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插畫師,就是放膽試錯的大師?

插畫師奇美:打發不對的客人、擲走不適合的畫風,是最大的試錯經歷?!

一次又一次撞板經驗,令初出茅廬的全職插畫師成長,更找到個人風格、繪畫養分、工作方式、對的客人,還有減壓方法,那是什麼?

 

#起初頂硬上接job好error

奇美原本任職網頁設計師,工餘熱愛繪畫及水上運動。當她愈來愈嚮往下班後那個自己,她知道是時候放下千遍一律的工作,拿起畫筆,繪畫她最喜歡的大自然與海洋。

自2014年,她便帶着作品參與手作市集,也出版水上運動繪本《擁抱海洋去旅行》,並在媒體連載漫畫。她於兩年前全職畫畫,起初極興奮,但也很頭痛,因經常遇上不熟悉的工作。「例如有人請我畫壁畫,我以為同畫喺紙上面一樣,就接啦!動手先知顏料、畫法、時間完全掌握唔到,原來同裝修一樣咁難,真係無從入手。」

 

#如何令人接受自己的畫風

奇美卻認為,做插畫師的最大挑戰,是要相信自己「懂畫畫」。「啲客好中意叫我模仿某插畫家,甚至要求抄足100% —— 但其實我有自己嘅畫風㗎。」她曾向現實低頭,但慢慢有一個更好的方法應付客人,就是找到自己獨特畫風——較為小朋友、動物有豐富表情的風格。「畫風靚唔靚見人見智,但如果啲畫唔代表我,咁點解當初要辭工畫畫?我最少要相信自己嘅畫風係好嘅。

 

#打發不適合的客人

找到對的畫風難,但要找到對的客人更難。因着獨木舟教練身分,畫作主題較多關心海洋及生態,這會否限制她的客人和題材?「說來有趣,這反而令唔夾嘴型的客人不會找我。找我的都是農業、生態教育的project,又或使用可持續發展物料的商品。」收入或許不算豐厚,但她有一個很強的信念支撐,也有一個保持收入平穩的方法,那是什麼呢?

不如來11月4日晚上的「Error Friday」,了解當一個忠於自己的插畫師,如何笑對error!(報名請按: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223_01 )

_____________

如果你係⋯⋯就要嚟呀!

喜歡畫畫,深感不易轉行/ 入行

全職插畫師,乏力前行,想圍爐取暖

不知道如何成為心中理想的插畫師

要了解如何物色適合的插畫師合作

☑欲了解如何培育插畫師的社福機構或平台

想知道為何有人會熱血不懈地堅持非主流工作

希望克服追求理想的孤單

_____________

分享內容

1. 奇美擁有繪畫天賦,畢業後卻沒有實踐理想。她是如何幾年後轉行成為全職插畫師?

2. 畫插畫如果沒有個人風格,為什麼會是error ?

3. 插畫師面對客人,最常見的error是?奇美如何找到對的客人?

4. 插畫師也有career path嗎?除了生產紙品、開網店、擺市集、接job之外,還有別的路徑嗎?奇美又是走怎樣的路?

5. 畫插畫,沒有抱負和關心的主題,是error嗎?其實奇美繪畫,最終想帶給別人什麼?

6. 給想入行當插畫師的人,有關實用建議。

_____________

Error Friday 活動資料
日期2022年11月4日
時間7:30pm-9:30pm
地點九龍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一樓Trial and Error Lab
費用 $130
截止報名日期2022年11月1日(二)
(取消)活動報名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223_01

分享嘉賓

奇美|插畫師  (網頁及作品集:https://www.leungkeimeistudio.com/

尾仔獨木舟教室」創辦人,著有《擁抱海洋去旅行》繪本,並於《我家》連載漫畫。熱愛戶外生活和海洋本地插畫師,喜歡扒着獨木舟四出尋幽訪勝,或到田野學習,希望藉插畫介紹香港海洋和山林原野的美好。

 


生態插畫師奇美 ︳ 全職繪畫的獨立求生術

全程追夢的error

生態插畫師奇美 ︳ 全職繪畫的獨立求生術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Gi 、受訪者

奇美每天不是在畫室創作生態漫畫,不是在戶外畫動物壁畫,就是在海上當獨木舟教練。「對收入不穩定的插畫師來說,愈忙碌才愈幸福。」於不自由的辦公室,從失敗與嘗試中掙脫成為自由工作者;她這一代年輕人,不一定擁有靠山,不一定圖有理想,卻有追求個人出路的堅持。

奇美於2018年成立工作室,常在這裡專心作畫。

 

在困難中作好預備

在街上蹓躂,不難發現奇美的蹤跡:鯉魚門、大澳、鞍山探索館、聯合道電箱等均見其畫作;媒體亦定期刊載其漫畫;全關乎動物、水上運動或愛護環境的內容。如蜜蜂一樣勤勞地創作,「我做得不快,都只能密密地做。」全因機會得來不易。

奇美原是一名90後網頁設計師,刻板工作全沒創作成份,「家中同樣有很多事情處理,身為么女,都在瞎忙而沒休息空間。」可幸自幼喜歡繪畫,鑽研繪畫軟件,她有把畫放到社交平台,又帶作品去市集擺賣;同時也擔任獨木舟教練,抒解身心。「那時奢想能否全職做喜歡的工作?但想想就好了。」2017年插畫師好友移民,見她默默苦幹,就把工作轉交給她。「最神奇是我當時沒名氣,給出版社建議繪畫我最熟悉的本港海洋與獨木舟遊記,竟獲採納;於是在這行業經驗尚淺的我,能出版個人繪本,實在不可思議啊。」

2018年成立個人畫室,奇美發現專心作畫、教獨木舟也能糊口,就順勢當上全職插畫師。然而,因用上獨特的畫風,她曾大受批評。

左為奇美最喜歡的水彩畫,也是她另類文藝風格的作品。她創作的卡通人物在獨木舟的背影,絕對是她自己的投射。

 

苦練獨特畫風有苦衷

「從前客戶常要我模仿某插畫家,甚至抄足100%,打工仔很難說不。」當她獨立發展,明白要說服及教育客戶與讀者,就只有找到自己獨特的畫風,於是苦練較為孩子氣、為動物添上豐富表情的風格。「有些艇友懂畫畫,會取笑我的畫風,說很不漂亮。」

其實觀乎她的畫作,有水彩也有塑膠彩,既文藝也成熟,但在畫漫畫時,她刻意選擇小朋友、有線條的畫風,都有她的巧思:「人親近大自然時,都會流露孩子般的笑容,整個人變回小孩子一樣快樂;所以我苦練孩子氣的畫風,去分享愛護大自然、享受水上運動的信息。」

她學習從容地面對批評,如今畫風已受人認同,不少環保機構及自然組織邀請合作,要她抄襲的商業客戶業已遠去,但她笑言,至今每時每刻還在質疑自己的畫風,難道她還是自信不足?「當然不是啦!」而獨立發展後所面對的挑戰,又豈止這些?

這畫是否似曾相識?大澳有海豚又有牛隻,正是奇美於大澳親手繪畫的動物壁畫。

 

頂硬上獨個兒解決問題

再沒公司或上司作靠山,奇美遇上許多不熟悉的工作邀請,「例如有人請我畫壁畫,我以為跟畫在紙上一樣,誰知動手才知道顏料、畫法、時間完全掌握不了,跟裝修一樣難,無從入手。」有年農曆新年要做一個畫鐵閘工作,「大年初四才知我不懂把鐵閘上的膠質除去,這樣是畫不到的,新年流流卻沒有人可以教我。」每一個困難都是新的,她只能硬著頭皮解決,那方法是什麼?而重重困難未能磨蝕她的意志,卻日漸把她磨練成經驗老到的壁畫插畫師,如今畫壁畫佔她大部分工作收入。「但有時出錯卻非關技術問題,而是營運出了亂子。像以前不會開報價單,又不會出合理價錢,經常蝕錢。」她苦笑道。不斷碰釘,有否後悔自立門成?「沒有。我雖是忙碌,但很會平衡,繪畫累了,就跑到海洋。」把獨木舟及海洋生態知識化成畫作養份,加上獨特畫風,如今漸漸闖出名堂,她不敢得意忘形,「像爬艇一樣,不要求快,而是要安全,應變天氣與學生需要;畫畫也亦然。」眼前的插畫家,深知自己的步伐,只求用畫筆與畫具緩緩雕塑自己,搖醒讀者關注生態。

插畫師總不能24小時創作,跟朋友和學生一起爬獨木舟,是她減壓的方法。

 


(取消)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插畫師,就是放膽試錯的大師?

Nov 4 @ 7:30 pm – 9:30 pm

插畫師奇美是「尾仔獨木舟教室」創辦人,著有《擁抱海洋去旅行》繪本,並於《我家》連載漫畫。她一次又一次撞板經驗,令初出茅廬的全職插畫師成長,更找到個人風格、繪畫養分、工作方式、對的客人,還有減壓方法,那是什麼?一起來圍爐聽聽!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20221104/

日期:2022年11月4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嘉賓:奇美|生態插畫師 (網頁及作品集:https://www.leungkeimeistudio.com/

 

相關文章:

【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社工不必是職位而是使命 ︳黎柏然:上帝開路我就去做

社工不必是職位而是使命 ︳黎柏然:上帝開路我就去做


【Error Friday】     Text / 黃曉道 @ 《時代論壇》   Photo / Mark Cheng

(製圖:Trial and Error Lab)

在社福界打滾十餘載的黎柏然,從青少年服務到學校社工,曾接觸過不少物質及心靈上貧乏的人,並轉化他們的生命,協助他們重過正常生活。他在一個分享會中打趣地說,社工的工作說穿了其實就是「維穩」,即透過分配各種社會資源及進行心理輔導解決貧窮問題,為弱勢爭取權益,並「使社會順利運作」。

大學畢業時剛好碰上雨傘運動,啟發黎柏然思考做社工的意義。畢業後他一直從事青少年工作,亦處理過不少危機,包括學生自殺等事件。他表示,面對學生自殺的情況,首先要做的不是問責,而是探討學生為何要自殺。他又表示,學生自殺的原因歸根究柢在於自身無法在群體中找到價值,因此社會須為青年人創造機會,並肯定他們的價值。

曾為駐校社工,黎柏然切身地感受到現今學生的掙扎與壓力。他在分享會後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二〇一六年爆發的學生自殺潮促使他組織倡議團體,他指政策倡議須不斷堅持並靜待時機,才能看見明顯的轉變。他以二〇一八年的「臨臨案」為例,說明當時社會聚焦於虐待兒童的議題,便能使相關政策能得到改善。他認為只要仍有人堅持,社會終會進步。

現在黎柏然轉而負責課程及活動策劃工作,他指駐校社工要擔任各種本不屬其職責的工作,由幫助分班到負責為學生拍照也可能要做,形容現時工作發揮空間較大,也較有意義,「透過創造工具和活動,培訓學生、老師和家長。」

他希望人們破除社工必須處於體制內的迷思,指社會工作不必是一個職位,更像是一個使命。他指很多人即使沒有社工身份,亦在做社工的工作。他以藝術家程展緯及深水埗明哥為例,「他們雖然不是社工,但工作的內容和目標與社工一致,都在於滅貧和為弱勢爭取權益。」

黎柏然指社工是上帝給他的召命,一直以來自己的求學及工作經歷都是上帝在開路,成就了今天的自己。面對當今的社會環境,黎柏然表示,自己也會有緊張與恐懼的時候,但亦只能活在當下,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到就做」,就算將來「殺到埋身」,亦可坦然面對。他又援引聖經,指「非以役人、乃役於人」,以及「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是他作為基督徒社工的使命。

分享會由突破機構主辦,主題為「今時今日仲做有理想嘅社工,係咪好Error?」,於六月廿四日假突破中心Trial and Error Lab舉行,約有二十人出席。

在Error Friday分享會中,黎柏然(右)指如今當社工很難,只能力求以人為本,在隙縫中「盡做」。

文章原刊於《時代論壇》,已獲《時代論壇》授權轉載(網址:https://christiantimes.org.hk),特此鳴謝。

 

相關文章:

【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小空間做小展覽,可以有幾『瀨嘢』?」

Trial and Error Lab策劃展覽事故大揭秘

今時今日有故宮、M+及大量藝術畫廊提供專業展覽場地;但同樣民間不少人開始開放私人空間,如一家小CAFÉ的白牆、一間小書店的一角,甚至是街角的一個飾櫃、街市的一個吉舖,皆可成為不同人士舉辦展覽的場地。

當社會各方面化整為零,break into parts,透過小型展覽來分享作品與理念,已不再是遙遠的夢嗎?Trial and Error Lab也如此相信……

#外行人硬著頭皮辦展覽

話說Trial and Error Lab創辦六年來,每年盛夏皆企劃小規模的成果展覽,曾協助逾70位實驗室伙伴舉辦聯展。在看似「展出成功」、「大展鴻圖」的背後,只有當事人才明白,在Trial and Error Lab這小空間做小展覽,背後有幾多失敗與「瀨嘢」。但奇蹟在於,錯年年都犯,但成果展覽年年都搞!?

#當每一年展覽都在調節與改

這晚一班曾策劃Trial and Error Lab展覽的創辦人及管理員,將分享用活動策劃的經驗,去善用小空間做展覽跌跌撞撞的經驗,告訴大家辦展覽重點不是大成功,也絕非提倡展覽的不專業與失敗,已是坦承這幾年與一群同樣無懼嘗試的實驗室伙伴,經過無數的調節與嘗試,如何舉辦岩岩巉巉卻又獨一無二的展覽。

分享內容

  • Trial and Error Lab一班不懂藝術的管理員,從沒受視藝或設計訓練,更不會專業的curate,為什麼會想到要做展覽?
  • 如何在一個荒涼的清水房,由零開始做展覽?
  • 怎樣克服零展覽經驗?方法是用自己熟悉的方法與經驗「夾硬」做嗎?
  • 在細小空間策劃展覽的過程及失敗事故(也是故事)大揭秘!
  • 給想籌辦展覽的朋友的實用建議!

對象

  • 好奇NGO 、社企或民間,由零開始策劃展覽的細節
  • 想了解是否有作品就一定要搞展覽的人
  • 想知道為何有人會熱血不懈地堅持策劃展覽
  • 想策劃微型或小型展覽的朋友

嘉賓

  • Trial and Error Lab 管理員

Error Friday 詳情

日期2022年8月26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截止報名日期2022年8月19日(五)

活動報名

https://bit.ly/fest22-applynow

關於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2

Trial and Error Lab每年招募有志投身文創產業的青年(稱為實驗室伙伴),透過提供共享工作空間、培訓,以及創意企劃,讓他們實踐職志。每年舉辦大型活動Trial and Error Fest,讓公眾認識青年的試錯成果,同時藉此推動勇於嘗試、敢於撞板的社會氣氛。 今年主題「Freecation - 畀自由創作嘅靈魂充充電」,靈感來自現時流行的「Staycation宅渡假」。期望透過展覽、分享會、市集及工藝實驗室等,帶大家的腦袋渡假,重尋身心靈自由與創作的快樂和初心。透過以上活動,冀盼可以鼓勵大家無論順逆悲喜,皆放膽嘗試、嘗試再嘗試;以此勉勵仍身在香港的我們,即使面對限制卻仍有出路!


「人搞展覽我搞展覽,點解我一肚氣! 」四個辦小型展覽常惹的禍

「人搞展覽我搞展覽,點解我一肚氣! 」

四個辦小型展覽常惹的禍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Andy (內文展覽圖片與本篇內容無關)     鳴謝/ 徐痴筋、一拳書館

近日打開「食買玩」專頁玩樂推介,本地展覽鋪天蓋地。疫情已困不住藝術家們創作與分享的慾望,大大小小展覽如雨後春荀般冒出頭來 —— 週末重回四處撲去不同地方看展的日子,是疲累卻更是感動。

假如你是剛起步的創作人,或許也想擠身其中,一圓搞展覽的心願?不考慮申請M+、故宮或藝術畫廊提供的大型專業展覽場地,而想透過小型展覽來分享作品與理念的話,近年民間不少私人空間或會是你的選擇。像小CAFÉ的白牆、小書店的一角,甚至是街角的一個飾櫃、街市的一個吉舖,皆可開放成為展覽的小場地。

不過初哥搞展覽往往數無從入手,即使創作終於成功展出,背後受了幾多委屈,實在無從傾訴/ 申訴。當下整合了一些新手藝術家與場地提供者常遇上的惡夢;無論你是創作者、主辦團體或展覽場方,一定會有所共鳴!

 

1️⃣ 「做好展覽先知,原來場地好唔夾啲展品!」 

不少人知道有免費或廉價出租的展覽場地,就被興奮沖昏頭腦,未有細想就衝去借場。最後猶如嫁錯人、揀錯工—— 在嘈雜的餐廳做靈氣水墨畫展覽,又或在圖書館展覽廳做NFT展覽,「成件事都錯哂」!其實並不在於展品不夠水準,問題或在於你的展覽未有尋找合適的場地,去傳遞你的作品信息?又或展覽場地在展示某些作品會有所局?可是在茫茫人海,創作人又如何選擇地點、面積、展示方式與人流合適的場地?有心的展覽場地,又怎樣覓得理念一致的創作人呢?這次Dating App也幫不上忙了!

 

2️⃣ 「租場時乜都話好,上展覽當日先知乜都唔得?!」

做過展覽的人,就會懂得問:牆身可用什麼物料固定作品?可以打釘嗎?能拉線加射燈嗎?小孩子進來會撞碎作品嗎?展覽經驗不多的創作者或未會留意;但場地負責人有責任了解自己地方的用途,以及如何讓人使用空間。雙方有否在磋談展覽時說明清楚?用什麼方式溝通?這些或許也是問題所在?

好好固定展品,讓它既不破壞場地,又不會隨時墮下,一定最重要!

 

3️⃣ 「場主好似唔係好理我個展覽……」

許多時候創作人set好展覽、順利展出後,並不能天天駐場。或許因為找不到一直聯絡的場地負責人,又或展品掉在地下而沒人通知,甚至駐場人員從來不向參觀者介紹展覽一句……往往令創作者感到難受、不被尊重。或者問題都源於溝通、期望與責任的共識?但創作人應如何主動向場主開口要求幫忙?

 

4️⃣「展覽嘅人流好少!」

「有麝自然香」固然是真的;但如果沒人知道你有展覽,那多好的作品也缺乏觀眾。此外,人流少不一定是展場地點「山旮旯」,其實創作者有否做好宣傳品?有沒有放置宣傳架在大門?是否貼上海報?在社交媒體有做好文宣嗎?有請傳媒來報道嗎?這些都可請展覽場地一同幫忙,但其實責任屬誰?

 

以上的問題,好難搞?不如就來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小空間做小展覽,可以有幾『瀨嘢』?」,聽聽一班曾策劃Trial and Error Lab展覽的創辦人及管理員,分享他們利用小空間做展覽的的經驗!即使多次失敗也好成功也好,其實辦展覽的重點是什麼?創作人一定要透過辦展覽傳播作品信息嗎?這幾年與一群同樣無懼嘗試的實驗室伙伴,舉辦岩岩巉巉卻又獨一無二的展覽,的確擴闊了他們的想像;這晚就來一起吐嘈,一起尋找答案吧!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小空間做小展覽,可以有幾『瀨嘢』?」

日期:2022年8月26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截止報名日期:2022年8月19日(五)

活動報名:https://bit.ly/fest22-applynow

詳情: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fest2022-ef/

 

 

相關文章:

【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今時今日仲做有理想嘅社工,係咪好Error?

你是否擁有以下條件?

有愛心

唔怕辛苦

好想幫人

夢想係造福人羣

又唔怕做行政文件

喜歡對住人嘅工作……

「你不如做社工啦?有愛人又想幫人!」是否已經有很多人這樣跟你說過?

#社工係咪真係做到嘢?

當社會問題一籮籮,不論個人或家庭的求助個案大增,看來社工就像萬能俠,能以專業身份去解決服務對象問題,又能把資源放到有需要人士身上,更能倡議政策;實在滿足了想追夢的人!

#社工係咪真係幫到人?

但進一步地想,假如真的想改變社會,是否做社工才能圓夢?在服務機構的固有架構、一筆過撥款政策等限制下;大部分社工不再高薪厚職,制度與資源更成為社工發展的窒礙;愈講理想的社工,是否愈痛苦?

你仍未被以上理由打沉?仍然擁抱初心,想改變世界,想為服務對象與弱勢群體帶來新點子,更希望在主流與制度下,用社工專業來實踐夢想?好,就請來與你一樣的註冊社工黎柏然,分享今時今日即使做社工有幾error——但社會仍需要造夢的人!

如果你是……就要嚟呀!

新進社工,深感疲累想圍爐取暖

不論有否社福背景,都想探索轉行做社工的可能性

想知道為何有人會熱血不懈地堅持在主流框架下工作

克服追求理想的孤單

分享內容
  1. 分享嘉賓黎柏然入入行初衷,原來並不是社工?
  2. 黎柏然曾任駐校社工五年,主要工作有何error
  3. 做社工幫到人嗎?還是富有的人更有資源幫人、改變社會?
  4. 想做一個有理想的社工,如何在制度與機構的框架盡做?
  5. 在疫情前後,做社工最困難是什麼?如何克服?
  6. 黎柏然與身邊同業,有覺得入錯行嗎?是什麼最令身為社工的他們,知道即使很ERROR 仍然不想轉行?
  7. 給想入行社工的朋友的實用建議。
活動資料
活動日期2022年6月24日(五)
活動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
費用 $130
截止報名日期2022年6月22日(三)
活動報名

https://bit.ly/2022ef2

嘉賓

黎柏然先生|循道衛理優質生命教育中心創意課程及活動發展主任
註冊社工,任職駐校社工五年,為做好社工,連編上課時間表與做畢業禮表演都要做埋。工作中無數學生與家長的故事在其生命揮之不去,令他對「社工專業能否幫人」有深刻思考。工餘跟朋友創立防止青少年自殺組織,近年投身青少年生命教育。由此至終,他仍相信自己一日社工,終身社工。


社工係拯救地球嘅萬能key? ︳社工黎柏然:一定要轉行做社工先可以改變世界?

社工係拯救地球嘅萬能key?

︳社工黎柏然:一定要轉行做社工先可以改變世界?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Andy、受訪者、Freepik

在問題多多的社會,我們對於社工,總有著許多許多「期望」,甚至更有聲音說,不如趁年輕,自己去成為社工一份子吧——
「你不如做社工啦?有愛人又想幫人!」
「返工唔開心,會唔會係你好需要份工要有意義?咁你轉行做社工!」
「夜晚讀幾年part time社工,畢業就人工高利好!」

搵社工、讀社工、做社工,是香港主流社會的萬能Key?黎柏然,卻執意要解開大家對社工的迷思。

 

社工多努力也有做不完的個案!

曾任學校社工約5年的黎柏然,那幾年正是學童自殺潮。「我們接觸的小學生,他們並不是不懂痛苦和生死問題的,有些是真的想尋死。」他舉例說,社工朋友有次幫一間剛有小學生自殺的學校進行危機處理輔導,讓孩子在紙上寫上對去世同學的說話,他們寫的,竟是一句句羨慕去世同學的話:「你就好啦,可以早一步去嗰個世界。」、「你係嗰邊係咪幸福㗎?」、「嗰邊有無考試啊?洗唔洗測驗?」

然而在一校一社工政策下,一個人跟進逾900名小學生,每天幾乎返7放8,有開不盡的會議、帶不完的小組及活動。因幾乎認識全校學生,為平衡不同情緒及學習需要的同學,他發揮社工專業,想出了奇招:「我向校長要求把全校學生分班的工作,交給我做,讓同學的配搭能在一個學年之中,產生化學作用。」

結果老師們從他的分班編排,體會了教學、秩序管理與同學相處上的點點果效,他也十分滿足。可是能做的,仍然如杯水車薪:「我還是晚晚跟家長What’s app,傾談孩子個案;但有家長跟我說,其實他/她也有抑鬱,很想尋死。」最後柏然花盡力氣解除家長的危機,但還有數百個孩子的個案,等待著他。

駐校社工自發的工作之一:畢業同學的小禮物與心意卡。(圖:受訪者)

 

想改變世界,不做社工也可以?

的而且確,在社福界服務機構的固有架構、社會福利署一筆過撥款政策等限制下;大部分社工都被制度與資源所窒礙。再者,近年學校社工界都被評估、活動、醫藥三大導向帶領:評估,就是讓學生做問卷,學生分數出現問題便抽出來,參加幫助學生的小組,沒改善便轉介往精神科醫生,接受醫藥治療,或者入院。

於是,想做一個拯救地球的好社工,幾乎都要倚靠個人或團隊的熱血,在繁重的工作以外,再額外做多一點點。只是,一股熱血,恐怕很快被挫折感燃盡,最後或許帶著一腔憤慨,於社福界消失,「許多社工已很努力,很想做一個好社工;但制度和社會氛圍實在令同業無能為力。」他慨嘆。

柏然並不是沒有為萬般的無奈尋找出路。過去幾年,他繼續當社工,同時跟社工同袍成立防止年輕人自殺的團體,也連結同業成立組織,更轉換過幾個工作單位,再進修一個完全與社工無關的學位,去擴闊視野,冀用社會文化角度了解各種問題的根源。

遊走不同地方,嘗試各種解決辦法,如今仍是註冊社工的柏然,戳破問題核心:「想改變世界,是否一定要做社工,才能所謂『圓夢』?在你的崗位、你的工作,又或大家的工餘時間,人人做好自己,為別人多走一步,不是也可以改變世界嗎?」他苦笑一聲,再說:「你賺多點錢,做個好心的有錢人,更能拯救地球啦!」

但,為何柏然與一眾社工,仍堅持留在社工專業,深信自己「一日社工、一世社工?」或者,有人仍相信社工的專業、知識與身份,能為服務對象與弱勢群體,帶來丁點幫幫與新點子;更希望在主流社會與制度下,用社工專業來實踐夢想,對嗎?來6月24日晚上的Error Friday,來親身聽聽黎柏然分享做社工/不做社工都能改變世界。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今時今日仲做有理想嘅社工,係咪好Error?

June 24 @ 7:30 pm – 9:30 pm

擁抱初心,想改變世界,想為服務對象與弱勢群體帶來新點子,更希望在主流與制度下,用社工專業來實踐夢想?好,就請來與你一樣的註冊社工黎柏然,分享今時今日即使做社工有幾error,但深信社會仍需要造夢的人。

日期:2022年6月24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嘉賓:黎柏然先生|循道衛理優質生命教育中心創意課程及活動發展主任
報名:https://bit.ly/2022ef2

 

相關文章:

【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Error Friday】     Text / 麥嘉殷 @ 時代論壇   Photo /  Gi

過去幾年香港經歷社運及疫情的衝擊,局勢急速變化,自由空間慢慢地收窄,相信每個人都總會有無所適從或感到無力的一刻。特別對一群創作人士來說,面對社會局勢的變遷、身邊有朋友牽涉在社會事件中,他們會有些質疑自己是不是要保持正能量進行創作;有些又因疫情導致工作少、收入少,而感到困惑和疲倦;有些腦袋更容易「乾塘」、「無橋」,需要長時間醞釀idea,甚至要熬夜工作。創作人可能缺少機會,彼此抒發感受,面對自己的情感與想法。

一月中,Trial and Error Lab舉行了「拯救創作人肝臟圍爐會」,圍爐會約有二十人參與,當中有活動策劃、獨立紀錄片導演、演員、廣告撰稿員、媒體編輯等。大家雖然互不認識,但在過程中,大家練習分享,彼此聆聽和回應,有真誠的溝通。

在第一個活動中,活動設計者龐一鳴希望大家先思考作品的「價值」。兩個人分成一組,每組獲派一本被包裝紙覆蓋的書,要先摸一摸書的厚度,並根據書的封面以及裡面的內容,為它定價。到最後大家得知這本攝影集小說值$250,參加者的反應不一,有人會覺得「很貴」,有人會認為那是合理的,因內容非常豐富,有照片,又邀請了模特兒拍攝。策劃這次活動兼一拳書館店長的龐一鳴提到,有時作品只能在價錢上呈現其價值,但如何可讓對方也接收到創作人希望表達的價值,也是值得創作人深思。

接下來的遊戲,讓大家體驗創作者與接收者的溝通過程,活動分成四個人一組,不斷換人分享。每個人先分享一件自己過去失敗的事(error),之後覆述別人的error以及思考它與自身的關係,最後從別人口中聽回自己的失敗事件。事後,有參加者表示分享很深入,「好赤裸」,沒想過要再面對多一次自己的error;亦有參加者指原來自己看為很嚴重的事,在別人眼中都不是那麼嚴重。另外有參加者指,起初會很擔心別人怎樣看自己的error,但原來每個人的著眼點不同,可能在換人分享時已各自加入新元素,變成了另一個故事。

「摸書估價」這環節讓大家以作品表面,來估計價值,作暖身遊戲及分享。

 

圍爐時要放下自己執著

透過遊戲,龐一鳴事後表示,希望創作人接受創作成果有時不只一個解讀,要容許多元,並且要持久地聆聽別人的意見,嘗試建立接收回應的機制,這樣才能處理到創作時所產生的迷惘。「圍爐的作用不是去申訴、講述有幾困難,聽其他成功的故事去鼓勵自己,反而是放下自己的執著:對方收不到我傳遞的信息……」。另一方面,這遊戲亦能讓大家分享失敗的經歷,他指自己參考了《受壓迫者教育學》,當中巴西的教育工作者推動農民識字教育的經驗 ── 教育工作者要自己和農民輪流找到對方不懂的範疇來出問題,背後的理念就是讓大家充權。龐一鳴相信,大家都是能力面對自己、聆聽別人,甚至回應別人。

參加者兼獨立紀錄片導演Sharon事後接受訪問指,這次的活動讓她有一種「上水抖氣」的感覺,因她太長時間將自己困在「山窿」,有時在表達上也會有避忌,因此不斷地累積了一些壓力。而另一位參加者紋身師大舊提到,身邊有創作人朋友在經歷社會事件後質疑自己的創作,不知道要如何應對。對他來說,這次活動讓他再反思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實踐自由,實踐自己所做,會思考如何回應。龐一鳴表示,其實每個人都會有無力感,有迷惘的一刻,可能會覺得「依家呢一刻就係好無希望」、「無出路」,但當聽別人的分享或解讀時會發現,原來有些人還有目標,會得到啟發。他舉例,在他任店長的一拳書館也放了一本簿,讓前來的人寫下對書館的看法,當中也有不少說話鼓勵到他。

有時候,不論是在社會或是教會,似乎都缺少這一類坦誠的「圍爐」,分享可能都較為流於表面,也無機會練習分享自己。龐一鳴認為,「漫無邊際地講,反而講唔到」,重要的是大家有開放的心態,願意分享自己的失敗,「講自己的不成功」,例如是自己的陰暗面、平時的躲懶。同時也要讓別人回應,就好像當日的分享遊戲那樣。他盼望大家在不同的群體中繼續練習分享自己,「每個人本來都識溝通,都識反思、回應別人,只不過無機會練習。」

左起:Sharon、龐一鳴、大舊

文章原刊於《時代論壇》,已獲《時代論壇》授權轉載(網址:https://christiantimes.org.hk,特此鳴謝。

 

相關文章: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

龐一鳴 x Trial and Error Lab 拯救創作人肝臟圍爐會

你是創意工作人士嗎?過去有感到被阿客日chur夜chur幾近爆肝,腦袋乾塘無橋,job少收入見底,痛苦與疲倦卻不被明白嗎?

2022Error Friday的頭炮,將移師到「一拳書館」,請來店長龐一鳴,帶領專門為創作行業人士而設計的創意對話遊戲,為你梳理內心疲憊與不被明白之感,更能透過有趣的分享,感受自己並非白做,其實對別人帶來真實的影響力。話唔埋經過呢一晚圍爐共聚,大家可以重新上電、靈感大爆發~(頭盔mode:如果當日無,第時可能會有!)

2022年,不如就來跟龐一鳴圍爐取暖,補一補肝啦!

Error Friday 活動資料
日期2022年1月14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深水埗區(成功報名後將通知活動地點)
費用$130/位
截止報名日期2022年1月11日(二)
活動報名

https://bit.ly/3E1Dqhk

主持

龐一鳴

現為「一拳書館」店長,曾創立多個關懷社會的團體,包括:推動平等教育單位「香港真人圖書舘」、食農教育組織「港嘢」、實踐海外藝術交流機構「一打人去賣藝」等等;過去二十多年運用遊戲服侍不同群體,其中包括復元人士、少數族裔、退休長者、戒毒青年、新來港兒童。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Error Friday】Text / 黎祉穎 @時代論壇  Photo / Gina + 受訪者

近年來,在坊間及教會界中,都見愈來愈多市集出現,更多人對籌辦市集萌生興趣。早前Trial and Error Lab「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講座邀請兩位年輕市集搞手分享經驗,講解辦市集要注意的地方。例如提到要小心的法律問題、挑選品牌進駐市集和攤檔排位上的多個考慮因素、辦市集所需的成本和時間等。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香港搞市集係咪註定Error?」,由文化藝術實驗工作室nomad nomad創辦人黎加行(右一)及市集團隊A.N.D創辦人葉匯盈Dewil(中)分享。

 

香港市集多元且全球化

文化藝術實驗工作室nomad nomad創辦人黎加行曾多次籌辦市集,她辦市集的初心在於把文化和藝術放在日常生活中,而又能維持生計。在市集中,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同時亦能結聚起她欣賞、有天賦的人,幫他們推廣,替他們找自己的路。同時,她亦希望可以有更多人行市集,藉此向公眾推廣藝術。她說:「nomad就是遊牧的意思,透過市集文化、藝術實驗、駐場計劃獨立生產去實踐理念。」

至於市集團隊A.N.D創辦人葉匯盈Dewil,她自去年起便和中學同學一起辦市集:「我曾參加在本地的小型市集擺檔,例如工廈市集,但做法一式一樣,人流不多,檔主之間也甚少交流。」而令她萌生辦市集念頭的原因,是她曾到台灣的市集,認為那裡的氣氛很好;而且當地的市集都有完整的主題,這使她往後辦的市集都有明確的主題。

她們認為香港的市集有甚麼特色?加行認為,香港市集的產品會關注香港人關心的事;Dewil則提到,香港市集的特色就是密集,而當中的產品又多種類,亦非常全球化,不同地方的工藝都可以在香港找到,故亦會衍生很多fusion的產品

2021年5月nomad nomad以「花」為主題的市集,設有不少工作坊,並把黎加行心中對佈置的藝術要求實踐。

 

市集內可多設不同活動

加行近期辦的市集亦配合工作坊等不同元素,她認為多辦其他活動,如導賞團、講座等,可吸引更多人流。她同時希望市集不只是一個買賣的地方,亦希望檔主和顧客間可以有更多直接的交流,讓顧客更了解產品和品牌,而這亦是市集比網購優勝的地方。

Dewil則建議,檔與檔之間可預留更多空間,讓人可逛得更舒服,甚至可製作「打卡位」,即使要少放些攤檔、賺少些,也希望讓顧客有更好的體驗。

Dewil亦提醒,要小心思考和預備市集整個過程要用的物資、人手和要完成的日期,盡量不要有遺留。另外,若市集人流太多,可以選擇派籌,讓人分時間入場。加行也提到,市集不可以揀些太偏僻的場地來舉行,特別是少檔位、無特別主題賣點的市集,否則無人會來。

 

要注意的法律問題

她們亦提醒,有意辦市集的人要注意法律上的問題,例如辦市集前,要確保自己或場地有申請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有些市集會以會員制避開這項要求。如果市集有售賣自家製食品的檔攤,要看看檔主是否有食物製造廠牌照,否則屬於違法。

Dewil補充,有些品牌會和很多其他不同的品牌分享食品製造牌照,要小心這是否合法。Dewil亦提醒不要接受賣冒牌貨的品牌,特別提到有關著名的卡通人物,例如迪士尼,這些大企業有追究的權利。在疫症陰霾下,她又提醒要小心政府的防疫條例,例如在限聚令下,在檔與檔間要放防疫膠板;亦要小心市集突然被取消,故要提早與場地一方和檔主講清楚賠償與退款問題。她們亦提到要處理保險和消防條例等問題。

2015年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第一次舉辦的nomad nomad市集,可謂開創了香港的地攤文化風景。

 

挑選品牌進駐要看多個因素

至於挑選品牌進駐市集方面,Dewil認為若品牌願意在產品上配合市集主題會加分。她亦不會理會品牌的大小、新舊,只會看其產品是否可以展現到手作人的創意和工藝、是否吸收人,以及新的品牌是否可以承擔一個市集的工夫。而她另有一個堅持,就是不會揀些賣「淘寶貨」的品牌。她會依照產品的獨特性和品牌管理(branding)為參選品牌排序。

加行分享,如果是有超過五十檔的中型市集,當然可以揀些有叫座力、老資歷的檔,同時又可揀選新的品牌,讓顧客有新鮮感同時給新品牌一個機會。但若只是小型市集,就不得不放多些老資歷的檔,少些新品牌的檔。

她亦會確保每個種類的品牌的檔數目都會相近,不會有某些種類有太多檔;而售賣同種類產品的檔,也不會安排在附近,令互相搶客的情況減少。Dewil則會讓參與的檔主表明自己想和不想與哪些類型的攤檔做「鄰居」,讓排位可盡量滿足所有人。

手作品牌有branding,市集搞手都一樣有品牌管理,Dewil(左)及加行(右)實在「突破盲腸」。

 

市集搞手都要有品牌管理

談到會否在商場辦市集,加行認為不值得為「商業味」太濃的地方做宣傳,檔主亦未必做得開心和賺到錢;Dewil就籲人認清自己想做的市集種類,明顯地有些類型不適合在商場辦;定位不清亦會令參與的檔主和顧客感到混亂。加行提醒,市集搞手都有自己的品牌,各有其特色,以吸引適合的檔主擺檔。

至於和其他機構合辦,加行認為除非雙方有良好溝通,對方亦可信,否則自己辦其實更簡單。Dewil亦提醒,要小心合作機構拿市集搞手的名氣去爭取資助,提議可以親身考察場地,然後才決定是否合作。

 

辦市集辛苦但有滿足感

曾籌辦多次市集,加行分享其實辦市集可賺的錢不多,而且辦一次要花上三個月;所以寧願多花心思辦好市集,而非專注在賺錢上。Dewil認同並補充,每次市集扣除成本如場地租金、人手、佈置等後,可賺的錢其實不超過數萬元。

雖然辦市集辛苦亦沒大錢可賺,但加行和Dewil都樂在其中,因為加行認為辦市集好玩,亦令她有滿足感;Dewil則覺得把理想中的市集模樣帶到現實令她很有滿足感。

被問到成為全職市集籌辦者是否可行,加行認為會很疲累,因為要辦得多才能維持生計,她也憂慮,其實香港行市集的人不多,他們亦未必會想經常逛些相似的市集。Dewil則笑言,要有足夠的愛和時間才能全職搞市集,也因為要多辦才能維持收入,故也要有十足的精力。而且未必經常有合適的場地。

看見現今香港愈來愈多人辦和行市集,Dewil預想市集未來會存在至少十年,但她強調多了市集並不代表質素會提高,因為籌辦的門檻降低了。但愈來愈多市集會使手作界和市集趨向專業化,否則他們會被淘汰。加行則認為未來會有更多嘉年華式的市集,這樣會吸引到更多人參與其中。

二人對市集的想像與願景,並不受困難限制;她們深信要堅抱初衷,即使香港的市集被指泛濫,但只要讓藝術融入每個人的生活,並搭建平台給手作工藝師展現光芒,即使有多大挑戰、身兼多職,也都願意堅持。

 

文章原刊於《時代論壇》第 1791期,已獲《時代論壇》授權轉載(網址:https://christiantimes.org.hk),承蒙應允標題及內文略經Trial and Error Lab修改,特此鳴謝。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