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令工作急剎停?年輕職人的抗逆心法

從事自由工作的年輕人,要如何面對疫情帶來的影響?從事影片拍攝的芷菁,與禪繞畫導師Carrie,就積極在逆境中堅持初心,並重拾生活步伐的方法。


一針一線為生命繡上彩色。My Fancy Handmade

Carrie Pau擅長手勾花,一朵一至兩厘米直徑的小花,由勾織到上色,要耗上數小時。她不直接用顏色繡花線,是因為曾經身心創傷,希望借此讓人明白色彩得來不易。究竟她經歷過甚麼?她的手藝又為她帶來怎樣的色彩人生?


嘗試,真的能找到「出路」?在Trial and Error Lab 四年來的觀察記

Trial and Error Lab 是突破機構支持本地年青文創產業工作者的新式職志計劃。自2016 年開始,至今已有超過60 位不同種類的工藝師參與。很多關心這個計劃的人不時會問:「這些年輕人成功找到出路嗎?」創辦人Kuen分享她這幾年的觀察。


尋找對的鑰匙,打開對的大門

小宛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Lab)的駐場伙伴(lab fellow)已經有兩年多,之前她仍是全職社工,只能在工餘時間去製作皮藝品,哪來時間和空間租用Lab作工作室?但來到,卻慢慢尋找到對的鑰匙,打開對的職志大門。


一張枱,開始嘗試之旅

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 是一個偶然,卻又可說是一連串經歷,把Fion帶到Trial and Error Lab,開展文創之旅。來一起聽聽Fion以第一身分享她的故事吧!


疫情逆境「畀啲掙扎」?青年手作工藝師尋自救方案

疫情衝擊各行各業之餘,一國兩制成疑,自由逐步收窄,當權者令人失去信任,人人隨時被消失,令年輕人對未來絕望。今天的青年工作者,還能跟年輕人再談明天嗎?鼓勵他們努力嘗試,修正失敗,是陳腔濫調嗎?Trial and Error Lab 的負責人卻不認同。


「有圖案代表我的家嗎?」 以一塊台灣印花布,溫柔地改變世界的故事

每個設計品牌,都要有一個主打圖案。那甚麼圖案能代表台灣?芭樂?珍珠奶茶?台灣布藝品牌「印花樂」創辦人因關心自然生態議題,故選上台灣愈來愈少見的「八哥」鳥作為標誌,品牌也日漸邁向成功。早前Trial and Error Lab舉辦「試錯遊學團」便到台灣,便跟品牌創辦人之一邱瓊玉對談。


在Niche Market的生存之道。香港紙膠帶

Terrence創作不少富本土特色的紙膠帶(Masking Tape),銷售市場為本地的手作市集,並代客訂製,可謂在Niche Market找到他的位置。可是因社會運動與疫情,市集停辦,生意額也大跌,他要怎樣面對呢?


現代寫字妹,揮筆寫下人生新頁。Mstandforc

西洋書法家Mandy Chan優雅纖細的英文字母,如落紙雲煙;細看卻發現她以七彩色調執筆,字形帶鐵畫銀鈎的剛勁,流露熾熱的溫度。這女孩的確像她的書法,既剛且柔:「拿着幼細的畫筆,我不會餓壞,甚至能靠它走遍世界。」放棄穩定工作的現代寫字妹,自信來自她的經歷。


畫一幅和諧粉彩,來一起對抗疲累身心。MeTime

陳敏婷可謂「周身刀 」,手作工藝的履歷表亮麗:JPHAA和諧粉彩正指導師、關口真優法式甜點黏土及麵包黏土導師、Atelier Tua寶石皂導師、AFS浮游花導師、JICA黏土糖霜曲奇導師、台灣藝術陪伴教育協會輕彩繪Art4MeNU教師與資深蝶古巴特導師。是甚麼吸引她孜孜不倦地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