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本創作研習班

研習班簡介

 

【繪本,是給所有人的禮物】 

繪本,不是給孩子讀的嗎?對象都是家長、老師、文字或藝術工作者,是嗎?

不,繪本是一本不單靠文字,也不單用圖畫的神奇書本。它以童趣或幽默的眼光,帶人重新審視世界;並透過淺白的文字與圖畫,就能溫暖心靈,觸碰生命。

誰都可以被繪本感動。

你也想製作一本感動自己與每一個人的繪本嗎?來把心中的故事化成繪本,成為自己與所有人的禮物。Trial and Error Lab首次舉辦繪本研習班,請來繪本作家貓珊(袁明珊)教授。她曾跟日本繪本大師田島征三學藝,並到劍橋大學修讀兒童文學,著有個人繪本及地圖畫集;擅長以畫作及詩作,把時代、動物及生命作記錄。

貓珊明言,來學的人,不需精於繪畫及寫作,只要很想創作,不斷嘗試,就能有自己的繪本。這人,會是你嗎?

研習目標

學習基本繪本及講故事理論,了解創作繪本及故事的思考流程,以及故事主角及情節的創造方法等。導師會以導修形式,指導每位學員完成及演繹所創作的繪本。作品將於2020年4月Trial and Error Lab成果展中展出。

研習方法
  1. 課堂授課 -- 繪本及圖畫書經典理論分享。
  2. 工作坊 —— 堂上練習,即時感受故事的力量。
  3. 技巧分享 —— 體驗演釋故事的精彩與觸動。
  4. 珍藏交流 -- 導師把心愛的繪本一一分享。
  5. 小組研習 -- 分組創作繪本,互相觀摩,刺激學習。
研習對象

對象:有意創作繪本、想認識更多有關繪本、繪本愛好者(沒有畫畫基礎的你,同樣歡迎啊!)

研習班資料
上課日期2月26日、3月4日、18日、25日、4月1 日、8日、15日(三)
上課時間7:30pm-9:30pm
堂數7
名額 15人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 (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 $1,800
截止報名日期2020年2月24日
報名連結

https://breakgather.breakthrough.org.hk/form/TW1920_MC03A

導師簡介

貓珊(袁明珊 )|繪本作家、畫家

於英國劍橋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主修兒童文學。現為全職繪本作家及畫家,並經常製作大型社區地圖。相信以圖畫及文字,能夠紀錄及分享有意思的訊息。於2014年創辦樹木保育專頁「親愛的樹」;出版著作包括《夏慤佔領圖》、《最後的告別》、《iDiscover Hong Kong Guide》、《Deserve》及《小虎妹形象工作室》(日)。曾多次於香港及海外參與展覽,並剛於2019年於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中的田島征三繪本美術館進行個人展覽。


今日台灣,明日香港?  ——馬祖藝術家把傳統工藝承傳的故事

今日台灣,明日香港?

——細聽馬祖藝術家把傳統工藝承傳的故事


【外地交流專題】     Text / kuen    Photo / Andy    Design/ Gina

記得小時候過農曆新年,要跟家人忙於辦年貨、買新衫、買年花、做蘿蔔糕……有時長輩更會用剪紙裝飾窗框或神枱,非常漂亮。不過今時今日,傳統習俗似乎慢慢失傳,而新春剪紙亦日漸少見了。

從民間藝術尋根

有人可能覺得,傳統被淘汰無可避免;但當沒有傳統,我們如何知道歷史,如何尋回我們的身份?

早前Trial and Error Lab舉辦「試錯遊學團」便到台灣,有幸認識擅長做剪紙同木工的藝術家陳治旭。「現在的社會變得愈來愈西化,自己的文化就會變得愈來愈單薄。有時去外國看別人的文化根源,就會想:『台灣的文化又是甚麼呢?』」於是他由自己的根源開始尋找。

陳治旭老師把傳統的馬祖風燈,加入座枱燈用途,增加其現代功能。

 

馬祖的婆婆藝術家

事源陳老師曾去美國交流一年,後來返回成長的馬祖,驚覺當地原來很多老婆婆深諳剪紙這種民間藝術,多數用於風燈、窗簾、神像之類的地方,但小時候居然從沒留意。於是他開始研究、收集和記錄當地的剪紙文化、藝術品和故事。透過記錄民間工藝,尋回屬於自己鄉土的文化。

在陳老師的工作室中,有一盞紙燈籠,是馬祖風燈,那是當地的傳統燈籠,節日慶典會懸掛作裝飾。「平日的風燈結構有竹篾,但我改用紙張做成風燈外型,一條竹篾也不用。」說到這裡,陳老師似乎頗滿意自己的新想法,微笑道:「多數傳統風燈只純粹吊起作裝飾,我則改為座枱燈;一物二用,增加它的用途。」

陳老師近年開辦不少剪紙工作坊,教年輕人認識剪紙及風燈技巧。這次遊學團則跟他作了深入的訪談。

 

把民間工藝生活化

「要保存一個工藝,最重要是令它融入生活。簡單來說就是要用得到、有功能,工藝可以『生活化』,自然能夠保留。」陳老師同時突破一貫做法,加入創意的用途,令傳統工藝有新的生命力流傳下去。他更開辦剪紙工作坊,教大人和小朋友認識剪紙技巧,並加入新元素,例如剪出「厭世」字樣,又或豬仔拖手等公仔,十分可愛。

其實現代人對傳統藝術卻步並非無因 —— 傳統藝術很美、很有價值,但跟現代生活始終都有點距離感;陳老師就成功把兩者的距離拉近,他解釋:「藝術是要有公共性的,藝術不能跟大眾脫節,要人有互動才成。」

其實止台灣,香港本土同樣不少傳統工藝,究竟如何承傳?我們可以借鏡陳老師,堅持一貫做法的同時,也尋求新突破嗎?在傳統工藝的突上,能有「今日台灣,明日香港」的想像嗎?無論如何,希望大家在新一年,可以有更大的勇氣與創造力,讓工藝走得更遠。

「外地交流專題」是什麼?

我們每年都會跟年輕工藝師到外地參與市集、展銷、工作坊等,並把當地有關文創產業的有趣見聞整理,盼望給香港讀者帶來啟發。


今年聖誕,我們快樂 / 不快樂?

今年聖誕,我們快樂 / 不快樂?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Gi    Photo / Andy    Design/ Gina

 

「當全香港人在經歷這麼重要的事,我又怎算捱苦?」

今年聖誕,心情有點複雜,有時哭,有時笑,但多數只能苦笑。對於以文創產業嘅朋友,當社會同經濟狀況跟過往不能同日而語時,如何渡過聖誕?Terrence分享他今年的經歷:「當全香港人在經歷這麼重要的事,我又怎算捱苦?」

去年初開始,Terrence主力創作富本土特色的紙膠帶(Masking Tape),創立品牌香港紙膠帶,巴士站、電車站、路牌等皆為其signature圖案紙膠帶。他同時為Trial and Error Lab今年的非駐場實驗室伙伴。

今年秋冬收入驟減

Terrence這幾年經常擺秋冬手作市集,據他觀察:「每年11、12月的手作市集對手作工藝師很重要,因為聖誕節為全年主要收入來源,年輕人會去市集買獨一無二的手作來送禮。」紙膠帶價錢門檻低,他指生意一直不錯,「記得去年同期我連續六個週末擺市集,很忙碌,生意亦很好。」

但今年9月之後,不少市集取消,例如大型的Pinkoi Market、MTO紙膠帶市集都沒有了,不單令市集愛好者失望,檔主更加失望。「其實我已一早報名,也預備好貨品。另外今年我只成功在JCCAC市集擺檔,但人流相當淡靜。」

他未計算實際收入跟舊年差距多遠,但預計少兩至三成收入。「我全職做紙膠帶後,收入比以前返工少,其實影響頗大。」他惟有開源節流,生活再樸素節儉。

專心嘗試更多再上路

Terrence有否因為收入驟減而擔憂?「那又沒有,畢竟反修例運動是全香港人的事。有人跟家人關係破裂、受傷,甚至一世也不能返家;我所面對的,只是很小很小的事。

當市集取消,訂單亦大減時,他的清閒時間多了,意外地能夠做好兩件事。「之前我一直忙於跑市集,沒時間鑽研技藝。其實我一直希望學好用紙膠帶拼貼成畫,現在可以看書、多嘗試、做練習,發展這香港較少人做的手藝。因為紙膠帶除了黏貼以外,其實可進一步成為作品。」

另外他今年10月開始參與為期大半年的Trial and Error Lab一系列課程之「小型手作品牌營銷技巧提升實驗課程」,「我並非讀設計同藝術出身,這課程很多理論跟應用,例如品牌設計、包裝及顏色使用等我也不熟悉;如果像去年般,每個週末都要擺檔,那就一定沒時間溫習。這段日子,我可以花時間做功課,好好了解品牌忽略一直的地方。」

生計對手作工藝師是一大挑戰,但Terrence知道他不急於一時去追生意額,反而現階段想多作嘗試:「我想rebrand品牌,重新設計logo、咭片、包裝等;又想學好pantone令用色更精準,總之很多東西想做。」畢竟文創事業需要慢慢累積:「不如我先做好自己,長遠而言,自己與品牌才有未來。

 

 

「我的聖誕願望,是改變香港人的消費模式。」

簡單一句「聖誕快樂」,今年可能很難說得出口;身為手染皮革師嘅小宛頗有同感:「這下半年心情一直不好,這麼多年輕人過身,真的很傷心。」而令她感到無力的是,除了罷工與遊行,如何改變現狀?

訂單驟減的意外收獲

小宛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實驗室伙伴近兩年,主力營運品牌墨皮,創作客制化手染皮革銀包、皮袋等,以獨創的「極光印象」、「墨之流動」系列見稱。每年大時大節,皆為其旺季。但今年秋冬,她坦言訂單減少,而當有全民罷工日,她會停工,令出貨延遲:「這段日子,大家都很難過,沒有事情重要過彼此仍然安好。我會坦白向客人解釋未能出貨的原因,感恩客人都很體諒。」

以前訂單佔其整份收入7成,但機緣巧合下,今年下半年她轉變了營運模式,抽更多時間教工作坊:「或者是以前是客人、工作坊學生記起我,所以近來教多了workshop,佔收入約7成。教班很有意義,能接觸不同團體,例如弱能人士、婦女等,當看到他們成功製作屬於自己的皮革品,我也很滿足。」

教班為小宛帶來稍為穩定的收入維持生計,她指體會了兩件事。

市道差、訂單少的確艱難,但正正考驗有否打好基礎;如果我沒有一直用心創作、做貨,就不會有人找我教班。另外,因為我們做的是本土創作,要是是獨特的手藝,深信一定有香港人欣賞。」

嘗試團結文創力量

正所謂「生於斯、長於斯」,小宛自覺「有種責任」令所愛的地方和人更好。早前擺市集,她就把部分收入捐到支持的單位;她亦首次創作帶有支持香港人信息的皮手帶作義賣;教工作坊也聘用年輕人做小幫手。

小宛最近更跟一班手作及文創界朋友,希望能改變香港人固有的消費模式,他們計劃未來鼓勵人少「淘」平貨,更多地支持本土有理念又有水準的手作工藝。

經營個人品牌已經不容易,要表明立場,的確需要極大勇氣;但她認為能夠團結相同想法的創作人,並且長遠改變香港人消費模式,絕對值得嘗試。想起最近很流行一句話:「每一次你花錢,都是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我們想要香港怎樣的未來?下年想要怎樣的聖誕?或者基本步,正正由你的錢包作決定。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五個學玩桌遊為什麼?!

五個學玩桌遊為什麼?!


【為城市研習一件事專題】     Text /Gi       Photo /Andy     Design/Gina      Model/ Ball, Gina & Kuen

如果你未玩過又或很少玩桌遊(Broadgame),一定想知道:

  1. 為什麼人會沉迷桌遊?
  2. 桌遊究竟有甚麼吸引之處?
  3. 為什麼要找志同道合的人玩?
  4. 為什麼桌遊能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改善?
  5. 為什麼要設計桌遊?會不會太大想頭?

不如齊聽聽資深桌遊玩家「粉爸」為大家解開桌遊的幾個為什麼吧!他是Facebook專頁「粉爸親子桌遊」及「香港親子桌遊會」FB社團創辦人,擁有超過200款桌遊,更是Trial and Error Lab首屆桌遊設計研習班導師,相信也資格解話?!

1. 人們說沉迷桌遊大多是「宅宅」的男生,但眼見很多女孩子也愛玩……

Um……今時今日桌遊世界相當男女平等,不一定只有《戰國風雲》這類戰略遊戲。現今很多桌遊,是設計給各種年紀、性別玩家,如下圖這副《花磚物語》,玩家要扮演葡萄牙的皇宮瓷磚匠,把瓷磚組合成最美麗的壁畫。別以為只徒具美術設計,但憑其易學難精的玩法,獲得全球數十個桌遊大獎;不論男女也會喜歡。老實說,桌遊世界沒有「宅宅」或「毒毒」之分,只有喜歡甚至熱愛桌遊的朋友。

 

2. 玩桌遊有何吸引?打機不是更好玩嗎?

告訴你吧,「粉爸」讀書年代是一名打機宅男,打機打到要撰寫攻略。但他說:「後來發現桌遊比打機好玩,因為桌遊才有真人互動關係,不論贏也好、輸也好,玩桌遊期間大家抽離現實、專注當下,這份獨特的感覺,打機是難以感受的。」還不明白?去桌遊設計研習班,跟導師粉爸玩玩,就會明白。

 

3. 玩桌遊已經足夠,為什麼要跑去學設計?

中意玩桌遊的朋友,或多或少皆有幻想過,自己可以設計一隻桌遊。在粉爸任教的桌遊設計研習班之中,可以認識桌遊四大元素、七大分類、熱門機制、挑選桌遊法、教授桌遊法……橫豎已學習這麼多桌遊知識,那不如也學設計啦!連桌遊也設計了,以後就天下無敵!(笑)

(認真)如果真心中意一件事情,自然想走前一步,故此粉爸係真心希望同學在這研習班,嘗試落手落腳設計桌遊,做prototype,修訂至可以給公眾試玩。不認真,又怎能深度掌握桌遊設計精粹與理念呢?而且,當學懂了設計原理,日後就可以為服務對象、機構、仔女設計獨一無二的桌遊呢!

 

4. 設計了自己的桌遊,下一步又是怎樣?

外國很多人會把自己設計的桌遊,以Print-and-play的prototype供人下載試玩,至於是否有下一步,例如被出版公司看中,再大量生產,也是後話。最重要是,我們相信透過學習設計桌遊,可讓人更深刻感受桌遊自身所盛載的智慧,讓同學經歷成為一個設計師可能面對的困難、失敗甚至是高峰!就讓桌遊設計成為你挑戰人生的一個里程碑。

 

5. 說了這麼久,其實導師「粉爸」是誰?

粉爸是一名註冊社工,曾因工作患上抑鬱症,康復期間重拾對桌遊的熱血,自此不能自拔,抑鬱不治而癒。為分享桌遊樂趣,他在2018年7月開設桌遊FB專頁,陸續考獲不同認証專業資格,希望拉更多人「入坑」(成為桌遊迷的意思,哈哈!)。今次是他首次開辦桌遊設計課程,會將所有桌遊知識傾囊相授。他保證課程不學術、不沉悶,一定會先玩後學,再學而後思。有興趣想認識他更多,不妨到FB搜尋「粉爸親子桌遊」。

 

*任教的嘗試學院Trial Academy桌遊設計研習班」詳情:https://trialanderror.hk/single-event/boardgamecourse-2/

「嘗試學院研習班」是什麼?

此系列可視作文創設計者(其實是任何人)的特殊興趣班,精選各種有深度、有內涵、有姿勢又有實際的題目,並不限於文創領域的學習,讓參與者能離開自己熟悉的範疇培養創意。透過研習的模式,帶來更有深度的學習和體驗,發展多元化的思維模式,從中獲益。詳細課程介紹請看這裡


商管畢業生創街坊社企,以好玩導賞團連結社區

商管畢業生創街坊社企,以好玩導賞團連結社區


【為城市研習一件事專題】 Text / Gi        Photo / 街坊帶路

近年香港的社區導賞團遍地開花,看歷史、逛墳場、探農夫,甚至聽鬼故和兇殺案現場都有。但社區導賞除讓參加者「到此一遊」、「打卡」以外,如何深入理解社區?上網看資料、看報道不就可以嗎?

為此我曾到圖書館想找一本「導賞團是什麼」的書,但不果。一次在導賞團,巧遇26歲的譚健樂(Luke),他少年時代已活躍於不同社區的導賞團,一直被社區導賞深深吸引,後來更成為導賞員,「我喜愛聽人與人之間的故事。導賞團可以讓我們梳理自己與社區的故事,如此就有動力去連結社區,從而改變現狀。」原來他就是我要找的「導賞團真人書」。

譚健樂(Luke)以社區為家,以導賞員身份自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從不夢想做商家

Luke從沒想過,導賞團能給他另類的生活想像。

「我自小只知道讀書,人卻很混沌。高中參加聯校義工活動,才思考社會與自己的關係。好像探訪時認識區內貧困的婆婆,會記掛在心,但不知要怎幫助她。」

後來順利入讀科大工商管理學系,「在課堂聽到social business與social enterprise等有關社會企業的關鍵詞,我眼睛像發了光,很有興趣,想像未來或可開一家社企去幫助社會。我夢想不是做商家。」是故他沒像大部分同學,畢業後投身極度商業與競爭的大企業做管理培訓生(management trainee,MT),反而進入一家針對人口老化議題的基金會。

工作中,他接觸到街坊與長者,也涉獵社會政策,愈做愈起勁,嘗試運用大學時學到的營商知識:「甚麼也要做呀,策劃活動、倡議等,令我學習到,行動要跨界協合,回應議題也要反應很快,不能拖延,否則就失去了社會關注與推動力了。」

工餘時,他開始想做一些行動去回應內心的積累多時的想法,「我很喜歡我成長的社區深水埗。社區有那麼多有意思的事情發生,我們可否用社區街坊的角度,給別人介紹,從而令社區的人更開心?一次偶爾接觸到社區導賞團,他覺得似乎找到了形式。

因已累積一些工作和行動經驗,他嘗試邀請朋友組成導賞團隊。但過程卻攔阻重重,「原來大家即使都想做點事,但對社區的理解卻很大分別。最大困難是我們想做結合旅遊的社區導賞,但沒有人有相關經驗,事情慢慢就擱下來。」

Luke 最享受帶領大家了解他成長的深水埗區。

 

夢想用導賞團改變社會

本以為前無去路。後來Luke在社企課程中,認識了一位擁有一間小旅舍去招待遊客的社工。「我們有個共通的想法,想把現時坊間的社區導賞團,改良成為深度體驗的社區旅遊,讓人擁有真正的在地體驗,就像一個真街坊跟你有系統地講故事一樣。」

工餘時他們開許多會,也到不同社區走了許多路,既是辛勞卻又享受;終在2016年下旬,Luke跟這位社工以及幾位朋友,工餘創立社會企業「街坊帶路」,成為社區文化導賞組織。他們開創了很多社企先河,設計多條非一般的社區導賞路線,如涼茶店、中醫館、後巷廟宇團;同時也開設主題導賞團,以社區中被忽略的少數族裔店舖或群體為主角。

Luke跟伙伴慢慢摸索到「街坊帶路」對社會和人羣的影響,加設專注訓練社區導賞員的項目,提供培訓、設計路線,例如為Trial and Error Lab開設社區導賞團研習班,又或到老屋邨的社區中心訓練長者成為導賞員,並舉行社區伙伴聚會。最重要是,「街坊帶路」建立了真正的街坊網絡,導賞學員可接觸真正的社區街坊,透過訪問及田野調查,設計不離地,並發掘社區不為人知的高質素導賞路線。

「街坊帶路」與長者策劃彩邨導賞團,沿途充滿笑聲,讓大家深化對社區的認識。他們更舉辦不同的社區伙伴聚會和進階街坊導賞員培訓。

 

令街坊更多生活趣味與夢想

「記得有次,我們到彩虹邨一家社區中心跟十多位『登六』的長者做導賞員訓練,一起發掘社區和自己的故事。」某天他經過彩虹邨,竟看到兩位長輩級「學生」正舉起自己做的行人指示牌,教路人去著名的彩虹球場,同時分享彩虹邨故事。「他們透過導賞訓練,自發地、有意識地為社區做點事情,真是很大的改變!」另外亦有街坊跟他說,居於彩虹邨三十多年,從沒到過僅一橋之隔的牛池灣公共圖書館,「但為了設計導賞團路線,他終於去了探索,似發現新大陸般興奮。」

他深信自己不是老師,只是一個引導者,「讓他們看到社區,去梳理個人與社區的故事,也學習改善社區。」「街坊帶路」也營運得愈見順暢,更熟練地針對學員的社區設計導賞培訓課程,也讓「街坊帶路」團隊有一定的收入。

早前街坊帶路舉辦了幾次導賞活動,參觀回教寺,了解伊斯蘭教,跟少數族裔connect!

或者,Luke在自己和街坊身上,終找到社區導賞團存在的價值 —— 在不同年紀、不同種族、不同背景的街坊導賞員身上,看到後此尋回自己和社區身分。那麼每個人都不再覺得自己不屬於任何一個地方,而是有所歸屬,也擁有分享的平台。「要為社區帶來改變,必須把人和社區連結起來,這就我們的願望。」如此社區的力量便愈來愈,香港也不再死氣沉沉。

今個週末不妨就報名參加一個導賞團,嘗試踏出第一步。如有興趣更可跟Luke學習成為社區導賞團,更可參加他與「街坊帶路」團長於2020年1月親自教授的課程,內容及報名在這裡:https://breakgather.breakthrough.org.hk/form/TW1920_MC05A

年輕的「街坊帶路」團隊最近努力舉辦不同的社區伙伴聚會和進階導賞員培訓,以凝聚街坊,他們將會一起為Trial Academy嘗試學院開班。

 

*嘗試學院Trial Academy「社區導賞團研習班」請看詳情

「嘗試學院研習班」是什麼?

此系列可視作文創設計者(其實是任何人)的特殊興趣班,精選各種有深度、有內涵、有姿勢又有實際的題目,並不限於文創領域的學習,讓參與者能離開自己熟悉的範疇培養創意。透過研習的模式,帶來更有深度的學習和體驗,發展多元化的思維模式,從中獲益。詳細課程介紹請看這裡


小誌,在這時代的意義

小誌,在這時代的意義


【為城市研習一件事專題】     Text / Gi       Photo / Andy     Design/ Gina

小誌(zine),並不文青,也不離地;每個人只要有想說的話,稍經整理、編輯及製作,用任何方法與形式,也能製作自己的小誌或迷你書,以紙本抒發自我,留下記錄。

找來兩位小誌的愛好者梁柏堅與黃天盈(又名天藍),分享小誌令他們沉迷到要開班授徒的原因 —— 從小誌中,找到自己的知音,也尋到時代的氣息;每一個人如果都能做一本小誌,都會是一份驚喜。

對談者: 
梁柏堅(下稱堅) 
黃天盈(下稱藍) 
管理員兼記者Gi(下稱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誌(zine)有甚麼特別,令你們那麼執迷?

管:先談談你們是怎樣認識吧。 

藍:我是柏堅去年小誌製作研習班第三屆學生。所有關於迷你書、小誌的課程都會留意;一直風聞柏堅有教授小誌製作班,終於第三屆扚起心肝報名參加。

堅:我是這幾屆小誌班的導師。去年在班上認識天藍(之前已聽聞過她造的「蛋誌」),她藝術的根底、造迷你書的製作技巧和想法,豐富了我許多對做小誌的想像。成果展時心裡已經盤算,要是再開班,一定要請她幫忙,怎料她一口答應,實在太好了。

管:你們各自愛上小誌的原因是? 

堅:我是雜誌和書籍編輯出身,每去到不同地方的書店,自然會留意有趣的雜誌與小誌。而因為本身的編輯經驗,閱讀時會特別留意別人編輯刊物的思路,看看他們講故事的手法。

藍:我是讀藝術的,家人則從事記者、編輯等行業。這幾年造迷你書、小誌,我慢慢發現:這不就是結合我自小接觸和喜歡的事嗎?它既是天馬行空的藝術,又是一本書,是限量和手工的,更運用不同的形式呈;例如我就造過的迷你千手觀音和小棺材等小書,就是很富玩味的bookart。當主流出版跟一人有一定距離,作者連自己的書的標題都未必能夠決定能夠自己一手一腳做小誌就好玩和享受得多

堅:對,的出版是相對自由的。當今天言論自由與出版愈受打壓,一個人能好好把心裡的聲音整理成書,就顯得更不容易。

管:你們的小誌藏書量和造書量一定很驚人吧? 

堅:我也不知道自己收藏了多少小誌,已經數不清。過往教小誌班時,每堂都希望能分享這些珍藏,希望刺激同學的想法。

藍:但因為太多東西要分享,同學又聽得太投入,最後每堂也沒時間分享。(一起大笑!)我自己也有一定的藏書量,因了超過70本迷你書,包括上屆小誌班的畢業習作、自己過往造的迷你書和公開發售的蛋誌。如果要教書,都會在課堂上分享。

堅:我上年也造了一本小誌,把我平時用廣東話翻譯的聖經,造成一本聖經的模樣。後來我把這些材料擴寫,出版了第一本個人著作,這本小誌就成了這本書的雛型。

天藍做的《千手女俠》迷你書,書的小手都能活動,說的是她當媽媽後的狀態。

梁柏堅自己的小誌作品,是把其廣東話口語翻譯聖經,做成一本聖經般的小書。

 

 

這時代製作小誌,有什麼意義

管:你們對於小誌的定義是? 

堅:最基本就是把「誌」字拆開,「言志」,把心中的說話好好說出來。故此於我而言,用小誌來說什麼至關重要。

藍:一本小小的書,是手工味的,有「嘢」想講的。自己一本書,不受限制,那麼好好醜醜,即使失敗了也心甘情願啊!

管:面對近年的社會事件,對於做小誌有什麼意義? 

堅:歷屆小誌班同學的作品,多是描述個人故事。因為每一個人也生活在時代之中所講的故事自然也與時代。像最近看過有人寫了一個關於示威時「乸眼」的記錄,這是作者在2019年獨有的時代記憶,也是香港人共同記憶;後來的人讀這小誌,就像作者與讀者超越時空的一場對話。

藍:我理解柏堅說的,但我不能完全認同,因我不常見小誌創作者把社會事件放創作中;同時我也自覺未有足夠的能力回應社會。

堅:但你的小誌作品,其實有部分相當反映時代。

藍:當然,創作取材自日常生活,定會滲入時代元素,即使愛情這私密的經驗,又或我的貓去世了,也會觸到一些人;不同的讀者會看不同的意義。或者我跟柏堅背景不同,他是媒體人,做小誌有傳播的目的;我關注的是藝術和創作。但共通點是,相信時代會回應每個人的創作

 

你們開小誌製作研習班的目的是

管:你們二人背景迥異,第一次合作開班授徒,如何一起教人造小誌呢?

堅:我過往開班教小誌,一直關注內容,強調內功。有許多實戰經驗,懂得許多製作方法。於是這個班就是內功和招式的結合了,哈!(笑)

藍:我則相信學無止境。我太喜歡造書了,上屆從柏堅和同學身上學到很多。這次我會協助同學分組做小誌,以陪伴和同行方式,幫助大家從無到有去製成一本屬於自己的小誌。

堅:對,我會專注內容的編輯鋪排,天會著重製作的應用 參與的同學,只要不放棄,幾個月後應該都能造自己的小誌吧!

藍:或者因為我有不少出外學習造小誌的經歷,自己也有教art 的經驗,我會特別跟進同學的進度,給予具體的製作指引。

堅:這方面天藍正好可以補充我的不足吧!(笑)

管:12月下旬將一起開班,你們期待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堅:歷屆同學都造出很多有趣的作品,就像上屆有位同學製作了一本關於一隻毛公仔的小誌,記錄這隻跟她一同成長的毛公仔的故事,當中的純真特別觸動我,還有其他同學和來看成果展(小誌畢業習作展覽)的人。我很期待同學能創作出更多有趣的小誌。

藍:我則期待來的人不只是文青類,在寫作、設計、藝術界別之外,也有來自不同地方,例如社工、文職等,這樣由零開始製作,課堂的驚喜或滿足感會更大。其實任何人也可以創作,我和柏堅只是打開一扇門而已。

堅:對,來上課的人,只要帶一個故事來做小誌就可,這已經是一本好的小誌的基礎。

後記:天藍有一種藝術家的冷靜,但談到喜歡的小誌,她會稍稍高音地表達內心興奮:「這本書好得意,打開時可以這樣這樣……!」至於梁柏堅,則有一種喜歡跟人侃侃而談的親切感,說到歷屆同學作品,他總有條不紊地分析每本素人小誌的特點。一冷一熱的受訪者,對談彷如一次小誌製作課的導論,令從未做過小誌的我,充滿信心(哪來的!)要為這城市過去的六個月,留下獨一無二的記憶體。或者,如果我們都能一一以不同形式作記錄;真相與歷史,總有被看見被承認的一天。

 

*梁柏堅與黃天盈任教的嘗試學院Trial Academy「一小誌製作研習班」詳情:https://trialanderrr.hk/single-event/makeyourzine/

「嘗試學院研習班」是什麼?

此系列可視作文創設計者(其實是任何人)的特殊興趣班,精選各種有深度、有內涵、有姿勢又有實際的題目,並不限於文創領域的學習,讓參與者能離開自己熟悉的範疇培養創意。透過研習的模式,帶來更有深度的學習和體驗,發展多元化的思維模式,從中獲益。詳細課程介紹請看這裡


以藍調外星人療癒人心。WuSoul胡鬚

以藍調外星人療癒人心。WuSoul胡鬚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Gi       Photo / Andy & 受訪者

28歲的插畫家 Joe(陳家曦),長着小鬍子,頂着小帽子,比同齡人看來成熟。每每在手作市集遇上他擺檔,總是寡言地作畫,當有人到來搭訕,就微笑聆聽,雙手奉上以「WuSoul胡鬚」為名、寫上雋語的插畫明信片為對方打氣。年輕的他究竟經歷了甚麼,讓身心、畫作與文字早早脫去稚氣,專注以畫作療癒人心?

28歲的插畫家 Joe(陳家曦)希望以一個外星人的角度作畫寫字,以畫與雋語安慰人心。

 

受《小王子》啟發繪畫外星人

Joe自言小時候已不像同齡人,只隨心而行:「一有空就畫畫,對人的心靈特別感興趣,不在意同學們在玩甚麼,但又愛觀察別人,一副既抽離又合群的樣子,是否很討人厭呢?」其實他人緣不錯,擁有一份安靜與淡然,令身邊人很安心。他也愛閱讀,《小王子》是他的床頭讀物,「很喜歡這略帶憂傷的外星故事,渴想自己也能畫這些線條簡單,卻又很有深意的畫作,於是就日夜練習。」自小不隨波逐流,但大學時竟升讀最講求潮流的時裝設計系!「其實也不錯啊,既可鍛鍊顏色的敏感度,也訓練了我的畫功。」

畢業後他的確沒當上時裝設計師或買手等主流職業,「不想走進時裝的洪流,而且學習佛學也有幾年,就想到不如自創一個人物,把心中相信的價值跟人分享。」於是他以外星人為藍本,命名為「WuSoul胡鬚」,頭大身小,頭臚充滿坑洞與傷痕,眼睛與嘴角總向下垂,只穿藍衣;臉上掛上一副抱歉的神情,卻緊抱一顆心。線條沒有小王子的影子,卻同樣叫憂傷的心共鳴。

但這樣的畫作,會有人想買嗎?

「WuSoul胡鬚」是一個頭大身小,頭臚充滿坑洞與傷痕的外星人。外表雖不英俊,心靈卻像你我一樣獨特。

 

手作市集遇上知音人

原來Joe畢業的2013年,香港剛興起手作市集,他把多年來的想法撰寫成句子,譬如:「若你感到孤寂,總有大海抱你入懷」、「世界上總有快樂的事情。可是剛巧沒落在你身上」、「抬頭吧,總有一顆不瞭解自己的星星,在不遠處看着你」等,再以水彩及電腦繪畫「WuSoul胡鬚」,印製成明信及紙品。

「那時在手作市集擺檔的人不多,租金尚算便宜,成本較低,我才有勇氣把作品跟人分享。」如此他就開始擺攤人生,平日接設計工作,週末擺檔,「我隨緣而不刻意規劃人生,但努力做好當下的工作。」

幽默的「自療自己的方法」明信片,是Joe的「拿手小菜」。

作品漸漸為人認識,購買多是工作數載的年輕人:「不少客人跟我分享職場煩惱,說我的畫作給他們一股力量;然後我又會用他們的故事為素材,畫後來的畫。」但他更多的創作意念,是來自佛學:「我們有句格言:『倉之財不及身之財,身之財不如心之財』,說的是社會地為雖不及健康,但還是心靈富足最重要,我常以此自省別追求主流價值觀。還有一句你一定要寫,叫『一念三千』,這句話很深奧,但我理解其中一個意思,是我們每個人的想法也能影響別人。」他相信用「WuSoul胡鬚」之名作畫,或者也能給別人帶來安慰與力量。

戴上「WuSoul胡鬚」頭臚帽子擺市集的 Joe十分可愛,大家下次要認住他,打個招呼。

 

跟志同道合的手作工藝師同行

當然,在大大小小的市集,他也認識不少工藝師及插畫師,彼此鼓勵。2018年,更跟幾位同樣在文創界剛起步的好友,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成為實驗室伙伴,在品牌與創作上作出更多嘗試,「其實我一直猶豫要不要繼續畫畫,因2015年開始當全職補習老師,小孩子很可愛,也帶來穩定收入,但工作亦很累人。」這幾年他的品牌亦似難有寸進,年前更曾生產一款看來有趣但沒人欣賞的外星人耳環,讓他沮喪:「我家還幾十隻存貨,叫誰人戴呢?哈哈,真的很error!」

但進到Lab後,參加過一些品牌建立課程,也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同行,對他帶來啟發:「導師建議我生產更多適合市場又符合我風格的產品,如木框畫、紙膠帶、眼鏡布等,果然在市集反應不錯,令我回復信心。」今年他更成為某大型市集的主題插畫師,以他名義生產一系列限定產品,「我的畫作能做成大型展示板,好感動呢!」

「這一年我的品牌的確進步了,明年更計劃會出版繪本,把想法和畫作更有系統地畫成故事。但身為一個外星人,又怎會在乎地球人的看法?總之隨心而行就好,哈哈!」Joe拋下一個玄妙的答案,懂得的人,自然會跟他會心微笑。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創業?我只係將中意嘅事當係職業……

創業?我只係將中意嘅事當係職業……


【Trial Academy 技術文】     Text / Kuen + Gi    Photo / Andy

當人家讚賞你有勇氣在逆市創立品牌,其實你可能你心裡嘀咕:「創業?我只是做喜歡的手作及藝術……我還在後悔,在想要不要找回工作養家呢!」究竟是純粹為了興趣,還是想要創造自己的事業?有想過打算以此為長遠事業嗎?

話說近月跟Trial and Error Lab「駐場實驗室伙伴計劃」的18至35歲的申請者見面;我們戲稱會面為「相睇」,因這是一個透過面對面的傾談,看看彼此是否適合在創作路上,嘗試一起走一段路。其實不單由我們挑選申請者,對方也可在「相睇」後,決定是否加入這個鼓勵大家創作、嘗試找尋出路的羣體。

這是很公平的;有人經過面談,聽過我們的觀察和分析,方發現自己創作未必需要租用共同工作空間,反而可能是參加培訓課程;又或自己原來根本還未走到起點,需在創作上再鍛鍊多一陣子。「相睇」完,江湖(市集 / 展覽)再見;有朝一日總會重逢,甚至合作。

經過一輪面談,我們發現不少朋友有以上的煩惱。加上過往幾年在文創界別的田野觀察,筆者身為Trial and Error Lab的管理員,對於想有自己文創品牌的朋友,有以下幾點觀察整理。或者從中,能看到一些年輕創業者的特質,當中或許會有你或你身邊人的影子。

最新一屆的實驗室伙伴,不少都堅持要做好自己的品牌,好青春熱血!

 

一.「我想有自己產品拿去賣!」

無論做飾品、插圖還是做藝術,很多人都會說:「我想出產品!」的而且確,產品可能帶來收入,但「成也產品,敗也產品」,如果你的品牌還未建立到鮮明的故事、清晰且有共鳴的訊息、有效的視覺傳達設計(visual communication)等,產品不但不能帶來利潤,更可能無人購買,變成「蟹貨」—— 因為無人懂得欣賞。

故此想擁有自己的產品前,務請三思:你的產品想帶出什麼信息?對象是那個年齡層與喜好的消費者?你的產品有何獨特之處?你會找什麼廠商生產?還是全手做?……創業前要搞清楚的事情,又豈止這些?

要是品牌未建立鮮明的故事,也欠清晰的訊息等,很難在手作工藝市場中突圍而出。

 

二. 「朋友讚靚,就開始做手作品牌囉……」

許多人一開始是因為自家製作的手作產品得到朋友的讚賞,因而踏上手作工藝這條路。沒錯,朋友鼓勵可以給你信心,但經營品牌,卻是另一回事。即使產品很美,但還是要顧及林林總總的大小事項,包括:財務管理、營銷推廣、品牌理念、客戶服務、物流,還未說不時要做產品研發、個人進修增值、建立客戶及合作伙伴網絡等……

在建立品牌前,請誠實地面對自己:「我視做手作產品,是消閒興趣、做生意抑或搞藝術?」不是說做全職去做手作或營運品牌才好;重點是無論做甚麼,都要有清晰目標,更不要失去對手作的熱情,否則忘卻初心,賺多少錢也沒意義了。

熱愛繪畫的Wasa一直都沒想過有自己的品牌,但因為朋友讚賞,再經過考量和不斷學習,她才有勇氣發展品牌「亞囉哈滑沙Alohawasa.」。

 

. 「這技術我上網自己學習,獨一無二的呀!」

也許因為何事都可從網絡或書本自學,所以近年出現不少自行摸索創作竅門的人。於是,市場充滿許多類似款式的手作產品。一般消費者實在不容易分辨產品的優劣,只能用最簡單的方法 —— 價錢,判別哪個便宜便買哪個。

可能創作者會很不忿:明明自己用心鑽研與製作,卻未能獲得欣賞,為什麼?應如何解決?

事實上,除了鬥便宜(短期)或教育消費者(長期)之外,也許更要練習好好介紹你的產品獨特之處,包括用料、製作方法、創作意念、工藝技術、款式設計等。努力用消費者容易理解的方法,讓他們認識你的獨特性,才能區別你的作品與坊間相似的產品

2018年,小宛下定決心辭去社工工作,把鑽研多時的手染皮革技術變成品牌「墨皮」,自創獨特的星空作品系列,因市場罕見而頗受歡迎。

 

創作路上,每天都有新的事物應付,更何況是營運一個手作品牌?當中的學問,絕對要不停摸索。但瞎子摸象又如何順利為事業走出新路?品牌應如何建立?或者可以來嘗試學院的「品牌建立及商業計劃書」工作坊裝備自己,讓經驗的導師們指點迷津,便更有力量和策略走下去。詳情:https://bit.ly/2o5SGJf

 

相關文章:

創業哪有錢? 工藝師三大申請資助要訣

開辦工藝 Workshop 的三大秘技

三個開設網店的必殺技!

自己的作品版權,自己怎樣去維護?


把廣東童謠化成插畫手搖音樂盒。Bubble Dreams Garden

把廣東童謠化成插畫手搖音樂盒。Bubble Dreams Garden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Gi       Photo / Andy

「月光光,照地堂,蝦仔你乖乖瞓落床。聽朝阿媽要趕插秧咯,阿爺睇牛佢上山崗,啊……」

中秋剛過,在社會的迷霧中抬頭望月,你可會想起這古老童謠,懷念童年時的靜好歲月?手作工藝師Kristi(曾子嘉)就把這歌製作成手繪插畫童謠手搖音樂盒。一邊搖Kristi的音樂盒,一邊聽「叮叮叮」的音樂聲;不如也聽她娓娓道來,如何以音樂盒盛載祖孫情,以至腦退化症患者的關注。

在手作市集擺檔,Bubble Dreams Garden的Krisiti(圖左)展示童謠手搖音樂盒,人們玩得不亦樂乎。

被祖父母湊大的孩子有口難言

Kristi臉蛋有一道深深的笑靨,配上腰果般的眼睛,總像在笑。她當過設計師,一直努力把客戶的要求,設計成廣告或文宣,但心裏有一個小小的夢想:「做設計,很多時候只是排版,很難有自己的創作。」這或許就一般人對設計師的誤解,以為他們是插畫師或藝術家,能自由創作。「其實我很想畫畫,把童年回憶記錄,可惜一直沒機會。」她鮮有讓人知道,自幼父母離異,由祖父祖母撫養成人,感情親厚。若果能用藝術來把這段獨特的經歷表達,的確很適合內斂的她。

終在2014年,工餘修讀為期一年的插畫課程,重新操練繪畫技巧,學習用色、角色塑造、繪本設計、故事鋪排等,「在課程中,發現自己原來真的很喜歡畫畫;但一直思考:畫甚麼才對自己和社會有意義呢?」直至2015年,祖父母相繼入院,祖母不幸逝世,「這時正值要交畢業功課,經歷嫲嫲離開,真的很崩潰,只能盡力陪伴爺爺。」

失去至親,悲痛難言;Kristi經歷了一年多的傷痛,幸獲藝術抒懷:「2016年插畫課程同學邀請我一起辦展覽,我就畫了四張大畫紀念嫲嫲,並畫下腦退化症的細節,因嫲嫲生前患有這病,變回小朋友一般,我很想記下她可愛的一面。同時我以『Bubble Dreams Garden』為我的品牌名字,寓意大人也可像小朋友般,追着泡泡追夢。」無獨有偶,祖母於2015年7月9日離世,而這畫展竟在2016年7月9日展開,「或者是她幫助我畫下我們的祕密呢!」她佻皮地說。

「泡泡」是Kristi品牌的標記,寓意我們都可像小孩子般追夢;而背後的畫作,正是她第一幅以祖母的老火湯為內容的畫作。

終為自己人生完成一件事

多年來以祖父母為生活核心,忘了自己的願望,或許是不少長期病患照顧者的生活寫照,「的確完成畫展後,我對未來還是毫無頭緒。直至2017年爸爸癌症復發,我常陪他覆診,同時要照顧爺爺,也沒太多心情做自己的作品。」一年後,Kristi父親離開,「年輕時的爸爸很勇敢,或者我也可以學他,嘗試多些事情。」

她腦海裏只想到兩個字:畫畫。「想起朋友『力高說』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做非駐場伙伴(fellow),因為課程與導師的帶領,品牌定位漸漸清晰;當我知道Lab每年5月都會招募新一屆follow,去年也就放膽試試,建立新的目標。」 

在Trial and Error Lab,她同樣做非駐場伙伴(fellow),工餘去Lab做創作,也參加為期半年的「小型手作品牌營銷技巧提升實驗課程」,啟發她著力發展手作品牌,「我想以插畫表達隔代教養的回憶,就是爺爺嫲嫲對我們孫子的愛,同時讓人們認識腦退化症,以及照顧者的辛酸 。這些概念很抽像,我告訴課程導師後,他們就幫我整理。」推廣腦退化症是嚴肅的醫學資訊,又或是傷心的事,與藝術、手作以至品牌,如何拉上關係?

Kristi的結合插畫的童謠手搖音樂盒,紙帶上的繪畫非常細緻。

感動人心的童謠音樂盒

「的確這些概念很抽像,導師就引導我用祖孫同樂的童年回憶,作為品牌的核心概念,」設入點,是粵語童謠。「想起小時候嫲嫲常唱粵語童謠;我又有做手搖音樂盒的經驗,不如就嘗試把插畫結合童謠,做成手搖音樂盒。」手搖音樂盒是什麼?這是由不鏽鋼音樂盒與長約四十厘米的打孔五線譜紙帶組成;Kristi會因應不同童謠的意思,在樂譜紙帶上繪畫,並打孔做出音階;最後將紙帶的一端穿過音樂盒,輕輕搖動把手,音樂便會「叮叮叮」地流轉,十分治癒。

剛於香港誠品書店開辦童謠手搖音樂盒工作坊,反應熱烈。(受訪者提供)

目前她有五件作品,包括《搖啊搖,搖到外婆橋》、《氹氹轉菊花園》、《月光光》、《我是個茶壺》與《藍色多瑙河》。「最開心的,是能把過去累積的繪本經驗, 結合在紙譜的繪畫上。我會根據那首歌,以及跟祖父母的童年回憶而畫,像《氹氹轉菊花園》,畫有公園的氹氹轉;《我是個茶壺》就有家中那大茶壺;最愛唱的《月光光》就有嫲嫲,在碌架床抱著我睡覺的情景。」她眯起眼,一邊示範音樂盒,一邊回憶着兒時情景——彼此的眼睛都濕潤起來。

因着這些獨特的作品,Kristi在手作市集擺檔獲得不少客人欣賞,香港誠品書店更邀請她開辦工作坊,品牌的確走進了新的階段。她期望更努力創作祖孫同樂的插畫作品,並教授更多工作坊:「不少客人跟我說,他們都跟我有相似的、被祖父母照顧的經歷,」她頓一頓,堅定地道:「我的家庭不完整,但爺爺嫲嫲的愛,豐富了我的人生、作品和品牌;或者已經成為別人的祝福、帶給人正能量。」

https://youtu.be/MHgdFlxsqTI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Jon Jon Jonathan: 當負評令你幾乎失去所有,還要堅持什麼?

Jon Jon Jonathan: 當負評令你幾乎失去所有,還要堅持什麼?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Andy

過去幾個月,大家都經歷了社交媒體如何改變社會。網絡力量既能載舟,亦能覆舟,譬如網民評論造成的負評、惡搞,就可以輕易把一個人推向高峰,又或打到地獄。

人稱Jon Jon的WHIZOO網絡主播 Jonathan Cheung(張家希)對此熟悉不過 —— 網民comment一直是他在網絡平台的工作表現指標,於是由外型以至幕前表現,他彷彿赤裸裸地被批評得體無完膚,「網上世界是一個公海 ,跟現實一樣,當你做了一點事情,很快就有很多人攻擊你。」其實不一定是KOL,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別人的眼光下過活。

在現實或網絡負評中,我們如何堅持理想?Jon Jon在5月成果展舉行的Error Friday中便詳細分享過 —— 他CV中滿滿的error,或許是活在網絡又活在現實的你我,一面鏡子。

 

當以為我可用熱誠改變世界

Jon Jon的讀書經歷,一直不在主流的大直路。中三被踢出校、考過兩次公開試,捱過副學士,終於升上香港城市大學的中文系,「雖然我的學術成績很一般,但依然夢想畢業後要做很有意義的工作,好像老師、記者之類。」

這類應徵信他都寫過了,但都石沉大海;最後他的首份工作,是在網購平台當撰稿員。「雖然做不到夢想職業,但剛投身社會的我,仍是滿腔熱誠,認為年輕人有辦法扭轉社會上不好的事。」

他關心社會,更關懷身處的制度是否公義。不說大事,話說他每天下班都要超時工作(OT)但沒有津貼,「我OT,但人工又低,長遠不是辦法吧?於是我打了一篇電郵給老闆,告訴他同事真的很辛苦無償OT是不對的。」

上司「順攤地」回覆,「OK呀,我會接受你的意見,減少大家工作量。」他滿心歡喜,心想這公司還不錯吧,「事後幾天還跟媽媽說,公司好像頗睇得起我,可能會升職加人工呀!」

但半個月後,他被解僱!「當時熱血的我,以為一個人可以改變社會,又或公司的文化和架構。可是,對不起,我觸碰了公司的底線,同事也可能在取笑我是傻仔吧!」在工作中他首次嘗到負評。

傷心了好一陣子,去了台灣和日本打工換宿(Working Holiday)幾個月,「我有沒有變成更好的人?沒有。但回來之後,我居然成功做到夢寐以求的工作,就是加入電台!」他一直靜待成為DJ,「但現實是,我只能做一個幕後到不能幕後到的職員,每天工作時見到很多DJ,就像滿足了願望。我最終沒有成功當上DJ,也做不成一個在大氣電波中,對社會有影響力的人。 」

他人生又再次Error,回到工作乏力的輪迴:「一直工作工作再工作,難道我人生40年都坐在這裏? 」這也許是你我此刻的寫照。

(圖片撮自:Jon Jon Jonathan 專頁)

 

當演技太好致劣評如潮

Jon Jon當時解決工作Error的方法,是不再眷戀曾經滿懷熱誠的地方。

在最沮喪時,一天收到大學師兄的一通電話,「喂,你想不想做回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原來一間新開的網媒公司正招攬有創意的年輕人做Project Manager ,「大家可能想像不到,幾年前我是看不起新媒體;因為我看電視和電台長大,總覺得新媒體(網媒)是一羣不入流的人才做,但轉個頭我自己也加入了。」

首三個月,他只負責幕後度橋、撰稿, 發揮他心中的「影響力」,「直至有一天,同事叫我幫忙出鏡。大家說我在幕前的效果看起來『幾得意』,就這樣成為我人生最大的的分水嶺 —— 阿媽我得咗啦!我終於可以把我信奉的價值觀,在鏡頭前分享,竟有人聆聽和接納!」

2017年,Jon Jon開始被觀眾認出,落街食飯會有人跑來說很喜歡他;但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真正的挑戰,此刻才告開始。記得當時他拍了一條人生永誌難忘的短片,「片中我要做一個試食評判,批評別人煮公仔麵是否好吃。導演要我做一個尖酸刻薄的人、很mean的人,要學蘇絲黃、余迪偉那樣。」

「我以為觀眾喜歡,於是我就做戲般罵到:『垃圾!你是否識煮?』樣子很乞人憎,我明明在做戲,但觀眾卻不會分辨。」

Jon Jon(左)拍片時扮女生也沒問題,因他要用不同的形象,去讓網民明白他要說的話,被攻擊『死乸型』又何懼?(圖片:受訪者)

於是人身攻擊的說話,突然像打翻了瓶子般湧出來:「觀眾留言說為什麼要找人乜扮阿蘇,卻扮得那麼差?罵我醜得像核爆,好像中幅射!又說我是『死乸型』……

「我已經做得好好,原本很多人鍾意我。他們這樣負評,是不是不夠唔鍾意我?」難過了好一陣子,他慢慢想通:「如果一件事不對,我卻死都要做,會容易會出錯。」

後來這家公司突然轉型,覺得當時的員工不再適合新發展,解僱了大多數員工,Jon Jon也是其中一員。可幸整個團隊的骨幹,很快被另一家網媒招攬,即現時Jon Jon供職的WHIZOO ,讓他繼續擔任Project Manager兼主播。這件事讓他明白,以後不要再裝模作樣 —— 做回自己,順心而行就可

內心的力量是強大了,但負評卻愈來愈多。

在WHIZOO工作,Jon Jon Jonathan (右)常要扮演不同角色,但不少是分享基層或不為人知的階層,默默耕耘的故事。像他這集就去護士學校實習一天,告訴觀眾「白衣天使」的真實生活。(圖片撮自:WHIZOO)

 

當成為萬箭穿心的香港之恥主播

在WHIZOO,他的工作愈趨得心應手,每星期有短片上載,他也能分享想講的社會議題,如關注少數族裔、基層朋友等。

但很快他又「瀨嘢」。

「話說最近我們跟微辣合作,」他形容在年輕人的心目中,大概微辣就是TVB般廣為人知,但WHIZOO就像已結業的Roadshow那樣較少人認識。「能跟最受歡迎的網媒合作,預期效果一定很好。我們度了一條橋,要做一個小學生般的問答比賽,考核雙方關於香港與澳門的時事及日常問題。」豈料播放後他被網民大罵他是「香港之恥,影衰香港」,他的負評也成為top comment!

「事情已過去了幾個月,拿這個事情出來跟大家分享,是不是代表我還很在意呢?是的,但我已沒有不開心的感覺,」他分析到,WHIZOO只得幾十萬個fans,他一直在這小小的的網媒工作,就像身處comfort  zone,粉絲永遠包容他,「但當出外跟大媒體合作,我就像回到現實世界,被很多人攻擊。」

其實,現實跟網上一樣,總不能討好所有人。而他的解決方法,比幾年前又再成熟了。

Jon Jon Jonathan(左3)與同事,數個月前跟港澳著名媒體「微辣」合作,引來網民劣評如潮。(圖片撮自:WHIZOO)

 

當回歸內心不被牽動

Jon Jon明白到,一個人生存,沒辦法叫所有人也喜歡,「就像我現在跟大家說話,你們有人眼神迷惘,有人正在看錶,難道我要想:Shxx!他們不喜歡我,不如我快把話說完走人! 」

他今天卻選擇不跟別人的想法走,「其實可能你只是急尿,或者夠鐘吃藥(笑) !我要繼續講繼續做,直到有人明白 —— 用正直的心,不哇眾取寵,把心中想傳達的訊息告訴人。」

當他連染頭髮、留鬚也會給人評論,他更自覺不能辜負心中的使命:「其實我跟大家一樣,也是千瘡百孔的人;既然我做什麼也給人批評,那不如繼續做標奇立異的人,讓一些想法古靈精怪,或不走主流的人知道 ,是有同路人的!」

他更想跟被負評、被邊緣化的人同行,「或者你聽到這裏會想:哼!Jon Jon的人生還不是很Error吧?又沒有斷手斷腳!但我想說的是,我們的傷痕不一定要驚天動地,其實我們每天也在經歷不同程度的受傷;當每天受到排山倒海的攻擊時,可一起學習去變得更堅強啊!」

他教大家一個簡單的方法應對:不即時回應批評,不令自己生氣或不開心,「我們往往面對問題的一個反應,就是大叫『黐線』。不如冷靜下來,才思考問題核心究竟在哪。我就是如此抽絲剝繭去面對每天的負評。有一天你自會發現,自己原來也不錯;而不是天天在看評論,罵網民是一班垃圾!」(全場大笑)

而且,有時被攻擊也不一定是壞事。「我很喜歡陳奕迅《重口味》的歌詞:『每次 殺不死你 殺不死你 也醫好你』,當面對不同的攻擊時,或者以為世界會塌下來,但人生長路漫漫,當一件事這刻殺不死你,將來就是幫助你成長的一次經歷。」

很阿Q?他是學習面對失敗和負面,視為修行,「我已三十歲人,或者大家以為我好成功,但聽完我說也都明白,我一直在過負評人生,而最近工作也面對樽頸即使你我身邊有朋友、有另一半,但也不能替你分擔失敗;最終要面對的,還是你自己。」

他記起一位大學老師送他一句《心經》,「這是他出家前教的,『心無罣礙……顛倒夢想』,我理解的意思是,很多事情、傷害和難過,或者都是自己想出來的,別人的一個說話或動作,未必如你所想,可能我們都把事實顛倒了。不如都先放下。」

面對負面意見與聲音時,當下離場,回到內心,堅持所信;在我們身處這個時勢,更是需要。

Error Friday 的參加者跟Jon Jon Jonathan 來一個他指定的動作作結!

 

相關文章: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