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如敵國?讓工藝有百花齊放的一天

「同行與敵國」?做手作人已經不容易,把獨門手藝教懂學生,被抄襲了怎辦?從事押花藝術的Irene與Pauline卻不認同,認為在追求品牌成功、生意額、like數的賽道上,其實還有另一條路,可以攜手同行。


一針一線為生命繡上彩色。My Fancy Handmade

Carrie Pau擅長手勾花,一朵一至兩厘米直徑的小花,由勾織到上色,要耗上數小時。她不直接用顏色繡花線,是因為曾經身心創傷,希望借此讓人明白色彩得來不易。究竟她經歷過甚麼?她的手藝又為她帶來怎樣的色彩人生?


把蛋糕化為飾物。Vinci@無茶苦茶

Vinci@無茶苦茶,擅長做手作,也熱衷造蛋糕,特別是粉色而甜美的韓式唧花蛋糕。她想永遠留住這份甜美,她創出用造蛋糕的唧花工具,加上奶油土來做的飾物,讓人把這份甜美戴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