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真的能找到「出路」?在Trial and Error Lab 四年來的觀察記

Trial and Error Lab 是突破機構支持本地年青文創產業工作者的新式職志計劃。自2016 年開始,至今已有超過60 位不同種類的工藝師參與。很多關心這個計劃的人不時會問:「這些年輕人成功找到出路嗎?」創辦人Kuen分享她這幾年的觀察。


尋找對的鑰匙,打開對的大門

小宛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Lab)的駐場伙伴(lab fellow)已經有兩年多,之前她仍是全職社工,只能在工餘時間去製作皮藝品,哪來時間和空間租用Lab作工作室?但來到,卻慢慢尋找到對的鑰匙,打開對的職志大門。


一張枱,開始嘗試之旅

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 是一個偶然,卻又可說是一連串經歷,把Fion帶到Trial and Error Lab,開展文創之旅。來一起聽聽Fion以第一身分享她的故事吧!


疫情逆境「畀啲掙扎」?青年手作工藝師尋自救方案

疫情衝擊各行各業之餘,一國兩制成疑,自由逐步收窄,當權者令人失去信任,人人隨時被消失,令年輕人對未來絕望。今天的青年工作者,還能跟年輕人再談明天嗎?鼓勵他們努力嘗試,修正失敗,是陳腔濫調嗎?Trial and Error Lab 的負責人卻不認同。


在Niche Market的生存之道。香港紙膠帶

Terrence創作不少富本土特色的紙膠帶(Masking Tape),銷售市場為本地的手作市集,並代客訂製,可謂在Niche Market找到他的位置。可是因社會運動與疫情,市集停辦,生意額也大跌,他要怎樣面對呢?


今年聖誕,我們快樂 / 不快樂?

今年聖誕,心情有點複雜,有時哭,有時笑,但多數是苦笑。對於以文創產業嘅朋友,當社會同經濟狀況跟過往不能同日而語時,又如何渡過聖誕?找來Fellow分享。


以藍調外星人療癒人心。WuSoul胡鬚

28歲的插畫家Joe,以「WuSoul胡鬚」為名,繪畫略帶憂傷的外星人,為初入職或困惱的朋友,奉上寫上雋語的插畫明信片打條。他是因為甚麼歷煉,才能如此專心去繪畫外星人故事?


創業?我只係將中意嘅事當係職業……

想建立個人品牌,需要理由嗎?筆者身為Trial and Error Lab的管理員,常跟年輕手作工藝師會面,加上過往幾年在文創界別的田野觀察,對於想有自己文創品牌的朋友,有些觀察整理。或者從中,能看到一些年輕創業者的特質,以理解他們的想法。


把廣東童謠化成插畫手搖音樂盒。Bubble Dreams Garden

手作工藝師Kristi因着嘗試學院課程,為品牌帶來改進,研發把《月光光》等廣東童謠製作成手繪插畫的童謠手搖音樂盒;她嘗到以音樂盒及插畫,盛載祖孫情,以至腦退化症患者的關注。


Jon Jon Jonathan: 當負評令你幾乎失去所有,還要堅持什麼?

網民要把一個人做神還是做鬼,似乎單純靠負評、惡搞就可以?這對Whizoo網絡主播Jon Jon Johnthan 最熟悉不過——網民comment一直是他工作表現的指標,於是由外型以至幕前表現都像赤裸裸地被批評得體無完膚;究竟在現實或網絡的負評中,我們如何在負評中堅持理想?Jon Jon Johnthan 在5月舉行的Error Friday 便有詳細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