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實驗室的日子。Little Pro-tato

熱縮片飾品品牌Litle Pro-tato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已有兩年。正在離別之時,品牌創辦人及Lab Fellow Jeanie很想與大家分享,她在Trial and Error Lab這個實驗室嘗試了甚麼中,如何在失敗與嘗試之間,慢慢地走出一條可發展的道路。


為香港人送上一張療癒畫作。CarrieFish Zentangle

今天的Carrie充滿平靜的笑容,但她以前卻長時間因工作壓力而消瘦及神經繃緊。當時Carrie為尋找出路,學習禪繞(Zentangle);她被這每一筆回到呼吸和當下的活動吸引;慢慢發現不單她自己,香港人也很需要禪繞,就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嘗到全職教授及推廣禪繞。


Jon Jon Jonathan: 當負評令你幾乎失去所有,還要堅持什麼?

網民要把一個人做神還是做鬼,似乎單純靠負評、惡搞就可以?這對Whizoo網絡主播Jon Jon Johnthan 最熟悉不過——網民comment一直是他工作表現的指標,於是由外型以至幕前表現都像赤裸裸地被批評得體無完膚;究竟在現實或網絡的負評中,我們如何在負評中堅持理想?Jon Jon Johnthan 在5月舉行的Error Friday 便有詳細分享。


以休整為創作起點。Nothinglastsforever Craft

一個需要高度專注來創作的手作工藝師,如何面對香港急促的生活節奏與壓力,並於休息中尋找創作泉源?請來30出頭的的Trial and Error Lab實驗室伙伴陳嘉俊,分享如何在Trial and Error Lab中休整人生,並嘗試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