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插畫師,就是放膽試錯的大師?

插畫師奇美:打發不對的客人、擲走不適合的畫風,是最大的試錯經歷?!

一次又一次撞板經驗,令初出茅廬的全職插畫師成長,更找到個人風格、繪畫養分、工作方式、對的客人,還有減壓方法,那是什麼?

 

#起初頂硬上接job好error

奇美原本任職網頁設計師,工餘熱愛繪畫及水上運動。當她愈來愈嚮往下班後那個自己,她知道是時候放下千遍一律的工作,拿起畫筆,繪畫她最喜歡的大自然與海洋。

自2014年,她便帶着作品參與手作市集,也出版水上運動繪本《擁抱海洋去旅行》,並在媒體連載漫畫。她於兩年前全職畫畫,起初極興奮,但也很頭痛,因經常遇上不熟悉的工作。「例如有人請我畫壁畫,我以為同畫喺紙上面一樣,就接啦!動手先知顏料、畫法、時間完全掌握唔到,原來同裝修一樣咁難,真係無從入手。」

 

#如何令人接受自己的畫風

奇美卻認為,做插畫師的最大挑戰,是要相信自己「懂畫畫」。「啲客好中意叫我模仿某插畫家,甚至要求抄足100% —— 但其實我有自己嘅畫風㗎。」她曾向現實低頭,但慢慢有一個更好的方法應付客人,就是找到自己獨特畫風——較為小朋友、動物有豐富表情的風格。「畫風靚唔靚見人見智,但如果啲畫唔代表我,咁點解當初要辭工畫畫?我最少要相信自己嘅畫風係好嘅。

 

#打發不適合的客人

找到對的畫風難,但要找到對的客人更難。因着獨木舟教練身分,畫作主題較多關心海洋及生態,這會否限制她的客人和題材?「說來有趣,這反而令唔夾嘴型的客人不會找我。找我的都是農業、生態教育的project,又或使用可持續發展物料的商品。」收入或許不算豐厚,但她有一個很強的信念支撐,也有一個保持收入平穩的方法,那是什麼呢?

不如來11月4日晚上的「Error Friday」,了解當一個忠於自己的插畫師,如何笑對error!(報名請按: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223_01 )

_____________

如果你係⋯⋯就要嚟呀!

喜歡畫畫,深感不易轉行/ 入行

全職插畫師,乏力前行,想圍爐取暖

不知道如何成為心中理想的插畫師

要了解如何物色適合的插畫師合作

☑欲了解如何培育插畫師的社福機構或平台

想知道為何有人會熱血不懈地堅持非主流工作

希望克服追求理想的孤單

_____________

分享內容

1. 奇美擁有繪畫天賦,畢業後卻沒有實踐理想。她是如何幾年後轉行成為全職插畫師?

2. 畫插畫如果沒有個人風格,為什麼會是error ?

3. 插畫師面對客人,最常見的error是?奇美如何找到對的客人?

4. 插畫師也有career path嗎?除了生產紙品、開網店、擺市集、接job之外,還有別的路徑嗎?奇美又是走怎樣的路?

5. 畫插畫,沒有抱負和關心的主題,是error嗎?其實奇美繪畫,最終想帶給別人什麼?

6. 給想入行當插畫師的人,有關實用建議。

_____________

Error Friday 活動資料
日期2022年11月4日
時間7:30pm-9:30pm
地點九龍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一樓Trial and Error Lab
費用 $130
截止報名日期2022年11月1日(二)
(取消)活動報名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EF2223_01

分享嘉賓

奇美|插畫師  (網頁及作品集:https://www.leungkeimeistudio.com/

尾仔獨木舟教室」創辦人,著有《擁抱海洋去旅行》繪本,並於《我家》連載漫畫。熱愛戶外生活和海洋本地插畫師,喜歡扒着獨木舟四出尋幽訪勝,或到田野學習,希望藉插畫介紹香港海洋和山林原野的美好。

 


生態插畫師奇美 ︳ 全職繪畫的獨立求生術

全程追夢的error

生態插畫師奇美 ︳ 全職繪畫的獨立求生術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Gi 、受訪者

奇美每天不是在畫室創作生態漫畫,不是在戶外畫動物壁畫,就是在海上當獨木舟教練。「對收入不穩定的插畫師來說,愈忙碌才愈幸福。」於不自由的辦公室,從失敗與嘗試中掙脫成為自由工作者;她這一代年輕人,不一定擁有靠山,不一定圖有理想,卻有追求個人出路的堅持。

奇美於2018年成立工作室,常在這裡專心作畫。

 

在困難中作好預備

在街上蹓躂,不難發現奇美的蹤跡:鯉魚門、大澳、鞍山探索館、聯合道電箱等均見其畫作;媒體亦定期刊載其漫畫;全關乎動物、水上運動或愛護環境的內容。如蜜蜂一樣勤勞地創作,「我做得不快,都只能密密地做。」全因機會得來不易。

奇美原是一名90後網頁設計師,刻板工作全沒創作成份,「家中同樣有很多事情處理,身為么女,都在瞎忙而沒休息空間。」可幸自幼喜歡繪畫,鑽研繪畫軟件,她有把畫放到社交平台,又帶作品去市集擺賣;同時也擔任獨木舟教練,抒解身心。「那時奢想能否全職做喜歡的工作?但想想就好了。」2017年插畫師好友移民,見她默默苦幹,就把工作轉交給她。「最神奇是我當時沒名氣,給出版社建議繪畫我最熟悉的本港海洋與獨木舟遊記,竟獲採納;於是在這行業經驗尚淺的我,能出版個人繪本,實在不可思議啊。」

2018年成立個人畫室,奇美發現專心作畫、教獨木舟也能糊口,就順勢當上全職插畫師。然而,因用上獨特的畫風,她曾大受批評。

左為奇美最喜歡的水彩畫,也是她另類文藝風格的作品。她創作的卡通人物在獨木舟的背影,絕對是她自己的投射。

 

苦練獨特畫風有苦衷

「從前客戶常要我模仿某插畫家,甚至抄足100%,打工仔很難說不。」當她獨立發展,明白要說服及教育客戶與讀者,就只有找到自己獨特的畫風,於是苦練較為孩子氣、為動物添上豐富表情的風格。「有些艇友懂畫畫,會取笑我的畫風,說很不漂亮。」

其實觀乎她的畫作,有水彩也有塑膠彩,既文藝也成熟,但在畫漫畫時,她刻意選擇小朋友、有線條的畫風,都有她的巧思:「人親近大自然時,都會流露孩子般的笑容,整個人變回小孩子一樣快樂;所以我苦練孩子氣的畫風,去分享愛護大自然、享受水上運動的信息。」

她學習從容地面對批評,如今畫風已受人認同,不少環保機構及自然組織邀請合作,要她抄襲的商業客戶業已遠去,但她笑言,至今每時每刻還在質疑自己的畫風,難道她還是自信不足?「當然不是啦!」而獨立發展後所面對的挑戰,又豈止這些?

這畫是否似曾相識?大澳有海豚又有牛隻,正是奇美於大澳親手繪畫的動物壁畫。

 

頂硬上獨個兒解決問題

再沒公司或上司作靠山,奇美遇上許多不熟悉的工作邀請,「例如有人請我畫壁畫,我以為跟畫在紙上一樣,誰知動手才知道顏料、畫法、時間完全掌握不了,跟裝修一樣難,無從入手。」有年農曆新年要做一個畫鐵閘工作,「大年初四才知我不懂把鐵閘上的膠質除去,這樣是畫不到的,新年流流卻沒有人可以教我。」每一個困難都是新的,她只能硬著頭皮解決,那方法是什麼?而重重困難未能磨蝕她的意志,卻日漸把她磨練成經驗老到的壁畫插畫師,如今畫壁畫佔她大部分工作收入。「但有時出錯卻非關技術問題,而是營運出了亂子。像以前不會開報價單,又不會出合理價錢,經常蝕錢。」她苦笑道。不斷碰釘,有否後悔自立門成?「沒有。我雖是忙碌,但很會平衡,繪畫累了,就跑到海洋。」把獨木舟及海洋生態知識化成畫作養份,加上獨特畫風,如今漸漸闖出名堂,她不敢得意忘形,「像爬艇一樣,不要求快,而是要安全,應變天氣與學生需要;畫畫也亦然。」眼前的插畫家,深知自己的步伐,只求用畫筆與畫具緩緩雕塑自己,搖醒讀者關注生態。

插畫師總不能24小時創作,跟朋友和學生一起爬獨木舟,是她減壓的方法。

 


(取消)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 ︳插畫師,就是放膽試錯的大師?

Nov 4 @ 7:30 pm – 9:30 pm

插畫師奇美是「尾仔獨木舟教室」創辦人,著有《擁抱海洋去旅行》繪本,並於《我家》連載漫畫。她一次又一次撞板經驗,令初出茅廬的全職插畫師成長,更找到個人風格、繪畫養分、工作方式、對的客人,還有減壓方法,那是什麼?一起來圍爐聽聽!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20221104/

日期:2022年11月4日(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130/位
嘉賓:奇美|生態插畫師 (網頁及作品集:https://www.leungkeimeistudio.com/

 

相關文章:

【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市集搞手分享經驗:未來十年市集不滅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GLO Travel:當旅行社不能再辦旅行團,要退場還是前進?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一張枱,開始嘗試之旅

一張枱,開始嘗試之旅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Fion@Trial and Error Lab Fellow    Photo/Andy + 作者

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是一個偶然,卻又可說是一連串的經歷把我帶到這個地方。

我在大學修讀社工課程,畢業後理所當然地成為註冊社工。本來躊躇滿志服務有需要的人,但現實是我們都逃不過制度的限制。充滿疑惑之時,萌生了到英國工作假期闖一闖的念頭,一去就兩年。在英國的工餘時間,我重拾自小就感興趣的藝術,更一口氣讀了五個短期藝術課程。

回港後再回到那分岔路口:繼續做社工,抑或嘗試走藝術這條路?我沒有馬上下決定,反而選擇在非牟利機構教授手工藝課程,既可以發展藝術,又可以服務有需要的羣體。可是,那段時間窩在家中,醒來就練習畫畫和準備教班,累了就去睡,家人都不理解:「點解有社工唔做?」、「點解日日都在家hea ?」

那段時間自信很低,對他人的說話也很敏感;因為沒有固定的工作室和時間表,我很難向身邊人解釋其實我也有工作,只是模式跟一般人不一樣。於是下定決心尋找工作室,但大多租金昂貴,並非是剛起步的我能負擔。剛好看見Trial and Error Lab招募實驗室伙伴(Lab Fellow),我覺得以一張工作枱作起點,似乎比租用整個工作室更適合我。

進駐Lab以後,不同機會接踵而來。

有了固定的工作空間,我幾乎每天都會回Lab,家人也開始理解我是外出「工作」。因為有更多的空間,在繪畫之外,我嘗試做金工,或用絲網去創作畫作,更舉辦工作坊。2017年10月,Lab 管理員為我寫了一篇訪問,談到很多自己從沒有宣之於口的事。讓家人和朋友們開始理解我在做什麼,以及為何放棄社工轉而投身創作。

其後Lab與佐敦突破書廊合作,舉行PopUp Store,我的作品被選上,能放在其中寄賣。縱然不時忙着要推出新產品和趕製貨品,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肯定,也為自己的產品帶來曝光的機會;這次經驗令我學懂與寄賣店合作的模式,也讓我更了解自己作品的市場。

2018年4月,Fion(右)在Trial and Error Lab完成嘗試學院的「一小誌研習班」,跟同學在「突破書廊」分享他們的製作小誌的點滴,又是她一次在人生和創作上的嘗試。

Lab給我的不只是工作枱,更是一個創作人的身分,以及不同類型的嘗試。以前在家閉門造車,沒有跟別人有太多交流;但來到這裏,會與其他伙伴一起討論,得到更多靈感和意見;拼發更多這羣體獨有的火花。

梵高說:「很多美好的東西或偉大的事情,都是從很多很多的小事集結而成的。」這句說話或許能總結我在Lab 的生活吧!

 

*編注:Fion為第1屆駐場實驗室伙伴,前年她再到英倫進修插畫碩士課程,並已畢業回港,如今向繪本創作發展。若有興趣了解她的作品及洽談合作,可到www.instagram.com/kailee.illustration/  及 www.ngankailee.com/ 

Fion 最近的畫作,可見風格有着很大的改變。(圖:Fion )

 

 

(文章原刊於《突破人》,承蒙授權轉載,標題及內容略經修改。)

 

相關文章:

嘗試,真的能找到「出路」? 在Trial and Error Lab 四年來的觀察記

一紙一筆畫出新旅程。Fionsay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以藍調外星人療癒人心。WuSoul胡鬚

以藍調外星人療癒人心。WuSoul胡鬚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Gi       Photo / Andy & 受訪者

28歲的插畫家 Joe(陳家曦),長着小鬍子,頂着小帽子,比同齡人看來成熟。每每在手作市集遇上他擺檔,總是寡言地作畫,當有人到來搭訕,就微笑聆聽,雙手奉上以「WuSoul胡鬚」為名、寫上雋語的插畫明信片為對方打氣。年輕的他究竟經歷了甚麼,讓身心、畫作與文字早早脫去稚氣,專注以畫作療癒人心?

28歲的插畫家 Joe(陳家曦)希望以一個外星人的角度作畫寫字,以畫與雋語安慰人心。

 

受《小王子》啟發繪畫外星人

Joe自言小時候已不像同齡人,只隨心而行:「一有空就畫畫,對人的心靈特別感興趣,不在意同學們在玩甚麼,但又愛觀察別人,一副既抽離又合群的樣子,是否很討人厭呢?」其實他人緣不錯,擁有一份安靜與淡然,令身邊人很安心。他也愛閱讀,《小王子》是他的床頭讀物,「很喜歡這略帶憂傷的外星故事,渴想自己也能畫這些線條簡單,卻又很有深意的畫作,於是就日夜練習。」自小不隨波逐流,但大學時竟升讀最講求潮流的時裝設計系!「其實也不錯啊,既可鍛鍊顏色的敏感度,也訓練了我的畫功。」

畢業後他的確沒當上時裝設計師或買手等主流職業,「不想走進時裝的洪流,而且學習佛學也有幾年,就想到不如自創一個人物,把心中相信的價值跟人分享。」於是他以外星人為藍本,命名為「WuSoul胡鬚」,頭大身小,頭臚充滿坑洞與傷痕,眼睛與嘴角總向下垂,只穿藍衣;臉上掛上一副抱歉的神情,卻緊抱一顆心。線條沒有小王子的影子,卻同樣叫憂傷的心共鳴。

但這樣的畫作,會有人想買嗎?

「WuSoul胡鬚」是一個頭大身小,頭臚充滿坑洞與傷痕的外星人。外表雖不英俊,心靈卻像你我一樣獨特。

 

手作市集遇上知音人

原來Joe畢業的2013年,香港剛興起手作市集,他把多年來的想法撰寫成句子,譬如:「若你感到孤寂,總有大海抱你入懷」、「世界上總有快樂的事情。可是剛巧沒落在你身上」、「抬頭吧,總有一顆不瞭解自己的星星,在不遠處看着你」等,再以水彩及電腦繪畫「WuSoul胡鬚」,印製成明信及紙品。

「那時在手作市集擺檔的人不多,租金尚算便宜,成本較低,我才有勇氣把作品跟人分享。」如此他就開始擺攤人生,平日接設計工作,週末擺檔,「我隨緣而不刻意規劃人生,但努力做好當下的工作。」

幽默的「自療自己的方法」明信片,是Joe的「拿手小菜」。

作品漸漸為人認識,購買多是工作數載的年輕人:「不少客人跟我分享職場煩惱,說我的畫作給他們一股力量;然後我又會用他們的故事為素材,畫後來的畫。」但他更多的創作意念,是來自佛學:「我們有句格言:『倉之財不及身之財,身之財不如心之財』,說的是社會地為雖不及健康,但還是心靈富足最重要,我常以此自省別追求主流價值觀。還有一句你一定要寫,叫『一念三千』,這句話很深奧,但我理解其中一個意思,是我們每個人的想法也能影響別人。」他相信用「WuSoul胡鬚」之名作畫,或者也能給別人帶來安慰與力量。

戴上「WuSoul胡鬚」頭臚帽子擺市集的 Joe十分可愛,大家下次要認住他,打個招呼。

 

跟志同道合的手作工藝師同行

當然,在大大小小的市集,他也認識不少工藝師及插畫師,彼此鼓勵。2018年,更跟幾位同樣在文創界剛起步的好友,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成為實驗室伙伴,在品牌與創作上作出更多嘗試,「其實我一直猶豫要不要繼續畫畫,因2015年開始當全職補習老師,小孩子很可愛,也帶來穩定收入,但工作亦很累人。」這幾年他的品牌亦似難有寸進,年前更曾生產一款看來有趣但沒人欣賞的外星人耳環,讓他沮喪:「我家還幾十隻存貨,叫誰人戴呢?哈哈,真的很error!」

但進到Lab後,參加過一些品牌建立課程,也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同行,對他帶來啟發:「導師建議我生產更多適合市場又符合我風格的產品,如木框畫、紙膠帶、眼鏡布等,果然在市集反應不錯,令我回復信心。」今年他更成為某大型市集的主題插畫師,以他名義生產一系列限定產品,「我的畫作能做成大型展示板,好感動呢!」

「這一年我的品牌的確進步了,明年更計劃會出版繪本,把想法和畫作更有系統地畫成故事。但身為一個外星人,又怎會在乎地球人的看法?總之隨心而行就好,哈哈!」Joe拋下一個玄妙的答案,懂得的人,自然會跟他會心微笑。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當嘗試遇上Error,你還試不試?

當嘗試遇上Error,你還試不試?


Text / Kuen     Photo / Andy

Fion是Trial and Error Lab其中一位實驗伙伴(Lab Fellow)。一年前,她加入時說要試一試發展她的品牌Fionsay,結合銀器與插畫做跨媒介創作。可是一年後,她卻決定暫時放下營運這個略見名氣的品牌。究竟她這年的嘗試,是出現了什麼Error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ion的畫簿畫滿她在旅途的所見所聞。

Fion自小喜愛繪畫,不時做小手工送給朋友,但她沒有選擇走藝術的路,「中學時放棄了讀美術,選修了其他看起來不那麼冒險的科目,因總覺得自己決不會行藝術的路。」

她在大學畢業後成為社工。然而,她發現即使在社福界工作,也無法改變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於是她決定辭職,到英國展開工作假期,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旅途上,她偶然地認識了一位台灣女生,受到對方的鼓勵,便報讀短期藝術課程,慢慢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繪畫,只是不知道喜歡畫哪一類型的畫。接下來,她到不同院校報讀造銀、油畫等課程,走上她原本以為自己不會選擇的藝術路。

可是,當她結束工作假期,再次回到香港時,現實迫使她不得不思考往後的路。

「回港後的第一年,我發展得很慢,因為我不敢走藝術的路。」為了應付生活,她一邊以社工專業去做兼職工作,一邊教兒童或成年人做手作、繪畫,以及接一些插畫及翻譯工作。「那一段日子,我很少出席親友的聚會,因為很難很家人和朋友解釋我在做甚麼,他們總是覺得我在『hea』,令我的心情變得有點抑鬰。」Fion說。

幸好,她的朋友見到她有美術天份,又有心志服務下一代,所以邀請她兼職教青年人繪畫和手工藝。在那裏,她除了發現手作藝術可以改青年人的心,更被同事讚賞她的銀器作品「見得吓人」。於是,她開始把畫作做成明信片,又製作一些結合插畫與銀器的作品,到不同的市集擺賣,測試市場反應。後來,她陸續接到不同訂單,似乎這條路走對了,所以她想全心全意發展個人品牌Fionsay,便申請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有了固定的工作地方,讓她有了創作人的身份,令親友更明白她在做甚麼工作。

但原來促成銀器結合插畫一事,是因為Fion遇上了樽頸。

Fion結合銀器與插畫,立體地現訊息。

 

我的第一個Error:從樽頸發現真正的身份

「回到香港後,每次當我想構思插畫意念時,總覺得有地方被卡住了。因為畫插畫要配合文字一起閱讀,既不能『畫公仔畫出腸』,又不能畫得太隱晦。要思考如何平衡寫實與抽象,令我想到頭都大。」在插畫方面遇上樽頸,於是Fion開始做一些不太需要動腦筋的東西。「我本身喜歡造銀器,所以開始重拾在英國時學習的造銀技術,做一些銀器飾品,因為製作過程可以讓腦袋放空一下,而且銀器夠實用,我相信製作成產品會有市場。」

Fion在突破書廊的Pop Up Store。

 

我的第二個Error:為了趕銀器訂單而忘了初心

Fion參與我們與突破書廊合辦的Pop Up Store,學習面對實體店的零售市場。因為要令客人有新鮮感,所以她需要不時趕製貨品,為Pop Up Store補貨,而且為了令品牌可以長遠發展,她竟下了決心去做 —— 要讀一個金工課程,學習打金、鑲嵌和注銀等技術,「我想令作品做得更好,提昇製作銀器的工藝水平,創作出更高質素的作品呢!」

Fion沒想過,這段日子居然忙得透不過氣來!以前她會跟其他Lab fellow和管理員一起玩boardgame、吃飯和講廢話,但在那段日子,她連跟我們閒聊的力氣都沒有。

「一邊上課,一邊趕製產品,除了令我沒有時間做創作畫作之外,也令我發現,其實我重視創作的過程,過於『做貨』。」

做貨的意思,是因為要吸引客人購買,要考慮很多市場因素,例如:製造適合市場口味的產品、貨品售價要調低至客人可接受的範圍,以及刪減產品某些材料,以便「將貨就價」。

每天營營役役地忙於生產貨品,構思市場推廣策略,Fion發現自己慢慢忘記最初造銀器的初心。「其實造銀器是我的興趣,因為我喜歡銀這種金屬,而且造銀的過程可以令我放鬆。但當生產銀器飾品成為我的工作,產品質素要達到一定水平才可以吸引客人購買,要花大量時間學習金工的技術,反而令我無法構思創作意念。」Fion說。

Fion在學習打金、注銀的過程中,她漸漸領悟到一件事,「原來我享受做一個創作者,而不是工匠。」

「我看重構思創作意念,享受創作的過程,就算畫錯了,也是創作的一部份。」Fion續道,「有一次,我跟另一位Lab fellow學習手雕印章,他說我雕刻章時不認真,沒有仔細切割線條。他有工匠的靈魂,要求每件作品做得仔細精準。可是,我覺得不準確也有它的美麗啊!」

當Fion掙扎如何走下去時,她朋友的一句話,令她恍然大悟。

 

從Error中的領悟 —— 因為認真,所以放下

「興趣留給興趣,是對專業的尊重。」有次她朋友在社交平台分享了一句說話,Fion感到如雷貫耳!

「她說得很對,我只是對造銀器有興趣,是一種嗜好。而且要成為專業的造銀師傅,要花上很多年時間,我倒不是真的有這份心志。」

但是,你當初不是說想把銀器結合插畫做品牌嗎?是不是放棄了?

「最初我是因為構思插畫意念時卡住了,才轉而發展銀器與插畫的品牌。」Fion續道,「可是原來我沒有處理最核心的問題,就是為何每次構思意念時,都會卡住。」

為了解決這對創作人來說極為關鍵的問題,她再次下一個重要的決定。「今年9月我將會到英國進修藝術碩士課程,專注地學習插畫技巧,直接面對當日的樽頸。」Fion一邊說,雙眼一邊流露出堅定的神情。

她將會暫時放下Fionsay的品牌發展。「可能有人認為我半途而廢,或放棄了一些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東西,但畢竟人的時間有限,我不希望自己甚麼都是『半桶水』。與其插畫或造銀器都只是『半天吊』,倒不如認認真真集中做好一件事,再看看之後的發展。

Fion認真地嘗試過,發現了一連串問題,卻令她認清真正要發展的位置,甚至改變原本的想法和做法。

這是Error嗎?我不知道。但如果這種”Error”能夠為你打開從未預期過的大門,找到新的出路,也總算值得嘗試吧?

Fion將即離開Trial and Error Lab,到英國進修,展開另一次嘗試之旅。

【2018-19 Lab Fellow大招募!】

我們是一個冒險者的羣體,相信不斷嘗試、修正,持續朝着目標進發。如果你正在/打算用半年至一年時間,搞起一個品牌/工藝設計/媒體習作,願意付出努力、時間,互相幫助,彼此提點,歡迎你申請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 的Lab Fellow(實驗伙伴)!

報名表格:https://goo.gl/PgiUYn
截止日期:6月15日(星期五)


手作人「襟撈」的秘密

手作人「襟撈」的秘密


Text / Kuen

Photo / Andy Wong & Nicole.says

作為Trial and Error Lab管理員之一,我不時與實驗伙伴(Lab Fellow)共用工作空間,偷聽他們的對話,也會跟他們講廢話、玩遊戲和一起吃飯。他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裏(上帝?!)。從跟他們日常相處之中,我不單跟他們建立了友誼,更看到一些手作人值得學習的特質與性情 ,是能讓人在文創事業走得更遠的質素。

你也是品牌經營者或手作人嗎?或者從這些實驗伙伴身上,彼此都會得到啓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自律,是為了向自己交代

Jason是第一批參與Trial and Error Lab計劃的Lab Fellow,其品牌手作J 專注做手雕橡皮印章。他經常比管理員更早到Lab工作,又比我們更晚離開(真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回家),而且一星期有六天在Lab工作,假期也不例外,實在令我們汗顏。

他總是少說話,多做事。每天默默地工作,有時是製作客人訂製的橡皮印章,有時是練習雕刻技巧,亦會拍片記錄雕刻的過程,上載到社交平台做宣傳。畢竟他是全職手作人,如不好好規劃時間,未雨綢繆地工作,不一定有收入養活自己啊!

Jason與他的電車主題印章展覽《香港電車印STRAMPS》,展示了9個電車站的風景。

雖然他有時低調到令人忘記他的存在,但他不會忘記自己為工作許下的承諾。

去年年中、今期伙伴 (Lab Fellow)計劃開始招募之時,他申請成為第二屆Lab Fellow,當時他跟我們說想用橡皮印章記錄香港城市面貌。當他再次進駐Lab,我們會間中查問他的進度如何,他總說還在調整構思,但未有進展……直至今年3月,即成果展前的一個月,他說:「我要用橡皮印章記下電車沿線的風景,做一個微展覽。」原來他已花時間去乘坐電車,拍下電車沿線的景物,並開始雕刻成一個個手掌大的印章,又搜集相關的資料,做了一本小冊子;再自行構思展覽的陳設方式,與參觀者互動的環節,又開設小型工作坊,讓參觀者可以感受手雕印章的樂趣。

至今年4月下旬成果展時,看到他「唔聲唔聲」做了如此內容豐富的展覽,我實在大吃一驚!不要忘記的是,展覽的一切,全是他一手一腳完成,我們只是提供了一張工作枱做展覽場地。從Jason身上,我看到具備獨立自主的能力,是手作品牌經營者必須擁有的質素,因為營運品牌,等於自己做自己老闆,凡事要自己想辦法解決啊!

Jason後來回溯展覽的初衷,分享道:「其實我知道,就算最後沒有完成當初講過的目標,你們也不會趕我離開。但我曾經在NGO工作,明白管理員需要向資助單位或捐款者交代,同樣我亦想對自己有所交代,所以希望善用這裏的資源,完成一件我渴望達成的事情。」

我深信,即使Jason很快會離開 Trial and Error Lab,但因他懂得自律和珍惜資源,未來他會帶着品牌,走得更遠。

 

2. 蝕底,反而令自己賺得更多

Candy是另一位第一批參與計劃的Lab Fellow,她的品牌L’atelier de bon是做客製化新娘頭飾。參與計劃的期間,她在我們舉辦的「手作人品牌建立研習班」導師指導下,除了認識自己品牌的市場定位,更找到適合自己的市場推廣策略,慢慢她不再跑市集,轉而花時間與不同的婚紗公司、化妝品牌和婚嫁雜誌建立網絡,因為她已清楚自己品牌的市場在哪。

Candy為自己的品牌L’atelier de bon付出了很大的心血。

可是,有次Candy竟與一位日本人合租市集檔位。但她不是說不再擺市集嗎?

Candy說:「因為那位日本人無能力自己租一個檔位,所以我便跟她合租。」她不是不知道產品不適合市集,「我知道擺檔不會賺錢,更要因此做一批貨品應付市集,隨時因而積存不少貨品。」說到這裏,她卻忽然認真起來,「但因為那位日本人,我才認識到一間賣古董產品的店舖老闆,之後才有機會在店內做寄售,對方又為我的產品撰寫出色的文案,吸引不少人有興趣認識我的品牌。」後來又因為那位老闆的關係,Candy有機會到一間位於深圳的概念店做寄售。

所以明知無法賺錢,仍然跟那位日本人合租擺檔,可是出於報恩吧?

「或者是吧!我想經營品牌不能太短視,只看眼前的利益。報恩或可以帶給你另一個路向。」Candy說。

做全職手作人,等同經營一盤小生意。有時候付出了錢財心力,卻不一定有回報。可是,Candy認為做品牌也好,做人也好,目光要遠大一點,不要怕吃虧。

又有次,一間化妝公司邀請Candy擺放頭飾在店內,卻不是出租給客人,亦不是出售她的產品,只是讓到他們的店舖試妝的新娘子,戴上頭飾拍照,讓她們對整個妝容有更全面的觀感。

「我本來認為一定會蝕錢,因為頭飾用得多,自然有耗損,」Candy說,「豈料有不少新娘試戴完,之後聯絡我購買產品。」

想在手作產品市場站立得穩,單打獨鬥未必持久,唯有結合別人的力量,彼此幫助 ——即使有時可能會「蝕底」,才可以在變幻莫測的市場生存下去。

 

3. 隨緣,是為了遇見更多可能

嘉俊是今屆2017年7月參與計劃的Fellow,他的品牌Nothinglastsforever主要做線畫(String Art)和紙雕。本來他是一位皮革工藝師,但後來他認識了一些茹素的朋友,開始思考皮革的由來,以及人與動物的關係;加上他慢慢成為素食者,不忍傷害動物,於是重新思考自己想做甚麼。

機緣巧合之下,他遇上繩畫和紙雕,開始鑽研技術,希望以此為職志。

嘉俊的工作枱平日總放滿線畫及紙雕作品。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去年實驗伙伴(Lab Fellow)面試。他帶了幾件線畫作品給我們看,圖案令我想起小學時的數學習作。

線畫背後是數學的幾何原理,數學也可以很美麗呢!」嘉俊說。

怪不得那些圖案如此眼熟!但,創作線畫可以成為品牌嗎?

「不知道啊,用一年時間試試看吧!」嘉俊在進駐Trial and Error Lab之後,除了繼續研習線畫的技巧,又發現紙雕藝術,用不同的圖案和紙材,能突出字體的美。

但這兩種創作是本地少見的工藝類型,沒有先例可援,該如何發展呢?

嘉俊沒有明確的計劃,總是邊走邊試。當我們建議他開辦線畫工作坊,他想也不想便答應,「反正就是試一試。」

想不到,他的工作坊頗受歡迎,除了在Trial and Error Lab一再開班之外,他還有機會到一間獨立書店開班。沒有計劃,對一切事物保持開放態度,容許不同的可能性,這才會有新的出路

香港不常見的線畫,製作過程能令人有安定心神的效果。

 

4. 嘗試,是為了找到出路

Nicole是另一位參與今屆計劃的Lab Fellow,她的品牌 Nicole.says是做插畫產品,用小故事帶出對生活的反思。還記得她參與面試時,帶來一些心口針、明信片和貼紙,風格是可愛有趣,但產品的系列感不明顯,而且工藝技術尚待改進。其中一款心口針是薯片袋,我看它的表面凹凹凸凸,還是以為是特別效果,豈料是因為她處理熱縮片的技巧未成熟,所以無法做出表面平滑的產品(!)。

接下來的一年,她在「手作人品牌建立研習班」導師的建議下,開始探索品牌的發展路向。由於之前的產品多數全人手製作(明信片除外),無法大量生產,光是逐一剪貼紙,已經花了不少時間,令她沒有空間做創作或產品發展,於是她嘗試找辦法用機器生產。

但到底做哪些產品好呢?Nicole決定甚麼都試一試!

她生產過鎖匙扣記事簿、手機殼、手提布袋、眼鏡抹布等等產品,由於每次的產量不多,製作費用相對昂貴,但她仍然勇於嘗試製作各類產品,在市集和網店測試市場反應。她還善用Lab提供的原子印製造機,嘗試用不同的構圖,製作原子印的雛型。當試到一個合適的原型之後,她就找工廠做小型量產,再到市集發售,因應市場反應而調節產品方向。

Nicole.says 嘗試推出多元化的產品,能令品牌更廣為人知。

然而,她不是亂撞亂試,而是會聆聽意見。

「你會喜歡哪一款聖誕卡呢?」有一天,Nicole拿着4款設計圖給我們幾個管理員看。

我們七嘴八舌地與她討論聖誕卡的色調、構圖和定價,提出一些消費者的意見。後來她竟因應我們建議調整的產品方向,慢慢摸索出一條屬於她的路徑。

嘗試不一定馬上能修成正果,即時獲利回吐,但有方向、有練習、有準備地做嘗試,或者可以打開一扇門,通往更廣闊的未來。大前題是,要有良好的心理質素和性情,這才可以在文創事業的圈子裏生存下去。你,又準備好了嗎?

【2018-19 Lab Fellow大招募!】

我們是一個冒險者的羣體,相信不斷嘗試、修正,持續朝着目標進發。如果你正在/打算用半年至一年時間,搞起一個品牌/工藝設計/媒體習作,願意付出努力、時間,互相幫助,彼此提點,歡迎你申請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 的Lab Fellow(實驗伙伴)!

報名表格:https://goo.gl/PgiUYn
截止日期:6月15日(星期五)


一葉知生死。李心悅

一葉知生死。李心悅


【另類職志專題】Text/ Gi    Photo/ Andy

每天早上8時多匆忙上路,上班途上,總會看到一個個清道夫,努力打掃枯葉,讓街道一葉不沾。

路人們都不以為然。

李心悅每天看到地上等待清掃的枯葉,卻感到心疼。「枯葉會懷緬在樹上的生活嗎?」,廿多歲的她,思索到。

她是一名製作短片、參與編劇工作的創作人和插畫家,閒時喜歡撿拾枯葉、看樹木。「我可不是林黛玉哭着葬花!」她笑道,自己不是傷春悲秋,只是喜歡枯葉。去年她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的青年駐場伙伴,給自己一年時間,嘗試把枯葉故事化成行動,那是一個關於生命、自我尋索的行動。

枯葉,把這位年輕人,引領去思考喪禮與死亡的道路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李心悅自數年前在城市大學的創意媒體系畢業後,就當上創作人。這工作充滿趣味,跟富經驗的電影人和團隊工作,是她夢寐以求。不過也有失落時,有次要到北京工作,每天待在酒店房間剪片。當她工作得天昏地暗,傳來祖母去世的噩耗。「為什麼一個重要的人離世,世界還是照樣運作?」。痛哭過後,她仍然要剪片,把傷痛暫擱,但問題仍在腦中縈迴。

 

世人如何記住一個人

心悅自小參與親人的喪禮,就特別留意當中的細節。

「小六時婆婆去世,媽媽、姨姨們跟她很親近,會在靈堂過夜。」才11歲的她,首次意識到一個家族中重要的人離世,大家會用許多行動來悼念,對她來說是一次喪禮的啓蒙。「那時我喜歡摺紙,會摺百合花。不知哪來的啓發,我打算摺一堆花送給婆婆。」母親將紙花放在婆婆遺體的被子上,讓花朵陪伴婆婆走最後一段路。心悅一直很喜歡繪畫和藝術,用這方式跟婆婆道別,小小心靈對親人的懷念得到抒發,同時給予了其他家庭成員點點安慰。

後來她的整個成長過程,都不時會參與親友的喪禮,「因為自小上教會能認識不同年齡的朋友;也就常會去參加他們或他們家人的喪禮和安息禮拜。看着靈堂上不認識或認識的人像相片,就自然會想像許多關於這人生前的事情。喪禮的儀式,不論是道教、佛教、基督教或天主教,不同的儀式,我都有興趣看看,了解當中的意思。」

不過她更關心的,是每個喪禮的獨特性 —— 怎樣才能好好去紀念一個人?逝者是一個怎樣的人?他想怎樣與大家告別?「公公在我讀中學時去世,靈堂裏放滿鮮花,花香滿溢;但他生前有說過愛花嗎?……其實我不知道他喜歡什麼花。」

心悅其實不是第一次問這些問題。

「當我看到一些特別的東西,都會聯想到喪禮,或者我對這方面的感覺特別強吧。」她的語氣帶點詭異,眼神帶着慧詰。

「吓?」我有點被嚇倒。

「啊,我意思是,心裏一直想做跟喪禮有關的藝術創作。」 好像中學畢業後升上城大,在長長走廊上的locker排列得像靈位,櫃門有一個號碼,她就覺得內裏空間正好與骨灰位大小相若。「於是year 1 時,我就把自己的locker改裝,放了小型花圈、棺木、縮小的自己和一塊小鏡,做了一個『靈堂』,成為一個小型藝術裝置。」她的「靈堂佈置」,當時還請來母親、朋友參觀,「有什麼好忌諱呢,都是把身後事的想法,用藝術來表達而已。」

然後,大學畢業作品也是有關喪禮和死亡的短片《忘語花》。她做了大半年做有關殯儀館花店和生死教育的資料搜集,創作一個關於殯儀館旁的花店東主與買花圈小孩的故事。作品入選了2012年「鮮浪潮」,並獲得「鮮浪潮大獎」及公開組最佳電影。她亦終於把多年來對喪禮和死亡的思考融入錄像之中。

 

一個暗戀男孩的再啓蒙

畢業後,李心悅很快就投進嚮往的電影世界,跟許多創作人一樣,過着沒日沒夜的工作生涯;喪禮、死亡的思考,離她愈來愈遠。

工作佔去她的大部分腦袋。

數年前祖母去世,像是長輩給她的一次提醒,「我仍有個問題解不開:一個人死了,會為世界留下什麼?是作品嗎?有時我做的創作很差,反覆地覺得自己一事無成,有時很積極去解決,有時會很挫敗。記得上過一位老師的課,他提醒我們,人的存在本身已是價值,不是用做了什麼來衡量,當時令我很感動。但每當我有做不好的事時,又會跌入一事無成的自責中。」

正當她還在這痛苦的輪迴中掙扎時,她遇上一次更震撼的經歷。

「去年5月,我小學時短暫暗戀過的男生去世。許多情感、回憶都湧現出來,我不能停止傷心、難過、哭泣,哭不到時,甚至想嘔,很難受。明明多年已沒聯絡,為什麼要這樣傷心?朋友還會責備我不過是享受傷心的情緒。」

「後來有一個早上,聽着歌,我慢慢想起這位同學曾帶給我的美好歲月。他小時候會跟我分享無聊笑話、會一起被老師罵、會一起隔空看籃球比賽轉播。原來,這個人很重要。那是在他離開後,我才記起的。」她稍稍釋懷,「他死後,我才了解到他的好。」

她明白到,最好的告別,原來不是完成一個宗教儀式又或大灑金錢的喪禮,「他是用另一種方式告訴我,應該好好紀念一個人,繼續和他連上關係,帶着他給予的生活下去。」

枯葉帶來的共鳴

男生去世後,這一年,心悅重拾畫筆,繪下生命感悟。或許是創作人才有的點子,她慢慢發現,要找一個主角去描繪她對死亡的看法才行。

「是枯葉!」她現在說起來,還禁不住當時靈感觸發的興奮,「枯葉本來有生命,可是脫離了大樹,落在人世,被踐踏,沒有價值。但,它們真的沒有價值嗎?每塊枯葉的色調其實很美,顏色變化也很好看。」她拿起手中的枯葉,細細欣賞。「每個生命不是也有值得欣賞的地方嗎?在喪禮中,我們可不可以同樣細細欣賞一個人的生命?」

枯葉於成為她故事中的主人翁,名字叫「木子」,是一塊英年早逝的樹葉。他面容枯槁時,會想敷面膜;他開心時,會避過路人的踐踏去跳舞;他難過時,身上已沒有水份,難以擠出一滴眼淚;他想念親人,會前往自己的喪禮……

心悅也讓自己成為一塊枯葉 —— 不是說要她犧性生命,而是她希望像枯葉般,離開大樹,以另一種型態,展開新生活。首先,她花很大決心,辭去正職,進入Trial and Error Lab,開始進行枯葉計劃。去年12月,她跟朋友製作了一個多媒體演出《休止禮》,關於一個青年人的喪禮,如何重拾生者和死者間回憶的演出。

李心悅去年12月參與《休止禮》的演出,圖中演員被紙包裹,喻意破繭重生。(圖:李心悅)

後來她又把枯葉故事命名為「心病還需森藥醫」,創作插畫、明信片,去市集跟人分享,希望以枯葉創作來鼓勵人思考生命。

「我也去上生死教育的義工課程,希望進一步學習和生死有關的事。」她會和身邊人談及自己喪禮的計劃,發現好些人都對自己的喪禮已有想法,只是未有落實紀錄。她正在醖釀一些與喪禮、生命有關的計劃,希望藉着這一年,一步步嘗試。

 

在李心悅筆下,枯葉「木子」,會哭、會笑。

最近她更把枯葉「木子」描繪成一個早逝的年輕人,畫成20張插畫故事,在4月23-29日的Trial and Error Lab 成果展之中展出,「我想像『木子』想過做偉人、想過結婚、想過去環遊世界,就像我們每個人一樣。可惜他未實現夢想已經離世。但他是幸運的,他的靈魂有份參與自己的喪禮,看着自己被化妝、穿衣、朋友幫他張羅喜歡的佈置和音樂,而他喜歡的女孩子也來了。」

她微笑道,「其實『木子』就是我!我想在Lab花一年時間,透過各種媒體,把喪禮的細節記下來。即使我年輕,也可以安排喪禮,學習思考什麼是此刻最重要的事。」

眼前的小妮子,說罷又再專注欣賞樹下的枯葉;她一邊拾,一邊告訴我,「枯葉其實也代表犧性。它不掉下來,新的葉子就不能發芽成長。」 我們要在枯葉身上學習的事,從沒想過是如此的寬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心病還需森藥醫」小型畫展

探索喪禮除了白色和黑色以外,還可以有哪些撫慰人心的色調?李心悅嘗試藉着插畫,以枯葉「木子」為主角,呈現心中喪禮的模樣。這不單是一個畫展,更是一首關於安息的調子。

日期:2018年4月23日至4月29日(星期一至日)
時間:12-8PM,4月29日至6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 (九龍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一樓)

 

相關文章:

一紙一筆畫出新旅程。Fionsay

執皮不悟。Stanley @ H14

尋找人生的點線面。嘉俊@Nothinglastsforever Craft

把蛋糕化為飾物。Vinci@無茶苦茶

藍調是藍曬的調子。夏敬業

以紙為生。楊慧 Because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駐場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一紙一筆畫出新旅程。Fionsay

一紙一筆畫出新旅程。Fionsay


【另類職志專題】Photo/ Andy Text/ Gi

「沒有紙和畫,就不能讓我展開新的人生。」用紙張和銀器創作的插畫師Fion顏佳莉@Fionsay如是說。

年輕人很少對紙張如此執迷,但Fion卻是這樣的一個女生。她是Trial and Error Lab的青年駐場伙伴之一,她的工作枱總堆滿各種各樣的畫簿、卡片,繪滿畫作草稿或定稿;還有一疊疊購自世界各地的畫集,又或從港九各處搜集的畫紙與畫具。你可以跟她談畫、談紙,溫婉的Fion總會耐心地跟你分享:「這種紙是無酸紙,可令顏料色彩持久;這種全綿紙,比較吸水;那英國畫家是我最喜歡的……」

但我最喜歡聽和看的,更是她的旅遊經歷。她有幾冊筆記本,記錄了由2014年開始,在歐洲各處遊歷的片段;名山大川、古蹟名勝都用畫筆記錄;而旅途中所遇的人和事,更用上幽默的筆觸速寫。我這個Lab的管理員,每每空閒,總喜歡請她給我看她的旅遊筆記,給我講述她口中那次改變她職志的旅程。

故事,由倫敦的一卡火車廂說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張卡紙,締造一次相遇

「真的沒想過,一次短短的火車旅程,會令我不再當社工,而成為以畫畫為生的人。」

Fion自小喜歡繪畫,但沒有選修美術,「我很愛用紙做拼貼賀造咭給朋友,當然也常常畫畫,可是中學時放棄了讀美術,選修了其他看起來不那麼冒險的科目,因總覺得自己決不會行藝術的路。」

大學畢業後她當了社工,其後到英國展開工作假期,「我做了一年多,覺得即使身為社福界的一份子,還是不容易改變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2014年決定辭工,出去看看世界。」她先在倫敦做回老本行,到一個華人社區的安老院工作,「我讀書時去過那老人院實習,那時剛巧有空缺,就回去了。我喜歡聽長者講故仔,他們又喜歡跟我談天,很好啊!」

不過工餘才是她最享受的時間,她盡情浸淫在倫敦的藝術氣息之中:「去行博物館、看畫展、音樂劇、街頭表演,全令我很興奮!在倫敦,我很渴求接觸更多藝術,漸漸大起膽子來,會自己四圍去,用畫筆記下旅途的所見所聞。」

在倫敦的工作假期,讓Fion對藝術開了眼界。(圖:Fionsay)

Fion一次乘火車去看花展,在車廂中跟一個台灣女孩聊起來。「我送她一張我畫來介紹自己的小卡紙,她竟然大讚,說我畫得很好啊,叫我一定要畫下去。她又跟說這次到來,主要是去Central St. Martin(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讀一個短期的插畫課程。」

她有點不好意思,因為竟給一個陌生人肯定自己,這本來是連她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既然得到新朋友鼓勵,我又人在異地,什麼也可以嘗試,於是翌日我就心血來潮,跑去Central St. Martin報名,跟她做同學。」人生第一次修讀藝術課程,雖只是短短5天,卻叫她大開眼界,因那不單是技巧的教授,更是思維的開啓,「老師教我們如何用不同媒體,不一定是畫紙,也可把想法呈現,這擴闊了我對繪畫的想像。」

之後,她接二連三在其他院校報讀造銀、油畫等課程,「我覺得自己的腦袋喚然一新,像變了一尾金魚,要游去不同地方,要吃許多關於藝術的糧食。」她後來更把藝術展現在工作上,「我的老人中心給我機會教長者們手工藝,後來他們的作品竟可放到大英博物館展覽,真是太難得了!」

一本本筆記簿,載滿Fion的歐遊回憶。所以她甚少拍照。

結束倫敦的工作假期後,她繼續在歐洲浪遊,用畫筆記載遊歷。她翻開簿子,給我看她筆下的巴黎一個小火車站:「能夠把當時經過的人,以及建築物細緻的地方畫下來,我覺得這樣比拍照更有意思。」

因為一位偶遇的女生,一次無心插柳的課程,以及一個沒有計劃的旅行,讓她對自己的一雙手,生了信心。

但,回到香港之後,離開歐洲的藝術氛圍、自由氣氛以及鼓勵,有沖走她的信心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信息,展開全職畫師人生

Fion像許多去過工作假期的年輕人,回港後要重新思考前路,「我想做回社工,薪金不錯,但又掙扎是否要繼續繪畫。可是我真的沒有信心,我好像不夠別人叻,而且並非讀藝術出身,我真的能以繪畫作職業嗎?加上現在這個電子化的年代,人們還會喜歡看畫嗎?」

彼時,那位台灣女生在網絡,再次出現在她面前,「她問我打算怎樣?她回台灣後,原來決定已經當插畫師。」像魔法一樣,她被喚醒了,突然有了信心,「既然當初跟隨她去學繪畫是正確的決定,那麼這次我也可以學習她全職畫畫,不需再害怕什麼。」

應該是吸引力法則的幫助吧,當她下定決心要畫畫,就愈來愈多人給她信心。「我決定以社工專業去做兼職工作;而更多時候是去教兒童或成年人手作、繪畫,以及接一些插畫及翻譯工作。雖未算全職去走藝術的路,但我覺得是愈來愈走對了。」

Fionsay品牌名字意思,就是要向人說很多故事。

這還不夠,她開始想到要擁有自己的品牌,分享她的故事,「我好喜歡談天,很想把自己的觀察、城市人生活、遊記或鬼主意分享。有天突然想到,不如就叫品牌做Fionsay,一來就是指我在說話,二來也用了fiancée(未婚妻)的諧音,像有很多浪漫的故事,哈哈。」

這位可愛的「未婚妻」,決定給自己許下一個勇敢的承諾。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年時間,用畫紙與畫筆作承諾

Fion得那台灣好友的鼓勵,慢慢發展起自己的產品,「今年初,我大膽用自己一張張的畫,製作明信片,放到市集擺賣。那次才第一次賣產品,反應很不錯,得到許多認同。」

她之後用上在倫敦學習的手造銀器技術,創作了一系列獨特的插畫與銀器作品。「這原本是我送給朋友的禮物,用一個小木框,鑲上我親手造的銀戒指,又用畫紙,畫一幅關於戒指的插畫,寫上我喜歡的雋語,嵌在木框中。」最有趣是,當戒指拿走後,那木框和插畫仍是一件擺設,「那麼這就不止是一個裝飾物的包裝盒,而是一件藝術品,讓人珍惜。」後來,她陸續為客人創作銀頸鏈、耳環和指環等,配上不同意思的插畫,「我會聽客人的故事,為他們度身訂造銀器和插畫,這做法竟然愈來愈受歡迎。」

閃耀的銀指環,配上背後的插畫,兩者合一,有一種獨特的安靜感。(圖:Fionsay)

待她儲滿了認同和信心後,決定全心全意去做創作,「我想,真的要更專注發展Fionsay的作品,讓更多人聽到Fionsay的故事。於是今年開始,全時間在Trial and Error Lab,就勇敢地給自己一年時間,摸索出路吧!」

進駐這裏幾個月,她總是埋首繪畫、看書,也利用這裏的空間,作更多嘗試。這天她正用新買回來的絲網印刷工具,研發如何做新的畫作。「我最想讓人知道,用紙來畫畫,一張紙一個筆既是重要,但更可以用一對手,碰撞到許多新方法和可能性,盛載許多有趣的故事。」她的雙手沾滿顏料,滿足地笑說。

紙張如此,藝術如此,人生也更是如此。

記下對本地社區的想法,也是Fionsay明信片的特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用畫紙重新塑造你的旅途回憶?】

最愛的旅遊風景照,可以製成藝術品,甚至去說故事嗎?

Fion將開設工作坊,幫大家把旅遊照,用優質的紙張和顏料,並且以絲網印刷的方式,去製成畫作,並以木框盛載。如此就可給自己多一次追憶旅途的機會,也讓相片化成藝術裝置。不如就來跟Fion一起玩吧!

  • 「絲網印刷 -—旅途上的風景」
    日期:11月25日(六)
    時間:2-4:30pm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Trial and Error Lab
    收費:$360/位
    內容:參加者將會把自己旅途獨特的風景用絲網的方式,「印刷」在專用紙上,並裱在183X136mm的木框內
    報名方法:https://goo.gl/MNe7LC
    備註:參加者須於上課前3天,把想做成畫的風景照片發給Fion,讓她先作安排

 

這是巴黎一個火車站,由Fionsay用絲網印刷製成畫作,而你也可以擁有自己的作品!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源起:以紙為生,真的可行嗎?

一張紙,反映一個國家的文明

以紙為生。楊慧 Because

一個香港造紙職人的日本遊記

書店的故事,就是自己的故事

讓紙在油墨裏滾動!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每季也會開展一個多媒體專題,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不同職業、工藝的故事,與及在香港發展的可能性和血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