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強的Error 505:以繪畫記念受苦的人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Mandy & Gi       Photo / 受訪者

「I am Error 505」的阿強,以溫暖色彩、幼身線條及香港昔日情懷為主要風格,讓人記住香港的美好。

一年將盡,新年伊始,又是寫卡寄予祝福,或與親友共聚的時候。可是在過去一年,團聚變得艱難,可能相隔一道高牆、一條河、甚至是一個大西洋。廿多歲的阿強有感而發,創作一系列有關香港的明信片、信紙及年曆等,願作品成為傳遞關懷的一件件小工具,在黑暗中成為燃點起盼望的一盏盞油燈。

 

從前以畫記錄歲月靜好

阿強自小喜愛繪畫,大學時修讀創意媒體,年前創辦品牌「iam_error404」,把自製的明信片帶到市集擺賣:「我覺得日常中的小事和常規很吸引我。生活中或有很多重覆又枯燥乏味的片段,但我都會畫下來,視作生活中瞬間的定格,用以承載當下的回憶和感受。」是故踏單車父子、士多、舊日風景等構圖,配上多元用色及風格,全是他對於歲月靜好的記載。

直至去年6月,阿強的「好日子」徹底反轉。他很快開設IG 專頁「iam_error505 」,上傳手繪文宣圖,亦把記載運動場景的明信片義賣。「當時感覺很辛苦,唯有畫畫能抒發難以言喻的情感。」

其實阿強工餘正修讀歷史碩士。那刻他跟許多香港人一樣,已身處歷史的關口中;他並不為意,作品風格居然在時代中慢慢成形:柔和的色彩,如五顏六色的微光,加上簡單的筆觸,記錄社會運動裏的情感,除了傷心、失望,還總帶點溫暖;跟一般文宣圖常用的黑調相當不同。他苦笑說:「後來我才發現,我的畫很有萬家燈火feel,因為我是睇ATV大的。」

阿強雖不方便露面,但總不放過任何用圖畫為香港人打氣的機會。

 

讓色彩成為香港人情感的出

其實阿強曾因為運動帶來的傷痛,而不想為畫作添上色彩。「以前我認為(社會)已沒有甚麼值得你用顏色去畫,但畫到某一個位就會發現:正正因為社會如此絕望,更加需要多顏色來表達。」而他的設計,已不單是個人抒發情感的途徑,更能成為別人的鼓勵、安慰,或是情緒出口。

訪問前一天,阿強在市集擺檔,義賣關於內地被扣留12位香港人的明信片,希望大家能把它送給世界各地的人,來增加國際社會對事件的關注。明信片的正面是他為12港人設計的畫作,背面是他們的名字及簡介,「我research了他們的資料,再加入自己的想像。例如其中一位很愛貓,我就把他與貓相處的情境畫進去。」

那天在市集,剛好有客人經過他的攤檔,看過明信片後,突然感觸地哭了,「我覺得這一刻是勝過千言難語 …… 如果一幅畫能令設計者、 觀賞者與香港人的感受連結在一起,已是十分值得的事。」

阿強繪畫12位港人的明信片,會加上溫暖的想像,讓大家不僅以冰冷的數字及名字,去思念石牆下的他們。

 

盼望傳達手寫的溫暖盼望

記掛社會事件,也記掛所有因此而受苦的人。阿強於是也設計信紙,供人免費下載 (下載連結—— 不是用來自己寫情書,而是用來寫信給正身處牆內的囚友。她說,身邊有不少人也想給囚友們寫信打氣,但因不熟悉監獄的寄信規則,大多使用白信紙,於是有了設計「好玩又漂亮」信紙的想法。 

信紙上除了有的特色插畫點綴,還有找不同、迷宮四格漫畫等等,希望為收信的囚友帶來一絲樂趣。「不過我畫完都要大家肯寫,才能發揮信紙的作用呢!」 

那麼真的有人用你的信紙寫信嗎?你知道囚友們的反應嗎?「有啊!有網友說收到囚友回信說,收到我畫的信紙,再加上手寫的問候句語,感受到不被遺棄,感受到點點希望 

而去年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 成為駐場實驗室伙伴,更正好給他一個相對安靜的空間去完成以上的事,畢竟在家實在不便繪畫這類議題的畫作由明信片、大畫報為囚友印製信紙給同路人繪製年曆進駐大半年,他實驗了許多許多下一步,他想嘗試繪製繪本,把民主理念深入淺出地分享,「希望繪本,送給這城市天真的孩子作為禮物。」他如此許願。

每次在手作市集擺檔,很多人會跟阿強打氣,感謝他手所作的。

(原文刊於《一小步 Little Post》,承蒙作者及受訪者同意轉載,標題及內容略經修改)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室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