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

龐一鳴 x Trial and Error Lab 拯救創作人肝臟圍爐會

你是創意工作人士嗎?過去有感到被阿客日chur夜chur幾近爆肝,腦袋乾塘無橋,job少收入見底,痛苦與疲倦卻不被明白嗎?

2022Error Friday的頭炮,將移師到「一拳書館」,請來店長龐一鳴,帶領專門為創作行業人士而設計的創意對話遊戲,為你梳理內心疲憊與不被明白之感,更能透過有趣的分享,感受自己並非白做,其實對別人帶來真實的影響力。話唔埋經過呢一晚圍爐共聚,大家可以重新上電、靈感大爆發~(頭盔mode:如果當日無,第時可能會有!)

2022年,不如就來跟龐一鳴圍爐取暖,補一補肝啦!

Error Friday 活動資料
日期2022年1月14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深水埗區(成功報名後將通知活動地點)
費用$130/位
截止報名日期2022年1月11日(二)
活動報名

https://bit.ly/3E1Dqhk

主持

龐一鳴

現為「一拳書館」店長,曾創立多個關懷社會的團體,包括:推動平等教育單位「香港真人圖書舘」、食農教育組織「港嘢」、實踐海外藝術交流機構「一打人去賣藝」等等;過去二十多年運用遊戲服侍不同群體,其中包括復元人士、少數族裔、退休長者、戒毒青年、新來港兒童。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Error Friday】Text / 黎祉穎 @時代論壇  Photo / Gina + 受訪者

近年來,在坊間及教會界中,都見愈來愈多市集出現,更多人對籌辦市集萌生興趣。早前Trial and Error Lab「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講座邀請兩位年輕市集搞手分享經驗,講解辦市集要注意的地方。例如提到要小心的法律問題、挑選品牌進駐市集和攤檔排位上的多個考慮因素、辦市集所需的成本和時間等。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由文化藝術實驗工作室nomad nomad創辦人黎加行(右一)及市集團隊A.N.D創辦人葉匯盈Dewil(中)分享。

 

香港市集多元且全球化

文化藝術實驗工作室nomad nomad創辦人黎加行曾多次籌辦市集,她辦市集的初心在於把文化和藝術放在日常生活中,而又能維持生計。在市集中,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同時亦能結聚起她欣賞、有天賦的人,幫他們推廣,替他們找自己的路。同時,她亦希望可以有更多人行市集,藉此向公眾推廣藝術。她說:「nomad就是遊牧的意思,透過市集文化、藝術實驗、駐場計劃獨立生產去實踐理念。」

至於市集團隊A.N.D創辦人葉匯盈Dewil,她自去年起便和中學同學一起辦市集:「我曾參加在本地的小型市集擺檔,例如工廈市集,但做法一式一樣,人流不多,檔主之間也甚少交流。」而令她萌生辦市集念頭的原因,是她曾到台灣的市集,認為那裡的氣氛很好;而且當地的市集都有完整的主題,這使她往後辦的市集都有明確的主題。

她們認為香港的市集有甚麼特色?加行認為,香港市集的產品會關注香港人關心的事;Dewil則提到,香港市集的特色就是密集,而當中的產品又多種類,亦非常全球化,不同地方的工藝都可以在香港找到,故亦會衍生很多fusion的產品

2021年5月nomad nomad以「花」為主題的市集,設有不少工作坊,並把黎加行心中對佈置的藝術要求實踐。

 

市集內可多設不同活動

加行近期辦的市集亦配合工作坊等不同元素,她認為多辦其他活動,如導賞團、講座等,可吸引更多人流。她同時希望市集不只是一個買賣的地方,亦希望檔主和顧客間可以有更多直接的交流,讓顧客更了解產品和品牌,而這亦是市集比網購優勝的地方。

Dewil則建議,檔與檔之間可預留更多空間,讓人可逛得更舒服,甚至可製作「打卡位」,即使要少放些攤檔、賺少些,也希望讓顧客有更好的體驗。

Dewil亦提醒,要小心思考和預備市集整個過程要用的物資、人手和要完成的日期,盡量不要有遺留。另外,若市集人流太多,可以選擇派籌,讓人分時間入場。加行也提到,市集不可以揀些太偏僻的場地來舉行,特別是少檔位、無特別主題賣點的市集,否則無人會來。

 

要注意的法律問題

她們亦提醒,有意辦市集的人要注意法律上的問題,例如辦市集前,要確保自己或場地有申請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有些市集會以會員制避開這項要求。如果市集有售賣自家製食品的檔攤,要看看檔主是否有食物製造廠牌照,否則屬於違法。

Dewil補充,有些品牌會和很多其他不同的品牌分享食品製造牌照,要小心這是否合法。Dewil亦提醒不要接受賣冒牌貨的品牌,特別提到有關著名的卡通人物,例如迪士尼,這些大企業有追究的權利。在疫症陰霾下,她又提醒要小心政府的防疫條例,例如在限聚令下,在檔與檔間要放防疫膠板;亦要小心市集突然被取消,故要提早與場地一方和檔主講清楚賠償與退款問題。她們亦提到要處理保險和消防條例等問題。

2015年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第一次舉辦的nomad nomad市集,可謂開創了香港的地攤文化風景。

 

挑選品牌進駐要看多個因素

至於挑選品牌進駐市集方面,Dewil認為若品牌願意在產品上配合市集主題會加分。她亦不會理會品牌的大小、新舊,只會看其產品是否可以展現到手作人的創意和工藝、是否吸收人,以及新的品牌是否可以承擔一個市集的工夫。而她另有一個堅持,就是不會揀些賣「淘寶貨」的品牌。她會依照產品的獨特性和品牌管理(branding)為參選品牌排序。

加行分享,如果是有超過五十檔的中型市集,當然可以揀些有叫座力、老資歷的檔,同時又可揀選新的品牌,讓顧客有新鮮感同時給新品牌一個機會。但若只是小型市集,就不得不放多些老資歷的檔,少些新品牌的檔。

她亦會確保每個種類的品牌的檔數目都會相近,不會有某些種類有太多檔;而售賣同種類產品的檔,也不會安排在附近,令互相搶客的情況減少。Dewil則會讓參與的檔主表明自己想和不想與哪些類型的攤檔做「鄰居」,讓排位可盡量滿足所有人。

手作品牌有branding,市集搞手都一樣有品牌管理,Dewil(左)及加行(右)實在「突破盲腸」。

 

市集搞手都要有品牌管理

談到會否在商場辦市集,加行認為不值得為「商業味」太濃的地方做宣傳,檔主亦未必做得開心和賺到錢;Dewil就籲人認清自己想做的市集種類,明顯地有些類型不適合在商場辦;定位不清亦會令參與的檔主和顧客感到混亂。加行提醒,市集搞手都有自己的品牌,各有其特色,以吸引適合的檔主擺檔。

至於和其他機構合辦,加行認為除非雙方有良好溝通,對方亦可信,否則自己辦其實更簡單。Dewil亦提醒,要小心合作機構拿市集搞手的名氣去爭取資助,提議可以親身考察場地,然後才決定是否合作。

 

辦市集辛苦但有滿足感

曾籌辦多次市集,加行分享其實辦市集可賺的錢不多,而且辦一次要花上三個月;所以寧願多花心思辦好市集,而非專注在賺錢上。Dewil認同並補充,每次市集扣除成本如場地租金、人手、佈置等後,可賺的錢其實不超過數萬元。

雖然辦市集辛苦亦沒大錢可賺,但加行和Dewil都樂在其中,因為加行認為辦市集好玩,亦令她有滿足感;Dewil則覺得把理想中的市集模樣帶到現實令她很有滿足感。

被問到成為全職市集籌辦者是否可行,加行認為會很疲累,因為要辦得多才能維持生計,她也憂慮,其實香港行市集的人不多,他們亦未必會想經常逛些相似的市集。Dewil則笑言,要有足夠的愛和時間才能全職搞市集,也因為要多辦才能維持收入,故也要有十足的精力。而且未必經常有合適的場地。

看見現今香港愈來愈多人辦和行市集,Dewil預想市集未來會存在至少十年,但她強調多了市集並不代表質素會提高,因為籌辦的門檻降低了。但愈來愈多市集會使手作界和市集趨向專業化,否則他們會被淘汰。加行則認為未來會有更多嘉年華式的市集,這樣會吸引到更多人參與其中。

二人對市集的想像與願景,並不受困難限制;她們深信要堅抱初衷,即使香港的市集被指泛濫,但只要讓藝術融入每個人的生活,並搭建平台給手作工藝師展現光芒,即使有多大挑戰、身兼多職,也都願意堅持。

 

文章原刊於《時代論壇》第 1791期,已獲《時代論壇》授權轉載(網址:https://christiantimes.org.hk),承蒙應允標題及內文略經Trial and Error Lab修改,特此鳴謝。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以為搞市集好易,但點知好多伏關注組

疫情放緩後,香港的手作市集終於如常;今年秋冬更愈燒愈猛,每個周末都有幾個市集,這孰好孰壞?對消費者來說,或許多了購買年輕工藝創作人的消費機會,但對商界、社企、社福、大專、教會以及支持本地文創產品的人而言,更是一個好的機會,透過舉辦市集,來發掘商機,又或提供平台予年輕人展現工藝。

但,搞市集,是利多於弊,還是弊多於利?

#市集經驗搞手的Trial and Error

11月的Error Friday,我們將請來手作市集搞手加行 @ nomad nomad分享。她是香港較早期的創意市集策劃團隊,亦身兼藍曬工藝師。nomad nomad的團隊搞市集的開初,遇過幾多error與難阻?搞一個理想的市集,要什麼條件?要花多少力氣?香港人能以市集搞手所賺的金錢維生嗎?而她如何梳理本地手作市集的發展?當香港的手作市集如雨後春筍,是否代表市集與手作品牌的水準相應提高?

#當我又是市集搞手,又是檔主

而另一位嘉賓Dewil @ A.N.D是一名大學生,同時是插畫師,去年更成為新晉市集搞手。因參加過不少水準參差的市集,令她想舉辦心中理想的市集。當她既是檔主又是搞手,有時更是客人,她是如何從錯誤中,學習平衡三者的需要?

這晚就請來兩位市集搞手兼藝術人,分享對香港手作市集的種種error,也收集大家對市集的慘痛或快樂經驗,成為她們日後舉辦市集的養份!不論你是市集愛好者、手作工藝品牌初哥、市集檔主,甚或是準備投身市集搞手行列的人,這晚一起來吐嘈 / 集氣,一起讓香港文創產業的土壤,變得更肥沃吧!

嘉賓
  • 加行 @ Nomad Nomad
    2014夏天跟同學成立文化藝術實驗工作室nomad nomad。2014年開始透過實踐心中的市集文化,為香港人找尋更多不同的生活方式,至今已舉辦過十多次市集,最為人熟悉是多年來於九龍城書節舉辦地攤市集。近年nomad nomad轉型藝術實驗,如舉辦展覽及工作坊等,卻仍不放棄市集,為什麼?
  • Dewil @ A.N.D
    2020年3月因與拍檔參加市集搞手比賽,成立「A.N.D」市集團隊,同時擁有多年的市集擺檔經驗。醉心籌劃市集的她,在檔主與搞手的身分之間,她嘗試兩者兼擅,自言愈來愈享受其中,是什麼原因?
主持
  • 王育娟(絹)
    市集愛好者。現任職 Trial and Error Lab 管理員,曾以個人身分參與於九龍城書節舉辦的創意市集,並常於辦公單位籌劃二手衣物地攤,近年亦有份策劃 Trial and Error Lab 的手作市集,因深信市集是提供另類消費、令手作品牌更被看見的平台。
分享內容
  1. 香港的市集,最error的地方是什麼?
  2. 為何一個城市需要有創意手作市集?
  3. 由90年代山頂、赤柱的地區市集,到2011年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至2014年的兆基創意書院的nomad nomad市集;其後出現工廈市集、大學校園市集至商場市集等,誰都可以擔當市集發起人角色嗎?他們需要什麼入行條件及質素?
  4. 當手作市集遍地開花,是否代表城市變得更有創意、消費更多選擇、手作人更被重視?
  5. 當香港人受台灣、日本手作市集風氣感染,舉辦更多元化的市集時,但香港市集仍不時被批評不如外地,在場地、氣氛、品牌及客人水平上仍與外地市集有一大距離,為何本地市集搞手仍堅持要做?
  6. 疫情之後,實體市集與網上選物平台,能否互補?
如果你⋯⋯
  • 想了解如何策劃手作市集
  • 想知道為何有人會熱血不懈地籌劃市集及支持本地創作
  • 克服在冷門行業追求理想的孤單

來參加Error Friday吧!

Error Friday 詳情
日期2021年12月3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截止報名日期2021年12月1日(三)
活動報名

https://bit.ly/21ef4_applynow


香港不能沒有手作市集? ︳市集搞手 X 插畫師 X 大學生 Dewil@A.N.D

香港不能沒有手作市集?

︳市集搞手 X 插畫師 X 大學生 Dewil@A.N.D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A.N.D

如果做一件事,自己既是享受,又能造福別人,那即使多辛苦多難捱,也能投進熱情去完成它。說的是廿歲出頭的大學生Dewil,既要兼顧學業,也要創作個人插畫作品;但仍以不定期舉辦大型手作市集為樂事,「因為這是對本地手作工藝師很重要的事,我可以投入最大的力量去做好它。」小妮子其實才正式舉辦過三次市集,為何已對「市集搞手」這職志咬住不放? 

Dewil搞市集的具體經驗與心得,將在12月3日晚上的「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詳細分享。 

Dewil與拍檔剛舉辦的「喵喵喵」手作市集,邀請17位本地插畫師於地內舉行「紙箱喵喵展覽」,各人繪畫出「紙箱中的貓」,Dewil也有份繪畫。

 

一個市集,最緊是?

 早於2015年,還未進大學的Dewil已擺過市集:「我學過珠寶設計,會擺賣輕首飾水晶,售賣自己設計的輕珠寶;」但她感到自己參與的市集甚為「Error」:「我當時比較多參與一些小型市集,例如工廈市集,但人流不多,檔主之間也甚少交流。」年輕的她不只著眼生意與營運,更希望享受市集:「當時我想,假設我來辦,一定要有開心的氣氛。」 

很快她就付諸行動,2016年跟朋友搞神秘學主題的小市集及活動,當時只有十個攤檔,「我特地把閣樓劃為workshop區,又很著重主題及佈置,檔主與客人部分更響應dress code穿搭成暗黑風格,氣氛很好,像party般開心,十分難忘。」後來因專注讀書,她慢慢把喜歡的事放下。 

直至去年,漸漸適應大學生活,也開始創作個人的插畫作品,想有地方擺檔,她心裡再次萌生籌辦市集的念頭:「不過只有我一個人,能力不足,又怎能做到呢?」 

上天竟聽到她的呼聲! 

Dewil(左二)跟好友Alice(左一)組成A.N.D市集團隊,公司名字就是她們英文名的第一個字,很青春熱血呀!

 

我在市集花最大的努力是…… 

「剛好朋友Alice對市集很有興趣,我們商量後,成立A.N.D市集活動策劃團隊;當向D2 Place詢問場地租務時,商場同事反過來介紹我們參與他們舉辦的市集搞手比賽,太神奇了!」二人嘗試編寫計劃書,晉身最後四強,獎品是:「在他們商場搞一次真正的市集!」完成市集後,二人贏得市集搞手第一名,她認為最享受是:「即使籌劃與活動當日都很多Error, 但能將心中的市集的想法實驗出來,由主題、招募檔主及佈置都一手一腳完成,實在太有滿足感。」 

今年5月,團隊正式舉辦第一次手作市集,名為「星球念想純手作市集」,有139個品牌參與。「回想那次的Error多不勝數,例如佈置人數不夠、指示人流的物資不足等等,」她跟拍檔立即處理危機,重新安排人手,「我都擺過檔,很著重檔主感受,希望跟檔主有更好的溝通,也想大家享受,幸好最後做到了。」 

而她最引以為傲的地方,是跟拍檔能為市集選擇有水準,同時切合市集主題的檔主:「檔主要填寫清楚品牌理念、上載作品相片,並確定沒有淘寶貨,一有懷疑我會cap圖去photo search,」而自家手作設計更自是必要條件,「我會看一次檔主IG、FB及網址 SITE,不是要他們多follower才接受申請,而是確保檔主的手作都是原創。所以我要花上幾天專心篩選。」 

今年5月,Dewil的團隊正式舉辦首次手作市集,以星球為主題,有很多主題佈置給人拍照。

 

手作市集水準之必要

如此強調自家手作設計,是因為她想讓大家透過同樣有水準的市集,讓彼此的心血結晶,能最在最好的地方呈現,「市集搞手責任很大,在提供機會給手作人,並盡可能要將每個參加的品牌的『閃光點』展示,吸引對的客人欣賞。」而她最終想要達到的目的,是更遠大的理想:「這樣香港的手作人才有信心堅持下去,互相交流打氣。」雖然只是籌辦市集的新手,但她看到的,是一群以雙手謀生的年輕人,實在需要手作市集作為生存空間。

後來她舉辦的幾次市集,與拍檔一一改進缺失,例如嘗試細場但多做workshop;又或在大場的市集中,找單一又吸引的主題;看她在上週末(20-21/11)舉辦的「喵喵喵」手作市集,在場中遊走總是帶笑容,就知道已汲取每次失敗的經驗,勇敢地化為新的元素,並且自己也樂在其中。

在中秋節的小型市集,Dewil的團隊,也在場地擺放中秋燈飾及猜燈謎設置。

 

擁抱策劃市集的熱情前行

她亦帶著自己的作品擺賣不同市集,一邊汲取市集籌辦經驗;「對策劃市集和相關的事情,我想我是有很大的熱情吧,才一直堅持,即使有林林總總的困難都可以跨越。我是主修心理學的,明白人不會沒有困難,但都不阻礙人繼續前行。」她深信只要每次把問題修正就可:「因為我真的很想、也很享受做好市集啊!」她重覆著說。

說到底,我不太能想像香港沒有手作市集,原因多得不能盡錄;最少是,今時今日香港的經濟模式很單一,實在太少讓手作人在實體市場曝光的機會。

她坦言自己的想法並非偉大,「我只是想手作人與客人享受市集呢!」擁抱著單純的初衷,就是她身兼三職也堅持下來的原因。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

Dewil 搞市集的具體經驗與心得,以及她將要另一市集搞加行 @ nomad nomad 對談的內容,將在12月3日晚上的「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以為搞市集好易,但點知好多伏關注組」,與Trial and Error Lab手作市集策劃人阿絹詳細分享。到時一起到來,交流大家對於市集Error的經驗啦!

日期:2021年12月3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嘉賓:Dewil @ A.N.D加行 @ Nomad Nomad

 

相關文章:

如何為自己創造一份職業? ︳市集搞手X藍曬師 加行@nomad nomad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如何為自己創造一份職業? ︳市集搞手X藍曬師 加行@nomad nomad

如何為自己創造一份職業?

︳市集搞手X藍曬師 加行@nomad nomad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Nomad Nomad

如果你能為自己創造一個職業,不用為人打工,而是實踐自己的喜好與專長,那是你的夢想嗎?

黎加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沒有投擲過履歷表給任何人,給自己創造「市集搞手」這新興職業,意外地同時為香港創造了一片市集風景。到了今天,「市集搞手」已成為文青界別中不再陌生,甚至搶著要加入的行業。

她是誤打誤撞走進「未來職人」的行列,還是看到市集將要興起的潮流?如何創造一個自己享受卻未能預知收獲的行業?在為自己創造職涯的旅途,特別是一個嶄新的職業,她遇過什麼Trial and Error?更重要的是,如何抽身離開自己創造的潮流?

加行搞市集的具體經驗與心得,將在12月3日晚上的「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詳細分享。

黎加行(圖中)給自己創造「市集搞手」這新興職業,與舊同學Kobe創辦nomad nomad組織,為香港創造了一片市集風景。

 

做市集,從來不止是做市集?

加行在搞市集前,其實並不知道所謂的市集是什麼模樣。「中學畢業後,我跟中學同學Kobe參加龐一鳴去歐洲的旅行體驗『一打人賣藝』,用basking 及Henna生活,」一群年輕人並不是柴娃娃擺路邊攤,而是真的要在旅途中賺錢生活,「我發現,在外地原來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賣藝生活。」這個想法一直放在心裡,靜靜等待發芽。

加行及後進入浸大攻讀視覺藝術,畢業後,2014Kobe組織nomad nomad ,讓年少時賣藝的日子為延伸:「nomad就是遊牧的意思,目的是希望如遊牧般能在香港找尋更多不同的生活方式,透過市集文化、藝術實驗、駐場計劃、獨立生產四個方向去實踐理念,收集不同的故事,交換彼此對生活的熱誠,從而更深刻思考生活問題。」全是沒有固定的概念、流動的嶄新想法!

那第一次市集,是如何開始的呢?「2014年,我們在相熟的大埔生活書院進行第一次『派對市集』,有東西賣、有工作坊、有放映會、有講座,是一個包含地攤、工作坊、電影放映會,是有關尋找生活方式的小派對等。」

2015年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第一次舉辦的nomad nomad市集,可謂開創了香港的地攤文化風景。

那次美好的派對經驗與迴響,讓她們決定要繼續辦下去。2015年,二人首次以畢業生身分,租用兆基書院天台,搞第二次市集,同樣有工作坊及音樂會等。「我們希望能探索更多不同的生活方式,並提供試驗不同生活方式的平台。有見香港較鄰近地區較少自由擺賣的地攤,因此當時希望能定時舉辦活動,提供一個讓人隨意交流創意及技能的機會等。」

當然,去過nomad nomad的朋友一定感受到,那裡從來不只是市集,而是一個讓人快樂交流的平台,外行人實在不難不好奇:這些有趣安排與節目,意念是何而來?世上可沒有一本《市集搞手實用手冊》啊。

然而?後來她們辦了十多次市集,摸熟了籌劃方法,也形勢大好,為何卻漸漸淡出市集搞手的行列?

漸漸地nomad nomad 的市集主題,更多地關注社會議題,如2017年與香港素食會合辦「唔剝削動物生活節」。

 

 

市集如能成為滿意的作品

不過nomad nomad還是心繫市集。今年5月,她們舉辦了「節果決明花見藝術市集」,以「花」為主題,「這是我們真正能用花做市集及每檔的佈置,參加的檔主不多,能做到『貴精不貴多』;人們也行得很舒服。」這次舉辦市集的經驗,大大滿足了她心中對於市集的要求與想法。

加行坦言,這次市集各方面都是超額完成,「我們希望以後也能搞類似的主題市集,但實在要很多條件配合,可遇不可求。」

當nomad nomad已是本地市集搞手的「老大哥」,她覺得市集最珍貴的地方,是給新的手作品牌上場,分享品牌與作品的地方。「但弔詭的是,有水準有經驗又有叫座力的品牌,如何再吸引他們留在市集?這些都是讓本地市集整體的水平提高,卻能又保持新鮮感的挑戰。」她擔任了市集搞手至今,謙稱還一直在調整與摸索;但其實,她從中學會的市集舉辦技巧,已足以寫一本《市集搞手入行手冊》。

今年5月以「花」為主題的市集,能把心中對佈置的藝術要求實踐,是加行理想的市集模樣;但策劃的時間與資源,卻不是一般市集可比擬。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

加行搞市集的具體經驗與心得,以及她將要另一市集搞手Dewil @ A.N.D對談的內容,將在12月3日晚上的「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以為搞市集好易,但點知好多伏關注組」,與Trial and Error Lab手作市集策劃人阿絹詳細分享。到時一起到來,交流大家對於市集Error的經驗啦!

日期:2021年12月3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嘉賓:加行 @ Nomad Nomad,Dewil @ A.N.D

 

相關文章: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 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

︳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Error Friday】     Text / Cathy + Gi    Photo / Andy + 受訪者

「如果你想一個人破產,就讓他去辦雜誌吧!」即使時代已不利於文字工作者發展,職志前景與薪金多不明朗,這句老掉了牙的一句「都市傳說」,仍不能讓相信文字與紙媒力量的人死心。觀乎近年入讀大學新聞系、向報館與媒體投擲履歷表的同學仍不計其數,志願任職獨立記者亦大有人在;究竟是何種力量,讓編輯與文字工作者,願意一直留守?

兩位資深編輯——曾任《號外》主編及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的鄧烱榕(Nico),以及《突破書誌 Breakazine》的總編輯彭正雄(阿彼),早前就在Error Friday分享二人由畢業至今從沒轉行,在書誌與雜誌中糾纏的人生。

曾任《號外》主編及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的鄧烱榕(Nico),以及《突破書誌 Breakazine》的總編輯彭正雄(阿彼),早前就在「Error Friday」分享會講述職志上又喊又笑的試錯經歷。

 

編採這工作太好玩

許多行外人都知道,雜誌與書誌出版有製作時限,短至周刊,長至季刊,而香港的雜誌編輯大多須編採兼擅;要在短時間理順重點、稿件、圖片、排版設計、印刷發行,光聽已能想像這崗位的壓力之大。原以為會兩位編輯這晚大吐苦水,想不到阿彼竟大呼過癮:「做書誌係好過癮!你可以開到好多眼 —— 接觸好多不同的題材、不同的人、甚至不同的表達方法。」就像《Breakazine》每期一題到尾,再加上不同的設計團隊和視覺呈現,至今60多期,每期均是新體驗,無怪乎以「過癮」來形容。

Nico亦很認同,認為做雜誌帶給他許多新的人生體驗:「《號外》的人寫作『好勁』;加上雜誌兼顧文化及時尚奢華,兩者共濟;更有資源可讓編輯到處採訪,實在開闊眼界。」像他加入《號外》半年,已能去巴黎出差,進行某百年皮革品牌的專訪,「我這黃毛小子,一入行就能有這樣的採訪經驗,真的好幸運啊!」

為了有更大的創作空間,Nico在2012年離開《號外》,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當時人們說我創新,其實題目舊到不得了:黑夜、身體、手工藝……但這些是我想做的,將最日常、最原本的東西放大來發揮。」阿彼不禁打岔:「當時我和其他編輯把《what.》拿上手,驚為天人般不停地揭,甚至後來好幾期《Breakazine》的設計是受《what.》的啟發而生。」

鄧烱榕2013年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親手做一本一書到尾的書誌,展開紙媒實驗。(圖:受訪者)

 

堅持下去太大意義

儘管做雜誌帶來數不盡的得着,但還是有著許多權衡顧慮,最明顯固然是銷量。Nico毫不諱言,「在香港做紙媒必然蝕錢。」《what.》在出版6期後,因未能回本而停刊。然而看似失敗的經驗,有時卻令人更清晰內心的初衷。Nico說:「結束《what.》後,有好幾年我一直思考自己為什麼要做雜誌?」之後他做過文化節目主持、活動策劃、作者;而最近,又再擔任主編工作,他愈來愈能體驗,留在這裡做編輯是如何任重道遠:「於我而言,用雜誌的方式說故事,建立香港的文化身分認同,這是最最重要的。我的老師也斯說過:『香港人的故事,一定要由香港人講。』這影響我很深。」

而對阿彼來說,繼續出版《Breakazine》的使命,則來自對人的關懷和看見:「書誌的重要,是源於它用人文關懷的向度觀察看社會狀態。」前陣子《Breakazine》按下暫停鍵,編輯團隊蜇伏近半年,再恢復出版;阿彼指他們在編採中,嘗試加入更多人的故事,「社會變化太多太快,許多人不知道要怎樣應對,而說故事,其實是幫助讀者梳理內心無以名狀的感受。

《Breakazine》最新一期《未來職人研究所》,邀請外界的設計工作室Pengguin為設計伙伴,帶出別出心裁的書誌。《Breakazine》深信用書誌紙媒的厚度,才能呈現的效果。

Nico則如此看待編輯的社會責任。「整個人類的文化系統,是靠故事傳遞,而我們作為說故事的人,有責任將故事不停傳講,這是文化傳承。」這件事又大又難,但他認為仍是值得堅持:「如果香港人書寫自己的故事,要深度廣度的報道,更要有紙的美感、觸感承載;而我們明知不會賺錢,但卻更知道不講清楚這個故事不行,那就去做啦!

當讀者告訴編輯們,讀畢每一期後有被明白的感覺;其實也讓編輯相信一枝筆一雙手帶來的力量,足以讓他們留守在前路不明的出版路上。

文章原刊於《突破人》第360期,已獲授權轉載,承蒙應允標題及內文略經Trial and Error Lab修改,特此鳴謝。

這晚Error Friday來了很多對編輯及文字工作有興趣的朋友,兩位講者在討論編輯生涯超錯時,笑聲不斷。

 

**下次12月3日的Error Friday,將請來兩位年輕市集搞手分享在新興行業的堅持與失敗,別過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以為搞市集好易,但點知好多伏關注組

日期:2021年12月3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址: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嘉賓:加行 @ Nomad Nomad
嘉賓:Dewil @ A.N.D

 

相關文章: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當捲進死要出書、摺書再出書的error loop,要逃走還是留守?

世界每秒變天,連網絡即時新聞都嫌慢,看Live stream才追得上速度。

但為何我們仍會哀悼不再出版的報紙、雜誌與書誌,為香港少了一份好的紙媒而哀傷?

或許正因為有一小撮文字工作者(就是編輯!)堅持出版紙本媒體,為本土帶來高質素的實體報紙雜誌,感動了讀者的心!

#這時代誰支持深度內容

就像前《號外》及《what.》主編鄧烱榕(Nico)與現任《Breakazine》總編輯彭正雄(Peter),多年來熱血、專注不懈地出版如藝術品般細緻的季度書誌,深信美好、純粹與深度內容的書誌,能抵住各種困難,因着讀者支持而生存下來。

#人生進入減壽的循環

但即使多熱愛出書,但每個季度都要陷入這重覆而痛苦的製作循環——前期攪盡腦汁地思考題目、中期瘋狂地找受訪者做訪問,後期通宵達旦地「埋版」,實在燃燒青春。

他們是傻傻分不清現實的殘酷?還是深信有意義的文本,是城市所需要,多error多孤單也要撐下去?這一晚Error Eriday @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1,就請來Nico與Peter分享出版書誌的孤單。身為讀者,你會何拯救這兩位中毒已深的文字人?

嘉賓
  • 鄧烱榕(Nico)
    2005年入職《號外》,2013年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2015年回歸《號外》出任主編,2019年離職。現與從事採寫、編輯及文化節目主持等,更再度「洗濕個頭」,正在籌備新出版的雜誌。
  • 彭正雄(阿彼、Peter)
    2009年有份創辦《Breakazine》,是現時唯一由創刊至今留守的書誌編輯。作為香港首本一頁到尾、一個議題的深度書誌掌舵人,他經歷書誌多年來財赤、改版、休刊至復刊的不同階段,腦袋一直為書誌創造無限點子。
主持
  • 林蕙芝(Gi)
    任職記者多年,2012年加入《Breakazine》編輯團隊,2016年轉任網媒《一小步》監製。現任職突破機構數碼媒體編輯及Trial and Error Lab管理員,並為不同紙媒平台撰稿;希望餘生離不開文字與編輯工作。
分享內容
  1. 二人畢業後,為何一頭栽進編輯這夕陽行業?而且幾乎從沒轉行,甚至工種愈做愈專門?
  2. 編輯工作的經歷,最大的辛酸和艱難是?
  3. 有否為經歷一些不能自拔的愛恨,才令你們不願轉行?
  4. 為何一直為別人營運雜誌?有否想過嘗試創辦自己心中理想的書誌?
  5. 你們為何有信心找到讀者,願意每季花幾十元至百多元購買書誌?而明明現在文字都可免費在網上閱讀。
  6. 而誰都知在廣告經費與言論自由收窄,紙張油墨人工製作費卻不合理地上脹的年代,紙本是「賣一本蝕一本」。據你們觀察,香港的紙本是如何營運?
  7. 財赤、裁員、休刊以至停刊,是紙本不能逃脫的error嗎?
  8. 你們如何預測自己以及香港書誌出版的命運?如果有人仍要出版書誌,你們會有什麼奉勸?
對象
  • 想知道為何有人會熱血不懈地、畢生專注做一件事
  • 對雜誌、書誌出版及創作感興趣
  • 克服在夕陽行業追求理想的孤單
 相關文章
Error Friday 詳情
日期2021年9月3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截止報名日期2021年8月29日(日)
活動報名

https://bit.ly/fest2021-applynow

關於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1

Trial and Error Lab每年招募有志投身文創產業的青年(稱為實驗室伙伴或Lab Fellow!),透過提供共享工作空間、培訓,以及創意企劃,讓他們實踐職志。每年舉辦大型活動Trial and Error Fest,讓公眾認識青年的試錯成果,同時藉此推動勇於嘗試、敢於撞板的社會氣氛。今年首次舉辦主題展覽「每個人的心裡都有狒狒」,藉著50多個故事,表達緊張與恐懼乃人之常情;你與我在困難中並不孤單。


Breakazine 總編阿彼:在慢工出細貨的泥沼中掙扎

Breakazine 總編阿彼:在慢工出細貨的泥沼中掙扎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Breakazine

在這個年頭,說離別,不輕易,卻是諒解。文化人及資深編輯鄧烱榕(Nico)曾言,廿多歲自畢業已在不同雜誌工作,很年輕已當上《號外》月刊、《what.生活文化誌》書誌主編。惟十多年的經驗,竟叫他離開雜「誌」;早前寫下「與誌訣別書」,煞停每天趕稿編書、像上癮般死命般勇往直前的雜誌人生,讀起來不無傷感。(詳見Nico Tang:與誌訣別書——哪怕將來雜誌的路會愈來愈艱難

如果最喜愛的職志,帶來無限滿足感,卻肩負沉重責任與無比壓力;忍痛拿走這人生選項,或者並不Error。但若是堅持十多年,要面對出版容易觸碰政治的「紅線」,同時迎來AI取代人類編輯、休刊危機,仍決意堅守編輯崗位,那又算不算是很Error?

在Breakazine的讀者交流會上,經常能看到總編輯阿彼分享的身影。

 

誰會再尊重編輯的匠人精神?

彭正雄(阿彼 ,又稱Peter)2009年有份創辦《Breakazine》,是現時唯一由創刊至今留守的書誌編輯。作為香港首本一頁到尾、一個議題的深度書誌的掌舵人,經歷書誌多年來財赤、改版、休刊至復刊的不同階段,他坦言腦袋(與身心)總是很累「但你問我這麼多年為何不轉工,是因為《Breakazine》容讓編輯不斷有轉身位,例如信任、自由度,還有……我在這裡試的東西,像在外邊打了幾份工。這就是書誌的闊度與深度, 帶來的空間。」

工作上的滿足,卻不足以抵抗對書誌前路的擔憂。

「如果書誌是花長時間專注製作的工藝品,編輯是工匠;放在香港這不太尊重匠人精神的環境中,這才是我的掙扎。」匠人精神,是指鑽研一種技藝的手藝人,對於工藝認真、細緻的精神;可以想像,如今媒體在秒速上載及更新的click rate的氛圍下,慢工出細貨、季度出版的慢媒體,實在與所謂的潮流背道而馳。

加上香港人買什麼,大多只想『抵買』,不太看質素;寧願看一百條免費即時網上新聞或文章,也未必考慮付數十元至百多元,去買一本很多字的書誌或季刊。」他慨歎。

花3個月製作一本書誌,埋版夜一起打邊爐,是Breakazine最近團隊味蕾的新嘗試。(圖:Breakazine Facebook)

 

AI 會淘汰人類編輯記者嗎?

所以他最灰心時曾想,既然香港不重視編輯這群「匠人」,那AI 會否終有一天取代他們這批「慢手慢腳」的編輯嗎?「老實說,AI 主播、AI寫稿機器已經出現;亦有大機構用AI 去篩選履歷表;我們這群人,好像遲早被機器取代吧?」

他哈哈乾笑兩聲,清清喉嚨,說即使面臨淘汰,仍感樂觀。在書誌工作踏入第十二年,對於紙媒記者及編輯這工作,他深信只要人類仍有追求進步的動力,他是有信心的,「當你用匠人精神來做書誌,你就知道,AI不可能有原創的設計與文字心思,更重要是這裡……沒可能取替人的心腸……」他指一指那裡,解釋一番。

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書誌的Human touch……這不僅是紙張給人指尖的觸覺,更是指讀一本書誌或季刊,需運用五官——紙本在閱讀中帶給人的刺激觸感的旅程包括……

阿彼親任Model,為Breakazine 絕版書誌套裝推銷,不消兩天已告售罄。證明讀者對於慢工出細貨、如工藝品的書誌,還是相當是支持的。(圖:Breakazine Facebook)

 

書誌休刊令團隊恐懼嗎?

而談到《Breakazine》掌舵時最Error的經歷,一定包括休刊。事情源於《Breakazine》原本計劃去年7月中旬出版新一期書誌《危險閲讀》,但於7月上旬突然宣佈暫停出版;他們在Facebook表示,「基於對新法例實施的理解仍有不確定性,並希望保障一眾共同參與者」,決定正式停止《危險閲讀》的出版,並休刊半年。

這大半年的心情,我哋唔驚就呃你,我們想過很多可能性……」但他們卻並不如外界想像般打算永久停刊,反而填補了原本的編輯空缺,並且用半年時間,慢慢做一件外界難以想像的事……,「這讓編輯團隊從新建立對於未來的信心,以及堅定地決定,書誌要走一條怎樣的路……」《Breakazine》之後重新出發,以不同視角記錄城市沉默的聲音,探索彼此間被用力珍惜着的默契,出版了 2021年1月號《沉默》。

 

阿彼口中的省略號,具體內容以及他將要跟文化人及資深編輯鄧烱榕(Nico)對談的內容,就要留待9月3日晚上的「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當捲進死要出書、摺書再出書的error loop,要逃走還是留守?」,與曾任紙媒記者與編輯多年的林蕙芝(即本人,Gi)詳細分享。到時一起到來,交流大家對於熱愛的事、社會有多不容許、對自己又有多Error 吧!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1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當捲進死要出書、摺書再出書的error loop,要逃走還是留守?

Error Friday將請來Nico與阿彼,分享書誌、雜誌的編輯人生是失敗還是成功? ——誰都知在廣告經費與言論自由收窄,紙張油墨人工製作費卻不合理地上脹的年代,紙本是「賣一本蝕一本」,他們為何仍沒放棄雜誌出版?詳情: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fest2021-errorfriday/

日期:2021年9月3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嘉賓:鄧烱榕(Nico)(前《號外》、《what.生活文化誌》主編)、彭正雄(阿彼、Peter)(《Breakazine》總編輯)
主持:林蕙芝(Gi)

 

相關文章: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Nico Tang:與誌訣別書——哪怕將來雜誌的路會愈來愈艱難

Nico Tang:與誌訣別書——哪怕將來雜誌的路會愈來愈艱難


【Error Friday】     Text & photo / Nico Tang (鄧烱榕,前《what.生活文化誌》、《號外》主編)

對於雜誌編輯的最初想像,應該來自《流行示威》。記得高中時看到書裡一個關於《號外》的專訪,才知道香港原來有本如此有型的雜誌,也彷彿從黃源順身上獲得了某些啟發。而後來BAND 5學校出身的我,竟然順利升到上大學,仲要主修中文,於是就很理所當然地夢想著,畢業後要當一名雜誌編輯。

Nico Tang畢業後,一頭栽進紙媒編輯這夕陽行業,幾乎從沒轉行。

 

#當一名雜誌編輯夢想成真

又非常幸運地,我在沙士翌年畢業,面對經濟不景,找了三個月工,終於被《Golf Digest》取錄,算是成功入行。而一年之後,更透過自薦竟然就順利加入《號外》,能夠與黃源順和曾凡一起工作。當時那種夢想成真的感覺,真的到今天仍然清楚記得。

而我在的雜誌路上,也是非常一帆風順,加入《號外》後一年,就能跟「師父」盧燕珊一起合編閱讀別冊CITY BOOK REVIEW,邀到老師也斯一起創作專題連載,又自己膽粗粗地走去找剛拍完《烈日當空》的麥曦茵,策劃短篇視覺小說「讀本寫真」。在工作以外,我更先後與同事TERRY和LEO仔成為同一屋簷下的室友,更邂逅了現任太太雙宜。那是我廿多歲的雜誌人生,像拼了死命般勇往直前,而且十分享受,十分自我感覺良好。

2009年,由於很多同事都去了國內發展,本是最嫩的我瞬間就成為了最資深的。當時作為副主編,因為對上主編一職懸空了,所以在內容上我得到的創作空間突然變成前所未有地多,再不是一兩本別冊或一兩個封面故事,而是整本雜誌!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前所未有地多的責任和義務。某程度來說,從前那種熱血的編輯態度,已經不足夠或是已經不可行,需要的是更多的計算更多的顧慮和更多的權謀。

當然我非常珍惜這個機會,畢竟沒有太多人廿多歲就可以掌控一整本雜誌的內容。可是,努力了兩三年後,最終還是適應不到。很多前輩勸我要趕快成熟起來,但當時的我卻把那些所謂成熟的條件,視之為限制,限制著我未能隨心所欲地做出最理想的作品。於是我貪心地渴求更多自由,同時也想證明自己還可以做得更好,更天真地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話俾大家聽,在香港做雜誌其實還有很多可能

 

#試圖做出一本純粹的書誌

於是30歲那年,我離開了《號外》,在三聯書店李安的支持下,與太太雙宜和設計師BILLY,三個人一起創辦了《what.生活文化誌》,以一期一主題的書誌形式,試圖做出一本純粹以美好內容來吸引讀者購買,不需要依附於廣告系統而又可以生存下去的刊物。結果創刊第一年,第一期「自主身體」便獲得了HONG KONG PRINT ADWARDS的最佳創意大獎,第二年憑著「現代山海經」再次蟬聯桂冠,但到了第三年,連試刊號共出版了六期的《what.》,因為在業績上仍未能回本而停刊了。

Nico2013年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親手做一本一書到尾的書誌。

 

#像輪迴一樣回到號外

《what.》的失敗,終於使我能夠深切地反省自己的不足。雖然在編輯層面上,我認同自己有著一定的能力,但作為一名經營者,則充滿了各種缺陷與遺憾。就在這個時候,命運安排了我再次回到《號外》,這次更是出任主編一職。太太提醒我要好好思考和尋索當中的意義,就像輪迴一樣,是否存在著某種課題未解決,所以再來一次。最初我以為這或許是想我學習經營,或是學習以怎樣的心態去面對中國人的管理模式,也順著這個位置的需要,按著劇本努力扮演主編的角色。

真的,在回歸《號外》這三四年來,我真的很盡力地去做了。可是,在經歷了40周年及500期特刊後,我才終於明白到,原來自己根本成熟不了,儘管表面上裝作如冷靜堅強,但其實內心深處仍舊是當年那個愛橫衝直撞的死小孩。當我意識到自己根本做不來的時候,反而奇怪地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就像:「呀,原來就是這樣啊。我就是只有這個程度,最多就只能夠走到這裡了。但也不賴吧,也走得夠遠了呢。」

如果是以前,或許我會繼續逞強繼續逼迫自己去改變去適應,但喝過茶後就知道夾硬來的結果,不單只會傷害到自己,還會傷害到身邊的人。於是,我決定選擇離開,因為我已經明白到,回歸《號外》這堂課,是想我學會好好放下,好好道別;在這裡開始,也在這裡完結;能放下最重要的部份,才有另闢新徑的可能。所以,這次我不單只要放下《號外》,更要告別「雜誌」——現在我已經知道,要把內心那片星空之美分享出去的方法從來都不應該只局限於一種

「回歸《號外》這三四年來,我真的很盡力地去做了。」Nico 這編輯人生,該是無憾了。

 

#因為雜誌而遇上過的每一人成就了今天的我

是中年危機也好,是時代轉變也好,是生命裡剩下的日子已不多也好,趁著還有一點體力和精力,也趁著我十年大運的最後幾年,我想為自己的下半生踏出新一的步。在這裡,我想衷心感謝這14年來,因為雜誌而遇上過的每一人。你們的好與不好,成就了今天的我;多謝你們和我一起建立出各種各樣的關係,更多謝你們承受過我的好與不好。在情人節的這一天,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學會擁抱這些屬於自己的,好與不好,然後昴起頭來繼續經歷人生。

也致仍在《號外》的戰友們,很抱歉這次我要捨你們先去,請你們再一次包容我的任性,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也請你們繼續相信自己所相信的,盡力去成為你自己所嚮往的自己,而不是其他任何一個人。哪怕將來雜誌的路會愈來愈艱難,哪怕那個自己並不是太完美。

明天(2019年2月15日)就是我在《號外》的LAST DAY,我知道雜誌的世界很大,但雜誌外的世界更大,而最終我們都會在另一個更大的世界裡重聚。現在我先出去看看,下一站,我們再見!請呀!

(編按︰文章原刊於Nico Tang個人臉書,授權轉載。標題為Trial and Error Lab所加,蒙作者允許,特此鳴謝。)

離開《號外》後,Nico展開許多從沒涉足的工作,例如圖中的香港電台《五夜講場 – 文學放得開》主持,以編輯及文化人身分談書、作者及出版等。

 

**下次9月3日的Error Friday,將請來Nico分享書誌、雜誌的編輯人生是失敗還是成功? ——誰都知在廣告經費與言論自由收窄,紙張油墨人工製作費卻不合理地上脹的年代,紙本是「賣一本蝕一本」,他與《Breakazine》總編輯彭正雄(阿彼/ Peter),為何仍沒放棄雜誌出版?詳情: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fest2021-errorfriday/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1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當捲進死要出書、摺書再出書的error loop,要逃走還是留守?

日期:2021年9月3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相關文章: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Dustykid:擁抱與塵一樣微小的Error人生

「被視為廢物的塵,造成人類很多麻煩,像呼吸困難、衛生問題……但沒有塵,就沒有雲、沒有雨,也沒有彩虹。」——Dustykid創辦人、「塵爸」陳塵Rap Chan。 

自小家中滿佈塵埃的Rap,因着多愁善感的性格,加上天生色弱,自感與灰塵一樣是零。他的人生碰巧亦像灰塵般暗淡失色 —— 分手、被告抄襲、生意失敗、欠債…… 

選擇把握人生低潮所時綻放的力量放膽創作Rap不刻意想着翻身,只微小塵為藍本,創作「塵」公仔的不同表情與信息,並專注撰寫治癒心靈的句子,一心做好品牌Dustykid 

因着網絡力量大熱與網民分享,品牌的圖文、明信片及產品以至書街知巷聞,Rap意外地成了本地知名的插畫師,卻自言依舊與Error共存,擁抱情緒起伏,專注心靈畫作,只因為:「我雙手唯一懂的東西,就是畫畫。我只願跟大家在心靈上一同成長。」 

在這Error的年代,或者Rap缺憾、人生失誤,卻堅持不放棄只做喜歡的事,他的暗黑經歷或能帶來啟示,鼓勵我們如何在低潮盡力嘗試,略有成就時卻勿忘初心。 

這晚約定你,一起與「塵爸」Rap共渡Error Friday,一起又喊又笑,分享失敗。(報名連結

 

分享內容

  1. 塵爸自言小時候性格孤獨,經常失敗,這對創作及擇業有何影響?
  2. 聽說「塵」於2005年已經出現,為何當時沒有創作下去?
  3. 塵爸經歷被生意伙伴離棄、生意失敗,是什麼信念令Rap仍堅持下去?
  4. 「塵」為何後來又再復活?Rap在低潮中為何仍有力創作?把「塵」化成產品、書本及開pop up counter的過程,有何挑戰?
  5. 今天塵爸如何繼續用「塵」作創作,並擁抱高敏感而起伏的情緒?
  6. 「生命攤開來看,可能許多人覺得我成功,但當我在創辦這個品牌前,許多人覺得我是失敗的。人生要到生命的盡頭,你才可以定斷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吧。」如果Error人生恆常,塵爸如何一直擁抱失敗?又怎樣把失敗化成創作養份?

 

活動資料

日期2021年9月4日至5日(六、日)
時間1pm - 7pm
舉行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庫(B/F)及一樓(1/F)
費用免費參加

報名連結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021_04

分享嘉賓

陳塵(Rap Chan)| Dustykid創辦人

自稱「塵爸」,修讀設計,經歷過生意失敗與職涯落泊,以灰塵作概念,設計出Dustykid的「塵」,並配上短句,建立安慰心靈的社交網站專頁。及後出品Dustykid 產品,並出版《塵話過》、《心事如塵》、《有塵入眼少少催淚故事集》等著作逾40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