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 Jon Jonathan: 當負評令你幾乎失去所有,還要堅持什麼?


【Error Friday】     Text / Gi       Photo / Andy

過去幾個月,大家都經歷了社交媒體如何改變社會。網絡力量既能載舟,亦能覆舟,譬如網民評論造成的負評、惡搞,就可以輕易把一個人推向高峰,又或打到地獄。

人稱Jon Jon的WHIZOO網絡主播 Jonathan Cheung(張家希)對此熟悉不過 —— 網民comment一直是他在網絡平台的工作表現指標,於是由外型以至幕前表現,他彷彿赤裸裸地被批評得體無完膚,「網上世界是一個公海 ,跟現實一樣,當你做了一點事情,很快就有很多人攻擊你。」其實不一定是KOL,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別人的眼光下過活。

在現實或網絡負評中,我們如何堅持理想?Jon Jon在5月成果展舉行的Error Friday中便詳細分享過 —— 他CV中滿滿的error,或許是活在網絡又活在現實的你我,一面鏡子。

 

當以為我可用熱誠改變世界

Jon Jon的讀書經歷,一直不在主流的大直路。中三被踢出校、考過兩次公開試,捱過副學士,終於升上香港城市大學的中文系,「雖然我的學術成績很一般,但依然夢想畢業後要做很有意義的工作,好像老師、記者之類。」

這類應徵信他都寫過了,但都石沉大海;最後他的首份工作,是在網購平台當撰稿員。「雖然做不到夢想職業,但剛投身社會的我,仍是滿腔熱誠,認為年輕人有辦法扭轉社會上不好的事。」

他關心社會,更關懷身處的制度是否公義。不說大事,話說他每天下班都要超時工作(OT)但沒有津貼,「我OT,但人工又低,長遠不是辦法吧?於是我打了一篇電郵給老闆,告訴他同事真的很辛苦無償OT是不對的。」

上司「順攤地」回覆,「OK呀,我會接受你的意見,減少大家工作量。」他滿心歡喜,心想這公司還不錯吧,「事後幾天還跟媽媽說,公司好像頗睇得起我,可能會升職加人工呀!」

但半個月後,他被解僱!「當時熱血的我,以為一個人可以改變社會,又或公司的文化和架構。可是,對不起,我觸碰了公司的底線,同事也可能在取笑我是傻仔吧!」在工作中他首次嘗到負評。

傷心了好一陣子,去了台灣和日本打工換宿(Working Holiday)幾個月,「我有沒有變成更好的人?沒有。但回來之後,我居然成功做到夢寐以求的工作,就是加入電台!」他一直靜待成為DJ,「但現實是,我只能做一個幕後到不能幕後到的職員,每天工作時見到很多DJ,就像滿足了願望。我最終沒有成功當上DJ,也做不成一個在大氣電波中,對社會有影響力的人。 」

他人生又再次Error,回到工作乏力的輪迴:「一直工作工作再工作,難道我人生40年都坐在這裏? 」這也許是你我此刻的寫照。

(圖片撮自:Jon Jon Jonathan 專頁)

 

當演技太好致劣評如潮

Jon Jon當時解決工作Error的方法,是不再眷戀曾經滿懷熱誠的地方。

在最沮喪時,一天收到大學師兄的一通電話,「喂,你想不想做回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原來一間新開的網媒公司正招攬有創意的年輕人做Project Manager ,「大家可能想像不到,幾年前我是看不起新媒體;因為我看電視和電台長大,總覺得新媒體(網媒)是一羣不入流的人才做,但轉個頭我自己也加入了。」

首三個月,他只負責幕後度橋、撰稿, 發揮他心中的「影響力」,「直至有一天,同事叫我幫忙出鏡。大家說我在幕前的效果看起來『幾得意』,就這樣成為我人生最大的的分水嶺 —— 阿媽我得咗啦!我終於可以把我信奉的價值觀,在鏡頭前分享,竟有人聆聽和接納!」

2017年,Jon Jon開始被觀眾認出,落街食飯會有人跑來說很喜歡他;但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真正的挑戰,此刻才告開始。記得當時他拍了一條人生永誌難忘的短片,「片中我要做一個試食評判,批評別人煮公仔麵是否好吃。導演要我做一個尖酸刻薄的人、很mean的人,要學蘇絲黃、余迪偉那樣。」

「我以為觀眾喜歡,於是我就做戲般罵到:『垃圾!你是否識煮?』樣子很乞人憎,我明明在做戲,但觀眾卻不會分辨。」

Jon Jon(左)拍片時扮女生也沒問題,因他要用不同的形象,去讓網民明白他要說的話,被攻擊『死乸型』又何懼?(圖片:受訪者)

於是人身攻擊的說話,突然像打翻了瓶子般湧出來:「觀眾留言說為什麼要找人乜扮阿蘇,卻扮得那麼差?罵我醜得像核爆,好像中幅射!又說我是『死乸型』……

「我已經做得好好,原本很多人鍾意我。他們這樣負評,是不是不夠唔鍾意我?」難過了好一陣子,他慢慢想通:「如果一件事不對,我卻死都要做,會容易會出錯。」

後來這家公司突然轉型,覺得當時的員工不再適合新發展,解僱了大多數員工,Jon Jon也是其中一員。可幸整個團隊的骨幹,很快被另一家網媒招攬,即現時Jon Jon供職的WHIZOO ,讓他繼續擔任Project Manager兼主播。這件事讓他明白,以後不要再裝模作樣 —— 做回自己,順心而行就可

內心的力量是強大了,但負評卻愈來愈多。

在WHIZOO工作,Jon Jon Jonathan (右)常要扮演不同角色,但不少是分享基層或不為人知的階層,默默耕耘的故事。像他這集就去護士學校實習一天,告訴觀眾「白衣天使」的真實生活。(圖片撮自:WHIZOO)

 

當成為萬箭穿心的香港之恥主播

在WHIZOO,他的工作愈趨得心應手,每星期有短片上載,他也能分享想講的社會議題,如關注少數族裔、基層朋友等。

但很快他又「瀨嘢」。

「話說最近我們跟微辣合作,」他形容在年輕人的心目中,大概微辣就是TVB般廣為人知,但WHIZOO就像已結業的Roadshow那樣較少人認識。「能跟最受歡迎的網媒合作,預期效果一定很好。我們度了一條橋,要做一個小學生般的問答比賽,考核雙方關於香港與澳門的時事及日常問題。」豈料播放後他被網民大罵他是「香港之恥,影衰香港」,他的負評也成為top comment!

「事情已過去了幾個月,拿這個事情出來跟大家分享,是不是代表我還很在意呢?是的,但我已沒有不開心的感覺,」他分析到,WHIZOO只得幾十萬個fans,他一直在這小小的的網媒工作,就像身處comfort  zone,粉絲永遠包容他,「但當出外跟大媒體合作,我就像回到現實世界,被很多人攻擊。」

其實,現實跟網上一樣,總不能討好所有人。而他的解決方法,比幾年前又再成熟了。

Jon Jon Jonathan(左3)與同事,數個月前跟港澳著名媒體「微辣」合作,引來網民劣評如潮。(圖片撮自:WHIZOO)

 

當回歸內心不被牽動

Jon Jon明白到,一個人生存,沒辦法叫所有人也喜歡,「就像我現在跟大家說話,你們有人眼神迷惘,有人正在看錶,難道我要想:Shxx!他們不喜歡我,不如我快把話說完走人! 」

他今天卻選擇不跟別人的想法走,「其實可能你只是急尿,或者夠鐘吃藥(笑) !我要繼續講繼續做,直到有人明白 —— 用正直的心,不哇眾取寵,把心中想傳達的訊息告訴人。」

當他連染頭髮、留鬚也會給人評論,他更自覺不能辜負心中的使命:「其實我跟大家一樣,也是千瘡百孔的人;既然我做什麼也給人批評,那不如繼續做標奇立異的人,讓一些想法古靈精怪,或不走主流的人知道 ,是有同路人的!」

他更想跟被負評、被邊緣化的人同行,「或者你聽到這裏會想:哼!Jon Jon的人生還不是很Error吧?又沒有斷手斷腳!但我想說的是,我們的傷痕不一定要驚天動地,其實我們每天也在經歷不同程度的受傷;當每天受到排山倒海的攻擊時,可一起學習去變得更堅強啊!」

他教大家一個簡單的方法應對:不即時回應批評,不令自己生氣或不開心,「我們往往面對問題的一個反應,就是大叫『黐線』。不如冷靜下來,才思考問題核心究竟在哪。我就是如此抽絲剝繭去面對每天的負評。有一天你自會發現,自己原來也不錯;而不是天天在看評論,罵網民是一班垃圾!」(全場大笑)

而且,有時被攻擊也不一定是壞事。「我很喜歡陳奕迅《重口味》的歌詞:『每次 殺不死你 殺不死你 也醫好你』,當面對不同的攻擊時,或者以為世界會塌下來,但人生長路漫漫,當一件事這刻殺不死你,將來就是幫助你成長的一次經歷。」

很阿Q?他是學習面對失敗和負面,視為修行,「我已三十歲人,或者大家以為我好成功,但聽完我說也都明白,我一直在過負評人生,而最近工作也面對樽頸即使你我身邊有朋友、有另一半,但也不能替你分擔失敗;最終要面對的,還是你自己。」

他記起一位大學老師送他一句《心經》,「這是他出家前教的,『心無罣礙……顛倒夢想』,我理解的意思是,很多事情、傷害和難過,或者都是自己想出來的,別人的一個說話或動作,未必如你所想,可能我們都把事實顛倒了。不如都先放下。」

面對負面意見與聲音時,當下離場,回到內心,堅持所信;在我們身處這個時勢,更是需要。

Error Friday 的參加者跟Jon Jon Jonathan 來一個他指定的動作作結!

 

相關文章:

黑暗中對話:笑着去營運社企,可能嗎?

陳偉霖:不過Error人生,就要找到自己的顏色

江記:破釜沉舟為本土動畫找新路!

共享房屋,香港人又諗錯哂?

開一間書店,是浪漫的錯誤?

尋找職志之旅,就是尋找生活之道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季其中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