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Friday】開一間唔執笠的咖啡店?

 

「我不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不少人都有一個開咖啡店的夢,想沖杯好咖啡、要成為文化沙龍、想做街坊聚腳地……但因連鎖店威脅與土地問題,多好的獨立咖啡店,似乎都逃不過結業命運嗎?

北區社工阿沈,人生也有一個咖啡店的夢,驅使他2012年於上水開設首家社區咖啡館Cafe Je T'aime,可惜幾年後因租金昂貴結束。但他仍不死心,找尋過不少地方,最近又再於粉嶺另起爐灶,與友人開設添飲咖啡館,成功敗部復活!

這晚Error Friday將首次移師外邊的咖啡店進行,大家將一邊飲意式咖啡,一邊聆聽阿沈分享,並有龐一鳴帶領熱身環節。如此充滿咖啡香的一夜,又豈能錯過?

延伸閱讀:《Cafe Je T’aime:為上水街坊留下一間咖啡館》

報名連結:https://goo.gl/UYQpjV

*********************************

//Error Friday 詳情//

地址:添飲咖啡館(粉嶺馬會道302號,前粉嶺裁判法院餐廳,港鐵粉嶺站C出口步行9分鐘)
時間:2019年4月12日(五),7:30-9:30pm
價錢:$120/ 位,包一杯意式咖啡或茶
嘉賓:
阿沈 | Cafe Je T'aime創辦人,添飲咖啡館負責人之一

報名連結:https://goo.gl/UYQpjV

分享問題:
1. 社區咖啡店是什麼?如何開一間獨立咖啡店?
2. 過往在Cafe Je T'aime,你做過最有趣的事情是?
3. 2017年12月Cafe Je T'aime執笠,有令你的咖啡夢醒嗎?
4. 讓咖啡店敗部復活,有何挑戰?
5. 你如何接受咖啡店的生死命運?
6. 開社區咖啡店多年,最容易犯的Error是什麼?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黑暗中對話:笑着營運社企,可能嗎?


Text /Gi     Photo/ Janet    Info Graphic/ Yuri  Hung

「對話體驗」行政總裁朱月如(圖中右邊拿牌者),分享她在「Dialogue Experience 對話體驗」的帶領經驗,並如何大膽地Trial and Error。

 

社會企業是什麼?好人好事?扶貧?長者?一盤不易經營的生意?總有沉重的經濟負擔?截止2017年,香港共有600多間社企,會令你有以上感覺嗎?其實一家好的社企,是可以走出以上迷思,抵抗困難,持續發展,有社會責任,更能為社會帶來更多想像。

上月舉行的Error Friday——開一間唔執笠的社企?就請來「Dialogue Experience 對話體驗」行政總裁朱月如,分享她這幾年帶領社企的經驗。她開創了本地社企很多個第一,包括Trip Advisory旅遊熱點名列首位、40萬人次參加過、更是100%私人投資,最重要是盈利多得要交稅!

這晚她笑談了多個持續經營社企的Trial and error精彩經歷及原則,最令人深刻的一句是,「你要找到自己社企的使命與獨特性,就能走下去」!「對話體驗」的獨特性是什麼?請看看下面的記錄。

 

1. 把外國社企模式帶來,但不能照辦煮碗

2010年,德國社企「Dialogue In The Dark」來到香港開枝散業,本港「Dialogue Experience 對話體驗」(下稱「對話體驗」)開始營運。朱月如(Cora)說,即使成功獲得德國「Dialogue In The Dark」的特許經營權 (franchise alliance),他們卻沒把那邊的形式照抄如儀。

「我們加入了許多本土特色,例如黑暗對話體驗館的本土場景,也構思很多新點子。」好像「暗中作樂」聲演會,就是Cora很滿意的計劃。這是全球首個由視障人士策劃的音樂會,形式在幾年間演變得愈來愈有趣,更跟「人山人海」合辦。

但是,如何拿揑既能保住原有模式,又要加入本地元素的準則?

「要記着,萬萬不能偏離社企所抱持的社會理念;但也絕不可把外國的形式照抄,好像德國人的文化,又怎能照放到香港呢?」把文化差異和有趣的點子好好利用,就能發展有獨特性、沒有人可以抄襲的社企。

 

2. 每一個點子,都可能是解決問題(和賺錢)的方法

另一個問題來了。當「對話體驗」的頭號項目「黑暗中對話體驗館」愈來愈為人認識,坊間也愈加多類似的、收費更便宜的體驗活動,令體驗館的參與人數與收入相對下跌。

Cora沒有氣餒,她與團隊一直樂觀地思考,如何能跟不同有需要的人士同行。「我們不特別聚焦在視障朋友身上,反而在想,社會各人也有自己的特質,不如就叫人大家做 People of Difference或『多元人才』,這樣我們可以做的就更多了!」

她發現許多”People of Difference”即使學歷高,卻因僱主沒足夠渠道認識他們的能力,又因”People of Difference”鮮有機會跟主流社會接觸,做成就業上的缺口。於是她想到,為”People of Difference”開辦「體驗期職坊」本地就業計劃,協助主流企業招募及培訓大專或以上學歷的”People of Difference”,包括視障、聽障、體障、自閉、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等畢業生,介紹他們到這些企業的專業崗位,例如IT、會計等接受培訓。「這計劃的就業率達35%!很多參與者回來跟我說,很高興遇上好工作與好同事,有些更升職了。」

正正因為她與團隊看到這羣人才與香港社會的獨特性,才能讓這計劃能更多人受惠,機構發展也更持續。

Yuri Hung 是這晚「開一間唔執笠的社企」參加者,他擅長即席繪畫info graphic作記錄,大家可從這圖中,了解這晚朱月如的分享內容和脈絡。

 

3. 為服務對象解決問題,或會找到賺錢的點子

體驗期職坊」之外,Cora也希望幫忙更多人體驗和明白”People of Difference”,「其實我們每個人也是”People of Difference”,每個人都不同,都可以被服侍的。」她留意到坊間不少企業培訓,或許模式停留於到海灘拾垃圾或玩繩網陣等集體活動,了無生氣;於是「對話體驗」就展開有創意又獨一無二的企業培訓工作坊,讓視障導師在黑暗中帶領參加者進行團隊活動,再由專業培訓導師帶領反思及小組討論。

願意嘗試是Cora與團隊的特徵,意想不到的是,企業培訓工作坊成了「對話體驗」最富盈利的項目,佔「對話體驗」近70%收入,也帶來每年營業額達2,000,更可以令社企交稅呢!

於是這最賺錢的項目,為社企的帳目「拉上補下」,讓收入一般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能繼續營運。

體驗期職坊為專上學歷的多元人才在對話體驗總部及其他主流企業的辦公環境,提供為期六個月職場通識培訓及親臨其境的在職體驗。(圖:對話體驗)

 

4. 大膽去做,不要停止思考

從不許腦袋懶惰,每時每刻都在想如何解決社會與自己社企的問題,也是Cora的特質。當去年「黑暗中對話體驗館」於荔枝角一商場的館址,面對約滿結業的困局,她跟團隊立即預備Plan B、Plan C,「時間緊迫,我已沒有害怕的感覺。」她笑着勇敢地帶團隊前行,「當視障同事說很捨不得,我才開始擔心和傷心。」

但最後新業主竟把整個商場買下來,讓「黑暗中對話體驗館」可以續租一年,大家暫時鬆一口氣!Cora微笑說,「不過幾個月後又要再想新計劃。沒關係吧,到時一定會再出現對的人和事,令到我們的社企繼續以不同形式前行。」

的確,計劃永遠追不上變化;但只要相信社企的獨特價值,一直與時並進;像Cora一樣樂觀地以trial and error的心態去笑着帶帶領社企前行,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朱月如(左)為大家帶來充滿笑聲的一晚。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Error Friday】開一間唔執笠的社企?

 

開社企,難!要營運順暢,捱過租金與收支平衡的關口,更難!像香港社企「黑暗中對話」(Dialogue in the Dark Hong Kong (DiD HK)),去年7月曾宣佈體驗館暫停運作,我們都以為要失去這家開業兩年便有盈利,也是TripAdvisor 名列首位的本地旅遊熱點!後來它居然敗部復活,在原址續租,繼續舉辦好玩又有意義的活動。

究竟一個社企如何持續發展?怎樣擴闊收入來嗎?請來體驗館所屬的社企「對話體驗」行政總裁朱月如小姐,到來分享這場敗部復活帶來的經驗。(圖片提供:黑暗中對話)

**預告:這晚請來龐一鳴帶領「無人error」遊戲,與大家一起warm up!**

Error Friday 報名連結:https://goo.gl/dLSpZx

*********************************

//Error Friday 詳情//

日期:2019年1月25日(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 HK(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收費:$120
報名連結:https://goo.gl/dLSpZx (在這裏報名才作實呀!)
截止報名:2019年1月23日(已報名的參加者,會在活動前收到電郵確認通知)

嘉賓:
朱月如 | Dialogue Experience 對話體驗行政總裁

當晚分享問題:
1/ 帶一個外國成功的社企來香港,有什麼方法和程序?
2/ 起初「對話體驗」只有「黑暗中對話體驗館」。其後2014年方開始「對話體驗」服務,提供企業培訓,並很快讓機構轉虧為盈。當初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嘗試?
4/ 對於「對話體驗」的宗旨——幫助視障人士羣體;「對話體驗」如何創造一個創新的營運模式,讓一羣高學歷的視障人士能享有較平等的待遇?
5/ 而另一邊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也嘗試了很多有趣的點子,例如不同主題的體驗、情人晚餐。如何擁源源不絕的點子?
6/ 因為業主2018年7月要收回「黑暗中對話體驗館」的單位,差點令體驗館終止運作。他們如何化解危機?有另覓新的營運方案嗎?在香港,是否即使多努力營運社企,也難以抵抗土地問題?
7/ 開辦社企多年,最容易犯的Error是什麼?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不想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Text/Gi        Photo/ Andy Wong

 

相信我們每個人在小學上美術課時,都有以下經歷:髹水彩畫,每種顏色個別也是獨特和悅目的。但清洗色碟與畫筆時,把顏色混在一起,竟都變成為屎色水。

是主流,令每種獨特色彩被掩沒。

「我一出世就是一個Error。」陳偉霖(William)在2018年10月26日舉行的Error Friday「死唔去,是不是我人生最大的Error?」中,就分享了他這個一出生便鑄定Error 404 的人生,如何在邊鋒中找到自己的顏色。

先想想自己要做甚麼人

帶着一身黑色素瘤出生的William,醫生曾說他只有5歲壽命。成長於疾病與手術的煎熬下,他用盡所有力氣抵住身體痛楚,以及死亡的催逼:「我一出生,身體就痛。我只有很痛,以及沒那麼痛。我沒試過不痛。我現在跟大家一起坐,都很痛。所以我要站一站。」說罷,他步履略帶艱辛地站了起來,表情卻看似輕鬆。

雖然活得痛苦,但他還是一個年輕人,「我想活得有型。」說穿了,就是要有意義。中學畢業後,做過幾份工作,深感人生在倒數,不能浪費分秒,他決定花三年時間閉關,不過社會眼中的主流生活,思考如何過自己的人生。「我要尋找方法,了解自己是什麼人、要做什麼事,以此認真對待我的生命。」他終方案是 —— 決定視個人為一個間公司去營運,每日做事為止蝕、獲利回吐;並要令自己這唯一員工日日開心。

不要走在主流色彩中

他更清楚的是,不要走在主流之中,要找到自己的顏色:「於是我寫遺書、搞生前喪禮。我做的事,都是大部人不會做,但最適合我這個人。偏離主流,去做應該做的事,就是不Error的人生。」慢慢地,他別豎一格的人生(和性格),走向死亡教育的道路;他真的開了一家公司 —— 開辦慈善機構死嘢 SAY YEAH,幫助瀕死或尋死的人,重新定義人生要去追尋自己的顏色。

他在會上播放了早前為自己舉行的生前喪禮照片,以及「遺體照」。參加的朋友都被影像衝擊了,久久不能言語。「這些不是開心的相片,但就反映了我的人生不是為開心,而是為意義。」畢竟,在世的日子十分有限,他清楚不能只圖快活,而是要把握時間讓更多走在痛苦邊緣的人,找到出口。

分享完結前,他說了一個關於髮型的小秘密:「其實我都好想型,但為什麼多年來都剪一個『冬菇頭』?因為我要每天照鏡時告訴自己,人生還未做到最型,還有『X』(一個數字)的地方。」

找人生適合的顏色(與髮型),是需要很大的力氣和決心。否則,留一點點error 在身上,作為提醒,也不礙事呢。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不容錯過的Trial and Error Lab開放週焦點活動

 

【可以錯,但不容錯過的體驗 —— Trial and Error Lab 開放週焦點活動】

人生沒有錯過,就不會成長。如果沒有Trial and Error 的精神,就不會創新和突破,更不能為城巿帶來改變。

10月22日(一)至10月28日(日),Trial and Error Lab 將全面開放。歡迎來到這個本地文創產業的co-working space,可自由參觀、聽音樂、參與分享會,及認識駐場實驗伙伴(Lab Fellows)和作品。週末更有三大焦點活動,記住報名呀!活動連結:https://goo.gl/N1pRrr

======================

👉【Error Friday之死唔去,是不是我人生最大的Error?】By 陳偉霖(威廉)10月26日(五)7:30pm-9:30pm

➪「我一出世就是一個Error。」陳偉霖帶着一身黑色素瘤出生,醫生曾說他只有5歲命。成長於疾病與手術的煎熬下,他不過社會眼中的主流生活,以別豎一格的死亡教育為畢生志向,去年更創辦了慈善機構「死嘢 Say Yeah」。我們的人生如何能從 Error中找到正確的生存位置?來聽聽William分享。
======================

👉【Mr. Wally 音樂共享】By Mr. Wally 10月27日(六)3:30pm – 4:45pm *免費入場

➪日籍街頭歌手Mr. Wally,三年前隻身從日本來到台灣,再到香港街頭演唱。他嚮往四處遊歷與唱歌,以Mr. Wally身分周遊列國作busking。這一把追求理想與自由的溫暖聲音,將在10月27日到來獻唱,並分享追夢的心路歷程。
======================

👉 【工藝實驗室】by Lab Fellows 10月28日(日)2pm-5:30pm

➪三選二的工藝入門工作坊,一個價錢體驗兩種Fellow工藝的技巧:
1) 皮革工藝體驗 @Grew From Hands X 墨皮 Makpei leathercraft
2) 鯨豚手雕印章入門 @海印 Ocean Stamps
3) 禪繞畫初體驗 @CarrieFish Zentangle
======================

其他活動推介:
👉 10月22-28日 (一至日)12-8pm
【送你嘗試支票】by 管理員 + 【Lab 全面開放】by all Fellows

➪Trial and Error Lab 全面開放,來看看本地文創產業的共同工作群體,人與作品是怎樣的!管理員更會預備「嘗試支票」,讓大家寫下對自己的嘗試承諾。大支票免費送你,拿回家貼在當眼處,天天提醒自己這個承諾!幸運兒在半年後更會收到神秘驚喜!

********************************
Trial and Error Lab 開放周 @ Break! 創意青年工作周 

日期:2018年10月22日(一)至10月28日(日)

時間:每天12nn-8pm

地點:九龍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一樓(佐敦港鐵站C2或柯士甸港鐵站F出口)

內容:Lab Fellows作品展示、Error Friday、音樂共享、工藝實驗室、飲飲食食、瘋狂影相,結識新朋友......

報名連結:https://goo.gl/hkiiLD(記住報名呀!)
.
整個Break! 創意青年工作周活動內容可瀏覽  www.breakconferencehk.com

 


Trial and Error Lab 開放週

【三大活動,又玩又聽,體驗Trial and Error是什麼!】
.
10月22日(一)至10月28日(日),Trial and Error Lab 將全面開放!來到這個本地文創產業的co-working space,可自由參觀、聽音樂、參與分享會,及認識年輕Lab Fellows和作品。
.
週末更有三大焦點活動,請來日籍街頭歌手Mr.Wally、死嘢 SAY YEAH搞手陳偉霖(威廉)等到來,到時見啦!報名連結:https://goo.gl/hkiiLD
.
======================

👉【Error Friday之死唔去,是不是我人生最大的Error?】By 陳偉霖(威廉)10月26日(五)7:30pm-9:30pm

➪「我一出世就是一個Error。」陳偉霖帶着一身黑色素瘤出生,醫生曾說他只有5歲命。成長於疾病與手術的煎熬下,他不過社會眼中的主流生活,以別豎一格的死亡教育為畢生志向,去年更創辦了慈善機構「死嘢 Say Yeah」。我們的人生如何能從 Error中找到正確的生存位置?來聽聽William分享。
======================

👉【Mr. Wally 音樂共享】By Mr. Wally 10月27日(六)3:30pm – 4:45pm *免費入場

➪日籍街頭歌手Mr. Wally,三年前隻身從日本來到台灣,再到香港街頭演唱。他嚮往四處遊歷與唱歌,以Mr. Wally身分周遊列國作busking。這一把追求理想與自由的溫暖聲音,將在10月27日到來獻唱,並分享追夢的心路歷程。
======================

👉 【工藝實驗室】by Lab Fellows 10月28日(日)2pm-5:30pm

➪三選二的工藝入門工作坊,一個價錢體驗兩種Fellow工藝的技巧:
1) 皮革工藝體驗 @Grew From Hands X 墨皮 Makpei leathercraft
2) 鯨豚手雕印章入門 @海印 Ocean Stamps
3) 禪繞畫初體驗 @CarrieFish Zentangle
======================

其他活動推介:
👉 10月22-28日 (一至日)12-8pm
【送你嘗試支票】by 管理員 + 【Lab 全面開放】by all Fellows

➪Trial and Error Lab 全面開放,來看看本地文創產業的共同工作群體,人與作品是怎樣的!管理員更會預備「嘗試支票」,讓大家寫下對自己的嘗試承諾。大支票免費送你,拿回家貼在當眼處,天天提醒自己這個承諾!幸運兒在半年後更會收到神秘驚喜!

********************************
//Trial and Error Lab 開放周 @ Break! 創意青年工作周 //

日期:2018年10月22日(一)至10月28日(日)

時間:每天12nn-8pm

地點:九龍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一樓(佐敦港鐵站C2或柯士甸港鐵站F出口)

內容:Lab Fellows作品展示、Error Friday、音樂共享、工藝實驗室、飲飲食食、瘋狂影相,結識新朋友......

報名連結:https://goo.gl/hkiiLD(記住報名呀!)
.
整個Break! 創意青年工作周活動內容可瀏覽 www.breakconferencehk.com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江記:破釜沉舟本土動畫找新路!


Text/ dydy   Photo/ Andy Wong(部分圖片及短片來自《離騷幻覺 Dragon’s Delusion》)

 

只有嘗試,才可以找到新路,叫我們的城市不至於一潭死水。

Trial and Error Lab 成果展 2017 – 18 ,特別邀請了本地漫畫及動畫創作人江康泉(江記)作為Error Friday分享嘉賓,以他和團隊最近發表的《離騷幻覺》動畫電影眾籌計劃切入,談談如何不斷經歷挫折、整理,與伙伴們嘗試為香港動畫業作出新嘗試。

在活動之前,我們與江記及另一位動畫監製李國威,先談談計劃背景及他們如何看動畫業的發展。

本地動畫監製江康泉(左,江記)和李國威(阿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去年,《離騷幻覺》已推出了第一條8分鐘短片,名為「汨羅篇」。我看了好多遍。實在好想從對比強烈的線條、互相碰撞的色彩,與曖昧的對白裏,嘗試摸到故事的來龍去脈。眼看着老香港的符號,如「熱狗巴士」、粵劇花旦、九廣鐵路與霓虹招牌,穿插在沉鬱的氣氛之間,人不自覺地感到既無奈又血脈沸騰。

「二千多年前,屈原寫《離騷》是講述離別的心情,勸楚王別向秦王屈膝。裏面說許多關於『離開』的話,但其實最終想表達的是依依不捨。」本地漫畫家及動畫導演江康泉(江記)說。「看着我們的城市,心情也是這樣——因為價值改變,這個地方已不再是我熟悉的香港。」

我們的城市啊,就像短片內的那列火車,最終要走去哪兒?

 

10年的動畫鍛鍊

一般人認識江記都是由他的漫畫開始,「丁丁企鵝」、「飯氣劇場」和「真多MAN系列」等四格漫畫都是他的作品。除了網上刊載、定期專欄、書籍出版,這些漫畫角色亦已發展出不同的商業合作。投身漫畫工作差不多18年,開始有穩定的收入時,江記選擇踏上一條更崎嶇的路 ── 統籌、導演、製作一條80分鐘的本地動畫長片。

「籌備《離騷幻覺》這2年,我沒有接其他工作了。大概就是一種破釜沉舟的決心吧。」他笑笑。

「我是在2000年由中大藝術系畢業,當年的畢業作品已是動畫,但只是cut-out animation。後來在2003年在城大讀Creative Media,繼續研究動畫製作,雖然那是的作品大都是偏向實驗影像的類型。」

在江記的Youtube Channel,還可以找到他從前的作品。

2008年,他與另一位本地藝術家羅民樂合組Penguin Lab,開始一邊畫漫畫,一邊製作動畫和其他多媒體作品。「不知不覺,其實我都做咗10年(動畫)了。」

10年練功,去年憑《離騷幻覺》的「汨羅篇」獲得日本TBS電視台主辦的數碼內容創作比賽「Digi Con6 Asia 大賞」Gold Mention(評審特別獎)。江記說,這其實是集合了許多人的力量才成事。《離騷幻覺》的團隊除了江記,還有另外兩間動畫製作公司和動畫監製:Zcratch 的崔嘉曦(阿曦)和九猴工作室的李國威(阿龜)。

 

由創作者變身為協作者

 「我和阿龜由《哈爾移動肥佬》(2012年,港台動畫外判計劃)開始合作,當年budget 不多,但愈做就愈癲,想加入愈來愈多不同的效果。」訪問之時,阿曦身在外地,但阿龜剛好通頂後回來工作室,可以坐下一起談談。

「我本身是讀剪接的,後來開始接觸Motion Graphics,慢慢就踏入動畫的工作,第一套作品就是《哈爾移動肥佬》。」阿龜說。

「一直以來,我們的合作都是,江記負責做前期的Concept development,創作意象等等,我就擅長剪接,阿曦則是後期製作。」他說。這幾年來,一方面各自練功,又經常合作碰撞(還把工作室也搬在一起),他們開始尋找到自己的風格。「我們一向都重視或者傾向用筆觸表達故事,建立屬於自己的風格,多於去表達不同的動畫技術 ── 即使是動畫,我們還是想呈現在紙張上的質感。」

創作故事,逐格描畫,加上筆觸、色彩,還有時間、節奏和音樂,這才能成為一個動畫作品。8分鐘的故事,已需要10多人共同參與和製作。

江記說,這就是漫畫與動畫的不同之處。「漫畫,你一個人畫,可以預計再苦也是捱過那100頁紙。但動畫有許多步驟和工序,你不能只是一個創作者,你要提供一個平台讓所有人都能發揮到應有的水平!」這就是監製的角色。

「而事實上,單靠我們3人、3間公司也做不完的,所以我們才決定要眾籌。」江記強調,「我們籌錢,也籌人一同來幫手。這件事大家都有份。

「汨羅篇」的初稿及計劃的簡介單張。

 

由ERROR產生的「動畫合作社」?

他們會選擇眾籌,而不是只尋找藝術基金資助,源於一次重大的挫敗經驗。「我們在《哈爾移動肥佬》之後,在2014年做了一套叫《Pandavan》的故事。那是一個關於賽車的故事,需要製作大量高速轉換的場景,而我最終發現單憑我們是沒有資源、沒有人手去完成。」江記說。

「是可以勉強完成,但沒有讓大家發揮到應有的水平。」他再嘆氣。

這次的挫敗,耗上許多心力,也「真的很傷」,但同時是一個起點,讓江記、阿龜開始思考要滋養香港本土風格的動畫,或許是要匯集更多人的力量。

2003年,江記曾與幾位本地藝術家和作者如智海、劉芷韻、袁兆昌等共同創立出版組織「廿九几」,成為互相協力,擴闊藝文出版的方法。「我們當時幾個人是以類似合作社的形式一起工作的,這次我幫你排版,下次你幫我編輯。或許,香港動畫電影也可以這樣進行呢。」他說。

大概是被迪士尼、彼思、或各大日本動畫的速度「寵壞」了,作為觀眾的我們總以為用現時的科技,做動畫應該是秒速的事。但其實完成一套60 – 80 分鐘的動畫電影,牽涉的人手往往是一百甚至數百人以上。即使是荷里活式的製作,一間大公司也只能提供大約5成的人手,再跟其他公司合作,共同完成作品。

我的想法是,香港沒有一間獨立動畫公司可以養活幾百人,但我們肯定有幾百個人才分散在不同的公司。我們是不是可以聯合大家一同完成動畫電影?這次眾籌的目的之一,是希望召集更多朋友一齊想像和合作,會不會有其他人也像我一樣,覺得這方法也work?

他們的製作基地是一個位於牛頭角的工廈單位,裏面滿佈漫畫、Figure、玩具,是任何動漫迷的天堂。(哈哈)

 

動畫作為一條職業出路,可行嗎?

 從錯誤中整理出改變的方向,匯眾人之力,開拓想像,再嘗試新的方法。這就是Trial and Error呢!

《離騷幻覺》的眾籌在4月7日開始,會否成功還是未知之數,但江記和阿龜對於本地動畫行業的發展,都是充滿信心和樂觀。「香港觀眾對本地動畫的認同少、Focus少,是因為我們產量少 ── 過去3年的動畫短片,只要一日就睇晒,那還有什麼可以討論?」

「但是,如果(眾籌)work,我們互相協作完成作品,一年會有一至兩套香港的動畫電影上映,就可以捉緊觀眾的焦點,讓大家可以討論下去。」江記說。阿龜認為喜歡製作動畫都是很直接的,「回報是相對不確定的,但當那件事是你想做的,你一定會想盡辦法做出來 ── 無錢咪用其他方式搵錢支持自己做囉。」

「人和環境的變化都很大,無論是創作者、藝術家,都很難預早去想,要有一個什麼固定的發展方向,尤其是因為創作與人的生命階段很有關係。」江記補充說。我們可以做的,是盡力保持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多啲同人傾偈、交流,食飯吹水,如果你不知到其他人的想法,就真的很被動地把自己的動畫或藝術作品交托命運,而沒有把它傳達出去。」

除此以外,就是好好地保存自己的「靈魂」。

這就回到最初談到《離騷幻覺》的主題:這個城市變化太多,已經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地方。

阿龜說:「屈原面對楚國、楚王的感受,也是我們今天看着自己的城市的感受。我們仍執着,恨鐵不成鋼;很愛這個地方,卻沒法再為它感到自豪了。」在一切急速的變化之間,我們用盡力作出嘗試,卻別忘了保存自己的「靈魂」。

「對我來說,要判斷一個人是否有靈魂,是與他是否有行動自由、思想自己有關。我們是不是能按着自己心裏所想而行動呢?還是,我們的行動是由別人控制?」江記最後問到。

Trial and Error Lab 成果展 2017- 2018 
特別Error Friday

「香港動畫不是ERROR!——由《離騒幻覺》談本地動畫職志發展」

日期:27/4(五)
時間:19:30-21:30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一樓)
名額:80人
費用:免費,但須預先登記才能入場
報名:https://goo.gl/7qohj9
主持:梁柏堅|突破書誌《Breakazine!》編輯顧問及長期動畫迷
嘉賓:江康泉(江記)| 本地漫畫家及動畫導演

 

關於嘉賓及《離騷幻覺》

江康泉,又叫江記。 沒有分辦喜劇和悲劇,令人哭笑不得。曾出版漫畫包括:與智海合著的《大騎劫》、《Pandaman》、《丁丁企鵝》、《真多Man》等。2015年與樂隊BLUR合作推出漫畫《香江模糊記》。

《離騷幻覺》,由漫畫家及動畫導演江記(江康泉)發起,並於2017年夥拍兩位香港動畫導演李國威和崔嘉曦,創作了第一條先導影片,更入圍了多個國際影展並屢獲國內外獎項,包括去年於日本TBS 電視台主辦的「DigiCon6 Asia大賞」中奪得香港區金獎及總選的「評審特別獎」(Gold Mention),早前更參與法國克萊蒙費朗(Clermont-Ferrand)短片節,以高質本土動畫,走到世界舞台。4月7日起在Kickstarter 網站開始眾籌,目標為800萬,以2年時間及50人團隊製作為動畫電影。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由龐一鳴(台上拿咪者)主持的Error Friday,把香港居住的現實問題,帶進一個有趣的討論。

 

text/ gi     photo/ andy wong

在經濟學人智庫發佈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中,香港排第幾?2017年,香港排第45,好像還不太差吧?

但根據統計處今年初發表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數字顯示,接近21萬人居於劏房,全港人均樓面面積中位數則為57呎,那即是,我們平均每個人的生活範圍,其實比一個車位還要窄小。

我們究竟做錯什麼,為什麼要生在香港,每晚只能睡在狹小的窩居呀?

對錯也好,尋找棲身之所才是燃眉之急。於是共享房屋、政府和NGO合作搞青年宿舍計劃、商人翻新舊唐樓去推出的迷你共住宿舍等應運而生……近年「共居」(或共住,co-living)開始被認為是解決居住困難的方法

大家彷彿再鑽入另一個迷思 —— 香港人只能透過空間瓜分,才能解決房屋問題?合租房屋,只為減輕生活開支?住進劏房般的合住單位,只要租金便宜就沒問題?

在1月19日舉行的Error Friday「住在香港,是不是我人生的Error?」,我們請來龐一鳴當主持,他邀請了幾位以共住來讓社會變得更有趣或更公義的朋友,來拉闊大家共住的想像。這晚來了接近50人,我們都來了一次香港居住問題的真實討論,共同尋找主流以外的想法和出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Juliana 是「鄰屋好鄰居」計劃的租客,剛住進藍屋建築羣一年,開拓了她對社區共享的視野。

 

[1] 共住,是生活不止局限在自己的單位內

這晚來當分享的嘉賓的,有「藍屋好鄰居」計劃的住戶Juliana,以及「好宅」的創辦人Jay 和Summer。龐一鳴認識她們已好一段時間,形容她們為香港共居的先鋒,在香港未有普及的共居想法之先,就已率先嘗試

好像Juliana,曾在NGO工作很長時間,丈夫是推動共享經濟的學者,看到修復好的藍屋建築羣招募跟舊租客共住的租客,他們十分興奮,「我們投身了社區工作很長時間,又觀摩過其他國家,常常羨慕台灣、日本的社區生活。而且,我們本來就需要搬家。」

當去年聖雅各福群會推出「藍屋好鄰居」計劃,把藍屋建築羣合共有 32 個單位 ,保留14個單位給原來租客繼續居住,然後招募12個單位的新租戶,開放給對共住和社區參與有興趣的人士投身時,Juliana與丈夫二話不說便跑去申請。

來藍屋社區共住,Juliana明言早已清楚,那並非只為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而是過一種滿有挑戰的生活。比方說,單位只有300多呎,內裏甚至沒有房間間隔,廚廁面積也很小。「你們看相片,就知道這些單位不是五星級的家。但為什麼我們會一直住下來呢?是因為在藍屋的生活,最精彩的都在單位外,跟鄰舍一起的時間。」一起做什麼?她說,每月至少有一次居民大會、 平日又有很多鄰舍生活,例如經常搞即興飯局、吃糖水、BBQ、音樂會、定期的社區回收等,活動大都由居民自發。

你問我什麼人適合來藍屋共住呢?我想要是八卦、唔怕煩又有創意,中意跟街坊一齊玩,而不是內向、不喜歡羣體生活的人啦。而且最緊要是包容性強,舊租戶不少是長者,但他們也有『玩得』的人,但喜好未必一樣,我們就要學習跟他們溝通。」聖雅各福群會作為「業主」,也會幫忙串連,舉辦時分墟市、中秋或新春晚會等,讓在場的聽眾一臉都羨慕。

「跟每個鄰居生活,都是有趣的相遇,」更重要是,「這讓我每晚回家不再只對着狹窄的四面牆,因為我很喜歡串門子呢。」所以,想共住,要先問自己,性格是否適合,而不純粹只為省下租金。

「好宅」是一個以共居來推動平等標準租約的團體,Summer(右)和Jay(左)自己也是共居單位和劏房住客,故此特別投入。

 

[2] 共住,是衝擊香港的居住核心問題

香港人家宅是小,生活是累,但或許透過共住,讓羣體生活拓闊樂趣和力量;這樣想的不單是Juliana,還有這晚的另一分享嘉賓Jay 和 Summer。

她們在民間組織「關注草根生活聯盟」工作,2017年創辦「好宅」,「表面上我們是一個平台,配對幾個家庭共住單位,分擔租金;但真正想做的,其實是另一件事。」Summer問大家,「租樓簽約時,業主都會去文具店買張『標準租約』,但無人知道原文出自哪裏,是嗎?又無人意識當中許多利益傾斜去業主那邊,好像『水電費』一欄為什麼是空的,任由業主決定交多少?」

原來,租務管制早於2004年全面撤銷,今時今日劏房租金不合理的上升、業主濫收水電費,又能在約滿後隨便迫走租客,令租客朝不夕保,就是這個「元兇」作祟,這令台下一些人驚訝得瞪大眼神,「所以我們真正要做的,是向業主推廣平等標準租約,讓香港租務市場走回正軌。」Jay說。

「好宅」的方法,就是找尋良心業主,讓他們履行公平和平等租約,然後讓有急切住屋需要的基層租客,編配他們共住一個租盤。所以她倆主要協助劏房居民共住,並協調單位作少量裝修,以改善他們的居住及生活質素。「同時業主透過我們找到信得過的租客,租客又可以共享一個單位的租金,這樣就一家便宜兩家着。」(詳情請看另文

至今「好宅」已有16戶基層家庭被配對共住,當許多人還誤以為這是一個單位讓基層共住單位的社會房屋計劃,就像《東張西望》訪問也以為他們是單單讓基層街坊住進環境較佳、租金便宜的劏房,但龐一鳴就認為,「他們要做的,其實是衝擊香港居住問題的核心,就是改變不平等租約。」

所以,共住的業主和租戶,其實是在參與一件很有意思的抗爭。

藍屋建築羣的自來貓「藍藍」,是Juliana與鄰居一起撫養的小貓,如今已經一歲多。(圖:Juliana)

 

[3] 共住,是要把心愛的東西共享

不過,共住同樣標誌着,要犧性自己的空間和愛好。例如回家要共用洗手間、廚房與客廳,也要輪流清潔家居。大家都好奇,共住的規則是怎樣定立?什麼東西可以共享?

「好宅」的Summer說,規則往往在入住前,由租客們共同商討。作息、關燈、訪客探訪時間需要較多討論和共識,因為住客有年輕和年長,生活習慣不一,「但別以為長者會嫌年輕人不守規則,好像去年聖誕節年輕租客請朋友上門玩,在客廳玩到十一時多,稍微違反門禁時間;但共住的婆婆反而很體諒,說後生仔放假玩夜一點也沒關係。」而清潔看似最難找人負責,「想不到租客很願意分擔;幾個單位的共用客廳和廚廁,大家都自律地使用,沒發生過什麼問題。」

如果犯規了,怎麼辦呢?「租客原本可以無限期居住單位,但因為是一年續一次租約,犯規者下次續租時就可能要走了。」

租客同樣學習在生活中分享自己的東西。Jay 說有一對單親母子每晚煮飯,但另一同住的年輕女生卻只吃飯盒,「他們生活久了,那媽媽就開始跟那女生分享晚飯,又讓兒子跟這大姐姐玩;那女生跟我們說,有住家飯吃真好。」這些都不是共住生活規條和責任,而是看到對方需要去慷慨分享。

藍屋的Juliana也在共住社區,跟鄰居分享她對一頭自來貓的愛。「我們在藍屋發現一隻小貓,我真的很喜歡牠,要是拿回自己的單位飼養,本來也很合理,」但跟鄰居們商量後,還是決定跟大家共同照顧小貓,「我們把牠改名做『藍藍』,讓她成為放養貓,在藍屋建築羣四處走,鄰居一起承擔餵貓、帶貓看醫生等事情。」(詳情請看另文

Juliana常常擔心藍藍去向,「有時會想,如果當時放到自己家養,就沒有這些擔憂了,」但轉念想起土耳其伊斯坦堡紀錄片中的社區貓,「貓可以在社區擔當重要的角色,牠既受更多人寵愛,也能讓社區更快樂,那我就惟有割愛。」

其實藍屋的鄰居中,還是她最疼愛藍藍;共住,就是學習把心愛的與人共享。

即使不同年齡和政見,也可以共用客廳,分享美味的住家飯。(圖:好宅)

 

[4] 共住,是顛覆香港的主流價值

共住,其實彼此都要花時間適應,「好宅」會盡量配對不同背景的家庭一起住,那麼彼此就少些比較,多些接納甚至花火。而「藍屋好鄰居」計劃就有機地讓不同專長的年青租客入住,期望對舊住客和老社區帶來衝擊 。

龐一鳴形容,這兩個都是香港罕見的居住實驗,「他們的共居生活,沒有保安員、管理層介入,是完全由住客話事 —— 這是奪回人的自主權利脫離了香港一貫的管理主義。真是很大的突破!」

這可會是香港未來的居住方式?來到分享會尾聲,大家都很關心如何開始共居生活。「要怎樣才找到這種好業主?」「怎麼找到願意冒險的住客?」「不同政見的人住在一起怎麼辦?」台下討論此起彼落,「其實共居沒有想像中複雜,當認同這種生活方式的人,相信共住可以改變社會,願意在背後幫忙策動,而又同樣有人認同和願意嘗試,那麼共住羣體自然會形成。」三位異口同聲說。

再有人問一條大膽的假設性問題,「假如有大地產商捐出單位,你們會接受嗎?」

「好宅」的Summer倒是答得堅定,「如果他們願意遵守平等租約,讓租客永遠優先續租,那沒問題,」但要是他們假借共居之名,把共住變成劏房的代用詞,就像近年流行的私營青年共住宿舍,「如果只是偷換概念,劏房還是劏房,沒有顧及人的需要,那就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了。」

或者,共住可以拉闊到成為改變市場、社會以至政府的方法,而不止是解決土地和樓價問題。在今天看似沒有出路的香港,嘗試不埋首於困擾自身的問題,而換個好玩有趣的角度來一場冒險,就是這晚在3位嘉賓身上的學習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text/ gi     photo/ andy wong

據說一年一度的10月13 日是國際犯錯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Failure),在發源地芬蘭,人們會相聚分享犯錯經歷,就像悔過,但更多是鼓勵。

這晚,香港也有幾位開書店的人,跟數十個愛讀書的人,在突破書廊這書店現場,一起「懺悔」開書店的對對錯錯。他們明知這個城市的人,對於書的香氣、紙的溫度愈來愈陌生,卻堅持以書店為生,即使艱辛、傷心以至傷身也在所不惜。

這幾位,包括已結業的「阿麥書房」店主莊國棟 (James),剛眾籌重開的「Flow Books流動的心情‧書多」守護者樹單,以及突破文創產品事工品牌經理溫婉暉(Entory)。他們一同於上月13日舉行的「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以「搞錯嘉賓」的身份,在剛換新裝的佐敦「突破書廊」分享書店錯綜複雜、有笑有淚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麥書房」退役店主莊國棟 (James,左一),「Flow Books流動的心情‧書多」守護者樹單(左二),以及突破文創產品事工品牌經理溫婉暉(Entory,右二),跟《Breakazine!》編輯顧問梁柏堅分享開書店的對與錯。

這晚的分享由《Breakazine!突破書誌》編輯顧問梁柏堅主持,這位每天與書本周旋的文字人,每去一個城市都必先去他們的書店,因為他深信一個城市的氣質與靈魂,都反映在書店中。

那麼,不如就由他先向三位先了解「阿麥書房」、「Flow bookshop流動的心‧情書多」以及「突破書廊」,在過去和現在,為這城市帶來過什麼風景。

 

[1] 書店,不只是文青的打卡點

成立於2004年的阿麥,是3間中唯一已成歷史的書店。莊國棟 (James)喜愛藝術、劇場,是故開了這間上樓書店,引入當時少見的藝術行政、劇場、性別議題及外國小雜誌等,「其實阿麥還出過雜誌和唱片呢!」而當咖啡館、小書店等本地文化沙龍還未盛行時,「我們已在辦音樂會、研討會、畫展、小劇場等。」James回憶起來津津樂道。後來阿麥擴充至3間,但因經濟及營運壓力於2009年逐一結業,及後也將餐廳轉售,但多年來仍讓一眾藝文愛好者惦念。

第一家「阿麥書房」,滿載藝文回憶。(圖:莊國棟)

而Flow bookshop則是1997年在中環開業的二手英文書店,樹單說,「我原本想叫書記士多,沒有啤酒汽水,就是『書多』。」書店堆滿了舊書,比一般英文書店親切。樹單還是喜歡書店叫Flow,「意思是書籍、故事的流動,就像我最近在書店和其他地方做的漂書活動,為讓書本和讀者生生不息。」今年本來因租金問題而關店,後來他構思了眾籌支持計劃,讓老主顧們一起守護書店,今年中秋也就成功搬遷和重開了。「有顧客連身上都要紋上書店名字,我想大家是珍惜這裏吧。」

「Flow Books流動的心情‧書多」最令人深刻,是彷彿有一個個英文書的黑洞。(圖:Flow Books)

溫婉暉(Entory)負責的突破書廊,是3間書店中最老的。1981年開業,Entory指指後邊的書架說,「那邊的位置,後面原本有條柱,還有閣樓呢!」換過幾次裝潢的佐敦旗艦店,已洗去歷史味道,但30多年來仍然健在,想法絲毫不變,例如設置讓人閒坐的台階,歡迎讀者打書釘,「無論裝修怎樣變化,還是內涵最重要。我們希望有這空間讓青年人聚集,以書本去接觸不同思潮和世界觀。」可惜租金是最大的困難,所以曾經有6間店,後來只剩下對外的2間。

三間書店,三種想法,都不止是賣書、讓人打卡,而是一個透過書籍來接觸各種文化的窗口。

剛於上月重開的佐敦「突破書廊」,加開了咖啡店,是一次新嘗試。

 

[2] 賣書,可以賺取什麼
聽到這裏,大家已猜想到他們最大的錯誤,就是明知在香港面對龐大的租金壓力,開書店也賺錢不多,卻仍堅持開書店。但其實,他們都說開書店是「有得賺」。

James透露,他當年不單為圓文青夢,也藉住開書店賺錢,背後花過很大功夫:「要知道入什麼書籍雜誌,賣什麼咖啡、CD去賺錢。有些店員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我就交由他們去做。」

這次其實是James結束「阿麥書房」的8年來首次公開分享呢!

這些以外,他想得更遠:「我當時更關心是如何營造一個書的載體,去製造一家好書店的氣氛,讓不會走進書店的人也來,買點東西走。」他笑說,這是當年最流行的藍海策略,「的確阿麥擴展得很快,開了別館,後來更不小心租了一個大面積的地舖,由開咖啡店變成開餐廳,就是阿麥廚房,成了第3家店。」所以開書店的確可以是一門生意。

樹單也是賣書為生,書店屹立不倒20年,在香港這寸金尺土的環境,無庸置疑已是一項很大的成就。雖曾經搬店4次,經營困難,今年更因欠租封舖,他多年來也因搬書弄傷脊骨,但樹單認為,「Flow這20年,有興奮、刺激。我不會強調開書店是Error,因我得到的是Enjoy。」書店的人和書故事,他可以分享七日七夜,這晚也來了幾位Flow的客人來支持他。於他而言,開書店肯定是得多於失。

樹單經營了Flow 20年,五勞七傷,卻得到快樂。

 

[3] 關書店,你願意承認是一個錯誤嗎?

不過書店就像生命,有始,就有終。阿麥風頭曾經一時無兩,卻於2009年突然結業;而突破書廊也由全盛時期的6家,縮減至今天的2家(第3家位於突破青年村內)。拉下大閘的一刻,是標誌着人生失敗嗎?當中最痛是什麼?

James坦承,他努力營造書店的小資選書品味,知道會暢銷的書卻偏不上架,可是藝文包裝即使多厲害,卻讓賣書這核心業務愈來愈薄弱。他最後要舉債為店員發薪,並悄悄發出結業通知,把店子一間一間結束。與阿麥緣滅,讓他抑鬱了許多年。「我人間蒸發,在Facebook unfriend大部分文化圈子的朋友,也缺席一直喜好的劇場及電影節。」光聽也想像到他當時的痛楚。

「後來我的體重和健康響起警號,就偷偷地跑步,因怕讓人擔心我會暴斃啊!(笑)」當他跑步略見成績,慢慢才開始接觸故人,敢於在人前回顧阿麥。

直至近年不時有人跟變瘦了的James相認,然後亮出珍藏的阿麥會員卡,他漸漸明白結業或許不是一個Error,「十多年了,很高興原來有人仍喜歡這個只有300呎的小書店。」而一些店員與熟客,今天都成為獨當一面的藝術家、音樂人和文化人等;已經消失了的阿麥,是滋養過一代文青。

Entory 不是書店店主,卻揹起書店的營運壓力,只能常問自己有沒有出錯。

Entroy也指,每次有突破書廊要關門,她都思考,「是否錯誤的人、位置、時間,讓關店這錯誤發生?」她坦言自己不像James和樹單,並非書店的負責人,當有書店在她手中「摺咗」,她會很內疚,「是不是我做錯了?我會否才是error?對不起創辦人的心血?」

但她慢慢明白,只是時代變化,做成關店的結果;惟有努力想出不同策略去讓書店生存,「不能只抱有浪漫想法,而是要盡力讓書店持續營運,而我自己也要相信開書店是件美事。」像辦一些有心思的閱讀聚會,雖要參加者付款,但可連結更多人和書,同時支持書店。

 

[4] 犯錯,也不一定是錯

是故Error或許不是一把尺,不獨有一種測量結果,「當時量度是失敗,但後來再度,或者只有更多的enjoyment。」梁柏堅說,回頭看來,錯誤或者不是錯誤。

樹單十分認同,他說自開店的20年來,從錯誤中學到許多教訓,亦有許多讀者進諫,「我微笑就代表在聽呀!」但他更堅信,即使是對是錯,無論如何書店一定要存在,「當我們的社會需要一些價值觀,書店就是提供原料給大家。」

James也指,經過這麼多年,想通了:「如果我不曾有這個error,就不會減肥、跑步,也不會在去年辦跑步讀書會(詳情可看這裏),讓更多人來跑步及閱讀。就像電影入面的起承轉合,有error才去到next chapter。(大笑)」

犯錯,不一定是錯,聽來很玄 —— 但當大家聽過三位分享如何一頭栽進書店去「犯錯」而毫無悔意,就會明白是書本、書店裏發生的奇蹟,已經蓋過了錯誤。當我們的城市太強調精準的效益計算,讓人呵欠連連,其實更需要一些由錯誤引發、意想不到的奇蹟。

分享會開首請來曾任「阿麥書房」店員兼音樂人Anida Chan,演唱陳綺貞的《失敗者的飛翔》和《旅行的意義》,聲音很療癒,並帶來很多書店回憶。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書店的故事,就是自己的故事

書店的故事,就是自己的故事


【另類職志專題】text / 梁柏堅 photo/ 梁柏堅 + Andy

作者為《突破書誌》編輯顧問,大學畢業後一直擔任書籍、雜誌、網誌至書誌編輯工作,職志一路與紙、書為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去到一個城市,總要看看她的書店。

因為相信,一個城市的氣質與靈魂,都反映在她的書店中。

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去旅行,是去了台北。那時捷運還沒有建成,什麼地方都是用腿走過去,幾乎天天都要去書店看看。摸着書架,翻着書頁,所看見的台灣,和在香港二樓書店看到的很不一樣。忽然大悟。原來每一間書店,其實是店長的眼睛,是店長在現實與理想之間的選取,是店長品味與心懷的反照。

喜歡台北的小小書房,一間坐落在寧靜小社區的書店,很有個性。

我是從小就幻想,自己有朝一日,可以生活在一個被書環繞的地方。小至一間書房,大至一個城市。

早陣子辦公室需要重新調動空間,我那分散各處的書重新聚合在我那幾十平方呎的房間中。碰巧有位在中學兼任圖書館職務的老師來探班,一看我的書架就說,啊,大概超過5,000本書在這裏吧?我腼腆地笑了笑,不敢說這些年間,多少是買的時候興致勃勃但到讀的時候卻興頭缺缺,中間送了多少書去漂書,也不敢說還有多少書仍在家中書櫃。

每次面對書災,都是一次洗心革臉的機會,讓書架上的書重新流動,也重新問問自己,我如今關心的是什麼?接下來我想往哪裏去?我當讀什麼來作準備?

那些已送出去的書,盛載着往昔的我;而仍留在我書架上的書,反映着我當下的心境,以及對未來的期許。

去過代官山T-Site的蔦屋朝聖,但最愉快的,卻是在六本木的書店BOOK 1st刺激下,寫下了長長的筆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書店,像城市的書架。怎樣的書店進駐,怎樣的書店離開,書店的形式與營運怎樣轉變,反照的是店長們的經歷和願景、一代人的心境變遷,也是這個城市的往昔、當下,與未來。

好幾年前,台中的實心美術辦了一個座談系列「我開了一間店。」宣傳文案有這樣的一段:

想開一間店是夢想
 開了一間店是實踐
 開過一間店是歷練
 
 這些人傾倒生命的所有,
 以熱血開始一條自我摸索艱辛的開店之路。
 有人就此,人生崩壞,
 也有人在這裡找到生命的價值與定位……

書店的故事,是店長與愛書者的故事,也是這個城市的故事。

聽着,然後,你會看到你自己的故事。

我辦公室的「書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活動推介】Error Friday —— 開書店是不是我人生中的Error?

2017年10月13日(黑色星期五!)晚上,Trial and Error Lab將舉辦今年度第一回的Error Friday。這次對談,將由《突破書誌》編輯顧問梁柏堅主持,分別邀請「阿麥書房」退役店主James ,「FlowBooks書多」守護者樹單,和佐敦「突破書廊」負責人Entory ,講述他們在營運書店裏碰過的釘子,學到的教訓,如何重新踏上不同與書為伴的道路。這次對談,大家就一同勇於犯錯,重新嘗試,為香港的書店找出新路啦!

請click這裏報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源起:以紙為生,真的可行嗎?

一張紙,反映一個國家的文明

以紙為生。楊慧 Because

一個香港造紙職人的日本遊記

一紙一筆畫出新旅程。Fionsay

讓紙在油墨裏滾動!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每季也會開展一個多媒體專題,帶大家走入非流的職志世界,了解不同職業、工藝的故事,與及在香港發展的可能性和血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