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真的能找到「出路」?
在Trial and Error Lab 四年來的觀察記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Kuen    Photo/Andy

Trial and Error Lab 是突破機構支持本地年青文創產業工作者的新式職志計劃,透過租金低於市價的共享工作空間、事業目標設定、同行指導、課程與活動等,為本地年輕文創產業工作者,提供另類出路。自2016 年開始,至今已有超過50位不同種類的工藝師參與,讓其專注發展工藝,嘗試撞板犯錯,並一起學習、累積與修正經驗。很多關心這個計劃的人不時會問:「這些年輕人成功找到出路嗎?」

所謂「出路」,社會普遍認為是「高薪厚職有出色」,但是我們深信,「出路」是參與計劃的工藝師找到自己真正想發展的方向,可以是確立到營運模式,也可以是放下原有的發展路向,甚至暫停嘗試的步伐,重新思考下一里路。以下三位手作工藝師,都並非擁有一步到位的故事,卻或許能帶來何謂「出路」的答案。

Vinci 為第1及2屆駐場實驗室伙伴,如今已有個人工作室。

 

擁有專心創作的空間

在Trial and Error Lab, 每位工藝師最多可以參與計劃兩年,然後「畢業」,Vinci便是其中一位。在大學修讀時裝設計,畢業後創立奶油唧花飾品,起品牌初創時她以半職身分做創作,並租用我們的工作空間:「因為Lab租金較低,我能在較少的經濟負擔下開展事業。」

這兩年來,見證 Vinci 在Lab專心創作,同時透過其他在同一空間工作的工藝師彼此刺激,能專注思考前路。她努力發展網上銷售平台、手作市集擺賣、工作坊教學與研發新系列作品等,慢慢找到對的客路,收入漸趨穩定;她甚至負擔得起坊間的租金,目前已擁有自己的工作室,品牌可謂迅速成長。

然而,不是每個參與計劃的人,都以找到營運模式為出路。

Fion 為第1屆實驗室駐場伙伴,離去後到英國進修。

 

釐清發展職志的目標

本業為社工的Fion,經營結合插畫和銀器的品牌。年前進入Lab後,她獲得在書店寄賣產品的機會,客人反應不錯,不時需要補貨,頗有市場。可是在「趕貨」過程中她有了新的發現:「原來我比較享受創作,而不是重複製作產品。」

但她並沒完全為自己關上大門,「Lab給我很大空間,故在繪畫與做產品以外,我做過金工、創作小誌,又舉辦絲網畫工作坊。」然而,一年後她釐清了發展目標,明白到內心最想成為插畫師,決定暫時放下品牌,出外進修

如今 Fion已完成英國的插畫碩士課程,不單豐富了創作內涵,也決心向繪本創作發展。「記得梵高說過,『很多美好的東西或偉大的事情,都是從很多很多小事集結而成』,這說話或許能總結我在Lab一年的經驗吧!」她並不着眼於前的成功或失敗,只專注吸收成長的養份。

無論找到經營模式或發展方向,總算是明確的成果。但是在尋覓途中,如能明白個人限制,放棄一些期望,或許並談不上失敗。

Wasa為第2屆非駐場實驗室伙伴,經過很多不同嘗試,終緊抱對創作的熱情。

 

了解經營品牌的狀態

Wasa是半職插畫師,經營插畫品牌數年,一直尋找發展路向。參與計劃後,她修讀由我們舉辦的品牌研習班,思考品牌發展方向;在突破書廊做寄賣,研發新產品;到餐廳擺午間小攤位,拓展網絡。經過一年密集而快速的嘗試之後,她決定要停下來,仔細檢視品牌和產品的狀態。她逐漸了解到自己較喜歡以多職的工作形態經營品牌,並重拾嘗試的熱情。雖然她沒有連續兩年參與計劃,但我們仍然與她保持聯繫。去年她參與我們首辦的「試錯遊學團」,和其他香港工藝師一起到台北交流,開闊對文創產業的想像。

有人說「旅行的過程比目的地更重要」,相信尋找出路的歷程也是一樣。最重要的,也許不是當下能否找到出路,而是沿途嘗試了什麼,累積了什麼。時候到了,出路自然會出現。

(作者Kuen為Trial and Error Lab 創辦人之一。文章原刊於《突破人》,承蒙授權轉載,標題略經修改。)

【2020-21 Trial and Error Lab 實驗室伙伴招募】

Trial and Error Lab是一個冒險者的羣體,相信不斷嘗試、修正,持續朝着目標進發。如果你正在/打算用半年至一年時間,營運一個品牌/工藝/設計/多媒體習作,願意付出努力、時間,互相幫助,彼此提點,歡迎你申請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 的實驗室伙伴(Lab Fellow)。進駐日期為2020年8月1日至2021年5月31日。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trialanderrorHK
截止日期:5月24日(星期日)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