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行業做到爆肝是Error嗎?】在無力時更要練習分享

「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早前舉行「拯救創作人肝臟圍爐會」,插畫師、獨立紀錄片導演、演員、廣告撰稿員、媒體編輯等都有參與;在過程中,大家練習分享,彼此聆聽和回應如圍爐取暖。


如何為自己創造一份職業? ︳市集搞手X藍曬師 加行@nomad nomad

黎加行沒投擲過履歷表給任何人,創造「市集搞手」這新興職業,同時為香港創造了一片市集風景。到了今天「市集搞手」已成為文青界別中不再陌生,甚至搶著要加入的行業。


越過Error,堅守說香港故事的使命 兩位編輯與文字糾纏的人生

「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邀請兩位資深編輯——曾任《號外》主編及創辦《what.》生活文化誌的鄧烱榕(Nico),以及《突破書誌 Breakazine》的總編輯彭正雄(阿彼),分享二人在書誌與雜誌中糾纏的人生。


Breakazine 總編阿彼:在慢工出細貨的泥沼中掙扎

堅持喜愛的職志十多年,迎來AI取代、營運壓力興各種危機,仍決意堅守編輯崗位,那算不算很Error ?《Breakazine》總編輯彭正雄(阿彼)正是如此,他如何面對這Error?


Nico Tang:與誌訣別書——哪怕將來雜誌的路會愈來愈艱難

「雜誌的世界很大,但雜誌外的世界更大」,是最新一次「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Nico Tang的心聲。他畢業後就雜誌編輯,再創辦書誌,卻決定與「誌」訣別,但又離不開這最愛的職志,當中的失敗經驗,難道比成功要多?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每一個城市的書店,都反映了城市的靈魂。那麼「阿麥書房」、「Flow bookshop流動的心‧情書多」以及「突破書廊」,這三家書店,在過去和現在,曾為這城市帶來過什麼風景?為什麼難以持續?開書店會是他們人生最大的錯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