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系列:繪本創作研習班(已滿額)

研習班簡介

【繪本,是給所有人的禮物】 

繪本,不是給孩子讀的嗎?對象都是家長、老師、文字或藝術工作者,是嗎?

不,繪本是一本不單靠文字,也不單用圖畫的神奇書本。它以童趣或幽默的眼光,帶人重新審視世界;並透過淺白的文字與圖畫,就能溫暖心靈,觸碰生命。

誰都可以被繪本感動。

你也想製作一本感動自己與每一個人的繪本嗎?來把心中的故事化成繪本,成為自己與所有人的禮物。Trial and Error Lab再次請來繪本作家貓珊(袁明珊)教授舉辦繪本研習班。她曾跟日本繪本大師田島征三學藝,並到劍橋大學修讀兒童文學,著有個人繪本及地圖畫集;擅長以畫作及詩作,把時代、動物及生命作記錄。

貓珊明言,來學的人,不需精於繪畫及寫作,只要很想創作,不斷嘗試,就能有自己的繪本。這人,會是你嗎?

研習目標

學習基本繪本及講故事理論,了解創作繪本及故事的思考流程,以及故事主角及情節的創造方法等。導師會以導修形式,指導每位學員完成及演繹所創作的繪本。作品將於2021年8月Trial and Error Lab的公眾活動中展出。

研習方法
  1. 課堂授課—— 繪本及圖畫書經典理論分享。
  2. 工作坊 —— 堂上練習,即時感受故事的力量。
  3. 技巧分享 —— 體驗演釋故事的精彩與觸動。
  4. 珍藏交流—— 導師把心愛的繪本一一分享。
  5. 小組研習 —— 分組創作繪本,互相觀摩,刺激學習。
研習對象

對象:有意創作繪本、想認識更多有關繪本、繪本愛好者(只要不怕畫畫交流,即使不是專業畫師,同樣歡迎啊!)

研習班資料
上課日期2021年2月17日、3月3日、17日、31日、4月14日、5月5日、6月9日(三)
上課時間7:30pm-9:30pm
堂數7
名額 15人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 (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1樓)
費用 $1,800
截止報名日期2021年2月10日(三)
疫情安排Trial Academy將持續觀察疫情,課堂將因應疫情的狀態以及政府公佈的限聚令安排,有機會改為網上授課,Trial Academy會於開課7日前透過電郵發出通知,敬請留意。
報名連結

https://form.breakthrough.org.hk/form/TA00_2021-second_A

導師簡介

貓珊(袁明珊 )|繪本作家、畫家

於英國劍橋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主修兒童文學。現為全職繪本作家及畫家,經常繪製大型社區地圖。相信以圖畫及文字,能夠紀錄及分享有意思的訊息。於2014年創辦樹木保育專頁「親愛的樹」;出版著作包括《獅子山下的黃大獅》、《夏慤佔領圖》、《最後的告別》、《iDiscover Hong Kong Guide》、《Deserve》及《小虎妹形象工作室》(日)。曾多次於香港及海外參與展覽,2019年並於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中的田島征三繪本美術館進行個人展覽。


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Mil Mill喵坊」創辦人葉文琪香港無一卷自己製造嘅廁紙,是誰的Error?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Gina + 受訪者

我們對「環保」實在太多刻板印象。茹素、穿二手衣物、自備餐盒、棄用膠袋……但在這些習慣以外,以商業角度推行環保Mil Mill 喵坊」主理人葉文琪,可帶頭把香港人的廢紙做成環保再生廁紙的先峰不單為環保作出大膽的商業決策本地滯後的環保路上懷抱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不斷嘗試 

葉文琪(Harold Yip),「SSID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及執行董事。光看名字未必明白公司業務是什麼,其實就是把廢紙放到循環經濟,變成環保再生廁紙卷等。

 

發展高端環保生意,很錯 

葉文琪當年想突破傳統的環保回收業,只想省時省力兼有商機,卻不自覺改變了生活習慣在Trial and Error Lab 早前舉行的Error Friday分享會中,就暢談在嘗試種種「Error」他先於2009年連同數名紙業專業人員成立「SSID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運用物聯網 (Internet of Things,  IoT技術,並配合無線射頻辨識(RFID物流及追蹤科技紙張的循環經濟簡單而言,他們窺準當時本港辦公室機密文件及廢紙在回收上的漏洞,於是用科技量重及回收,並設追蹤系統,令客戶機密資料準確銷毀並製成不能辨認的可循環再用物料同時計算回收物料減碳數據 

但在香港,走得,就可能出 

初我們拿很多獎,惜叫好不叫座。我們太樂觀於技術上的創新,有些客人談了一兩年才成他沒放棄,反而嘗試更多服務如垃顧問、垃圾審計等,為客戶源頭減廢,減省成本。 但本港的垃圾徵費措施亦未落實,即使生意發展比想像緩慢,但仍在正確的軌道上。 

然而,葉文琪與拍擋仍不停為環保回收做實驗更為十年後生意的另一個夢想,埋下伏線。

位於元朗工業邨的廠房。每天都處理回收而來的牛奶盒及、飲品盒及廢紙,打成濕紙漿。廠房設教育中心,經常為學校及團體開辦導賞團。

 

開辦香港人的廢紙回收紙漿廠,很錯? 

其實本港堆填區每天有兩千七百多噸廢紙其中許多是辦公室廢紙,在我眼中,這些都是資,怎能浪費呢?」葉文琪指出本港廢紙回收後打成漿只能運往中國及外地做紙皮箱原材料,香港人難以見證以至享受環保成果,「故此我們有一個夢,開一間紙漿廠,處理香港人的廢紙,並製成紙品,或讓大家更大動力投身環保 

等足年,生意終有盈利,也獲政府「回收基金」資助設立紙漿廠似乎夢想成真他苦笑說,又再。「原來找一塊地建紙漿廠,建立一條生產線,買很多機器組裝……都是我們不熟悉,也花費極大 

紙漿廠總算成功開辦。但迎來更困難是,每天不易回收足夠紙量香港亦沒有造紙廠去使用這些紙漿困境中,葉文琪埋首計的學生,把公式中的ABC不停調位、試驗想到新點子 

「想起香港人喜歡飲紙包飲品牛奶,但一直沒人回收,不如我們開這一『瓣』,在全港400多個地點收集鋁箔紙包、牛奶盒、紙杯等(下圖,左)用技術隔走雜質後打成紙漿(下圖,右),賣去外地循環再造原料至少解決香港部分垃圾問題。」現時廠房每日可處理約十噸紙包飲品盒成為香港唯一能把紙包飲品回收及再造的地方 

 

把香港人用過的廢紙做廁紙,不再錯了! 

他們把香港辦公室回收廢紙打成的紙漿仍不見本土出路左思右想,解決方法:「把香港廢紙紙漿,運到越南做紙,製成廁紙2019年,他們的環保再生廁紙品牌「Mil Mill喵坊」誕生,十年前「香港人有自己紙」那個夢,終於成真了大半 

但在主流市市場下,「Mil Mill喵坊」市場佔有率只有 1%,「我們做回收就知道 —— 一百個廁紙筒中,沒有一個屬於我們的紙。另外再生紙漿做廁紙的確沒那麼滑在香港做零售亦困難重重,廣告費、上架費不易負擔。「製造再生廁紙,每一噸能少砍24棵樹,也用少一半水源,不少年輕及追求環保的客人,在社交媒體及小店認識我們後就一直支持 

或許大家用不慣2層的廁紙,更未必接受有點嚡的質感。但既有FSC recycled認證,100%本地廢紙回收再造,更沒添加螢光增白劑,對地球對自己都有好處,為何不給它一個機會?

 

源頭減廢,才是最正確 

中國收緊廢料進口,並計劃今年停止廢紙入口,世界是自己廢料自己處理香港人應如何思考環保?仍舊把廢料放到回收箱、交給拾紙皮長者補充,長者付出極大勞力,用一天整理幾十斤紙皮佔香港回收業2%,卻只有數十元收入,連最低工資也不如一天垃圾徵費、污染者自付未落實,其實一天都在繼續剝削拾紙皮長者 

幫助拾紙皮的長者?要減輕堆填區負擔?其實把紙張循環再造、資源收,無論如何也只是環境污染葉文琪語重深長地道「很多建議埋』其他甚至所有環保工作。但其實環保不應單靠一個人、一間廠去做,大家一起做好源頭減廢,才能為地球帶來出路。 

在「Error Friday」分享會中,葉文琪(右)分享十多年來不停為環保回收業做的實驗,經多次失敗再嘗試,終夢想成真,製造屬於香港人的再生廁紙。

 

如何把家中的飲品盒及紙杯,交給香港現時唯一處理者「Mil Mill喵坊」?

1. 飲完後,移除膠袋、飲管或膠蓋

2. 剪開並攤平飲品盒

3. 洗淨,確保沒有殘餘物

4. 抺乾,拿去全港400幾個回收點:bit.ly/MilMillMap

 

**下次1月29日的Error Friday,將請來GLO Travel兩位90後共同創辦人分享 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分享!別錯過!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疫情下仲存在嘅旅行社,係咪Error

日期:2021年1月29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原價$130/位)

 

相關文章: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


阿強的Error 505:以繪畫記念受苦的人

阿強的Error 505:以繪畫記念受苦的人


【另類職志專題】     Text / Mandy & Gi       Photo / 受訪者

「I am Error 505」的阿強,以溫暖色彩、幼身線條及香港昔日情懷為主要風格,讓人記住香港的美好。

一年將盡,新年伊始,又是寫卡寄予祝福,或與親友共聚的時候。可是在過去一年,團聚變得艱難,可能相隔一道高牆、一條河、甚至是一個大西洋。廿多歲的阿強有感而發,創作一系列有關香港的明信片、信紙及年曆等,願作品成為傳遞關懷的一件件小工具,在黑暗中成為燃點起盼望的一盏盞油燈。

 

從前以畫記錄歲月靜好

阿強自小喜愛繪畫,大學時修讀創意媒體,年前創辦品牌「iam_error404」,把自製的明信片帶到市集擺賣:「我覺得日常中的小事和常規很吸引我。生活中或有很多重覆又枯燥乏味的片段,但我都會畫下來,視作生活中瞬間的定格,用以承載當下的回憶和感受。」是故踏單車父子、士多、舊日風景等構圖,配上多元用色及風格,全是他對於歲月靜好的記載。

直至去年6月,阿強的「好日子」徹底反轉。他很快開設IG 專頁「iam_error505 」,上傳手繪文宣圖,亦把記載運動場景的明信片義賣。「當時感覺很辛苦,唯有畫畫能抒發難以言喻的情感。」

其實阿強工餘正修讀歷史碩士。那刻他跟許多香港人一樣,已身處歷史的關口中;他並不為意,作品風格居然在時代中慢慢成形:柔和的色彩,如五顏六色的微光,加上簡單的筆觸,記錄社會運動裏的情感,除了傷心、失望,還總帶點溫暖;跟一般文宣圖常用的黑調相當不同。他苦笑說:「後來我才發現,我的畫很有萬家燈火feel,因為我是睇ATV大的。」

阿強雖不方便露面,但總不放過任何用圖畫為香港人打氣的機會。

 

讓色彩成為香港人情感的出

其實阿強曾因為運動帶來的傷痛,而不想為畫作添上色彩。「以前我認為(社會)已沒有甚麼值得你用顏色去畫,但畫到某一個位就會發現:正正因為社會如此絕望,更加需要多顏色來表達。」而他的設計,已不單是個人抒發情感的途徑,更能成為別人的鼓勵、安慰,或是情緒出口。

訪問前一天,阿強在市集擺檔,義賣關於內地被扣留12位香港人的明信片,希望大家能把它送給世界各地的人,來增加國際社會對事件的關注。明信片的正面是他為12港人設計的畫作,背面是他們的名字及簡介,「我research了他們的資料,再加入自己的想像。例如其中一位很愛貓,我就把他與貓相處的情境畫進去。」

那天在市集,剛好有客人經過他的攤檔,看過明信片後,突然感觸地哭了,「我覺得這一刻是勝過千言難語 …… 如果一幅畫能令設計者、 觀賞者與香港人的感受連結在一起,已是十分值得的事。」

阿強繪畫12位港人的明信片,會加上溫暖的想像,讓大家不僅以冰冷的數字及名字,去思念石牆下的他們。

 

盼望傳達手寫的溫暖盼望

記掛社會事件,也記掛所有因此而受苦的人。阿強於是也設計信紙,供人免費下載 (下載連結—— 不是用來自己寫情書,而是用來寫信給正身處牆內的囚友。她說,身邊有不少人也想給囚友們寫信打氣,但因不熟悉監獄的寄信規則,大多使用白信紙,於是有了設計「好玩又漂亮」信紙的想法。 

信紙上除了有的特色插畫點綴,還有找不同、迷宮四格漫畫等等,希望為收信的囚友帶來一絲樂趣。「不過我畫完都要大家肯寫,才能發揮信紙的作用呢!」 

那麼真的有人用你的信紙寫信嗎?你知道囚友們的反應嗎?「有啊!有網友說收到囚友回信說,收到我畫的信紙,再加上手寫的問候句語,感受到不被遺棄,感受到點點希望 

而去年加入Trial and Error Lab 成為駐場實驗室伙伴,更正好給他一個相對安靜的空間去完成以上的事,畢竟在家實在不便繪畫這類議題的畫作由明信片、大畫報為囚友印製信紙給同路人繪製年曆進駐大半年,他實驗了許多許多下一步,他想嘗試繪製繪本,把民主理念深入淺出地分享,「希望繪本,送給這城市天真的孩子作為禮物。」他如此許願。

每次在手作市集擺檔,很多人會跟阿強打氣,感謝他手所作的。

(原文刊於《一小步 Little Post》,承蒙作者及受訪者同意轉載,標題及內容略經修改)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室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手殘遊記 大實驗】如何過一個不肚痛的溫暖聖誕?

【手殘遊記 大實驗】如何過一個不肚痛的溫暖聖誕?


【手殘遊記】Text/  Gi + Kuen    Photo/ Agnes + Gina

身為Trial and Error Lab管理員,總不能只叫人失敗嘗試,自己也要秉承累敗累試精神吧?話說管理員阿絹不擅長做手作,廚藝也只屬「自給自足」水平,因她擔心給他人煮食會帶來腸胃炎災難,故平日極少宴客。今個聖誕,自稱「手殘星人」的阿絹就大膽接受友好媒體 《一小步》邀請,嘗試烹煮源自歐洲的冬日熱飲「香料熱紅酒」(Mulled Wine)。到底她能否「酒」出失敗?別人飲後有否肚痛?不如一起了解她這次挑戰的所有Error。

 

前奏已經有啲Error

話說阿絹先去中藥舖購買香料肉桂,問掌櫃:「唔該我想要肉桂!」
掌櫃:「桂皮啦,都係同一樣嘢!」

翌日,拍攝團隊見到一塊塊猶如樹皮的桂皮時——
導演:「唔係肉桂條嗎?」
絹:「桂皮同肉桂條都一樣味呀。」
導演:「但我哋要影相喎,啲桂皮成塊樹皮咁,唔靚呀!」
絹:「不要分得那麼細,大家都是肉桂~」(肉桂的糗事待續……)

倒紅酒時不打瀉,煮紅酒時不煲瀉,對鮮有入廚的阿絹而言,可能已是一項成就。

 

煮酒居然零Error

整個「香料熱紅酒」製作過程,阿絹都能獨力完成,成功把蘋果橙切片,紅酒沒煮瀉,八角丁香肉豆蔻粉橙汁也沒買錯材料及份量;還從Trial中發現了不少Tips。

「紅酒愈便宜愈好,因為煲熱咗,根本飲唔出產地同年份呢!」
「紅酒煮得愈耐,酒味愈淡,香料味愈濃。想兩種味道俱全,咁自己用鼻聞吓,飲兩試吓味。」
「如果易醉,想酒精完全揮發,就一整枝酒同香料生果一齊煮,否則就先煮⅔樽紅酒,尾聲先加入餘下⅓。」(食譜請參看《一小步》原文

最後,「香料熱紅酒」散發一室香氣,賣相(意外地)充滿森林氣息。今次她邀請了少數朋友品嚐,眾人24小時後不見肚痛,大成功!

阿絹摸索到,紅酒煮得愈久,酒味愈淡,香料味卻會愈濃,故要留意火喉。

 

手殘星人的Error learning

從今次煮食過程,阿絹得出一個很重要的Error learning:「雖然大家都是肉桂,但,真的要分得那麼細!」

事源阿絹被掌櫃誤導桂皮與肉桂條無異,及後成功煮到「香料熱紅酒」自以為成就解鎖,翌日在家想再煮一次;但桂皮已耗盡,心想:「肉桂粉、桂皮、肉桂條都差唔多,反正家中有肉桂粉,今次就用佢吧!」

想不到,肉桂粉的味道,與桂皮或肉桂條 —— 差很多!既只有淡淡的肉桂味,而且原來不溶於水,令熱紅酒飲到最後時,一口都是粉。

阿絹:「連我都可以成功炮製出美味的熱紅酒,相信大家也可以做到!」(笑)

 

疫情中多Error也要分享溫暖

第四波疫情下要跟親朋相聚,把酒當歌已不可能。這不一定是2020年的最大Error,但當中的孤單失落,實在令冬日加倍冰冷。

這次Trial完全零失敗的料理,不單展示「手殘星人」阿絹的賢慧,其實更想鼓勵大家,趁聖誕把「香料熱紅酒」帶給少數親朋好友,甚至鄰居或社區裏的伙伴分享,例如大廈保安、清潔工友等;讓彼此喝下去不單暖笠笠,也更能交換暖暖的祝福。

疫情不應成為送暖的阻隔,聖誕新年就把「香料熱紅酒」與少量親朋好友及鄰居分享。

「手殘遊記」是什麼?

「嘗試,直至找到出路」,不應得個「講」字,就讓Trial and Error Lab手腦不協調、手作零分的管理員與參與者,來嘗試做各種手作實驗;體會從困難之中,學習工藝的價值,並嘗試突破失敗。


【創業有煩惱?】讀本書、找個人,就能指點迷津?

【創業有煩惱?】讀本書、找個人,就能指點迷津?


【文創先行者專題】      Text /Gi       Photo /Andy + Gi   

品牌初創時經常遭受客人查問,無可避免帶來自我質疑,令自信大受打擊,卻似伸手無援。

「我畫插畫,但只懂印成明信片與同生日卡賣,『唔知』有無人欣賞?」

「我『唔識』定價,太便宜會蝕本,太貴又怕沒人買。」

「『唔知點解』我的IG Shop,反應總那麼冷淡……」

建立品牌已經不簡單,要營運一個初創品牌更是艱鉅,有「唔知」、「唔識」,實屬必經階段。但如果疫情令生意大跌,但疫情前營業額已不太理想,此刻想急起直追,會太遲嗎?(《點解創業咁難?手作工藝師五個營運の煩惱》–>超共鳴的訪問,去片 !)

只要拿起看起來趣的書本,自會找到你需要的答案。

 

不一定只看創業書籍找答案

只要仍不放棄,願意嘗試,不怕失敗,營運品牌的答案一定放在面前,只待你伸手。建議可找些有趣的雜誌、網站或書籍來尋找啟示,像台灣的《Cheers雜誌》及網站,就有很多關於新世代工作、學習與成長的訪問及專題。例如當香港還沒流行slasher,他們幾年前已率先製作斜槓族寫照、零工經濟好處等專題,也常翻譯有關外國文章,頗能帶來具參考價值的洞見,讓一個人的闖蕩人不感孤單。

要是想多看書,又沒有逛書店的習慣,也可在電子書網站與app瀏覽書籍。Spaksine 由香港一位年輕愛書人創立,把書本內容寫或讀成摘要,不消10分鐘就可獲得一本書的關鍵想法。這網站與app 的書籍範疇廣範,由商業、心理、勵志、文史、哲學兼而有之,不乏流行或冷門書籍。只要拿起手機花幾分鐘就能擴闊視野,為生意帶來新思維,如此閱讀也很划算。

 

尋找屬於自己的工作規律

好好摸索個人的創作與生活節奏,更是年輕創業者所需要;因為不一定人人適合早睡早起,藝術創作者也不一定深夜才靈感飄至。但無論何時起床,都必須克服懶惰,才對得住自己吧!

像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自由身及遙距工作多年,就推薦用「番茄時鐘法」來專心、高效卻不枯燥去完成工作。參考與自己工作與性格相近的人如何作息,又或收拾一下凌亂的工作間;甚至翻一翻《間歇高效率的番茄工作法》、《每天只做一件最重要的事》等書,或能帶來生活習慣的大改變,讓創作充滿動力。

《間歇高效率的番茄工作法》有助上班族或自由身工作者,學習有效率地規模時間與生活。

 

找個「醫生」為品牌把把脈

書籍以外,帶品牌「看醫生」又如何?如有「第三隻眼睛」,幫忙為品牌把脈,把你帶走出盲點,更是慳水慳力,又能最快捷獲得改善方案。

香港有這種「診所」嗎?

2020年下旬就有新組織「Sehji寫字」,為有意創業、成立社企,並申請政府資助的新手,提供諮詢及服務。教導撰寫計劃書之外,更會協助選擇合適的資助計劃、教導面試技巧及協助審閱計劃書,並提供意見和諮詢。該組織會按照成功申請的資助計算收取「服務費」;若未獲批出資助,服務按金全額退還,不另收費。

若創業已經很窮,想要義診?Trial and Error Lab最近就提供免費面談諮詢服務。Trial and Error Lab一直接觸不少年輕創作者,很願意跟大家分享於本地以至海外文創行業所累積的觀察、學習與經驗,並為創業者撥開迷霧。「會診」內容包括:重新設定或調整出可行的品牌發展方向、改善品牌或業務發展、發揮文創產業想像與潛能,以及重整職志想像等。如有志投身文化創意產業,甚至調整品牌發展方向的朋友,歡迎預約作免費面談諮詢,為文創品牌把脈。(面談諮詢服務詳情https://cutt.ly/1hSiMYD

Trial and Error Lab有多年跟年輕創作者同行的經驗,很願意分享於在文創行業所累積的觀察、學習與經驗。

 

 

試學院Trial Academy「Let’s Talk」
日期:逢一、三、五(公眾假期除外)
時間:12:30pm -13:30pm 或 7:30pm -8:30pm 每一節約一小時
費用:全免(原價$130)
內容包括:

  • 一小時交流,Lab管理員會給予相關意見和經驗
  • $100 嘗試學院Trial Academy 電子現金券
  • *使用受條款及細則約束

參加方法:

  • 先在預約system選擇面談的時間
  • 參加者收到一封確認email,當中會包括網上報名表,參加者需要在限期內提交相關資料。
  • 參加者提交報名表後,會面時將按以下幾個向度作交流,包括但不限於品牌現況分析、潛在經營問題及發展遠象和可能

按此預約

「嘗試學院全新面談諮詢服務:Let’s Talk」是什麼?

在嘗試建立品牌的過程中,會遇上很多困難或者樽頸位,有些人亦因此退出或放下原初的計劃。我們深明建立品牌的道路絕不簡單;青年人實在需要真誠的意見以及同行者與他們一起探索可能,幫助他們一步一步實踐出自己的夢想。嘗試學院 Trial Academy 是故推出全新的面談諮詢服務「Let’s Talk」,為大家的品牌把脈。


【第四波疫情】手作市集停辦,又豈止少了一個購物勝地與打卡位?

【第四波疫情】手作市集停辦,又豈止少了一個購物勝地與打卡位?

 


【文創先行者專題】     Text / Gi       Photo / 受訪者

唔準諗即答:你今年去了多少個手作市集?

一個?三個?因為疫情而無去過??

市集,對手作工藝師而言,是展示作品、與客人交流以及實體銷售的舞台;對顧客來說,則是認識本土品牌、購買獨特手作產品、打卡與閒逛的平台。而對 Trial and Error Lab 管理員如我,遊走市集更是最喜歡的工作之一,既能觀察文創界別趨勢,又能認識新品牌新工藝,還可探訪有份擺檔的實驗室伙伴(Fellow)。

可惜自去年中旬,因着疫情及種種原因,大部分手作市集都得取消;直至最近兩三個月疫情緩和,手作市集才漸見復甦;手作人與文青亦終能在現實世界 connect。究竟手作市集的搞手,如何令客人放心遊逛?怎樣推動入場人次?第四波疫情來襲,手作市集又會無限延期嗎?而身為本土文創的支持者,疫情下又如何支持艱苦經營的手作工藝師?

文惠龍 Biran(右)與夏競業(左),三年多前投身市集搞手行列。

 

疫情下:曾停辦市集大半年失收入

本業為中學教師的Brian(文惠龍),全職跟拍檔夏競業舉辦手作市集「LIFE MART」已三年多。 Brian 說當初被手作市集的蓬勃所吸引,「2012至2014那幾年,工廈、小店、九龍城書節、JCCAC等地都辦很多市集,給這城市一番新鮮、活力之感。」 他加入時正是市集走向普及、大眾化的時候:「我想為本地市集加入新元素,令文創業界有更大發展。」他口中的新元素,包括主題市集、邀請插畫師及店舖合作等,並開發不同地方舉行,漸漸讓「LIFE MART」為人熟悉。

直至 2019 年下旬,他們卻經歷本地手作市集首個寒冬:「2019年6月打後,我們主動停辦市集,因當時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而至 2020年2月疫症爆發, Brian 坦言影響更大:「場地既不開放,客人也不逛市集,我們急急取消三、四個市集,然後就一直停辦。」故此今年上半年,他跟不少手作工藝師一樣,只倚靠積蓄生活,「但我們更需要支付市集固定開支如倉存租金,真箇足襟見肘。連我工餘做的插畫、文字創作、乾花花藝作品也乏人問津。」

幸好,入秋後,手作界別迎來一線曙光。

最近的市集,漸見人龍。

 

今年秋天:業界見小陽春,新品牌新工藝湧現

9月中第三波疫情過後,疫症漸漸受控,「大家習慣了戴口罩、量度體溫及洗手,逛街、去市集的信心大增;於是我們重辦市集,並做好防疫措施。」但他觀察到,人們在市集的消費模式,跟過往略略不同:「失業率高企,客人消費審慎了;但願意來市集的,都是支持本地工藝的有心人。」

是故他跟拍檔競業,由 10 月開始,幾乎每個週末都舉辦不同主題的「LIFE MART」市集,希望擺檔的手作工藝師「密密賺」,積殼防饑。競業亦指出,因今年大半年沒有市集,9月打後報名參與市集的手作人大為踴躍,工藝種類也更多元化,「從前市集只集中於布藝、皮革、木工、書法、插畫等,最近報名者有六成是新品牌,也出現少見的金屬線編織、木片畫、噴漆、Laser Cut、3D 打印等工藝;對客人來說,一定多了新鮮感。」對文創界來說,更帶來久違的新氣象。的確,只要做好手藝,並把早前Work from home鑽研的新工藝新作品,「睇準時機」放到手作市集,定能為客人帶來耳目一新之感。

故此在10月份的市集,競業就曾錄得超過一萬入場人次:「應該是大家都『餓』了很久,太想逛市集了。」 雖然檔主的營業額或許追不上疫症前,但競業與 Brian 都會花盡心思構想新點子,務求帶旺氣氛及人流。「例如早前大家不太開心,10月1至2日那次市集就以『負能量』為題,並舉辦『負能量運動會』、『療心空間』等創意活動,希望人們來市集不止消費,也能釋放負能量。而 11 月尾的《分手展覽 3.0》市集,在『分手展覽』之外,更在兩個地方同步進行,讓不同活動連貫兩邊,務求打破市集場地的限制。」競業補充。

Brian(左一):「這一年市集取消又好、沒收入也好,身為搞手都得接受。」

 

第四波疫情來襲:手作人應作更多嘗試

第四波疫情來襲,跟香港所有人一樣,他們大感無奈,卻不失盼望。Brian說:「這一年我們已學會隨機應變。所有事情快來快去,市集取消又好、沒收入也好,都要接受;畢竟人命總比賺錢總要。」

競業則表示,一天未停辦市集,一天都會跟手作工藝師共同進退:「我們最近就免去一些長者、NGO檔主的場租,也邀請學生到來觀摩及參與展覽;希望為社會帶來不同的可能性,連結更多人明白工藝的意義。」

Brian認為要是實體市集因疫情再次取消,因市集的意義在於交流及連結,故暫不考慮改為網上市集但身為手作人,他建議即使未來沒有市集,手作品牌都要嘗試用其他方法來吸引客人,「例如在社交媒體做Live 互動直播,同時搞好網店等。但這些都非一朝一夕,客人要點點滴滴地累積。」曾當教師的他,也鼓勵可多教授工作坊:「小班教學既不受限於限聚令,又能賺點收入。」而最重要的,是要讓手作工藝的價值承傳

或許我們更要思考的是,香港要是因種種因素停辦手作市集,意義不單在於少了一個逛街、打卡的地方;更有可能是一個城市的本土手作工藝,走向枯竭的象徵。

 

 

相關文章:

疫情令工作急剎停?年輕職人的抗逆心法

疫情逆境「畀啲掙扎」?青年手作工藝師尋自救方案

文創先行者專題」是什麼?

走訪文創界別的先行者,把他們創立品牌的Trial and Error Lab一一剖析,以此激勵彼此,吾道不孤。


繪本創成展:新手作者為孩子描繪溫暖繪本

繪本創成展@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新手作者為孩子描繪溫暖繪本


【為城市研習一件事專題】     Text /Gi       Photo /Andy +  Becky

每天,新聞消息日覆一日地荒誕;即使我們是否別人的父母、師長抑或長輩;總會痛心年輕孩子,在不正常的世界所受的苦楚,而心生內疚。

台灣兒童文學工作者、小大讀書會創辦人林真美老師曾說,「我們必須先捐棄掉屬於成人世界的那些既有成見和方式,然後,去重拾人原有的敏銳感覺,才有可能漸次看到那個在綺麗中,企圖顛覆成人目的,特意呵愛小孩的繪本世界。」

或者,當成年人習慣以理性思維,直面世界的苦難時,繪本可以成為大人與孩子以外的「第三隻眼睛」,以童心童語透視人性深層未被污染的價值觀?

貓珊在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兒童碩士,希望把好的繪本創作帶來香港,今年初就開班教授繪本創作。

 

繪本帶來盼望亮光

著名繪本作家、插畫家貓珊(袁明珊),是如此相信。「一本好的童書,能夠感動人,帶來盼望與思考。」深受日本繪本大師田島征三有關社會議題的繪本影響,她立志要用繪本把心底相信的美善描繪,讓大人小孩閱讀更多好的繪本,貓珊2011年到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兒童文學碩士。

畢業後,貓珊專注繪製融入本土元素與生命價值的繪本。像她在2018年版的《最後的告別》,就把孩子以至成年人難以理解的死亡,透過繪畫小老虎與媽媽,在中環橫街雜巷的老社區中,為爸爸準備喪禮的過程,淡淡地探討生死議題。

然而,她並未停步,今年初在嘗試學院Trial Academy繪本創作研習班」開班教授繪本創作,「香港需要有更多繪本作者。愈多不同風格的繪本,就會有愈多不同的孩子閱讀,讓繪本的主題更廣闊,讓更多孩子明白世界本是美好。」她更希望驗証心中的想法 —— 不一定要畫家或作者才能創作繪本,只要有一顆童心,人人都可製作繪本。

那麼,這個繪本創作班,最後來了什麼樣子的人?

嘗試學院Trial Academy「繪本創作研習班」,同學們在疫情下堅持學習。

 

屬於本土的九本繪本誕生

「每一個都是天生的繪本作者!」貓珊咪起雙眼笑說。多名學生中,有文職、社福界、插畫師、手作工藝師等;未曾受過繪畫訓練的,大有人在:「但他們顯然都已有心中想說的故事,我只是輔助他們而已。」

橫跨幾波疫情,經歷逾半年的課程,貓珊在斷斷斷續的課堂中,把繪畫、撰文、顏色運用、印刷等心得傾囊相授;因為疫症肆虐,最後階段同學都只能各自創作,但幾經艱苦,九本繪本終在今年十月誕生。綜觀眾多繪本,有技巧成熟的印刷書,也有青澀的手製本;但全都符合繪本的製作原則,有嚴謹結構、彩色繪圖、完整封面封底;普遍有20多頁,有些更長達60頁,「同學的繪本全都超乎我的想像 —— 實在太精彩了。」

不懂繪畫的同學,想到紙膠帶拼貼成28頁的繪本;或是全港首創。

九本作品涉獵的主題甚廣,有幫助孩子認識情緒、死亡議題;有對自由與選擇的叩問;也有少數族裔眼中的本土社區生活風景,更有勇敢面對困難的堅毅。

其中有幾位同學,不會用電腦繪圖,那他們如何克服呢?一位就用木顏色畫出童稚般的畫作,畫風十分可愛;而另一人更用不同顏色圖案的紙膠帶製畫,」如台灣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黃春明的撕貼畫般,以五顏六色的紙膠帶,拼貼出多幅西貢麥理浩徑的風景;該同學構思好故事及Story broad後,花上一個多月拼貼成28頁的繪本,「教過這班同學,我更相信繪本並不是美麗的畫集;他們的製作都擁有單純的童心與巧思,就是最好的繪本。」

當來你來到突破書廊,看這小小的繪本展覽,親身閱讀這九本繪本,定會感受到一羣新手作者,在這個似是扭曲的世界,依然用盡全力,把心中相信的價值觀記下來,定意為孩子帶來感動與溫暖。展期由即日起至11月8日。

在突破書廊舉行的「繪本創成展 @ Tial and Error Fest」,提供了舒適安靜的環境,讓讀者放下煩瑣,安靜投進繪本的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展出繪本簡介*

《行山看風景》文圖:Terrence Chan @HKMT

四隻小動物相約到西貢麥理浩徑遠足,沿途雖然都在一起,但大家的步伐、欣賞到的景色、感覺的涼風卻完全不一樣。同一樣的事物,每個人感受與看到的東西都不盡相同。即使大家都在香港行山,但看到的都是不同的風景。此繪本全本以紙膠帶拼貼製作。

《小魔怪來襲!》圖文:黃希賢 @ Heiyinhoho

當朋友難過時,我們可以做什麼?遇上小魔怪突然來襲,操控呵呵的一舉一動,更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究竟呵呵與藍呵會怎樣與小魔怪相處?
作者以自身患上抑鬱症的經歷為藍本,創作繪本《小魔怪來襲!》,告訴小讀者陪伴和聆聽的力量,都比一切都強大。來一起學習理解和安慰憂傷的心靈,擁抱那些不能抹走的傷痕。

《一雙手》圖文:余依蒨 @Carriezantangle (圖上)

似是疫情下教人衛生知識的繪本。但其實這是關於照顧別人、自我照顧的繪本。創作意念源於作者一次深刻的體會:傳統觀念認為,我們要照顧別人,盡力幫忙;但假如我們自身未準備好,或根本沒能力照顧好自己時,又何來能力幫助別人呢?希望讀者閱讀後,明白自我照顧的重要性。

《隔離外太空》圖文:B.Lue·偽文 (圖下)

地球病了,她也病了,染上武漢肺炎,去世並去了另一個星球。那麼死後的世界是怎樣的?有天堂、地獄嗎?原來死亡是離開熟悉的地球,身處神秘外太空,才記得地球孕育生命的美麗。
怎樣延續未來的希望?在於我們選擇珍惜及愛護眼前的事物,還是繼續放肆破壞。

《說星球的事》圖文:陳家曦 @Wusoul

Wusoul胡鬚由自己的小星球出發,找尋一個在夢中出現的人。故事講述他乘坐小樹葉,從自己的世界飄到其他星球的一段歷險旅程,進行一段沒有預訂、沒有行程,只是隨風而來、隨緣而走的旅程。他並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是哪兒,只等待小樹葉飄落地上,看看能否遇到那個人。他一直期待著陸的那天。卻不知自己悄然經歷了一次珍貴的成長過程。

《騎呢隊友智爺爺》圖文:葉子

動物遇到困難,一同經歷失意、碰壁,幸有智者好友從旁指點。認識自己的長處、短處後,各動物一步一步找到方向,走出困境,一個一個找到理想的工作。當中嘗到的不單是友情,還有無私的支持,守望同行,勇敢邁步向前。一羣表情的豐富動物,表面在搵工,其實是尋回自我。

《你看見嗎?》圖文:徐痴筋

「兒子,你快來看!」
「爸爸,走慢點吧!我褲子快掉下了。」
離開香港前,少數族裔爸爸帶兒子回到小時候居住的社區。
回憶,遊賞,道別。
一急一慢,一個回味過去,一個幻想未來。
至於眼前擦身的互動,微妙的差異,你又看見嗎?

風琴式的 fold out book ,像清明上河圖般,能拉出很長的街景。

《籠中鳥》圖文:李婉嫻

嵐嵐住在安舒區,無憂無慮不愁食住,只要聽教聽話,甚麼也不缺,卻困在籠內。
悠悠住在山野間,生活無常,今天不知明日事,卻享勞碌得來之樂,在天空自由飛翔。
若要離開牢困日子,唯有不放棄,努力堅持,走過艱難,才能自由翱翔天際。

《我都有表情符號》圖文:Dr. Dawning Leung

每個人也有情緒,也有自己的表情符號。這繪本協助小孩認識不同的情緒,並鼓勵他們製作屬於自己的表情符號,藉此提升小孩的表達能力。為了增強小讀者的多感官閱讀能力,使用了特製的觸感物料來繪圖,讓大家可以體驗到「觸得到的表情」。

 

試學院Trial Academy繪本創作研習班」,師生將於Trial and Error Festival 舉行繪本展,歡迎到場參觀。詳情請看這裏


繪本創成展 @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日期:2020年10月26日至11月8日
時間:12:30pm-6:30pm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下突破書廊
書廊開放時間或受環境因素有所變動,如有疑問請到inbox查詢)

 

相關文章:

畫家貓珊:從繪本尋索盼望,在不尋常逆境中保持童心

「嘗試學院研習班」是什麼?

此系列可視作文創設計者(其實是任何人)的特殊興趣班,精選各種有深度、有內涵、有姿勢又有實際的題目,並不限於文創領域的學習,讓參與者能離開自己熟悉的範疇培養創意。透過研習的模式,帶來更有深度的學習和體驗,發展多元化的思維模式,從中獲益。詳細課程介紹請看這裡


畫家貓珊:從繪本尋索盼望,在不尋常逆境中保持童心

畫家貓珊:
從繪本尋索盼望,在不尋常逆境中保持童心


【為城市研習一件事專題】     Text /Gi       Photo /Andy          

貓珊(袁明珊)為全職繪本作家及畫家;深信以圖畫及文字,能記錄及分享有意思的訊息。

初次跟繪本作家貓珊(袁明珊)見面,她總是咪起雙眼,像孩子般笑着談着。彷彿在哪裡看過這笑臉 —— 不就是她筆下的動物與人兒,都有着這童心的笑臉嗎?初秋的某天,我們選擇在近郊見面;她的笑聲、畫作、文字與帶來的繪本,在微風中帶來熱度。

原本從事建築保育的貓珊,深信即使身處逆境,繪本仍能為人帶來希望和溫暖,於是不問原由投進繪本創作的行列。

 

本業建築保育,以繪畫為志業 

看貓珊的畫,就像清明上河圖般細緻,不論是舊作《夏慤佔領圖》還是近年出版的繪本《最後的告別》,以木顏色與蠟筆,把建築物的窗框與人影等,以極幼細卻又童趣的筆觸記下,令死亡、社會運動等冷冰冰的議題添上溫度。

這都與她的專業出身有關。

「我從小愛藝術和繪畫,大學時修讀建築,想這科必能結合喜歡的事。」貓珊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建築保育,「不只做學術研究,過程中會從歷史尋找建築與地區的歷史和故事。做過的項目有祠堂、殖民地時期建築等。」當時她已很有興趣尋找建築物與人之間溫度,「很多社區建築歷史,不就是香港故事嗎?我會把這些用文字與畫記錄,成為保育項目中保留與復修的考量。」細微的觀察,幼細的畫功,就是由這幾年的訓練而來。

工餘時貓珊繼續作畫,把地方、動物與人用畫筆及文字下。是什麼讓她那麼喜歡童趣的畫風,而且不能停止創作的慾望?

「我小時候因阿姨在兒童出版社工作,什麼童書也看。中學時已試畫繪本,畫的都是夢想,很傻呢!」她以童真的笑容,腼腆地說。

直至大學畢業,她到日本新潟縣「鉢與田島征三‧繪本與樹木果實的美術館」實習 ,「田島征三是日本的繪本大師,出版過七十多本兒童繪本,多與社會議題有關。他能把複雜的事情如都市化,又或勇氣等,用溫暖、粗礦而自由的畫風,向兒童甚至成年人用故事去說清楚。」

深受田島征三影響,她決定帶着對繪本的熱情與夢想,認真地學習創作。

曾到跟日本繪本大師田島征三(右)學藝一年。圖左的貓珊去年更於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中的田島征三繪本美術館進行個人展覽。(圖:受訪者)

 

赴劍橋修讀兒童文學,投進夢想的繪本創作 

於是,2011年貓珊跑到劍橋大學修讀兒童文學碩士。 「當我自以為已看過很多童書,上課後接觸不同國家的同學和童書,才明白兒童文學的世界很大。」她更了解到,原來要寫一個單純的故事並不容易:「不少童書都過於說教,又或過多文字。甚至有出版商把賺錢的系列出完又出。」在香港這高速社會,或者連童書都要講求效能。「其實一本好的童書,能夠感動人,帶來盼望與思考已經足夠。」

貓珊畢業後,回港決意要把心中的好童書帶給香港人,並選擇從繪本入手。經過幾年的嘗試與練習,畫作獲得多次刊登機會;其個人作品《最後的告別》於2018年出版,是以死亡為題的繪本。主角是一頭很愛爸爸的小老虎的港孩,但爸爸早逝。

「從那一天開始,窗邊再也等不到下班的爸爸。  
爸爸再也沒有帶著雞蛋仔回來。  
爸爸……再也不回來了。」  

聽着貓珊以童稚的聲音朗讀,再看看畫中沒有眼淚、在窗邊發呆的小老虎,自是心頭一顫。「死亡是難以向孩子啓齒的事,更何況大人也未必能夠過渡。創作以死亡為題的繪本,只希望讓大人與小孩都得安慰。」繪本出版後,一位婆婆托女兒帶來一張夠買一百本《最後的告別》的支票給出版社,但她只拿走一本,要把其餘的送到喪親兒童手上。  「這正是我畫繪本的初心,能感動人,也能令人思考平時不敢去想的事情。」

讓人從繪本得到療癒,的確是貓珊創作的動力。如今她是全職畫家與繪本作家,致力推動繪本創作與教育。「很多人以為有圖和字就是繪本,其實不然。真正的繪本有嚴謹結構,文字在千字內,文和圖分別做不同的工作;不只是圖畫去裝飾文字,又或文字成為圖畫解說。繪本有很多細節,像每頁圖畫的大小、背景用色,不同顏色代表不同的心情等。」

貓珊在《最後的告別》 ,繪畫了香港的風景,盼望成為香港人的生死教育繪本。繪本跟贐明會合作,由綠腳丫策劃,木棉樹於2018年出版。

 

 

繪本並不需要圖畫美麗,誰都可以投身創作

今年初,貓珊在Trial Acadmey開班教授繪本創作,因她認為香港需要有更多繪本作者:「一般主流出版的童書有很多商業考慮, 看的是銷路與圖畫是否美麗。但孩子的喜好是什麼呢?」對,大人喜歡的,代表孩子也喜歡嗎?

「既然不同風格的繪本,都會有不同的孩子愛讀,那麼就應該有更多人一起創作,讓繪本的閱讀世界更廣闊。」她更希望告訴大家一件事 —— 不一定要畫家或作者才能創作繪本:「我覺得最美的繪本是由不懂畫畫的人,就是小朋友來畫的!」她認為不論所有人 ,什麼背景也可投身創作:「如果你心目中已經有一個故事,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畫下心中的畫面, 再用文字補充 ;然後慢慢構思用色及畫法。我的經驗是,創作只用一成時間,但資料搜集和預備工夫就用上九成時間。過程並不容易,但絕對可將勤補拙。」

貓珊再發揮她的幽默:「畫什麼也不緊要,說成風格就可, 或者會因此成名呢!像田島征三和左野洋子,畫風都很奇特,但這就是他們的風格。」  不如就來一起去跟她讀繪本創作課程,嘗試發掘繪本的可能性。「繪本並不是美麗的畫集;只要擁有單純的童心,帶來感動與溫暖,就是好的繪本。」她咪起雙眼,像孩子一樣由衷地道。

貓珊指導一班同學,在疫情下完成多本繪本,已於佐敦突破書廊展出,展期至11月8日。

 

貓珊任教的嘗試學院Trial Academy繪本創作研習班」,師生已於Trial and Error Fest 舉行繪本展,歡迎到場參觀。詳情請看這裏

繪本創成展 @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日期:2020年10月26日至11月8日(突破中心地下突破書廊)
時間:12:30pm-6:30pm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下及1樓
(書廊開放時間或受環境因素有所變動,如有疑問請到inbox查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貓珊推薦的繪本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 繪者: 佐野洋子 譯者: 林真美 出版社:步步

貓珊:「這繪本不是走美麗路線,但故事卻令人極感動。究竟這貓為什麼會在活了一百萬次之後,決定不再活下去呢?那是孩子也能明白的原因。」

 

 

 

 

《不輸給雨》  繪者:山村浩二 譯者: 亞瑟‧比納德, 林真美 出版社:玉山社

貓珊:「很多好的繪本也來自詩歌。像日本這首五十年前的詩,近年有人畫成繪本,鼓勵大家在困難中振作。」

 

 

 

 

 

 

 

 

《大佛運動會》繪者: 中川學 作者:苅田澄子 譯者:黃惠綺 出版社:小光點

貓珊:「童書不一定要文以載道 。這繪本保描述不同的大佛參加運動,參加每一種 項目也根據他們的性情而行。像投球比賽,千手觀音不用很努力就贏了,巨型大佛因為坐了幾千年,所以一動就腳痺。這書沒特別意思,但內容真的很富想像力。」

 

 

 

 

 

 

《和平是什麼》作繪者:濱田桂子  出版社:木棉樹

貓珊:「這是日本、韓國與中國一起出版的,最近香港將翻譯成中文出版。 說的是什麼是和平?在幾個國

家的衝突中,在不同的世界,誰可以成為朋友?在這動盪的時間,大人更不要忘了和孩子談真、善、美。」

「嘗試學院研習班」是什麼?

此系列可視作文創設計者(其實是任何人)的特殊興趣班,精選各種有深度、有內涵、有姿勢又有實際的題目,並不限於文創領域的學習,讓參與者能離開自己熟悉的範疇培養創意。透過研習的模式,帶來更有深度的學習和體驗,發展多元化的思維模式,從中獲益。詳細課程介紹請看這裡


十月勁打風響警號:插畫師以微縮畫喚起全球暖化關注

十月勁打風響警號:插畫師以微縮畫喚起全球暖化關注


【為城市做一件事專題】     Text / Gi       Photo / Andy & 受訪者     Design/ Mandy

如果維港水位上升,會展沉進海底,要怎麼辦?

西洋書法及插畫家Mandy Chan(陳綺雯),全職教授西洋書法及水彩,並創立品牌「Mstandforc」售賣手繪賀卡及文創產品為生,盼以手寫書法的溫度,為人送上溫暖祝福;但大學時修讀環保政策社會科學的她,心願更是能學以致用,用藝術喚醒大眾關注環境污染;而她尤其關注全球暖化問題,決定在十月進行一項「實驗」,去回應她心中的問題。

 

 

描繪末日的水中畫像

別以為全球暖化問題只影響北極熊,近年的科學研究就顯示,氣候變遷已導致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至2050年,許多沿海重要城市如曼谷、胡志明市、上海及孟買等都可能被淹沒,全球沿海城市受影響人數將會超過1.5億。」Mandy很擔憂訴全球暖化對人類未來的影響。

當大學同學畢業後做環保政策研究或倡議,以減緩全球暖化速度,她則思考如何為此盡一份力:「我想嘗試用藝術來做環保教育,但不知如何入手。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人口膨脹對資源需求上升,環境污染愈來愈嚴重,再不動手就太遲了。」

舉行過不少個人畫展的Mandy,花上大半年把搜集的資料和報告,構思用圖畫表達複雜的數據;籌備多時,她終以「末日的沒頂」為題材,用三厘米彩微縮畫,繪畫多個著名國際大都市逐漸沉沒海底的景象。她更把畫展命名為「末頂」,把末日香港、孟買等城市沉沒海底的景象巨象化

懂潛水的朋友,或能想像水中廢墟的荒涼;但Mandy更希望一般人也能明白「末日」、「沒頂」的危機:「我想嘗試以此具體地呈現全球暖化問題,讓人想像自己居住的地方,終有沉沒的一天。是故我筆下的著名高樓大廈、地標沒入深海,並不是要嚇人,而是希望讓人一目了然,明白誰都不能把全球暖化置身事外。」

《末頂》Water Town

 

 

阻止末日並不止看張畫

當低窪城市因全球暖化而被水沒頂,意味經濟命脈中斷時,Mandy指出解決方法有許多:「一般人認為遷都、移走居民就可解決危機等,但人的情感呢?歷史建築呢?動物棲息地呢?這些就如墳墓般,只能永埋水底。」

別說那麼遠,香港近年已受盡全球暖化帶來的極端天氣影響,「像2018年颱風山竹,就讓大澳及杏花邨差點被洪水浸沒。」想起不久前的新聞畫面,再憶起電影中被水淹沒的三峽古城;原來危難真的不遠矣。

若說到要為全球暖化做些什麼,Mandy認為別輕看個人的微小力量:「雖說減少碳排放、源頭減廢、自備外賣盒等都是老生常談;但近年就有科學家發現北極的臭氧的破洞居然逐漸縮小了。要相信每人踏出一步,即使環境多不正常,還是能帶來正面影響。」

正如畫中熟識的城市,要麼被冰般湛藍的海水淹沒,要麼仍被黃金般和煦的陽光照耀,還是可以選擇,只要我們願意改變。

《末頂》Water Town

 

此展覽Trial and Error Lab舉辦的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不正常__ __研究所」其中活動,每年Trial and Error Lab 計劃參加者(稱「實驗室伙伴」)都會以大型展覽展示年輕人的試錯成果。過去一屆共有16位實驗室伙伴,包括Mandy在內,當中7位會以展覽形式呈現過去一年的成長與創作,以「如常創作」去回應不尋常的環境,透過其作品表達對不同議題的關注。詳情請看:shorturl.at/jktL1

《末頂》Water Town

@ 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不正常__ __研究所」

展覽日期:10月5日至11月1日
開放時間:上午8:00至晚上8:00
地點:九龍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下
活動專頁:www.facebook.com/events/358051608581743/

 

相關文章:

現代寫字妹,揮筆寫下人生新頁。Mstandforc

左撇子書法家 @ Mstandforc

「另類職志專題」是什麼?

我們嘗試開展以多媒體形式,帶大家走入非主流的職志世界,了解Trial and Error Lab當中的實驗室伙伴,他們不同的職業和工藝故事。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Luna Is A Bep:讀嗰科唔做嗰行好Error?唔明白自己先最錯!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Gina + 受訪者

人生隨心而行,是否就代表充滿失誤?獨立音樂人Luna is a Bep就自詡是一名「Error之女」,入錯科、著錯衫、返錯工,但她最後發現,有時錯有錯著,才能明白真正的自己更多。

在早前「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Luna is a Bep 就分享她人生一個個又喊又笑的Error,全是值得回味的經驗,並不浪費。

「我個名都已經是一個Error。我本想叫自己『Beep』,但串漏了一個字……」Luna笑稱人生充滿不同Error。

 

Error 1:當活潑的人,進入文靜的學系

人們總對各科學生充滿刻板印象:如社工系充滿愛心,數學系頭腦清晰;那麼中文系,就一定愛好中國文學詩辭歌賦?Luna Is A Bep(下稱Luna)聽罷大笑,「其實我中學時絕少閱讀,不知為何在DSE考到5星星,或許純粹文句通順又夠勤力吧!」如此她就「不小心」進入中大中文系。

入學後,她發現同學跟她的確有點分別:「中文系的人外觀跟一般大學生無異,但我覺得同學有兩大特點,一是比較文靜,二是都愛閱讀,連Facebook帖文都寫得一手好文。」她用《紅樓夢》中的情節形容自己,「像進入大觀園,所有東西都是新鮮的,原來世上有那麼多好書,有那麼多有趣的歷史與人文風景,」她笑得尷尬:「我真是有『負』中文系的,之前成績還是一般般,音韻學讀得特別差,大學四年級才算開竅,開始看書。」

而Luna感到最Error是,她深知自己性情活潑;但首三年的中文系生涯,卻把這個自己收藏,變得沉默寡言:「直到後來參加Dan So(舞蹈學會),我未必跳得最好,卻找到一羣令我很開心、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她曾希望自己成為別人眼中典型的中文系女生,「原來我很喜歡表演,藉着跳舞才找回真我。」

疫情好Error?Luna於是寫了《我想行開下》,幫自己與大家發泄吓。(網絡圖片)

 

Error 2:當隨意的人,不去計劃人生

中文系畢業生給人另一刻板印象,是必定進修教育文憑(PGDE),從事語文教育工作。據毫不科學的調查發現,該學系九成同學畢業後皆循此出路。

「昨天,我賣身給學業……而明天,我將嫁身於生計。」張愛玲如是說。Luna未必完全認同,但她的確不想為了謀生,而把活潑的個性隱沒,「我很享受課餘補習,跟小朋友讀書成長,」但當教師即使薪高糧準,「我想像不了教書時那個自己,說話正經、衣飾大方得體;而且責任太大了,我很擔心誤人子弟。」

她的個性,更體現在未來規劃。「有些同系同學很會為自己打算,二年級已跟老師商量未來要在哲學碩士(M. Phil)的研究題目,又或為做教師鋪路而考語文基準試。

她拉長尾音說:「但我一直Hea到四年級,唔知呀~

她只隨意做些兼職,當過接待員、補習老師,「最深刻是做餐廳侍應,要站足全日,沒人跟自己談天,有order就㩒掣;常常要開cashier數錢,開完又關上,關完又開返(大笑)!站很久才過一分鐘,時間好難過。」當時她覺得沒可能一直如此,「但我每一步卻不知道將來想點。」

她於是想到用「剔除法」擇業:「不一定要『實的的』規定將來做什麼職業吧?試過不同職業,才能理解自己不喜歡什麼工作。」的確太快為未來定調,把可能的大門關上,回頭來看,才是最大的Error呢!

那麼最後 Luna 畢業後從事何業?後來又為何會當上Rapper?

創作讓Luna走上舞台,以演唱分享所思所想,是她最享受的時刻。(圖:Luna Is A Bep Facebook)

 

Error 3:遇上對的鼓勵,不害羞去發表作品

大學畢業,媽媽介紹Luna去當PR,主力籌辦活動、推廣美容品牌,「朋友說我那麼外向,一定很適合啦!」其實她坦言並不了解PR的實際職責,「因為阿媽已經『煮到埋嚟』,我不用再煩惱找工作,那就先做吧。」

聽來這個入行經歷真的很錯誤。入職後性情愈見抑鬱,已是最大印證。「人人都教我要把工作做得更好,但我需要這些嗎?為什麼沒人重視我的感受?」她不解地問。

更重要是,她發現失去了自己:「 PR 這工作需要很體面,形象得體,這並不是我;我開始不知道自己在追逐什麼,有時更常忍不住進洗手間哭泣。」最後決定辭職,她深信是職涯中最正確的決定:「人們說我做大半年就離職,履歷表不好看啊,但我真的不想再Error下去。」

幸好,這時候生命中出現了一個貴人:「那是現在的男朋友,他說我那麼喜歡說四字成語,又常自創押韻句子,可以試試寫Rap歌。」她笑言男朋友把她看高了:「我那時還不知Rap是什麼呀!」

在男朋友的引導下,2018年初,她嘗試把心裡有趣的想法,寫成Rap歌詞,「我真的亂來的,由零開始,不懂作曲就買現成的beat,沒錢買器材就用手機錄音。男朋友開始給我介紹很好的音樂人合作,而弟弟看我愈來愈投入,也竟儲錢送了一套器材給我,很感動呀!」當她認真做一件喜歡的事,宇宙的力量也來施以幫助。同時,她也找到一份編輯工作,「可以穿Hea衫返工,又可以天天以我喜歡的文字來養活自己,很好啊!」

如此,她一直寫歌,一直發表,把心中的想法以筆記本記錄,用作寫歌的養份;如巴金所言:「我之所以寫作,不是我有才華,而是我有感情。」她大表認同:「能夠當上Rapper,我想是因為有渠道抒發情感,把生活累積的感覺,以文字與音樂跟人分享,才能寫下《我想行開下》、《收成期》、《#麻甩系》等描寫生活的作品。」她回憶大學時在Dan So的經驗:「我自小很有表演慾,喜歡講嘢、扮嘢、搞笑、跳舞,如此鬱結才得釋放;這跟在台上Rap歌同出一轍。」

這晚,Luna多次以慚愧的語氣說「我有負中文系」,但若沒有如此經歷,她就不會知道,原來自己與中文的距離並不遙遠:「至今我的文字仍不算很好,但當我成為Rapper,學習創作,才明白文字與音樂,令我人生很有意義,」她頓了一頓:「創作令我走進重生的狀態,改變我的所有。」

或者,人生漫漫長路,做什麼工作並不重要;如Luna的經歷,明白真我,把心中的力量放到一個對的位置,那麼曾經錯過又如何?

這晚Live線上座談會,Luna妙語連珠,觀眾更不停發問問題,一小時分享不一會就過去了。

 

**下次Error Friday,請來Mil Mill 喵坊環保再生廁紙卷主理人Harold Yip分享!別錯過!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一個大叔搞「香港製造」的Error@Trial and Error Fest 2020

日期:2020年10月16日(五) 
時間:8:30pm-9:30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內容:Harold Yip將分享嘗試做一卷Made in Hong Kong「香港製造」的廁紙,所遇到的工作使命感、環保政策、廢紙回收以至「香港製造」的Error。

 

相關文章: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