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氣候響起警號:在都市沉沒前以畫作喚起全球暖化關注

西洋書法及插畫家Mandy Chan,全職教授西洋書法及水彩,並創立品牌「Mstandforc」售賣手繪賀卡及文創產品為生;但大學時修讀環保政策社會科學的她,心願更是能學以致用,用藝術喚醒大眾關注環境污染,決定在十月Trial and Error Fest2020 進行《末頂》三厘米水彩微縮畫展。


用畫作陪伴香港人打逆境波。Heiyinhoho

年輕的插畫師Heiyin,長有一張娃娃臉,畫風也甚有童趣,創作的「呵呵與藍呵」,活像一雙外星人,特徵是長有可愛的觸鬚,穿上一藍一紅的外衣,彼此戲弄也互相扶持;究竟這卡通人物創造的過程是怎樣的?


一張枱,開始嘗試之旅

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 是一個偶然,卻又可說是一連串經歷,把Fion帶到Trial and Error Lab,開展文創之旅。來一起聽聽Fion以第一身分享她的故事吧!


小誌,在這時代的意義

兩位小誌愛好者梁柏堅與黃天盈,分享小誌令他們沉迷到要開班授徒的原因 —— 從小誌中,找到自己的知音,也尋到時代的氣息;每一個人如果都能做一本小誌,都會是一份驚喜。


以藍調外星人療癒人心。WuSoul胡鬚

28歲的插畫家Joe,以「WuSoul胡鬚」為名,繪畫略帶憂傷的外星人,為初入職或困惱的朋友,奉上寫上雋語的插畫明信片打條。他是因為甚麼歷煉,才能如此專心去繪畫外星人故事?


童趣的背後。Little Pro-tato

兒時玩過的「熱縮片」,真的只是「小學雞」玩意嗎?Little Pro-tato以自製的熱縮片回答這問題,並分享如何由這簡單玩意發展為興趣,一步一步地走上半職手作人的道路。


當嘗試遇上Error,你還試不試?

Fion是Trial and Error Lab其中一位實驗伙伴(Lab Fellow)。一年前,她加入我們時,說要試一試發展她的品牌Fionsay,結合銀器與插畫做跨媒介創作。可是一年後,她卻決定暫時放下營運這個品牌,她的嘗試是不是出現Error呢?


手作人「襟撈」的秘密

Trial and Error Lab管理員不時在Lab工作,與Lab Fellow共用工作空間,經常偷聽他們的對話,也會跟他們講廢話、玩遊戲和一起吃飯。他們的一舉一動,我們都看在眼裏。究竟他們有甚麼值得學習的特質與性情?有甚麼質素,能令手作人在文創事業走得更遠?


一葉知生死。李心悅

創作人李心悅一直醉心電影工作,也對生死教育很有興趣,直至朋友離世,她決定要以繪畫來表達她對喪禮的看法,以及生命故事。她以枯葉作主角,讓地上一塊塊看似已死的枯葉,生命再得到展現。


當我想成為全職創作人,父母的反應是……

家庭是我們生命中的力量來源,但更多時是張力湧現的地方。本地著名創作品牌"Chocolate Rain"創辦人Prudence Mak,跟兩位Trial and Error Lab的駐場伙伴Because與Fion,兩代手作人,出生年代不同,但面對的家庭掙扎與內心爭戰,還是相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