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辦工藝 Workshop 的三大秘技


Text/ Gi     Photo/ Andy + Gi

本港近年興起開辦手作工藝 workshop 的風潮,幾乎人人也可開辦工作坊。在這樣的氛圍下,究竟如何才能突圍而出,成為享譽的手作工藝導師,並能賺取金錢幫補生計?

台灣工藝美術學校,就是一家透過工作坊,把美感與文化帶到人們日常生活的組織。他們開辦數年,跟超過 300 位工藝師,開辦逾 300 場工作坊,對此有着深刻的觀察。我們早前到台北跟該校發起人陳明輝大談工作坊的發展,他就公開策劃工藝 workshop 的三大秘技。經常開辦工藝 workshop 的朋友,必須留心!

台灣工藝美術學校陳明輝認為,人類其實是天生的自造者(maker),喜歡學習動手打造東西,工作坊正能滿足人們心底的需要。

一、工作坊學生就你未來的消費者

相信不少工藝師的工作時間比例,皆以創作為主,撥部分時間作銷售及發展品牌,剩下就拿來教授工作坊 — 因為覺得這是收入不高、把能量與精神抽乾的差事。但試想想,你花上全副心神去做的作品,誰來付款購買?要是沒人懂得欣賞怎辦?

陳明輝指出,工藝師必須先調整心態,相信工作坊的學員,其實就是你未來的消費者。「台灣的工藝教育開展得很遲,大概在大學。他們畢業後埋首工作,已無暇在工業化的生活中,欣賞手作工藝品。」香港中學生呢?部分可以選修視藝科,卻非工藝與美學教育。

別小覷到學校或機構為孩子分享技藝的機會,這絕對有助工藝師本人以至整個文創產業的拓展,「愈早教授年輕人,讓他們親手完成一件作品,他們學會珍惜手造之物,幾年後手作工藝品就能走進他們的生命中。」

Trial and Error Lab 實驗伙伴Vinci@無茶苦茶,到校園為學生教授技藝,進行職人與新世代之間的對話。

 

二、深度體驗就是利潤來源

當工藝師開設工作坊,該如何定價及設計教程?只收學費數十港元,讓學員用大半小時輕鬆髹色、拼貼;還是收費與門檻相當高的完整工藝體驗才好?

這是很多工藝師的兩難,但陳明輝肯定地說:「答案是後者。大家可看看台灣的百貨公司,近年都提供深度工藝體驗,業績與收入都很好。要知道今天的消費者很挑剔,讓他們實在地用雙手參與一門工藝,才感覺在學習,有值回票價之感。」他建議深度工作坊學員人數不要多,授課須最少超過一小時,並擁有本地、獨特元素,並跟學員有技術以至生命故事交流。

手雕橡皮印章工作坊,可讓學員體會細鑿慢磨的美麗。

 

三、與別人聯手承傳工藝

但教授工藝,如何避免被人抄襲?又怎樣不重覆每次教授的技藝?這些都是許多工藝師的煩惱。

陳明輝稱,台灣工藝界面對的困難,同樣在於說服工藝師教班,特別是年長的,「我怕手藝外傳!」他們大多這樣拒絕。「於是我們努力邀請願意活化技術的師傅,以及第二、第三代工藝師,一起把老手藝現代化,成就新的工藝。」他舉例說,台灣過去是著名的手造漆器外銷地,但今天年輕台灣人大都不知道有這門手藝,「於是我們作為平台,請來漆器老品牌光山行的第三代傳人帶工作坊,教授摩登漆器小品及首飾製作,自此很受年輕人歡迎。」至於香港,擁有一身好武功的老師傅也為數不少;社企傳耆早已請來資深的紮花牌師傅、手寫小巴牌師傳等,跟年輕人一起研發型格產品,並執教新派工作坊。

而另外的方法,是工藝師不只教自己所懂的,可嘗試跟其工藝師合作。本地藝術工作室青春工藝就找來青年藝術家與木匠及車衣老師傅一同授課。而本地手染皮革品牌墨皮手造皮革品牌 Grew From Hands亦會聯袂教授自己各擅勝場的皮革技能,讓學員製作獨一無二的染皮作品。

不讓自己孤單一人,而跟別人一起讓工藝承傳,或許是工藝師個人,以至業界的一條出路。

小宛 @ 墨皮(牛仔衫者)與阿富 @ Grew From Hands(穿圍裙者)一起教班,不僅帶來收入,更能以彼此的技能,為學員創造一次難忘的手造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