」 他們特意紮染了一個月亮的圖案,配合燈光投射,看起來仿如一輪明月;又染了一幅宇宙銀河的圖案,成為「巨人染」的代表作。因為這次展覽,讓更多人認識他們了。

這一晚,他們在場內掛起一幅大布,那是以紅藍黃為主色的染布,由一個個由大至小、色彩漸變的圓環紋組成,愈接近圓心,黃色就愈光明。

Josh染了13次才滿意的作品。沒看錯,是13次!

他們說,這是過去的「錯誤」作品。

Siu說:「這是Josh的作品,第13個版本。」不是指這塊布染了13次,而是他總共染了這個圖案13次。在每一塊布上,由零開始紮染,逐次修正。歷時半年之後,才算做到他心中理想的作品。

「現在這一張,跟我理想的中製成品終於蠻接近。」我們看着那塊掛起的布,對比起在電腦給我們展示的1至12號版本的照片,發現愈後來的作品,構圖和線條果然愈清晰。但其實最後幾個版本已經很漂亮,真不明白Josh認為不足的地方在哪裏啊!

Siu再解話:「這塊布的圖案呈放射型,希望做到一種穿越時光隧道的感覺,而製作的難度在於它的構圖看似對稱又不對稱,要做到這種效果並不輕易。」

我們看着一塊塊色彩很美的布料,實在想不到哪裏「出錯」。而且,紮染是一種比較隨性、難以完全掌控的染布方法之一,怎能判斷成品「犯錯」?

「說是失敗之作,皆因染出來的成果不似預期。」結果,第13件的作品,終於令Josh肯「收貨」,「因為它跟我想像得有九成接近了。」

巨人染再展示他們初期的暗黑作品,笑言要燒毀它!

然而,他們沒有執着於百分百完美,「因為紮染可以很精準,也可以很隨性。」Siu說。

它的精準,可見於Siu所紮染的曼陀羅圖案,線條和色彩對稱均等;它的隨性,在於每次紮染的水流、染料、布料等等元素不可預期。每次打開布團,都會迎接未知的結果。當學習到紮染從來沒有對錯或美醜之分,就可以全然擁抱任何變數。敢於踏出第一步,就是成功。

這塊曼陀羅圖案的紮染布匹,由30幾份勻稱對等的圖案組成。
這一晚,巨人染帶領參加者一起體驗染布,大家也就明白他們口中的紮染Trial and error是什麼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場加映「搞錯廚房」:小休曲琪】

這次「搞錯廚房」邀請小休曲琪 Pyjama Cookies的Mi,特別為這次Error Friday試試製作新口味「茶走」蛋糕(港式奶茶配煉奶),讓經過一週忙碌的參加者「上上電」,抖擻精神參加期後的紮染工作坊。

Mi愛製作香港口味的甜點,但坦言也有失敗作品如年糕蛋糕,嚇怕了試味的朋友。

「小休曲琪」是一個只有約一年的烘培品牌,主理人Mi會焗麵包、曲奇和蛋糕。她曾製作紅茶味的蛋糕,食客的評價不錯,於是她再搞搞新意思,嘗試製作自己喜歡而又有「香港味道」的新產品,於是「茶走」口味就誕生了!

小小的一件蛋糕,在大家試食之前,憑外表推測它是朱古力或阿華田的口味,不過把蛋糕拿近鼻子一聞,濃濃的茶味,就猜到是奶茶口味,只要再沾上煉奶吃,就成為吃得下的「茶走」啦!它甜而不膩,茶味濃郁,沾上少許煉奶後,更有濕軟的口感,大家吃過都讚不絕口。

茶走蛋糕,很有驚喜的一件蛋糕,味道沒有「搞錯」呢!

得到大家的讚賞,Mi固然開心:「我記得某老字號茶廳餐的老闆說過,他們沖的奶茶,6個人飲有4個人覺得好味道,就是一杯好飲的奶茶。」老闆告訴她,不是要取悅到所有人,才稱得上是好的,「正如沒有一種口味的蛋糕,能得到所以人的歡心吧。」

「所以,我會做自己喜歡的蛋糕味道,盡力的做,這就是自己品牌的品質。」不斷嘗試,做好自己,無論做紮染或弄糕點的,大家都能走上屬於自己的路。

(更多當晚「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的相片,可到https://goo.gl/rHNkpV看看。)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個月最後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每次我們還會搬來一個「搞錯廚房」,請來年青廚師或組織為我們試做一款新口味食品,讓大家由味覺開始,激發大膽「嚐」試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