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當捲進死要出書、摺書再出書的error loop,要逃走還是留守?

世界每秒變天,連網絡即時新聞都嫌慢,看Live stream才追得上速度。

但為何我們仍會哀悼不再出版的報紙、雜誌與書誌,為香港少了一份好的紙媒而哀傷?

或許正因為有一小撮文字工作者(就是編輯!)堅持出版紙本媒體,為本土帶來高質素的實體報紙雜誌,感動了讀者的心!

#這時代誰支持深度內容

就像前《號外》及《what.》主編鄧烱榕(Nico)與現任《Breakazine》總編輯彭正雄(Peter),多年來熱血、專注不懈地出版如藝術品般細緻的季度書誌,深信美好、純粹與深度內容的書誌,能抵住各種困難,因着讀者支持而生存下來。

#人生進入減壽的循環

但即使多熱愛出書,但每個季度都要陷入這重覆而痛苦的製作循環——前期攪盡腦汁地思考題目、中期瘋狂地找受訪者做訪問,後期通宵達旦地「埋版」,實在燃燒青春。

他們是傻傻分不清現實的殘酷?還是深信有意義的文本,是城市所需要,多error多孤單也要撐下去?這一晚Error Eriday @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1,就請來Nico與Peter分享出版書誌的孤單。身為讀者,你會何拯救這兩位中毒已深的文字人?

嘉賓
  • 鄧烱榕(Nico)
    2005年入職《號外》,2013年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2015年回歸《號外》出任主編,2019年離職。現與從事採寫、編輯及文化節目主持等,更再度「洗濕個頭」,正在籌備新出版的雜誌。
  • 彭正雄(Peter)
    2009年有份創辦《Breakazine》,是現時唯一由創刊至今留守的書誌編輯。作為香港首本一頁到尾、一個議題的深度書誌掌舵人,他經歷書誌多年來財赤、改版、休刊至復刊的不同階段,腦袋一直為書誌創造無限點子。
主持
  • 林蕙芝(Gi)
    任職記者多年,2012年加入《Breakazine》編輯團隊,2016年轉任網媒《一小步》監製。現任職突破機構數碼媒體編輯及Trial and Error Lab管理員,並為不同紙媒平台撰稿;希望餘生離不開文字與編輯工作。
分享內容
  1. 二人畢業後,為何一頭栽進編輯這夕陽行業?而且幾乎從沒轉行,甚至工種愈做愈專門?
  2. 編輯工作的經歷,最大的辛酸和艱難是?
  3. 有否為經歷一些不能自拔的愛恨,才令你們不願轉行?
  4. 為何一直為別人營運雜誌?有否想過嘗試創辦自己心中理想的書誌?
  5. 你們為何有信心找到讀者,願意每季花幾十元至百多元購買書誌?而明明現在文字都可免費在網上閱讀。
  6. 而誰都知在廣告經費與言論自由收窄,紙張油墨人工製作費卻不合理地上脹的年代,紙本是「賣一本蝕一本」。據你們觀察,香港的紙本是如何營運?
  7. 財赤、裁員、休刊以至停刊,是紙本不能逃脫的error嗎?
  8. 你們如何預測自己以及香港書誌出版的命運?如果有人仍要出版書誌,你們會有什麼奉勸?
對象
  • 想知道為何有人會熱血不懈地、畢生專注做一件事
  • 對雜誌、書誌出版及創作感興趣
  • 克服在夕陽行業追求理想的孤單
Error Friday 詳情
日期2021年9月3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截止報名日期2021年8月29日(日)
活動報名

https://bit.ly/fest2021-applynow

關於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1

Trial and Error Lab每年招募有志投身文創產業的青年(稱為實驗室伙伴或Lab Fellow!),透過提供共享工作空間、培訓,以及創意企劃,讓他們實踐職志。每年舉辦大型活動Trial and Error Fest,讓公眾認識青年的試錯成果,同時藉此推動勇於嘗試、敢於撞板的社會氣氛。今年首次舉辦主題展覽「每個人的心裡都有狒狒」,藉著50多個故事,表達緊張與恐懼乃人之常情;你與我在困難中並不孤單。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Dustykid:擁抱與塵一樣微小的Error人生

「被視為廢物的塵,造成人類很多麻煩,像呼吸困難、衛生問題……但沒有塵,就沒有雲、沒有雨,也沒有彩虹。」——Dustykid創辦人、「塵爸」陳塵Rap Chan。 

自小家中滿佈塵埃的Rap,因着多愁善感的性格,加上天生色弱,自感與灰塵一樣是零。他的人生碰巧亦像灰塵般暗淡失色 —— 分手、被告抄襲、生意失敗、欠債…… 

選擇把握人生低潮所時綻放的力量放膽創作Rap不刻意想着翻身,只微小塵為藍本,創作「塵」公仔的不同表情與信息,並專注撰寫治癒心靈的句子,一心做好品牌Dustykid 

因着網絡力量大熱與網民分享,品牌的圖文、明信片及產品以至書街知巷聞,Rap意外地成了本地知名的插畫師,卻自言依舊與Error共存,擁抱情緒起伏,專注心靈畫作,只因為:「我雙手唯一懂的東西,就是畫畫。我只願跟大家在心靈上一同成長。」 

在這Error的年代,或者Rap缺憾、人生失誤,卻堅持不放棄只做喜歡的事,他的暗黑經歷或能帶來啟示,鼓勵我們如何在低潮盡力嘗試,略有成就時卻勿忘初心。 

這晚約定你,一起與「塵爸」Rap共渡Error Friday,一起又喊又笑,分享失敗。(報名連結

 

分享內容

  1. 塵爸自言小時候性格孤獨,經常失敗,這對創作及擇業有何影響?
  2. 聽說「塵」於2005年已經出現,為何當時沒有創作下去?
  3. 塵爸經歷被生意伙伴離棄、生意失敗,是什麼信念令Rap仍堅持下去?
  4. 「塵」為何後來又再復活?Rap在低潮中為何仍有力創作?把「塵」化成產品、書本及開pop up counter的過程,有何挑戰?
  5. 今天塵爸如何繼續用「塵」作創作,並擁抱高敏感而起伏的情緒?
  6. 「生命攤開來看,可能許多人覺得我成功,但當我在創辦這個品牌前,許多人覺得我是失敗的。人生要到生命的盡頭,你才可以定斷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吧。」如果Error人生恆常,塵爸如何一直擁抱失敗?又怎樣把失敗化成創作養份?

 

活動資料

日期2021年9月4日至5日(六、日)
時間1pm - 7pm
舉行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庫(B/F)及一樓(1/F)
費用免費參加

報名連結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021_04

分享嘉賓

陳塵(Rap Chan)| Dustykid創辦人

自稱「塵爸」,修讀設計,經歷過生意失敗與職涯落泊,以灰塵作概念,設計出Dustykid的「塵」,並配上短句,建立安慰心靈的社交網站專頁。及後出品Dustykid 產品,並出版《塵話過》、《心事如塵》、《有塵入眼少少催淚故事集》等著作逾40本。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Error Friday】     Text / 李嘉鈞 @時代論壇    Photo / 受訪者

社會上,大多追求一步到位的成功,失敗與犯錯則不被推崇。早前在「Error Friday——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分享會,邀請專營文化深度遊的GLO Travel的兩位創辦人張振華(Jamie)和陳成軍(Rubio)分享創業過程的困難、嘗試,以及在疫情下如何轉型。從創業初期不被看好,透過不斷改良和修正,加上用心的宣傳,贏得顧客的讚賞和認同;而在疫情期間,更轉型為提供網上課程、網絡營銷服務的公司。但他們已定義公司不再為旅行社,那是否背棄了理想而失敗了?

GLO Travel的共同創辦人張振華(Jamie,右)和陳成軍(Rubio,左)。

 

創業從失敗開始

Jamie和Rubio於2015年創辦的GLO Travel深度知性遊行團,擺脫傳統旅行社模式。創業的起始,源於Jamie和Rubio對旅行有另類的理解。他們認為旅行不應只是吃喝玩樂,更應該是一個深入認識當地政治、文化、經濟的機會,故希望透過設計行程、講解、結連當地人,讓參加者認識一個地方的真實文化。Jamie憶述,「2015年尾創立時,深度遊在香港仍較為偏門,不少人去旅行不是參加旅行團,就是自由行,並無其他選擇。我和Rubio一直很疑惑,為何大家不論是自由行還是跟團去同一個地方,回來後的分享都是千篇一律?」

帶着滿腹疑問,正值就讀大學第二個學位的最後一個學期的Jamie,加上在政府部門工作的Rubio,膽粗粗地在大學嘗試舉辦人生第一個深度旅行團,「當時以澳門為目的地,在校內張貼自製的海報宣傳。選擇澳門這個離香港很近的地方,是因為他們發現無論澳門有甚麼社會事件發生,都與大家的旅遊體驗完全無關,不外乎都是賭場、豬排包、葡撻等,而忽略了該地的政治和文化議題。」

以為一定大獲好評,誰知他倆第一次的實驗並不成功!「我們在校內貼海報兩、三個星期,已經約好了一些政黨人士、教授分享,最後只有兩人報名,只好忍痛取消。」於是他們思考,或許並非每個人都對政治、文化議題那麼熱切,便著手改良旅行團內容:從三日兩夜、收費約一千五百元,改為兩日一夜、收費約八百元,並打算若下一次再不成功就「收手」。

他們再一次於校園內貼上海報。這次,有十多人報名參與,而且參與旅行團後,參加者的反應都十分熱切,「他們說從沒想過旅行的經歷可以有如此深度!」Jamie說,這對他們來說是莫大鼓舞,於是Rubio決定辭職,和畢業後的Jamie一同全職經營深度遊。

Rubio到切爾諾貝爾強制疏散區,是他人生一次帶團的勇敢大嘗試。

 

參與者欣賞是最大動力

縱然這次經驗讓人鼓舞,他們之後一、兩年的路卻不算順暢。他們帶團到北韓、新加坡、緬甸等地,主要在校內宣傳,但發現並不容易,因為學生的負擔能力有限,而且大學生的流動性很高,每年都有學生畢業後離開,難以累積客戶。

面對困難,Jamie和Rubio忽發奇想:「可否做一個品牌出來,客人是面對大眾呢?」他們希望吸納對文化議題感興趣的校外人士,最初以年輕中產、知識份子為目標對象。一次他們邀請14位畢業數年的朋友做Focus group,分享二人構思,但當中沒有人對深度遊感興趣,並認為在港難以推行。Jamie記得:「他們說,去北韓旅遊,唔係嘛?有時間去日本、韓國好食好住仲好啦!」

Jamie承認過程中走了不少冤枉路,不斷摸索,用了三、四年時間,以口碑及大量的宣傳,才能令愈來愈多人認識、接受深度遊這個概念或品牌。他認為這是不斷嘗試、錯誤、檢討、修正的經歷,「每人都總希望能一步到位,但現實就是會有很多困難啊!」至今,他們的Facebook專頁,有超過200個五星的評價,Jamie坦言,「支撐我完成一個又一個挑戰的,正是參與者的欣賞,讓我知道自己的工作,能令人重新思考旅行的其他可能性。」為人帶來意義,或許比帳面上的成功,更能帶來持續的動力。

北韓遊是GLO最為人津津樂道,也是舉辦次數幾乎最頻密的旅行團。

 

不斷嘗試才找到對的客人

而創業的過程中,Rubio認為有不少驚喜,未必與自己計劃、預料的完全一樣。最初他以為參加他們旅行團的對象主要是大學生、年輕人,但後來發現若他們到伊朗、北歐這些地方,未必喜歡跟團;直至現在,「我們發現八成的客戶是35歲以上,更有60歲的客戶,」Rubio從沒想過有機會招待比自己年紀大的客戶,「他們甚至比我們有更豐富的旅遊經驗,但大家旅行時卻很合拍,很神奇呢!」他坦言自己並不熟悉傳統旅遊業的操作,邊做邊摸索,意外的是這些客戶其實不介意嘗試另一種風格的旅行團,也有部份20多歲的年輕人受主題或帶團的專家吸引,而不介意跟團旅行。這令他發現,「原來並非『年輕人旅遊就一定喜歡自由行,較年長的人就一定喜歡跟團』這麼二元對立,只是在於有沒有能力說服他們參與。」

事實上,很多人都以自由行形式旅遊,看不起旅行團;但Rubio表示,其實有很多人因年紀增加,平日工作繁忙,想去旅行時沒有太多時間去規劃一個理想的行程,加上他們會覺得自己未必能安全在東歐、古巴、巴勒斯坦這些地方旅遊,故他們的公司正正可以為這些客戶提供主流以外的旅行團。Rubio強調,「這一切並非當初很策略地去思考而得出的結論,而是在不斷的嘗試之中明白。」

從最初並非人人看好,到後來營運得愈來愈有規模,Rubio指當時的心態是「唔係好驚輸,覺得繼續做睇下點」。創業令他變得謙虛,「因為需要面對市場,提供的產品必須是市場需要的,否則只會曲高和寡,無人欣賞。」

旅遊,不一定在地球,以思想穿星際又如何?GLO請來湯兆昇博士教授天文學五門必修課,題材新鮮。

 

疫情下轉型推網上課程及網絡營銷

2020年受疫情影響,全球各地封關,旅遊業已接近停頓,他們公司也必須轉型。Rubio回想去年二月初的情況,即使北韓已經封關,但他們最初不太擔心,低估了武漢肺炎的嚴重程度。到了三月,有很多國家都封關了,不過他們以沙士作參考,以為三個月後,一切就能回復正常,所以當時主要繼續完善、改良行程規劃、法律條文等。去年五、六月,他們估計至少要到兩年後才能去旅行,於是開始思考旅行以外的業務。Jamie和Rubio相信,「即使在疫情期間,大眾對世界的文化知識的渴求仍然存在,最後決定推出與旅遊有關的網上課程,以及利用團隊過往的營銷經驗,推出網絡營銷服務(Digital Marketing)。」

談到賺取盈利的網上課程與網絡營銷,原來並非憑空出現,而是回顧過往有甚麼做得好的範疇,才嘗試去做。「因為旅行團大多五至九天,最長兩星期,觀光的部份不可或缺,能夠真正傳達當地社會議題的時間並不多,因此過往一直希望能在出團之前舉辦講座,更符合我們想做的事,只是不少團友都是在職人士,難以要求他們在出發前先上堂,但疫情之下就可以將計就計,推出網上課程,」Jamie認為,轉型時,並非每個嘗試都能符合市場需要,「舉例說,我們曾嘗試經營Patreon戶口,但反應不太好,這正正是失敗的!」

2019年GLO慶祝成立 4 週年,並與熟客與朋友聚舊。的確他們的回頭客人不少,後來有些更成他們網絡營銷服務的客戶。

 

承認不再是旅行社,很失敗嗎?

Rubio強調,打定輸數、破釜沉舟的心態很重要,「當確定旅行業務不會在短期內恢復,就不會有『旅行遲早會返嚟救你』的想法,這樣才可以做長遠的規劃,不再依賴,而是以積極的心態面對。」他坦言,現在說起來似乎很容易,但當時執行其實相當困難,「因年輕同事本來是為旅行這個夢想加入團隊,網絡營銷並非他們的初衷,故為團隊重新安排工作也是一大挑戰,直至今年才算塵埃落定呢。」RubioI則說,回想創業初期,公司比現在更沒規模,當時都能撐過了,現在其實只是另一個挑戰—— 「我們都不得不承認,公司已經不再是初成立的那個旅行社,甚至不能稱為旅行社了。但要承認事實,嘗試別的東西,也不一定要死守一些框架。」

的確,Jamie與RubioI的創業故事,並不是一步到位成功,只是願意他們不斷嘗試,Jamie思忖說:「最重要是享受自己所做的事,一直新鮮感,才有動力走下去。」能坦然放下心中對成功失敗的執念,謙卑地換個形式,靜待他日再起飛,這的確是更好的選擇。

文章原刊於《時代論壇》第 1749期,已獲《時代論壇》授權轉載(網址:http://christiantimes.org.hk),承蒙應允標題及內文略經Trial and Error Lab修改,特此鳴謝。

 

**下次5月7日的Error Friday,將請來Dustykid創辦人「塵爸」分享失敗中的創作力量,別過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Dustykid:擁抱與塵一樣微小的Error人生

日期:2021年5月7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ZOOM 

 

相關文章: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

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

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晚上舉辧的分享會Error Friday,皆邀請不同背景的嘉賓,分享跌跌撞撞尋找新路的故事。重點不是最後成功與否,而是在Error中拾到什麼經驗,怎樣再嘗試再調節,漸漸走近目標。

2021年首個Error Friday,將請來「GLO Travel」共同創辦人Jamie & Rubio分享。兩位熱愛旅遊的90後,於2015年創辦深度知性遊行團,擺脫傳統旅行社模式,以北韓遊打響名堂;從蝕錢到錄得8位數字收入,已是一部充滿Trial and Error的血淚史。

但踏入2020年,花近5年建立的生意與服務,在疫情初期幾乎歸零,更接近一年沒出團!在疫症下遇上巨大Error,他們沒有放棄,反而極力與熱愛旅行的香港人,一起反思旅行與人生的意義,慢慢找出逆境中的生意「轉身位」 —— 開展網上收費旅行課程,並開拓更多新業務。

瘋狂懷念放假四圍飛的你,不旅行會死的你,甚至是疫情下失去人生目標的你,或能向他們借鏡!千萬別錯過這晚笑中有淚的免費網上分享會。

分享內容

  1. GLO Travel」共同創辦人,一個修讀法律系,一個攻讀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為何不一直做傳統的「高薪厚職」,而誤打誤撞誤去辦旅行社?   
  2. 當人人都不看好二人能辦一間另類的深度遊旅行社,他們是怎樣捱過初創的失意與艱難?業績又如何漸漸穩步上揚?   
  3. 兩個喜歡旅行的人是「無腳的雀仔」嗎?如何把嗜好化成事業,卻又不變成刻板沉悶的工作?   
  4. 疫情下,突然被迫腰斬所有預備已久的旅行團及工作;二人如何從風高浪急中,穩住情緒與業務?   
  5. 二人最為人稱譽的,是疫情下把實體旅行團改為收費網上旅遊講座,為公司帶來穩定收入。他們是怎樣從思考與嘗試中,找出這條新血路?當中又經歷幾多失敗?  
  6. 同時二人也在疫情下,多開一間Digital Marketing公司。是「賣西餐突然改賣雲吞麵」?還是另一個誤打誤撞的結果?疫情下創業,會不會太大膽?   
  7. 2021年,如果疫情持續,喜歡旅行的二人,如何跟想飛想到發瘋的香港人再行多步,去幫助大家解憂?   

 

活動資料

日期2021年1月29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原價$130/位)
預先報名 (讓我們作技術及內容上最好的預備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021_02

 

分享嘉賓

陳成軍 Rubio Chan & 張振華 Jamie Cheung  |「 GLO Travel」 共同創辦人及總監
香港大學畢業生,分別攻讀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與法律系。 2015年與幾位夥伴創辦「GLO Travel」,希望透過文化深度遊,創造冷門的知性旅遊體驗。「GLO Travel」去年在疫情下成功轉型,開設網上旅行課程,傳遞旅遊深度知識,並於台灣開設分公司。

二人亦為香港首個旅遊知識問答比賽《嚮導玩》冠軍,曾擔任 ViuTV 旅遊電視節目《堅離地.北韓》主持,以及著有書籍《去過北韓 50 次,你問我答》。

 

Facebook Event and Live Link

https://fb.me/e/59VzzFfos


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Gina + 受訪者

我們對「環保」實在太多刻板印象。茹素、穿二手衣物、自備餐盒、棄用膠袋……但在這些習慣以外,以商業角度推行環保Mil Mill 喵坊」主理人葉文琪,可帶頭把香港人的廢紙做成環保再生廁紙的先峰不單為環保作出大膽的商業決策本地滯後的環保路上懷抱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不斷嘗試 

葉文琪(Harold Yip),「SSID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及執行董事。光看名字未必明白公司業務是什麼,其實就是把廢紙放到循環經濟,變成環保再生廁紙卷等。

 

發展高端環保生意,很錯 

葉文琪當年想突破傳統的環保回收業,只想省時省力兼有商機,卻不自覺改變了生活習慣在Trial and Error Lab 早前舉行的Error Friday分享會中,就暢談在嘗試種種「Error」他先於2009年連同數名紙業專業人員成立「SSID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運用物聯網 (Internet of Things,  IoT技術,並配合無線射頻辨識(RFID物流及追蹤科技紙張的循環經濟簡單而言,他們窺準當時本港辦公室機密文件及廢紙在回收上的漏洞,於是用科技量重及回收,並設追蹤系統,令客戶機密資料準確銷毀並製成不能辨認的可循環再用物料同時計算回收物料減碳數據 

但在香港,走得,就可能出 

初我們拿很多獎,惜叫好不叫座。我們太樂觀於技術上的創新,有些客人談了一兩年才成他沒放棄,反而嘗試更多服務如垃顧問、垃圾審計等,為客戶源頭減廢,減省成本。 但本港的垃圾徵費措施亦未落實,即使生意發展比想像緩慢,但仍在正確的軌道上。 

然而,葉文琪與拍擋仍不停為環保回收做實驗更為十年後生意的另一個夢想,埋下伏線。

位於元朗工業邨的廠房。每天都處理回收而來的牛奶盒及、飲品盒及廢紙,打成濕紙漿。廠房設教育中心,經常為學校及團體開辦導賞團。

 

開辦香港人的廢紙回收紙漿廠,很錯? 

其實本港堆填區每天有兩千七百多噸廢紙其中許多是辦公室廢紙,在我眼中,這些都是資,怎能浪費呢?」葉文琪指出本港廢紙回收後打成漿只能運往中國及外地做紙皮箱原材料,香港人難以見證以至享受環保成果,「故此我們有一個夢,開一間紙漿廠,處理香港人的廢紙,並製成紙品,或讓大家更大動力投身環保 

等足年,生意終有盈利,也獲政府「回收基金」資助設立紙漿廠似乎夢想成真他苦笑說,又再。「原來找一塊地建紙漿廠,建立一條生產線,買很多機器組裝……都是我們不熟悉,也花費極大 

紙漿廠總算成功開辦。但迎來更困難是,每天不易回收足夠紙量香港亦沒有造紙廠去使用這些紙漿困境中,葉文琪埋首計的學生,把公式中的ABC不停調位、試驗想到新點子 

「想起香港人喜歡飲紙包飲品牛奶,但一直沒人回收,不如我們開這一『瓣』,在全港400多個地點收集鋁箔紙包、牛奶盒、紙杯等(下圖,左)用技術隔走雜質後打成紙漿(下圖,右),賣去外地循環再造原料至少解決香港部分垃圾問題。」現時廠房每日可處理約十噸紙包飲品盒成為香港唯一能把紙包飲品回收及再造的地方 

 

把香港人用過的廢紙做廁紙,不再錯了! 

他們把香港辦公室回收廢紙打成的紙漿仍不見本土出路左思右想,解決方法:「把香港廢紙紙漿,運到越南做紙,製成廁紙2019年,他們的環保再生廁紙品牌「Mil Mill喵坊」誕生,十年前「香港人有自己紙」那個夢,終於成真了大半 

但在主流市市場下,「Mil Mill喵坊」市場佔有率只有 1%,「我們做回收就知道 —— 一百個廁紙筒中,沒有一個屬於我們的紙。另外再生紙漿做廁紙的確沒那麼滑在香港做零售亦困難重重,廣告費、上架費不易負擔。「製造再生廁紙,每一噸能少砍24棵樹,也用少一半水源,不少年輕及追求環保的客人,在社交媒體及小店認識我們後就一直支持 

或許大家用不慣2層的廁紙,更未必接受有點嚡的質感。但既有FSC recycled認證,100%本地廢紙回收再造,更沒添加螢光增白劑,對地球對自己都有好處,為何不給它一個機會?

 

源頭減廢,才是最正確 

中國收緊廢料進口,並計劃今年停止廢紙入口,世界是自己廢料自己處理香港人應如何思考環保?仍舊把廢料放到回收箱、交給拾紙皮長者補充,長者付出極大勞力,用一天整理幾十斤紙皮佔香港回收業2%,卻只有數十元收入,連最低工資也不如一天垃圾徵費、污染者自付未落實,其實一天都在繼續剝削拾紙皮長者 

幫助拾紙皮的長者?要減輕堆填區負擔?其實把紙張循環再造、資源收,無論如何也只是環境污染葉文琪語重深長地道「很多建議埋』其他甚至所有環保工作。但其實環保不應單靠一個人、一間廠去做,大家一起做好源頭減廢,才能為地球帶來出路。 

在「Error Friday」分享會中,葉文琪(右)分享十多年來不停為環保回收業做的實驗,經多次失敗再嘗試,終夢想成真,製造屬於香港人的再生廁紙。

 

如何把家中的飲品盒及紙杯,交給香港現時唯一處理者「Mil Mill喵坊」?

1. 飲完後,移除膠袋、飲管或膠蓋

2. 剪開並攤平飲品盒

3. 洗淨,確保沒有殘餘物

4. 抺乾,拿去全港400幾個回收點:bit.ly/MilMillMap

 

**下次1月29日的Error Friday,將請來GLO Travel兩位90後共同創辦人分享 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分享!別錯過!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

日期:2021年1月29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原價$130/位)

 

相關文章: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一個大叔搞「香港製造」的Error

一個大叔搞「香港製造」的Error

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晚上舉辧的分享會,邀請不同背景的嘉賓,分享自己跌跌撞撞尋找新路的故事。重點不是最後成功與否,而是在Error中拾到什麼經驗,怎樣再試再調節,漸漸走近自己的目標。

今次在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期間舉行的Error Friday,請來「Mil Mill 喵坊」環保再生廁紙卷主理人Harold Yip,分享嘗試做一卷Made in Hong Kong「香港製造」的廁紙,所遇到的工作使命感、環保政策、廢紙回收以至「香港製造」的Error。

分享內容
  1. 「香港製造」定義及可能性是什麼?有多難?
  2. 原來要做一卷「香港製造」的廁紙,更加難上加難?
  3. 在香港,有個人叫Harold,他很想嘗試做一卷「香港製造」的廁紙,他遇到的Error有幾多?
  4. 最後Harold生產了用香港人製造的廢紙,所做的「Mil Mill 喵坊」環保再生廁紙卷,他想在本地製造廁紙有多困難?賣廁紙時他又經歷了什麼難阻?他撞板時又如何嘗試與堅持?
  5. 但其實這些都不單是Harold的Error,更是整個香港的Error?
  6. 原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為這件事出一分力,那又是什麼呢?
嘉賓介紹

Harold Yip | 「Mil Mill 喵坊」環保再生廁紙卷主理人
一直希望建立香港的紙張循環經濟;2009年連同數名紙業專業人員成立「SSID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成立初期專注於辦公室廢紙回收,其後涉足綜合廢物管理及顧問服務。十年後在「回收基金」贊助下,去年開設香港首間紙包飲品盒回收漿廠及可持續發展教育中心,以本地廢紙製造「Mil Mill喵坊」環保再生廁紙卷,同時回收紙包飲品盒及其他紙品。參與香港回收紙張十一年,他經歷了什麼Error,對香港回收業又有什麼獨到觀察?

活動資料
日期2020年10月16日(五)
時間8:30-9:30pm
地點Facebook Live
https://www.facebook.com/trialanderrorHK
有關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Trial and Error Lab 每年招募有志投身文創產業的青年(稱他們為實驗室伙伴!),透過共享工作空間、培訓、創意企劃等,提供發展品牌及非主流職志的實踐機會,大膽展開試錯旅程。而每年我們都會舉辦成果展覽,讓公眾欣賞年輕人的試錯成果;藉此推動社會接納撞板、嘗試與犯錯的氣氛。今年我們首次聯乘突破書廊和Alternative café舉辦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或許這活動未必有華麗的空間與內容,但我們熱誠真摯的每個小嘗試,或許能為你在不正常的氣候中帶來點點盼望。」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Gina + 受訪者

人生隨心而行,是否就代表充滿失誤?獨立音樂人Luna is a Bep就自詡是一名「Error之女」,入錯科、著錯衫、返錯工,但她最後發現,有時錯有錯著,才能明白真正的自己更多。

在早前「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Luna is a Bep 就分享她人生一個個又喊又笑的Error,全是值得回味的經驗,並不浪費。

「我個名都已經是一個Error。我本想叫自己『Beep』,但串漏了一個字……」Luna笑稱人生充滿不同Error。

 

Error 1:當活潑的人,進入文靜的學系

人們總對各科學生充滿刻板印象:如社工系充滿愛心,數學系頭腦清晰;那麼中文系,就一定愛好中國文學詩辭歌賦?Luna Is A Bep(下稱Luna)聽罷大笑,「其實我中學時絕少閱讀,不知為何在DSE考到5星星,或許純粹文句通順又夠勤力吧!」如此她就「不小心」進入中大中文系。

入學後,她發現同學跟她的確有點分別:「中文系的人外觀跟一般大學生無異,但我覺得同學有兩大特點,一是比較文靜,二是都愛閱讀,連Facebook帖文都寫得一手好文。」她用《紅樓夢》中的情節形容自己,「像進入大觀園,所有東西都是新鮮的,原來世上有那麼多好書,有那麼多有趣的歷史與人文風景,」她笑得尷尬:「我真是有『負』中文系的,之前成績還是一般般,音韻學讀得特別差,大學四年級才算開竅,開始看書。」

而Luna感到最Error是,她深知自己性情活潑;但首三年的中文系生涯,卻把這個自己收藏,變得沉默寡言:「直到後來參加Dan So(舞蹈學會),我未必跳得最好,卻找到一羣令我很開心、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她曾希望自己成為別人眼中典型的中文系女生,「原來我很喜歡表演,藉着跳舞才找回真我。」

疫情好Error?Luna於是寫了《我想行開下》,幫自己與大家發泄吓。(網絡圖片)

 

Error 2:當隨意的人,不去計劃人生

中文系畢業生給人另一刻板印象,是必定進修教育文憑(PGDE),從事語文教育工作。據毫不科學的調查發現,該學系九成同學畢業後皆循此出路。

「昨天,我賣身給學業……而明天,我將嫁身於生計。」張愛玲如是說。Luna未必完全認同,但她的確不想為了謀生,而把活潑的個性隱沒,「我很享受課餘補習,跟小朋友讀書成長,」但當教師即使薪高糧準,「我想像不了教書時那個自己,說話正經、衣飾大方得體;而且責任太大了,我很擔心誤人子弟。」

她的個性,更體現在未來規劃。「有些同系同學很會為自己打算,二年級已跟老師商量未來要在哲學碩士(M. Phil)的研究題目,又或為做教師鋪路而考語文基準試。

她拉長尾音說:「但我一直Hea到四年級,唔知呀~

她只隨意做些兼職,當過接待員、補習老師,「最深刻是做餐廳侍應,要站足全日,沒人跟自己談天,有order就㩒掣;常常要開cashier數錢,開完又關上,關完又開返(大笑)!站很久才過一分鐘,時間好難過。」當時她覺得沒可能一直如此,「但我每一步卻不知道將來想點。」

她於是想到用「剔除法」擇業:「不一定要『實的的』規定將來做什麼職業吧?試過不同職業,才能理解自己不喜歡什麼工作。」的確太快為未來定調,把可能的大門關上,回頭來看,才是最大的Error呢!

那麼最後 Luna 畢業後從事何業?後來又為何會當上Rapper?

創作讓Luna走上舞台,以演唱分享所思所想,是她最享受的時刻。(圖:Luna Is A Bep Facebook)

 

Error 3:遇上對的鼓勵,不害羞去發表作品

大學畢業,媽媽介紹Luna去當PR,主力籌辦活動、推廣美容品牌,「朋友說我那麼外向,一定很適合啦!」其實她坦言並不了解PR的實際職責,「因為阿媽已經『煮到埋嚟』,我不用再煩惱找工作,那就先做吧。」

聽來這個入行經歷真的很錯誤。入職後性情愈見抑鬱,已是最大印證。「人人都教我要把工作做得更好,但我需要這些嗎?為什麼沒人重視我的感受?」她不解地問。

更重要是,她發現失去了自己:「 PR 這工作需要很體面,形象得體,這並不是我;我開始不知道自己在追逐什麼,有時更常忍不住進洗手間哭泣。」最後決定辭職,她深信是職涯中最正確的決定:「人們說我做大半年就離職,履歷表不好看啊,但我真的不想再Error下去。」

幸好,這時候生命中出現了一個貴人:「那是現在的男朋友,他說我那麼喜歡說四字成語,又常自創押韻句子,可以試試寫Rap歌。」她笑言男朋友把她看高了:「我那時還不知Rap是什麼呀!」

在男朋友的引導下,2018年初,她嘗試把心裡有趣的想法,寫成Rap歌詞,「我真的亂來的,由零開始,不懂作曲就買現成的beat,沒錢買器材就用手機錄音。男朋友開始給我介紹很好的音樂人合作,而弟弟看我愈來愈投入,也竟儲錢送了一套器材給我,很感動呀!」當她認真做一件喜歡的事,宇宙的力量也來施以幫助。同時,她也找到一份編輯工作,「可以穿Hea衫返工,又可以天天以我喜歡的文字來養活自己,很好啊!」

如此,她一直寫歌,一直發表,把心中的想法以筆記本記錄,用作寫歌的養份;如巴金所言:「我之所以寫作,不是我有才華,而是我有感情。」她大表認同:「能夠當上Rapper,我想是因為有渠道抒發情感,把生活累積的感覺,以文字與音樂跟人分享,才能寫下《我想行開下》、《收成期》、《#麻甩系》等描寫生活的作品。」她回憶大學時在Dan So的經驗:「我自小很有表演慾,喜歡講嘢、扮嘢、搞笑、跳舞,如此鬱結才得釋放;這跟在台上Rap歌同出一轍。」

這晚,Luna多次以慚愧的語氣說「我有負中文系」,但若沒有如此經歷,她就不會知道,原來自己與中文的距離並不遙遠:「至今我的文字仍不算很好,但當我成為Rapper,學習創作,才明白文字與音樂,令我人生很有意義,」她頓了一頓:「創作令我走進重生的狀態,改變我的所有。」

或者,人生漫漫長路,做什麼工作並不重要;如Luna的經歷,明白真我,把心中的力量放到一個對的位置,那麼曾經錯過又如何?

這晚Live線上座談會,Luna妙語連珠,觀眾更不停發問問題,一小時分享不一會就過去了。

 

**下次Error Friday,請來Mil Mill 喵坊環保再生廁紙卷主理人Harold Yip分享!別錯過!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一個大叔搞「香港製造」的Error@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日期:2020年10月16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內容:Harold Yip將分享嘗試做一卷Made in Hong Kong「香港製造」的廁紙,所遇到的工作使命感、環保政策、廢紙回收以至「香港製造」的Error。

 

相關文章: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失敗都要擇日?】暴風般的Error世代,每天活在正常與不正常之間

【失敗都要擇日?】暴風般的Error世代,每天活在正常與不正常之間


【為城市做一件事專題】     Text / Gi        Photo /Andy          

人,有時總需要「放負」。

記得年前,跟同事到台南考察,閒逛巷子發現貼上一張「無用生活節」海報,歪歪斜斜的字體,圖案是一名失敗的摔角手,趴於無人擂台上。似是頹廢的圖文引來我駐足細看,心裏頓時有很大共鳴 —— 在爭勝的賽道上實在累透,當人生已沒有成功可以炫耀時,能跟一羣自認失敗者「放負」,毫不負面,反而是坦白地接納自己的表現。當時我四處打聽如何參與這個不知做什麼的節日,可惜還是跟「無用的人」緣慳一面。

台南「無用生活節」。(網上圖片)

 

國際失敗日帶來的啓示

從台南回到香港,我的一班同事,也居然在世界另一端的芬蘭,找到一個異曲同工的「國際失敗日」。源自芬蘭10月13日的International Day for Failure,那天學校會讓同學分享失敗經驗、餐廳酒吧給客人痛哭訴苦;甚至一般人都會大膽創造嘗試與失敗經驗,例如抱着被拒絕的心態約會心儀的人。

這些節日活動在散播負能量嗎?不,它們暗藏玄機,鼓勵社會擁抱敢於犯錯與勇於嘗試,才能讓人成長與尋獲出路;因追求一步到位的成功,並不是每個人必須要走的路。如果香港有一個地方,讓人慢慢嘗試,面對失敗,失敗跌倒又再嘗試,可以嗎?我們更是渴望告訴主流社會:在這個只歌頌成功、豐功偉業的世代,失敗的經驗被隱藏,失敗的人被歧視,上主卻從來不如此看待人的生命。人生各種經驗,包括嘗試與失意,都值得擁有接納與修正的空間

2016 年我的同事就展開這樣的Project,命名為Trial and Error Lab,為有志投身文創產業的青年提供共享工作空間、培訓、創意企劃等,讓非主流職志的年輕人得到同行支持。我們更借用International Day for Failure 的概念,每年10 月舉辦Trial and Error Lab 開放週大肆慶祝「嘗試犯錯日」,用各式「搞錯」分享會及趣味節目,冀把犯錯、嘗試與失敗精神發揚光大,以另類方法「放負」。

Trial and Error Fest2020部分展覽。

 

在2020 年堅持嘗試犯錯

來到2020 年,「嘗試犯錯日」仍是Trial and Error Lab 重要活動;但在社會運動與疫症底下,當2019至2020年社會面對超乎想像的「不正常」,作為與年輕人同行的羣體,要如何回應?裝作若無其事,還是停止創作?苦思良久 —— 我們大膽地決定不停辦,不止如常進行,舉行時間更由過往一個星期的開放週,變成一個月的Trial and Error Fest。因為在近一年面對無數挫敗後,我們悟出:世界變得愈是脫序失常,愈要堅持生活如常,才能和不正常共存;這也是我們從一羣Trial and Error Lab 實驗室伙伴身上看到的堅持。

是故今年整個10月,我們以「不正常____研究所」為Trial and Error Fest的命題,讓實驗室伙伴以多個展覽呈現過去一年的成長;在艱難中如常創作的他們,將透過多個展覽,以作品表達對不同議題的關注。同時邀請四位本地設計師合作,以「正常不正常」為題,獨家創作限量產品於突破書廊售賣;我們更嘗試舉辦一系列工作坊及活動,如10月16日晚上的「錯誤星期五 」經驗分享會,讓大眾從不同人身上,體驗不一樣的失敗與試錯經驗。

這一年,究竟年輕創作者如何以正常的手作及藝術,去記載時代不正常狀態?或者,黑與白 / 正常與不正常 / 對與錯 的界線愈是模糊不清,創作的意念才愈見豐富多變。只盼望看過他們的創作,我們依然相信出路的可能。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不正常__ __研究所」 

日期:即日至11月1日

地址:九龍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下

突破書廊及1樓

展覽詳情: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fest2020

(繪本創成展延至11月8日,另突破書廊開放時間或受環境因素有所變動,如有疑問請到inbox查詢)

(原文刊於《突破人》十月號 ,承蒙轉載,標題及內容略經作者修改)

 

 

相關文章:

鹿馬不分的不正常世代 獨家創作文創產物

小誌創成展  記錄正常不正常的時代聲音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不正常__ __研究所」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集過往成果展與開放週與一身,今年命題為「不正常__ __ 研究所」,冀回應過去一年社會面對超乎想像的「不正常」,鼓勵公眾堅持活出「正常」生活,積極面對環境挑戰並尋找出路。內容包括 19-20 年度 Trial and Error Lab 計劃參加者作品展覽、聯乘本地設計師推出獨家限量產品、共享工作空間開放參觀、工作坊、精選「試錯餐單」主題美食以及其他推廣活動。


Error Friday|讀嗰行唔做嗰行,係咪人生最Error?(免費線上講座)

讀嗰科=做嗰行?

這似是事業平穩、成功人生的金科玉律;不找與修畢學科相關的職業,特別是神科或頒發專業資格的學科,即被視為浪費、冒險,甚至error。即使夠膽畢業後偏向虎山行,但要面對別人海量的質疑,也真夠崩潰!

創作Rap歌《我想行開下》、《收成期》 的獨立音樂人 Luna is a Bep 正是「讀嗰行唔做嗰行」的「勇士」。90後的她於中大中文系畢業,是不進修教育文憑(PGDE)、不從事教育工作的少數。一張薪穩糧準的聘書隨即溜走。

只想生活不枯燥的 Luna is a Bep 當過PR,主力籌辦活動、推廣美容品牌,原來又入錯行!機緣巧合下,她不懂音樂、聽廣東歌長大,卻當上 Rapper,這可是連做夢也沒有想過的行業。

今時今日,大專、大學所學的知識,僅僅是職前培訓?在香港薪高糧厚還是隨心工作重要?古典文學如何成為現代職業的養份?這晚就來聽聽 Luna is a Bep ,在「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分享對「讀嗰行唔做嗰行」的思考。

 

**是次「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因疫情關係,費用全免。分享會將以Facebook Live進行。www.facebook.com/trialanderrorHK/

Error Friday活動資料

日期2020年8月28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有禮送!現場觀眾有機會獲得Luna is a Bep送出限量版Tee一件 ,以及由Trial and Error Lab送出文創產品數份。參加者只需優先登記便可。

*優先登記截止日期:2020年8月27日11:59pm
優先登記連結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021_01

嘉賓簡介

Luna is a Bep | Rapper (說唱歌手)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畢業,曾任公關。2018 年開始發表歌曲,包括《我想行開下》、《收成期》、《#麻甩系》等。2019年成為「搶耳廠牌音樂計劃」學員。2020年主唱Trial and Error Lab原創歌曲《不如我哋一齊變》。


Error Friday | 「政治素人」做區議員,是不是Error?(免費線上講座)

做開Creative,轉換跑道去做區議員,有幾Error?

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有80張年輕又陌生的臉孔當選 —— 缺乏從政經驗的「政治素人」於多個選區獲得選民支持,獲得議席。這些素人為何放棄自己的專業,去承擔「議會新鮮人」的職銜,以及揹起一個個error?

像大埔(廣福及寶湖選區)區議員連桷璋(Dalu),本身從事廣告設計,自參選已用靚絕的文宣宣傳。當選後,忙碌地區事務的他,堅持跟團隊做型格文宣教街坊戴口罩或社區事務,吸引網民注目之餘,能讓人真正關注社區嗎?

而灣仔(大佛口選區)的區議員梁柏堅(表弟),本業則為攝影師及前線攝影記者,其8.31獨家報道曾走到世界大小媒體。成為議員後,與地方官員開很多會的同時,他更曾遠赴法國購買口罩。一邊派口罩給區內清潔工,一邊考慮如何不影響地區經濟,同時又要處理社區,他與團隊如何分身?

更重要的是,他們原本可於創意界大展拳腳;當捨棄創意專業,有本行不做,有否浪費專長?而在另一條不太熟識的跑道上,他們遇上甚麼error?這晚一起聆聽他們的error 經歷,或者可啟發你也無懼轉換跑道!

**是次Error Friday因疫情及議題關係,僅此一次費用全免,歡迎參與,額滿即止。講座將以Webex Meet 視像會議進行,報名一經確定,稍後將以電郵送上講座link。

 

Error Friday活動資料

開課日期2020年5月29日(五)
上課時間8:30pm – 10pm
名額 100人
地點Webex Meet 線上講座
費用 (免費)
截止報名日期2020年5月27日(三)11:59pm
報名連結

https://breakgather.breakthrough.org.hk/form/TW1920_EF03

嘉賓簡介

大埔(廣福及寶湖選區)區議員| 連桷璋
灣仔(大佛口選區)區議員| 梁柏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