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

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

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晚上舉辧的分享會Error Friday,皆邀請不同背景的嘉賓,分享跌跌撞撞尋找新路的故事。重點不是最後成功與否,而是在Error中拾到什麼經驗,怎樣再嘗試再調節,漸漸走近目標。

2021年首個Error Friday,將請來「GLO Travel」共同創辦人Jamie & Rubio分享。兩位熱愛旅遊的90後,於2015年創辦深度知性遊行團,擺脫傳統旅行社模式,以北韓遊打響名堂;從蝕錢到錄得8位數字收入,已是一部充滿Trial and Error的血淚史。

但踏入2020年,花近5年建立的生意與服務,在疫情初期幾乎歸零,更接近一年沒出團!在疫症下遇上巨大Error,他們沒有放棄,反而極力與熱愛旅行的香港人,一起反思旅行與人生的意義,慢慢找出逆境中的生意「轉身位」 —— 開展網上收費旅行課程,並開拓更多新業務。

瘋狂懷念放假四圍飛的你,不旅行會死的你,甚至是疫情下失去人生目標的你,或能向他們借鏡!千萬別錯過這晚笑中有淚的免費網上分享會。

分享內容

  1. GLO Travel」共同創辦人,一個修讀法律系,一個攻讀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為何不一直做傳統的「高薪厚職」,而誤打誤撞誤去辦旅行社?   
  2. 當人人都不看好二人能辦一間另類的深度遊旅行社,他們是怎樣捱過初創的失意與艱難?業績又如何漸漸穩步上揚?   
  3. 兩個喜歡旅行的人是「無腳的雀仔」嗎?如何把嗜好化成事業,卻又不變成刻板沉悶的工作?   
  4. 疫情下,突然被迫腰斬所有預備已久的旅行團及工作;二人如何從風高浪急中,穩住情緒與業務?   
  5. 二人最為人稱譽的,是疫情下把實體旅行團改為收費網上旅遊講座,為公司帶來穩定收入。他們是怎樣從思考與嘗試中,找出這條新血路?當中又經歷幾多失敗?  
  6. 同時二人也在疫情下,多開一間Digital Marketing公司。是「賣西餐突然改賣雲吞麵」?還是另一個誤打誤撞的結果?疫情下創業,會不會太大膽?   
  7. 2021年,如果疫情持續,喜歡旅行的二人,如何跟想飛想到發瘋的香港人再行多步,去幫助大家解憂?   

 

活動資料

日期2021年1月29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原價$130/位)
預先報名 (讓我們作技術及內容上最好的預備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021_02

 

分享嘉賓

陳成軍 Rubio Chan & 張振華 Jamie Cheung  |「 GLO Travel」 共同創辦人及總監
香港大學畢業生,分別攻讀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與法律系。 2015年與幾位夥伴創辦「GLO Travel」,希望透過文化深度遊,創造冷門的知性旅遊體驗。「GLO Travel」去年在疫情下成功轉型,開設網上旅行課程,傳遞旅遊深度知識,並於台灣開設分公司。

二人亦為香港首個旅遊知識問答比賽《嚮導玩》冠軍,曾擔任 ViuTV 旅遊電視節目《堅離地.北韓》主持,以及著有書籍《去過北韓 50 次,你問我答》。

 

Facebook Event and Live Link

https://fb.me/e/59VzzFfos


【手殘遊記 大實驗】如何過一個不肚痛的溫暖聖誕?

【手殘遊記 大實驗】如何過一個不肚痛的溫暖聖誕?


【手殘遊記】Text/  Gi + Kuen    Photo/ Agnes + Gina

身為Trial and Error Lab管理員,總不能只叫人失敗嘗試,自己也要秉承累敗累試精神吧?話說管理員阿絹不擅長做手作,廚藝也只屬「自給自足」水平,因她擔心給他人煮食會帶來腸胃炎災難,故平日極少宴客。今個聖誕,自稱「手殘星人」的阿絹就大膽接受友好媒體 《一小步》邀請,嘗試烹煮源自歐洲的冬日熱飲「香料熱紅酒」(Mulled Wine)。到底她能否「酒」出失敗?別人飲後有否肚痛?不如一起了解她這次挑戰的所有Error。

 

前奏已經有啲Error

話說阿絹先去中藥舖購買香料肉桂,問掌櫃:「唔該我想要肉桂!」
掌櫃:「桂皮啦,都係同一樣嘢!」

翌日,拍攝團隊見到一塊塊猶如樹皮的桂皮時——
導演:「唔係肉桂條嗎?」
絹:「桂皮同肉桂條都一樣味呀。」
導演:「但我哋要影相喎,啲桂皮成塊樹皮咁,唔靚呀!」
絹:「不要分得那麼細,大家都是肉桂~」(肉桂的糗事待續……)

倒紅酒時不打瀉,煮紅酒時不煲瀉,對鮮有入廚的阿絹而言,可能已是一項成就。

 

煮酒居然零Error

整個「香料熱紅酒」製作過程,阿絹都能獨力完成,成功把蘋果橙切片,紅酒沒煮瀉,八角丁香肉豆蔻粉橙汁也沒買錯材料及份量;還從Trial中發現了不少Tips。

「紅酒愈便宜愈好,因為煲熱咗,根本飲唔出產地同年份呢!」
「紅酒煮得愈耐,酒味愈淡,香料味愈濃。想兩種味道俱全,咁自己用鼻聞吓,飲兩試吓味。」
「如果易醉,想酒精完全揮發,就一整枝酒同香料生果一齊煮,否則就先煮⅔樽紅酒,尾聲先加入餘下⅓。」(食譜請參看《一小步》原文

最後,「香料熱紅酒」散發一室香氣,賣相(意外地)充滿森林氣息。今次她邀請了少數朋友品嚐,眾人24小時後不見肚痛,大成功!

阿絹摸索到,紅酒煮得愈久,酒味愈淡,香料味卻會愈濃,故要留意火喉。

 

手殘星人的Error learning

從今次煮食過程,阿絹得出一個很重要的Error learning:「雖然大家都是肉桂,但,真的要分得那麼細!」

事源阿絹被掌櫃誤導桂皮與肉桂條無異,及後成功煮到「香料熱紅酒」自以為成就解鎖,翌日在家想再煮一次;但桂皮已耗盡,心想:「肉桂粉、桂皮、肉桂條都差唔多,反正家中有肉桂粉,今次就用佢吧!」

想不到,肉桂粉的味道,與桂皮或肉桂條 —— 差很多!既只有淡淡的肉桂味,而且原來不溶於水,令熱紅酒飲到最後時,一口都是粉。

阿絹:「連我都可以成功炮製出美味的熱紅酒,相信大家也可以做到!」(笑)

 

疫情中多Error也要分享溫暖

第四波疫情下要跟親朋相聚,把酒當歌已不可能。這不一定是2020年的最大Error,但當中的孤單失落,實在令冬日加倍冰冷。

這次Trial完全零失敗的料理,不單展示「手殘星人」阿絹的賢慧,其實更想鼓勵大家,趁聖誕把「香料熱紅酒」帶給少數親朋好友,甚至鄰居或社區裏的伙伴分享,例如大廈保安、清潔工友等;讓彼此喝下去不單暖笠笠,也更能交換暖暖的祝福。

疫情不應成為送暖的阻隔,聖誕新年就把「香料熱紅酒」與少量親朋好友及鄰居分享。

「手殘遊記」是什麼?

「嘗試,直至找到出路」,不應得個「講」字,就讓Trial and Error Lab手腦不協調、手作零分的管理員與參與者,來嘗試做各種手作實驗;體會從困難之中,學習工藝的價值,並嘗試突破失敗。


手作人路難行  「簡梘」:願作同路人分享品牌設計知識

手作人路難行
「簡梘」:願作同路人分享品牌設計知識


【文創先行者專題】     Text / Gi       Photo / Andy 

本土手工潔膚品牌「簡梘」的創辦人鮑國偉(右)與鄭貝莉(左) ,致力推廣全天然本地手造沐浴產品,身影常見於大小市集。

 

抗疫時期,標榜天然、人畜無害的清潔用品乘勢大賣,但創辦本土手工潔膚品牌「簡梘」的鮑國偉與鄭貝卻認為:「我們一直主張自然簡樸,早存在一羣認同的客人;而且經營品牌不能乘人之危賺錢。」創立逾八年的「簡梘」,疫情下堅持獨立小品牌的信念,或者能為逆境下的你我,帶來點點啓發。 

 

好的品牌設計能讓人記住 

在香港,因連鎖店、大品牌的競爭與影響,做獨立品牌從來都像把車駛在崖邊難以立足,眼前兩位就道出經營小品牌的卑微心願:「只要改變一個人不去超市或大商店購買產品,已經當贏了。」 

如此艱辛,怎麼仍堅持創業?於大企業工作,從事採購多年的鄭貝莉(Perine),從沒想過做手作人,「十年前因健康問題辭職休養,偶然去學天然手工梘,才知坊間的沐浴露有很多化學成分。用過後皮膚變得滋補;用來洗頭,連髮質亦大有改善。」她沒想太多,只一味做來送人:「不懂計算成本,也不會定價,想分享手工梘的好處,朋友讚賞就很有滿足感。」 

「簡梘」的手造梘中間有一個洞,可穿起掛上,方便用家掛於洗手間。手造梘以不同植物油混合礦物泥、草藥粉等,主要採用未經精製的油脂,並以低溫製造。

這倒像不少年輕人誤打誤撞創業的故事。但不同的是,當時她已進入不惑之齡,身邊亦有位熟稔品牌設計的丈夫鮑國偉(Ronnie)幫忙,「有天我想拿手工梘去賣,改了『簡梘』這名字後,Ronnie建議認真做好產品設計及外形 —— 在梘中間做一個洞,可用繩子穿起掛在洗手間,既有型又不用肥皂盒。」獨特的巧思與外形,後來成為「簡梘」招牌作:「至今許多客人仍憑着這件梘來記住我們。」Ronnie滿意地笑說。

2012年6月,「簡梘」正式推出,成份全天然,產品包括手工梘、洗髮水、洗手液與潤唇膏等,當中以濕疹梘、活髮梘最為人熟識。品牌形象鮮明,夫婦倆又有豐富品牌設計經驗,是否從此一帆風順?

有機潤唇膏用上有機橄欖油、有機月見草油,本地蜂蜡及英國有機精油等來造,是能讓人安心吃進肚的護膚品。

 

靠手作市集廣為人知 

「當然不是!從前不流行網購,社交媒體like的人也沒幾個。」Perine當時沮喪得差點想結束品牌。

一年後「簡梘」參與手作市集,一次初試啼聲,把她從懸崖邊拉回來,「2013年首次參加,認識很多檔主與客人,明白需要面對面跟人分享理念及用法;更了解到市集既可宣傳,也帶來機會。」 

跑市集的幾年間,二人得出一套市集的生存之道,Ronnie指:「要有好的陳列,陳列架物料要符合品牌形象,例如我們用的木架感覺天然,都由自己設計的,其他人抄不來。擺放哪些產品吸引人、如何配合市集主題等,全要思考及預備。」甚至市集用的枱布,Perine都親手縫製;就像一個演說家去不同地方演講,事前因應聽眾背景與喜好做足資料搜集,抵達後就能很快定下心神,充滿信心地分享。 

「簡梘」迅速成長,為人認識,開始設立網店,有店舖邀請寄賣,也與中醫、香港貿發局等合作;品牌更獲SGS測試(國際公認之檢驗、鑒定、測試與認證機構)及香港設計委員會的 D-Mark 認證。 

但這雙「市集達人」坦言曾有不少慘痛經歷 

每次擺市集,二人都帶上自己設計的陳列架、枱布及符合市集主題的產品。不消半小時已擺好貨品開檔。

 

冀與年輕手作人品牌同行

「去過不少租金貴、流程混亂、人流極少,又或主題不符合我們的市集,蝕過很多租金。」Perine指小品牌跑市集是點滴經營,從沒一炮而紅的神話;經營方面,「簡梘」亦沒能帶來極大盈利,主要收入來自丈夫的設計工作。二人開始想到跟同業分享經驗,「讓大家少走冤枉路,本地手作及文創界才能更蓬勃,即『做大個餅』。」

2016年,二人在非牟利的青少年服務機構「突破」旗下的Trial and Error Lab, Trial Academy開設「小型品牌形象及營銷技巧提升」、「提升銷售的陳列竅門」、「品牌包裝設計入門」等課程。Ronnie有多年品牌設計及培訓經驗,Perine則具視覺營銷與市集前線心得,二人就能像醫師般為學生的初創品牌把脈  

近年見證年輕人創立手作工藝品牌,Perine評價是:「他們創造力強,很聰明,稍微提點已能作出很好的調整。當然有些很有個性,未必一下子接受意見;但沒主見也是壞事。」Ronnie舉例說,若只追隨模仿坊間流行的產品,那麼品牌只能像燒煙花,日難有發展。」 做人跟經營品牌一樣,找到自己的位置,並有長遠計劃,才能走得更遠

所謂教學相長,他們在年輕人身上同樣獲益匪淺:「我以前不會用粉色做設計。但看到學生用色的創意與大膽,我們早前跟卡通品牌合作時,就嘗試做些粉色又可愛的產品;突破固有做法後,效果與反應竟不錯。」Ronnie說罷露出孩子氣的笑容。

可是談到翻來覆去的疫情令這年的手作市集大多取消,有讓本土手作及文創界別的經營者更難走嗎?他收起笑意道:「絕對是。但我們經歷過金融海嘯與風暴,還有2003年SARS,還是生存下來了。此刻可做的,只有靜觀其變,趁機改進品牌,專注研發新產品。 

行過風浪的人,把落地的自身經驗跟後輩分享,又是一種胸襟。二人由衷地說:「疫情一過,機會就留給有準備的人。 

課程中,實踐市集陳列技巧是課程重點。(圖:Janet Wong)

 

學生:學懂從客人角度思考 
 Pauline是 RonniePerine去年的學生,經營花藝首飾手作品牌Pozzimade,由品牌卡片、包裝、陳列至擺市集等,二人都會仔細跟她檢討,「課程令我明白做品牌不只求自己開心,更要從客人視角來看品牌形象以至作品陳列,並要尋找貼近品牌需要的實踐方法。跟據老師的意見調整後,客人反應與生意額都有改善,方明白這些知識很重要。」 課程完結時,Pauline更有機會在Trial and Error Lab成果展的手作市集擺檔(圖)。

更多歷屆學生分享在這裏

 

*報讀課程早鳥優惠*
即日至831日起,凡報讀RonniePerine任教的「小型品牌形象及營銷技巧提升」、「提升銷售的陳列竅門」、「品牌包裝設計入門」,可獲早鳥85折優惠。詳情請看這裏

 

 

相關文章:

文創先行者專題」是什麼?

走訪文創界別的先行者,把他們創立品牌的Trial and Error Lab一一剖析,以此激勵彼此,吾道不孤。


疫情逆境「畀啲掙扎」?青年手作工藝師尋自救方案

疫情逆境「畀啲掙扎」?
青年手作工藝師尋自救方案


【救救Mass專題】     Text / Gi    Photo/Andy + Ball + 受訪者

疫情衝擊各行各業,失業率攀升、樓價持續,還未算令人絕望 —— 當一國兩制成疑,自由逐步收窄,當權者令人失去信任,人人隨時被消失,才真正令年輕人對未來不抱希望。

如此處境,今天的青年工作者,還能跟年輕人再談明天嗎?鼓勵他們努力嘗試,修正失敗,是陳腔濫調嗎?「但有年輕人告訴我,他們仍未放棄,要為香港『畀啲掙扎』。」突破機構文化及創意事工總監蔡廉明,從事青年工作逾十年;今時今日他在年輕人身上看到的,超越他多年前線經驗的想像。

蔡廉明跟Trial and Error Lab團隊,深信鼓勵年輕人嘗試非陳腔濫調,故製作名為《救救Mass出路提案》的網上短片系列。

 

仍然要相信,這裡有希望

蔡廉明帶領同工於2016年10月創立Trial and Error Lab(下稱Lab),以共享工作空間、工作坊及創意企劃,跟青少年特別是手作工藝師推廣「嘗試,直到找到出路」精神。Lab踏入第四年,接觸逾三千多人,提供另類的生涯規劃及培訓。

但自社會運動及疫情,社會停擺,從事手作工藝的年輕一代,事業也幾乎停步。

正當蔡廉明跟同工,苦惱如何鼓勵他們在困難中堅持嘗試,他卻聽到早已有人實踐自救。話說一對青年夫婦Mike和Ishtar,於西洋菜南街開設捕夢網及民族風工藝品店Mishtar。自去年社會運動,因店舖一街之隔為彌敦道、港鐵太子站及旺角警署等抗爭點,需取消固定工作坊及關店;其後大部分本地手作市集停辦,更令常去擺檔的他們收入大減。

可以想像,二人坐困愁城的心情。他們卻積極自救,快將零收入時,改變工作坊教學策略,設私人或小班教學,並開放預約給客人參觀;同時推出郵購捕夢網DIY材料包,讓人們可在家學藝;當然也創作不少新作品,力求渡過難關。

他們並不特別樂觀,只單純地相信未來,「經過社會運動與疫情,他倆看到大家一小步的改變,深信香港人終會支持黃色經濟及本土創作。」蔡廉明感動於他們的堅持及盼望;但接下來要怎樣同行?

主力製作捕夢網的Mishtar,由Mike和Ishtar創立,一直努力抵抗疫情對生意帶來的衝擊。他們製作的捕夢網有祝福人睡得安好之意。

 

畫獅子山石,鼓勵同路人

蔡廉明的同工王育娟,在Lab擔任高級媒體項目策劃,從前常戲言工作就是跟年輕人吃喝玩樂;但這大半年,她已難展歡顏:「我們位於尖沙咀警署附近,自去年8月起常因施放催淚彈而停止開放,也憂心來Lab工作的手作工藝師安全與否,因他們的年紀正與運動參與者相若。」而自疫情爆發,實體活動更全面停辦,叫她與團隊深感無奈。

王育娟(右一)在Trial and Error Lab擔任跟年輕手作工藝師培訓同行的角色。

但王育娟還是一直在線上跟手作工藝師保持聯繫。「印象很深刻是一位叫甘聖欣的石頭畫家,平日我叫她做小欣子,她經營的品牌叫『文字師』。去年六月開始,小欣子給很重的無力感籠罩,人也一直消瘦。」她十分擔心,卻發現小欣子其實已悄悄行動。

「小欣子繪畫了許多獅子山石頭,單純地送贈人,但條件是要分享故事。」於是有手足說出面對住牢獄的恐懼,也人因朋友去世,想得到安慰。王育娟知道這獅子山石頭行動後十分觸動:「小欣子自己也驚訝於原來單純一粒三厘米的小石頭,卻能成為巨大的心靈基石,助人渡過難關。」一石激起千層浪,大概是這個意思。

至今小欣子已送出三千顆獅子山石頭,說到這裡,王育娟終展笑臉:「她說《國產凌凌漆》中一條底褲或一卷廁紙,都有它的用途。不一定要走上前線或做些甚麼,其實每個年輕人,或是不再年輕的我們(笑),也可以有自己獨特的位置。」

「文字師」甘聖欣認為,當願意放開固有想法就有改變的勇氣。她是如此以獅子山石頭給自己和香港人打氣。

一起發夢,一起令夢想成真

從Mishtar與「文字師」身上得到啟發,蔡廉明與王育娟的團隊,自四月起收集年輕人聲音,製作並推出名為《救救Mass出路提案》的網上短片系列,借市面不及規格的口罩「救救Mask」諧音為名,用自嘲與幽默的方式,以年輕人帶給他們共鳴的故事,鼓勵香港人於疫/逆境,被迫改變的處境下,主動擁抱變化,在生活中尋找出路。

在「街訪:呢大半年,你有咩改變?」,年輕人笑言「畀啲掙扎」,實則卻提供很多感人的觀察和建議。

一連四集的《救救Mass出路提案》短片,王育娟坦言不是要說什麼大道理,又或展示完善方法教人面對逆境;透過訪問不同身份或單位的年輕人,藉着他們勇敢嘗試、適應並主動變陣的經驗,歸納成具體的自救力量而已。

「當自己一個人發夢時,那只是一個夢,當很多人發同一個夢時,那就是現實。」Mishtar的Mike在《救救Mass出路提案》受訪時如是說,「既然大家願意堅持,那麼我們就一起同行;即使經歷失敗,也總有天能走困局。」蔡廉明如此相信。

《救救Mass出路提案》預告片請來90後說唱歌手Luna is a bep主唱《不如我哋一齊變》,歌詞相當洋蔥:「再難過都要放膽一試,就算無人鍾意,每日每夜試驗都算鍛鍊」。

 

《救救Mass出路提案》短片連結:

【《不如我哋一齊變》】

【街訪:呢大半年,你有咩改變?】

【個個禮拜開片,點做生意?專訪手作品牌 Mishtar ─ 位於旺角警署對面的樓上小店】

【專訪手作品牌文字師:點衝破無力感?由做你最擅長嘅嘢開始】

 

【2020-21 Trial and Error Lab 駐場實驗室伙伴招募】

Trial and Error Lab是一個冒險者的羣體,相信逆境自救也需要同行,更相信不斷嘗試、修正,持續朝着目標進發,方有突破。如果你正在/打算用半年至一年時間,營運一個品牌/工藝/設計/多媒體習作,願意付出努力、時間,互相幫助,彼此提點,歡迎你申請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 的實驗室伙伴(Lab Fellow)。進駐日期為2020年8月1日至2021年5月31日。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trialanderrorHK
截止日期:5月24日(星期日)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