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如敵國?讓工藝有百花齊放的一天

「同行與敵國」?做手作人已經不容易,把獨門手藝教懂學生,被抄襲了怎辦?從事押花藝術的Irene與Pauline卻不認同,認為在追求品牌成功、生意額、like數的賽道上,其實還有另一條路,可以攜手同行。


四大工作坊學品牌知識,迎接屬於手作人的網店商機

在疫情下如此競爭激烈,若你有自己的文創品牌,渴望於網上平台站穩住腳,如何令品牌與作品找到合適客人?與時並進,留意趨勢,努力創作之外;更可選擇進修。


手作人路難行  「簡梘」:願作同路人分享品牌設計知識

本地天然護膚潔膚品牌「簡梘」擁有品牌設計及市集擺檔經驗。為讓年輕同業少走冤枉路,並使本地手作界更蓬勃,他們開設「小型品牌形象及營銷技巧提升」、「提升銷售的陳列竅門」等課程,像醫師般為年輕手作人的初創品牌把脈。  


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Error?

5月28日舉行的搞錯星期五Error Friday 「『政治素人』做區議員,是不是Error?」,請來連桷璋與梁柏堅兩位首次當選的素人區議員,兩位本業都從事創意及藝術工作, 這晚就解構了人們對區議員的誤解,並分享這大半年的嘗試與失敗。


疫情下,手不停 (附抗疫資助申請連結) 

從事手作工藝的朋友,面對疫情或因生計而灰心。不如先站穩陣腳,並嘗試申請資助,也千萬別止停止創作的心。


用畫作陪伴香港人打逆境波。Heiyinhoho

年輕的插畫師Heiyin,長有一張娃娃臉,畫風也甚有童趣,創作的「呵呵與藍呵」,活像一雙外星人,特徵是長有可愛的觸鬚,穿上一藍一紅的外衣,彼此戲弄也互相扶持;究竟這卡通人物創造的過程是怎樣的?


「不只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做什麼才能讓文創品牌永續?

疫情令百業蕭條,文創產業當然也不例外。如何才能走下去?早前Trial and Error Lab舉辦「試錯遊學團」便到台灣向過幾個資深的當地文創品牌取經;究竟要做甚麼,才能捱過銷售寒冬?


疫情令工作急剎停?年輕職人的抗逆心法

從事自由工作的年輕人,要如何面對疫情帶來的影響?從事影片拍攝的芷菁,與禪繞畫導師Carrie,就積極在逆境中堅持初心,並重拾生活步伐的方法。


一針一線為生命繡上彩色。My Fancy Handmade

Carrie Pau擅長手勾花,一朵一至兩厘米直徑的小花,由勾織到上色,要耗上數小時。她不直接用顏色繡花線,是因為曾經身心創傷,希望借此讓人明白色彩得來不易。究竟她經歷過甚麼?她的手藝又為她帶來怎樣的色彩人生?


在Error的年代,我看到他們嘗試尋找屬於自己的出路

Trial and Error Lab 是突破機構支持本地年青文創產業工作者的新式職志計劃。自2016 年開始,至今已有超過50多位不同種類的工藝師參與。很多關心這個計劃的人不時會問:「這些年輕人成功找到出路嗎?」創辦人Kuen分享她這幾年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