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text/ gi

相信我們每個人在小學上美術課時,都有以下經歷:髹水彩畫,每種顏色個別也是獨特和悅目的。但清洗色碟與畫筆時,把顏色混在一起,竟都變成為屎色水。

是主流,令每種獨特色彩被掩沒。

「我一出世就是一個Error。」陳偉霖(William)在2018年10月26日舉行的Error Friday「死唔去,是不是我人生最大的Error?」中,就分享了他這個一出生便鑄定Error 404 的人生,如何在邊鋒中找到自己的顏色。

先想想自己要做甚麼人

帶着一身黑色素瘤出生的William,醫生曾說他只有5歲壽命。成長於疾病與手術的煎熬下,他用盡所有力氣抵住身體痛楚,以及死亡的催逼:「我一出生,身體就痛。我只有很痛,以及沒那麼痛。我沒試過不痛。我現在跟大家一起坐,都很痛。所以我要站一站。」說罷,他步履略帶艱辛地站了起來,表情卻看似輕鬆。

雖然活得痛苦,但他還是一個年輕人,「我想活得有型。」說穿了,就是要有意義。中學畢業後,做過幾份工作,深感人生在倒數,不能浪費分秒,他決定花三年時間閉關,不過社會眼中的主流生活,思考如何過自己的人生。「我要尋找方法,了解自己是什麼人、要做什麼事,以此認真對待我的生命。」他終方案是 —— 決定視個人為一個間公司去營運,每日做事為止蝕、獲利回吐;並要令自己這唯一員工日日開心。

不要走在主流色彩中

他更清楚的是,不要走在主流之中,要找到自己的顏色:「於是我寫遺書、搞生前喪禮。我做的事,都是大部人不會做,但最適合我這個人。偏離主流,去做應該做的事,就是不Error的人生。」慢慢地,他別豎一格的人生(和性格),走向死亡教育的道路;他真的開了一家公司 —— 開辦慈善機構死嘢 SAY YEAH,幫助瀕死或尋死的人,重新定義人生要去追尋自己的顏色。

他在會上播放了早前為自己舉行的生前喪禮照片,以及「遺體照」。參加的朋友都被影像衝擊了,久久不能言語。「這些不是開心的相片,但就反映了我的人生不是為開心,而是為意義。」畢竟,在世的日子十分有限,他清楚不能只圖快活,而是要把握時間讓更多走在痛苦邊緣的人,找到出口。

分享完結前,他說了一個關於髮型的小秘密:「其實我都好想型,但為什麼多年來都剪一個『冬菇頭』?因為我要每天照鏡時告訴自己,人生還未做到最型,還有『X』(一個數字)的地方。」

找人生適合的顏色(與髮型),是需要很大的力氣和決心。否則,留一點點error 在身上,作為提醒,也不礙事呢。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