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刺繡藝術回應鳥的呼喚 ︳一籃野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Gi       Photo / Andy +  受訪者

「咕姑固!」「牙吖!」不論生活在香港都市或山野,誰都曾於好夢正酣被雀聲吵醒。有人充耳不聞、有人投訴,90後的Ryann卻選擇尋找啼鳥來源。這一找,不得了,她發現香港原是一個鳥的世界,有五百多種雀鳥棲息,鳥都有不同的面貌與性情。鳥是如何輕輕叫喚Ryann Tam,讓她漸漸成為全職野生雀鳥與動物刺繡鉤織工作者?得由「愛的呼喚」說起。

Ryann於2019年成立「一籃野」手工刺繡及鉤織品牌,冀透過手工刺繡和鉤織,將野生動物和大自然有趣美麗的一面帶給大家,讓城市人與自然重新建立關係。

 

先被清晨雀鳥叫聲吸引

在香港,你認識幾多種雀烏?「隨便數,麻雀、麻鷹、噪鵑、八哥等,只要張開耳、睜開眼,雀鳥從來與人相伴。」Ryann如數家珍,但她坦言曾是雀鳥盲,不察覺城市有鳥。「一次夢中被『咕姑固』聲吵醒,我很想知道牠們是誰。」友儕也笑說常被「咕菇固」吵到,一起聲演「咕姑固」,叫她哭笑不得。好奇心驅使她到圖書館借來觀鳥圖鑑翻看、上網看鳥類短片,又找導師學觀鳥。

Ryann大學時代是划艇隊成員,在城門河划艇早已認識叫聲「呀呀」的大白鷺、小白鷺。Ryann也喜歡女紅,閒來就刺繡、鉤織;她躍躍欲試,拿起針線刺繡牠們:「可惜第一次刺繡牠們,完成後不太神似,只因單看相片、憑印象來造。」她居於東涌,算是郊野,她於是想到,獨個兒買個望遠鏡到住所附近的公園和泥灘看鳥,遠眺近觀鳥的形態;因為隨時都可看雀,這樣才不會輕言放棄。「我也跟生態朋友去觀鳥,但原來好辛苦,要清晨六時到達郊外;別人起床時,我們已經打道回府了。」

香港人每天都會見樹麻雀,牠們常在樹上發出「夕夕」聲,也會在花槽上的泥土翻滾,十分可愛;啟發Ryann創作了「香港野鳥鄰居」系列的樹麻雀襟針。

 

刺繡雀鳥不容易

慢慢地,Ryann熱衷生態活動,能辨認常見的鳥類外型與叫聲。「每一種鳥都是獨一無二,外形與性格,每一種都奇怪又有趣,我對牠們的情感,實在很難純粹以『喜歡』來形容。」總之凝視與聆聽野鳥,她就自然快樂起來。當別人多用攝影、短片或繪畫記錄生態;她忽發奇想,不如用刺繡與鉤織,成為野生雀鳥與動物工作者,「也希望趁年輕,把興趣化成事業。」

2019年她遂辭掉文職,創立手工刺繡及鉤織品牌「一籃野」,專注創作動物、雀鳥。「我先辭掉文職,成為slasher(斜槓族),做藝術團體導賞員、水吧及倉貨員,同時發展品牌。」她會接訂單幫客人刺繡寵物,也專心創作「香港野鳥鄰居」系列,透過刺繡介紹本地常見野鳥,把麻雀、紅耳鵯、八哥等這些大家常「只聞其聲不見其影」的小鄰居,刺繡成襟針、書籤、畫、布偶等,把雀鳥可愛的形像帶出。

每天繁忙的工作過後,她總會回到Trial and Error Lab(下稱Lab)租用的工作枱,再專心刺繡數小時。「起初,每件作品都用十多小時完成,我先回想鳥的形態,翻看圖片,起草,構思用什麼刺繡方法及刺繡線;然後才落針。這過程很放空,把腦海中鳥的身影,一步步用針線呈現;日間工作的壓力都消失了,但換來是眼濛和頸梗膊痛!」年輕的她,笑言因刺繡換來年邁的身體,但代價是值得的。

她的「香港野鳥鄰居」作品栩栩如生,鳥類眼睛尤其炯炯有神,記得筆者曾接待一位電台主持參觀Ryann的作品,他被一桌鳥的作品嚇了一跳:「我最怕雀眼,像盯著我!」她笑說:「其實鳥是生命體,眼睛一定有不同的眼神及形狀;像雄性銅藍鶲的眼先(眼先即是眼睛至嘴之間那部分)是黑色的,十分獨特,令眼睛好像戴了太陽眼鏡似的。」她用心以長緞面繡(Satin Stitch)、French Knot Stitch (法式結粒繡)、鎖鏈繡(Chain Stitch)及長短針繡(Long and short Stitch)等,把鳥的眼神、毛髮層次與漸變色調,栩實地記錄下來。

這是Ryann教授工作坊用的刺繡步法示範,包括緞面繡(中)、法式結粒繡(右)、鎖鏈繡(左下)及長短針繡(中)等。(圖:受訪者 )

 

生態品牌的營運品牌學習

回想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成為駐場實驗室伙伴接近兩年的歲月,Ryann起初只是slasher,如今已成為全職手作工藝師;當中的學習與掙扎,跟學習觀鳥的難度,不遑多讓。「我當初想,要用主流的商業模式去營運品牌,例如去大型網上平台寄賣、開工作坊、跟商業機構合作、經營社交媒體等。」她觀察到,部分手作品牌都會用效率、成本計算利潤,「我以為我也要這樣。」

但品牌營運下來,她有意外的發現!「原來透過藝術做環境、生態等主題的作品,本土生態圈子的朋友,都會互相幫忙及連結,自自然然會一起用彼此擅長的方法做生態教育。」像今年初,同是90後年輕人開設的「嗚鴉自然教室」在社交媒體找到Ryann的作品,他們舉辦動物主題的展覽,便請她刺繡幾條一呎多的本地蛇作展覽及宣傳;後來更找她教授野鳥刺繡工作坊。而去年在Lab成果展,她的大嶼山風景刺繡展,同樣令她認識了許多本地生態關注者。

她明白到,「刺繡本身就是很慢的,不能用商業的效率去計算利潤;但只要我專心做好相信的事情,就會有人欣賞。」加上生態教育原是非主流運作,「如今我還在尋找營運的平衡點,既想養活自己,也要把藝術和生態教育做好,這就是我的掙扎。」全職做工藝的她,因為觀鳥日子有功,工多藝熟,現已能用約摸四小時完成一件野鳥襟章刺繡作品,「這樣子最少減低了時間成本啦!」她露出齙牙,傻笑著。

常去觀鳥的Ryann。(圖:香港山女 Mountain Girl HK )

原來在眾多本土野鳥中,令她最開心興奮的,同樣是傻氣的鳥。「八哥步履輕盈,彈彈跳跳,看著會令人感到心情很輕鬆;而且叫聲總好像在叫「壺椒壺椒」,像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屁孩。頭頂有一執豎起的頭毛,好像不良少年一樣可愛。至於喜鵲則是有低調而華麗的羽色,遠看像黑色但近看是金屬彩藍色,步姿有點笨,但因拖著長長的尾巴,很好看,叫聲是『格格格格』。刺繡時我盡量拿捏牠們的眼神,以及給我的感覺,就是笨笨的!」她大笑道。

說回「咕姑固」,那是什麼鳥?其實就是珠頸斑鳩,頸項帶上美麗的白色珍珠「項鍊」,性格溫順又有點膽小,就像起初帶著「一籃野」、作出許多嘗試的Ryann。「刺繡雀鳥只是一個載體,我未必會一生一世都在刺繡或鉤織;我最終的目的,是令人關注香港的生態環境。」本是用藝術來回應「咕姑固」的呼喚,但小妮子只希望帶著一群雀鳥,走向更遠。

 

教授刺繡野鳥工作坊是Ryann主力的生態教育工作,經常獲不同生態團體邀請教班。

 

Ryann Tam「在九龍公園散步才是正經事」展覽 @ Trial and Error Lab Fest 2022 

Ryann將於Trial and Error Lab Fest 2022舉行《在九龍公園散步才是正經事》展覽:以刺繡及不同媒介記錄展示自兩年前搬進佐敦Trial and Error Lab,她每星期到九龍公園散步時遇見的每道微小新奇。

展覽源自這兩三年間,從前的生活被搶奪去,以往的關係不復存在。剛好在這時間點,Ryann進駐佐敦的Trial and Erro Lab工作:「兩年間,我每星期都會到九龍公園散步。以前我在這裡參加年度室內划艇比賽,後來又在這裡學懂游泳。這兩年我失去了體育館和游泳池,但卻開始在整個公園裡散步。四處看看公園裡的樹、鳥、蛙、蝶和貓,點滴累積成新的生活,逐漸建立新的關係。 展覽記錄下這些散步時發掘到的每道微小,希望觀眾可以享受其中。 日子難過,讓我們保有好奇之心、注視每道微小,相信累積的力量。」Ryann 說。

歡迎屆時到來參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無邊際展覽池|21-22年度實驗室伙伴作品展覽

今年有11位實驗室伙伴將以展覽呈現過去一年的成長與創作,即使在各樣限制和困境下,仍不放棄享受創作帶來的快樂,並且對社會及周遭不同議題的關注,堅持用自己的作品說話。

日期:2022年8月15-31日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一樓)

詳情: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fest2022-exh-labfellow/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室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