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慧:Trial and Error Lab好像一艘船

本地手作造紙品牌「水木研社」的主理人Because於2016年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其中一位Lab Fellow。她感到Lab好像一艘船,更是一個能讓人放膽嘗試的地方。


深食:做一場把藝術吃進肚子的實驗

陳可兒跟伙伴創立「Deep Food深食」,不是要給餐飲設計餐,而是期望食物的意義能超越美食與快餐層面,啟發人們深刻的思考空間,以及與世界的聯繫。


阿強的Error 505:以繪畫記念受苦的人

2019年6月阿強開設IG 專頁「iam_error505 」,繪畫記載社會場景的圖像。在歷史關口中他確立了作品風格,以柔和的色彩及五顏六色的微光,配上簡單筆觸,記錄社運中的傷心失望,以及人性溫暖。


十月勁打風響警號:插畫師以微縮畫喚起全球暖化關注

西洋書法及插畫家Mandy Chan,全職教授西洋書法及水彩,並創立品牌「Mstandforc」售賣手繪賀卡及文創產品為生;但大學時修讀環保政策社會科學的她,心願更是能學以致用,用藝術喚醒大眾關注環境污染,決定在十月Trial and Error Fest2020 進行《末頂》三厘米水彩微縮畫展。


手工袋子達人,費盡心思經營網店。Pursful

Anna曾購買袋子成癮,高峰時期囤積超過六十個袋子!有天她終於決定要破除物慾,不單斷捨離,更找到一個徹底的解決辦法——那就是自己做袋子。她改掉了壞習慣,也改變了她的人生。


同行如敵國?讓工藝有百花齊放的一天

「同行與敵國」?做手作人已經不容易,把獨門手藝教懂學生,被抄襲了怎辦?從事押花藝術的Irene與Pauline卻不認同,認為在追求品牌成功、生意額、like數的賽道上,其實還有另一條路,可以攜手同行。


用畫作陪伴香港人打逆境波。Heiyinhoho

年輕的插畫師Heiyin,長有一張娃娃臉,畫風也甚有童趣,創作的「呵呵與藍呵」,活像一雙外星人,特徵是長有可愛的觸鬚,穿上一藍一紅的外衣,彼此戲弄也互相扶持;究竟這卡通人物創造的過程是怎樣的?


一針一線為生命繡上彩色。My Fancy Handmade

Carrie Pau擅長手勾花,一朵一至兩厘米直徑的小花,由勾織到上色,要耗上數小時。她不直接用顏色繡花線,是因為曾經身心創傷,希望借此讓人明白色彩得來不易。究竟她經歷過甚麼?她的手藝又為她帶來怎樣的色彩人生?


尋找對的鑰匙,打開對的大門

小宛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Lab)的駐場伙伴(lab fellow)已經有兩年多,之前她仍是全職社工,只能在工餘時間去製作皮藝品,哪來時間和空間租用Lab作工作室?但來到,卻慢慢尋找到對的鑰匙,打開對的職志大門。


一張枱,開始嘗試之旅

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 是一個偶然,卻又可說是一連串經歷,把Fion帶到Trial and Error Lab,開展文創之旅。來一起聽聽Fion以第一身分享她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