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額 |【1月Error Friday】彎路人生-尋找職志的奇幻旅程

【1月Error Friday】彎路人生-尋找職志的奇幻旅程
日期:20/1(五)
時間:7:30pm - 9:30pm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1樓A室Trial and Error Lab
費用:$80/位
搞錯嘉賓:謝斐
搞錯廚房:阿米 (炮製秘製台式胡椒餅)
Event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88377214839295
報名連結:https://www.breakthrough.org.hk/breakgather/form/errorfriday(注意:Click "Going"不代表已參加,要填報名表作實啊!)
(報名表或未能在智能電話、平板電腦上使用,請於電腦使用 Firefox 或Google Chrome開啟)

-.-.-.-.-.-.-.-.-.-.-.-.-.-.-.-.-.-.-.-.-.-

由細到大,我們要走的路彷彿早已被規定:由小學到中學,然後讀大專或大學,繼而投身社會。我們選擇做哪種工作,多數因應我們修讀哪個學科,或哪個行業高薪厚職有出色。在這條畢直的擇業跑道上,我們忙於向前奔跑,卻鮮有機會回頭思考:我到底喜歡做甚麼工作?

我們不敢問這個問題,因為知道要實現這件事的代價太大。
我們很少思考這個問題,因為社會很少鼓勵我們去思考。
我們選擇遺忘這個問題,因為不相信我們可以做到喜歡的工作。

今次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請來兩位素人,跟你分享他們在尋找職志的路上,所遇過或正在面對的高低起跌──千萬別以為他們已經「上咗岸」,其實他們跟你一樣,仍然嘗試尋找方向,只是比你多走一兩步而已!

「搞錯嘉賓」謝斐是一位年輕大男孩,他走過一條迂迴曲折的尋覓職志的旅程。他在大學時唸建築系,畢業後的一年,他由補習到地盤工都做過。然後他修讀藝術碩士,期間他到中學教書,完成教學合約就去學紮鐵,現在他在某大學任職校工!

為什麼會由建築系畢業生,轉職成為大學校工?他會分享自己每個選擇轉職或轉行的關節位,他到底在思考甚麼。讓我們也一起衝破一般「生涯規劃」的框框,嘗試問真正的自己到底想過一個怎樣的人生。(小小聲說:他或者會帶大家玩一個小活動,暫時保持神秘~)

「搞錯廚房」今次請來的是一位年輕的女生阿米。她工餘熱愛煮食,夢想是開私房菜。雖然她可以輕易炮製十幾廿人的美味大餐,有豐富且熟練的入廚技巧,但她卻不敢靠近夢想。明明有能力一手抓住夢想,卻會感到猶疑。你會不會都有同感?大家可以一邊吃她親手炮製的秘製台式胡椒餅,一邊聽她分享,也許你會得到共鳴。

名額有限,請大家多多支持啊!

Photo credit: Chloe Lai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擁有得愈少物質,我們生活愈接近幸褔


【Error Friday 第三回記錄】 text/ 實驗室管理員 Bobo

年頭年尾,很多時裝店都推冬季特價優惠,我們蜂擁而至買衫掃貨;到農曆新年,我們想取個意頭過年,去買新衫新鞋;再春回大地時,鋪天蓋地的時裝廣告,列出今期流行必備的清單,又呼喚着我們到時裝店入手新裝。

香港人,在一年四季365日,天天都有購物買衫的理由。

根據「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香港網站」於上年初做的有關港人衣服消費習慣調查,我們平均每人有94件衣服,數量可鋪滿1.8間單身人士公屋的面積,其中約有15件衣服是從未或只穿過1至2次。我們一直買很多,但用不着的也很多。

本地網上換物平台「JupYeah 執嘢」創辦人阿Ren,直言從換物經驗中,看盡港人買衫的模式,也看出我們購物的惡習。若果衣物用不着,就丟棄和送人,又或者散落如「執嘢」這類的二手換物平台。

在2016年最後一個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我們邀請阿Ren成為「搞錯嘉賓」,到Trial and Error Lab HK辦一個小型換物(swapping)派對,與大家在一年之終,檢視過去 —— 到底我們買錯,是生活中無可避免的錯誤,還是一個可以改變的陋習?

【1】換物,是購買以外的選擇

成立於2011年的「執嘢」,除了是一個網上的換物平台,它會不到同地區舉辦即場換物活動,亦出沒在大大少少的本地文化活動。阿Ren說組織「執嘢」的原因,是來自五年前的一個姐妹私密派對。

「我一早已經知道有換物這個概念,讀外國雜誌時,知道它在其他國家好普及。當時我和兩位女生,在其中一人的家做了一次換物。我們先一起吃飯,之後拿走所有碗碟,再把自己帶來的衣物放上枱,大家左試右試,整個過程很正!」她憶述,言語間還聽得出她當時的興奮:「各自可以清走不合用的衣物、不用花錢,而且大家都有新衫著,很好喎!」

「JupYeah 執嘢」創辦人阿Ren(左)

由那次開始,阿Ren跟她的朋友開始持續做換物,邊做邊擴大規模,漸漸建立起「執嘢」。她們首次舉辦半公開的換物活動,邀請各方好友,有男有女。「那次有70多人參加,真的很開心!」到第二年,她們試過租用近1,000呎的場地搞換物,有300多位參加者;同年暑假,租了一個近4,000呎的展館再辦,有700多人參加。

換物活動的規模,在短時間內極速擴大,可見香港人真的有很多不需要、用不到的東西。「我們針對的是high spender,即是最浪費和最識洗錢果班人。」她指的是社會中有較高消費力的中產,他們習慣在空暇日子,行街購物,而且用「買」來解決生活所需。「執嘢」就是希望透過易物活動,令他們可以減低買新衫新物品的意欲,那其實也是減輕了地球的少許負擔。

「所以每次活動,我們都悉心佈置場地,要打破以往大家對換物那種如散貨場,亂七八糟的感覺。」她向大家展示之前在兆基創意書院搞換物的相片,見他們就用竹枝做裝飾陳設,並用來掛起衣物,整個場地予人簡潔整齊的感覺。

「我們希望成件事精緻一點,這樣先會吸引high spender 來,可以『洗佢地腦』!」

洗甚麼?「並非所有東西都要買啊!」她笑着,也堅定。

【2】換物法則:能將心比己地送出,取用合乎自己需要

這次的Error Friday共有10多位參加者,我們也按着「執嘢」的指引,嘗試辦一場認真的「換物派對」。

怎樣才算是認真呢?衣服、小飾物等,必須仔細整齊排列,長衣要掛起。霎眼看來,仿似一家小型服裝店。如此仔細陳列,因為阿Ren和實驗室管理員希望參加者嘗試認真地換物。大家可以慢慢看,慢慢揀,享受整個過程。

「這次看到大家拿出來的物品都很好,很乾淨。」阿Ren說。「執嘢」在過去的換物派對,曾按不同需要,定下一些守則,阿Ren說:「其實所有規則,終究離不開四個字:『將心比己』。」

「你拿得出來的,必須乾淨完整;如果有破損的,我都會要求他修補好才拿來。」Ren 說曾經有參加者拿來一袋內衣,她當場拒絕接收,對方就一氣之下,匆匆擲下整袋離去。「有些人認為:我都免費畀你啦,仲諸多要求。但這是基本的尊重,想想你是取物品的人,你都不希望收到一件破損或令人難受的物品吧。」

這次換物派對,每位參加者限帶不多於10件的物品交換,如未能送出,亦要自行拿走。

阿Ren不忘提醒:「換物之前,希望大家想想自己為何會送出帶來的東西?那是自己的error shopping嗎?何解買錯?千萬不要因為不用錢,又再犯同樣的錯誤,拿了自己不需要的。第二,是不要替你的阿媽、老豆、阿哥阿妹、朋友拿。你只需要想從自己的角度想,自己真的需要和想要。」

【3】把錯置的資源放到正確的位置

大約半小時後,場內的貨架漸漸懸空,大家也找到一些自己的心頭好。

阿Ren說:「換物就是大家互相分享,最重要是減少不必要的消費。」這就是把資源重新分配,並讓資源落到適合和需要的人手上。

換物期間,不少女士們都對兩件送出的旗袍大感興趣,原來它們都是出自同一位參加者。她說:「它們放在我衣櫃都有廿年了,兩件都有着過的。現在自己年紀大了,『膨漲』了,已經穿不下,哈哈!所以送出來,看看誰能穿吧。」她同時拿了一個袋和一件髮飾,那個袋跟之前她想買的款式類近,這次見到有人送出,沒有猶豫就要了。

誰不知,其中一件旗袍,原來是換了給與她同行的朋友!

阿Ren點頭:「你不會知道身邊的人其實有甚麼東西合你用。例如這兩位同行的朋友,何解要繞了一圈來到這裏,才發現對方有東西合自己用呢?」只需有一個空間或平台,可以讓大家互相展示不要或可以分享的東西,不難發現自己身邊早有很多合用的資源。

「我強烈建議大家跟朋友做私人換物派對。這如行街睇戲食飯,可以很輕鬆,好好玩!過程中對朋友有更深認識,而且很多東西未必會送給陌生人,但對象是朋友的話,就沒所謂了。」

另一位參加者,他取了一包用以識別紅酒杯的小裝飾。他說:「因為家中有幾個紅酒杯,剛好合用,而且杯都是我從其他人接來的二手品。」眾裏尋它,難得二手物跟另一件二手物可配合使用,感覺似是天作之合,就連死物都可以講緣份。

埋黎睇埋黎揀……..但都要想想自己是否合用啊!

【4】換物活動的吊詭

然而,她仍看到社會有不少人視「換物」為一種「免費派禮物」的心態。

「一做大型換物,場面就很難控制。」上述曾提到,有人拿內衣出來換物外,「執嘢」做公眾的換物時,更時有發生搶物的失控情況。

「有次,有報章介紹我們是『免費任拎』的活動,就有很多『大媽團』拉着手推車來取物。我很記得,活動在12時開始,我在2點多出去食東西,到3點回到來時,我們的貨架全空!」歸因於那些大媽見有物品放出來,就不停據為己有

「我們每次大型活動都有過千件貨,貨量一定足夠,但她們就是不停拿。試過有位太太,她根本拿到連手推車都推唔郁,我們勸她放下物品,要不連她自己都走不到。」

享受免費資源的時候,我們追求得物有所用,還是表現出「不想執輸」的貪婪?這是關乎公德心的問題。

「很多人看換物是一個環保、很大和自我感覺良好的『垃圾桶』、一個很筍的平台。所以,我們搞換物以外,還會宣傳換物背後提倡物盡其用、不浪費金錢的訊息。我們會寫貼文、做有關惜物的電影放映……坦白說,的確很難做,但都要做。」至今「大媽團」時有出現,阿Ren和其他工作人員只能循循善誘,勸她們不要取過量。

她最初期望在「執嘢」,大家可以按自己需要,隨心捐贈和取用物資,締造一個平等、自由和開放的共享平台。「我們慢慢設下不同的規則,例如無論你拿多少東西來,你最多只可以取一個大型IKEA購物膠袋可容納的份量。這的確違反我們活動的初衷,但都沒法子……遇到這些情況,是很洩氣的!我本來的構想可能太理想了! 現在要不斷想法子去制止這些問題。這絕對是『執嘢』的一個Error!」

有時,為了補貼搞換物活動的運作成本,「執嘢」會向參加者收參加費,「這也可以阻隔一些只為取物而來的人。特別如活動是我們主辦的話,肯付費來的人,其質素和心態都很不同,大家會有禮儀好多。」

【5】滿足實際需要,就是生活的「少確幸」

「執嘢」每次搞換物,都能收到數以千、近萬件衣物,可見我們真的擁有、買過太多用不到的衣服。但至少,當有換物或捐贈衣物的活動,我們可以把它們送出去,再轉交到有需要的人的手上。

「我會說,換物或用二手東西,只是盡了自己責任的一半,另一半是不用購買。」阿Ren笑說,現時她穿着的衣物,絕大部份都是藉換物得來,很久沒有買衫。因為社會現存的資源、閒置的資源已經有好多,可以不用以「買」的方式來滿足個人的需求。

「不要只問自己喜歡甚麼衣服。我們喜歡的可以很多,但真的會穿上身是什麼? 我以前都買過很多款式很前衞的衣物,是很美,但我不會穿,買回家就放下了。」

一葉知秋。從買衫習慣,也能透視出購物的問題。

阿Ren手執一隻,剛剛換物得到的大象布偶,說:「這隻布偶是在座其中一位參加者拿出來的。這是她去越南旅行時買的紀念品,說見它有趣就買回來,可是無人可送,直至現在拿出來換物。」這正是她觀察到普遍香港人在購物時犯的陋習。

「買的時候,你不清楚為甚麼,也無一個特定要送的對象;就算有個對象,也不知道他要不要。簡單而言,就是在買的時候,不夠務實去想為何而買。」

如何務實地去買? 就是認清自己需要和適合自己的物品。

「我由青春期到廿多歲時,都是不停試不同風格的衣飾。以前我都會買很多衫,但漸漸就知道自己會著什麼。」又說,物品的重要性不能用錢來衡量,「你讓我選一件普通的白色T-shirt或一個LV手袋,我絕會選擇那件T-shirt。因為我一定會經常穿,但我極少用到名牌手袋。 」物品的意義在於我們使用它。

她很認真地說:「現在我家中都沒有衣櫃,因為我不用換季的,衣服不會多到要收在櫃裏。」當然,不論是減少衣物或其他雜物,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要慢慢改變。「曾有記者問我們,若5年後如果大家都環保意識很強,沒有要丟棄和送出的東西,『執嘢』是很樂意退下去的。 」

阿Ren改變穿衣習慣,引導她漸漸走向追求少物質的生活。

她說:「我漸漸會想給自己留多一點生活的空間,而不是用空間來放置物品。愈來愈少物品,我也愈來愈開心。」她不用再依附物質來建立喜樂。

也許,這是我們每人都可以擁有的「少」確幸 —— 少物質,但生活的確幸褔。

大家的物品都獲得新主人垂青,很高興呢!

 

【同場加映「搞錯廚房」:廚.思@KUC】

這次「搞錯廚房」請來自Trial and Error Lab 「信仰與社區實碊共同研習班」部份學員組成的社區廚房「廚.思@KUC」,在蠻有涼意Error Friday晚上,為參加者煲名為「廚思精選」的雜菜湯。

湯水的材料很簡單, 不外乎番茄、西芹、紅蘿蔔、粟米和少量瘦肉粒。乍聽之下,好像沒甚麼難度可言,何來說是一次Trial and Error的體驗?

這次「廚.思」借用九龍佑寧堂 (英文簡稱KUC)的廚房煲湯,故名為「廚.思@KUC」。他們希望未來邀請不同的嘉賓,以不同的主題下廚。

「廚.思」成員Jackie說:「因為我們都不是常入廚房(笑 ),我們特地上堂去學煲湯;而且是用一些剩食來煲,例如外貌不完整、有損耗的材料,平時大家會丟棄不要,但其實它們還可以安全食用。」他們首次為他人煲湯,不少參加者也初嘗入廚,可算是大家的新嘗試吧!

再看看這個組織的名字「廚.思」:廚,廚房;思,思想、思考。

望文生義,「廚.思」就是希望藉下廚引導大家思考。「食是人類文化最重要一環,人人都要吃,而且很喜歡吃。就連《聖經》內的主禱文也提到食。所以我們希望從飲食中多作反思,試試藉共廚共食,去關心社區、生態環境,也分享信仰和實踐信仰精神。」

另一成員Nana不忘說說親身經歷:「有一年我公司開聖誕聯歡會,有三文魚刺身到會,但因為參加的人數較預期少,加上食品份量難控制,最後食剩很多三文魚,並整盤倒去垃圾筒;但同日夜晚,我跟教會做外展服務,在油麻地派食物贈予露宿者。當天整日的經驗,我很深刻看到有一堆有權力、有能力的人,他們享受自由但又任意浪費食物;但另一邊廂,有許多人吃不飽,很辛苦地、餓着過每一天。」她開始關注城市剩食和弱勢人士的生活情況,也希望「廚思」成為一個讓她善用剩食的平台。

「我們想藉煲湯、飲湯,做一個社區連結,大家一起飲湯、食飯和傾計。」Jackie續指。

「廚.思@KUC」成員Nana(左)及Jackie(右)

他們到油麻地的街市小店買「菜頭菜尾」,希望可以減少菜販要處理的垃圾,也補貼他們的收入;又鼓勵參加者拿湯壺來,讓大家拿走一些熱湯,與街坊、公公婆婆、朋友或露宿者分享。取之社區,也用之社區。

Nana說:「這次是我們第一次煮湯給大家,是trial。在一月,我們會有更多活動,希望在購買食材方面跟社區有更多連結,例如向本地農夫,甚至是向一些在市中心種菜的人買入農作物。」今晚,他們就邀請了城市大學的農社 GROW CityU 到來,農社成員秀汶更拿了一批剛收成,由城大出品的唐生菜送給大家。秀汶在分享中說:「未來我們都想試試為廚思提供食材呢!」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個月最後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每次我們還會搬來一個「搞錯廚房」,請來年青廚師或組織為我們試做一款新口味食品,讓大家由味覺開始,激發大膽「嚐」試的勇氣!


【12月Error Friday】認真執嘢Swapping小派對

JupYeah 執嘢
[[認真執嘢Swapping 小派對]]

日期:30/12(五)
時間:7:30pm - 9:30pm
地點:佐敦吳松街191號1樓A室Trial and Error Lab
費用:$80/位
搞錯嘉賓:JupYeah 執嘢
搞錯廚房:廚。思@KUC
Event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14384882350919
報名連結:https://www.breakthrough.org.hk/breakgather/form/errorfriday(注意:Click "Going"不代表已參加,要填報名表作實啊!)
(報名表或未能在智能電話、平板電腦上使用,請於電腦使用 Firefox 或Google Chrome開啟)

內容:
1) 認認真真換物小派對:帶你的Error Shopping item,是跟其他參加者一起swap。

甚麼是Error Shopping item?
例如:明知唔啱著、唔襯自己,但夾硬買的衫,或以前好鍾意、但不再適合現在風格的東西,也可能買錯款、買錯色、買錯size的衣服等等。

2) JupYeah (執嘢) 二手換物活動Error故事分享
3) 熱辣辣湯水試飲會(每人至少有一碗足料靚湯)

注意事項:
1) 每位參加者請帶不多於十件東西參與swapping,例:衣服、飾物、袋、圍巾、帽等等。如最後無swap到出去,請自行取回。
2) 請調整心態,當作跟認識的朋友分享,帶狀態較為良好的東西。
3) 基於衛生問題,請勿帶太貼身的東西,例:鞋、內衣褲、leggings等等。
4) 另,「街坊湯水」鼓勵大家多帶一個飯盒來盛載湯水,跟你的鄰舍分享,例:看更、長者、無家者等等。
----------------

【12月Error Friday】與JupYeah一起執好自己的消費習慣!

年尾時節,大大小小的時裝店也在做Year-end Sale,不斷催侷、催促大家去消費。

香港人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習慣用消費、購物作為慶祝的方式。

但我們在慶祝,地球卻在流淚。

「香港人有購買的能力,但無購買的智力。」二手易物組織JupYeah的 負責人Ren說,一針見血。

這幾年,二手易物組織興起,由Oh Yes it's Free!開始,到Facebook大大小小的二手賣物Group,不定期發生的Swapping party,到專賣二手女裝的Green Ladies。JupYeah也是其中重要一員,他們自2011年開始辦二手換物活動,見盡不同的換物者姿態。二手換物,原是為了讓大家更惜物,但卻有人會唔理好醜,咩都先攞走;亦有人把從未開封的新物拿出來丟。

到底,二手換物是不是真的可以讓大家提高環保意識呢?還是那只是讓大家更放心去處理不要的舊物,或者加強了大家去擁有更多物質的場景?

12月普天同慶的日子,我們找來JupYeah做「搞錯嘉賓」,跟Trial and Error Lab辦一場認認真真的Swapping Event,再檢討一下我們的消費error。他們亦會分享搞二手換物活動的Do's and Don'ts,希望我們可以更有智慧、更愛地球地迎接新一年。

同場的「搞錯廚房」請來「廚。思@KUC」,也會貫徹不浪費精神,特別去超市和街市找賣相不佳的蔬菜炮製湯水,再到社區不同角落送湯。這次特別請我們試飲,讓他們的成員有更多的實習機會。

名額有限,請大家多多支持啊!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從賣豆腐到做紮染 —— 懂得甚麼,就做甚麼


【Error Friday 第二回記錄】 text/ 實驗室管理員 Bobo

紮染的本質是重生。一件舊衣或一塊布匹,只要經過紮染,就重新被抺上色彩,煥然一新。手作紮染品牌「巨人染」,如同他們的紮染品一樣,經過不同行業和工作的洗禮,重新了解自己的需要和生活的方向,慢慢活出自己喜歡的生活模式。

上週五(11月25日),巨人染 Giants Tie Dye的兩位成員Siu和Josh,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成為「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的「搞錯嘉賓」。他們一邊教我們做「輕量級」紮染體驗,一邊分享他們一直不斷摸索,最後成為紮染技師的歷程。

這個品牌是港台合作:Siu畢業於香港嶺南大學社會科學系,Josh則在台灣讀工業設計。二人來自不同地方,何解會走在一起,從事不屬於他們專業的紮染藝術呢?

「這也許是我們人生的一個Error。」Siu笑說。

巨人染兩位成員Siu(右)和Josh(左)。

[1] 穩定的開店工作 VS 心中的理想生活

兩年前,他們於紐西蘭工作假期相識,結伴同遊,Siu說:「我們在旅程中遇到不同的人,讓我們反思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是怎樣呢?」他們遇過帶着大提琴到處演出的人,也有以前做銀行家,現在辭職四圍遊歷的人。

旅行過後,他們希望一起生活,但二人港台兩邊走也不是辦法,「而且要是分開了,(關係)就沒有了 。」這是很實際的考慮。於是,Siu決定跑到台灣找Josh,嘗試摸索可以一起生活的方式。

其時Josh正在台灣環島遊,在一個嘉年華踩高蹺扮巨人賺取生活費用,Siu就跟着學踩高蹺,二人隨着嘉年華巡迴了幾個地方表演,延續了在紐西蘭自由自在、四海為家的生活。可是,做表演的收入很低,他們生活有點窮困,得開始想想怎樣維持生活。

二人踩高蹺扮巨人的回憶。(圖片來源:巨人染Facebook)

他們就問自己:「懂得踩高蹺,我們還識甚麼呢?」 在紐西蘭工作假期時,他們曾在廚房工作,略懂下廚。

於是,他們就以「巨人牌」之名,在台灣宜蘭縣開了一間 —— 豆腐小食店!

試問誰想到他們會由雜技表演者,霎時走進飲食界?他們自己還發明的芝士豆腐球、麻婆豆腐批和咖喱豆腐批!當我們看着那些豆腐小吃的照片,光看相片都好像聞到陣陣香味呢! 「我們開檔時,一個賣小吃,一個負責踩高橋扮巨人;又抛波轉圈,希望吸引人來光顧。好多人走來影相後,就買一份豆腐吧!哈哈!」可能因為一邊賣小食,一邊做雜耍,夠綽頭,小食店不乏傳媒訪問介紹。而Josh的家人見他開店謀生,總算生活腳踏實地,滿心歡喜。

「你們猜猜我們經營了多久?」話題一轉,Siu問起在場的大家,「其實我們只做了四個月。」就在推出咖喱豆腐批之後幾天,他們決定結束經營小吃店。在場的我們知道答案後,都有點錯愕(相信他們的家人也是)。

明明生意開始走上軌道,為何作出結業的決定?

Siu說:「做飲食是很勞累的事。早上買材料和準備食材,晚上就開檔做生意。幾個月以來我們天天開舖,沒停過,只敢在客人較少的下雨天才休息。」看似安穩的豆腐店工作,原來消磨了他們年輕的意志。

起初,他們踩高蹺表演,跟隨嘉年華單位四處遊歷,但賺錢不多,難以維持生活。轉行開小吃店,收入相對較可觀,但沒日沒夜地忙碌工作,卻不是他們嚮往的自由生活。

「我才25歲就要在搓豆腐嗎?」Siu心有不甘。她跟Josh說不要經營豆腐店,Josh也爽快地附和。可是在別人眼中,他們似乎太容易放棄自己的事業了。

Siu補充:「開店是安穩的,可能將來會再做,但不是我們現在適合做的事。」凡事講求時機,開店本身沒有對錯之分,只是對那時候的他們來說,豆腐店的出現,把他們拉離自己理想的生活,但同時,又迫他們想清楚自己到底喜歡甚麼。

他們想起,在嘉年華表演踩高蹺時,初次接觸到紮染做成的布料裝飾,自此愛上這種能夠染出色彩變化多端的、隨水流分佈擴散的染布方法,貼切他們喜愛無拘無束的個性,他們當時已開始試做紮染。

「開豆腐店時,即使有多累,我們還是一有時間就做紮染,連店名的布都是我們自己紮染出來!當時還有一個社區組織找我們做紮染裝置。」雖然勞累而瑣碎的店務,消耗了他們的精神和體力,卻消磨不了他們對紮染的熱愛。

在忙碌的店舖工作中,他們終於看清楚自己最喜歡的是甚麼,便毅然選擇投身紮染的世界。

[2] 紮染,是精準與隨性的角力

就這樣,「巨人牌」變成「巨人染」,由飲食界跳入藝術界。一雙手不再搓豆腐,而是整天浸在七彩的染料之中。他們在台灣製作,到港台兩地擺市集,又試過在擺檔期間做回「老本行」,扮小丑做雜耍表演。

今年3至4月,他們在沙頭角村的一間村屋,舉辦首個紮染藝術創作展覽《住村染》。Siu笑說:「這是一個大Trial,還好不是一個Error。」 他們特意紮染了一個月亮的圖案,配合燈光投射,看起來仿如一輪明月;又染了一幅宇宙銀河的圖案,成為「巨人染」的代表作。因為這次展覽,讓更多人認識他們了。

這一晚,他們在場內掛起一幅大布,那是以紅藍黃為主色的染布,由一個個由大至小、色彩漸變的圓環紋組成,愈接近圓心,黃色就愈光明。

Josh染了13次才滿意的作品。沒看錯,是13次!

他們說,這是過去的「錯誤」作品。

Siu說:「這是Josh的作品,第13個版本。」不是指這塊布染了13次,而是他總共染了這個圖案13次。在每一塊布上,由零開始紮染,逐次修正。歷時半年之後,才算做到他心中理想的作品。

「現在這一張,跟我理想的中製成品終於蠻接近。」我們看着那塊掛起的布,對比起在電腦給我們展示的1至12號版本的照片,發現愈後來的作品,構圖和線條果然愈清晰。但其實最後幾個版本已經很漂亮,真不明白Josh認為不足的地方在哪裏啊!

Siu再解話:「這塊布的圖案呈放射型,希望做到一種穿越時光隧道的感覺,而製作的難度在於它的構圖看似對稱又不對稱,要做到這種效果並不輕易。」

我們看着一塊塊色彩很美的布料,實在想不到哪裏「出錯」。而且,紮染是一種比較隨性、難以完全掌控的染布方法之一,怎能判斷成品「犯錯」?

「說是失敗之作,皆因染出來的成果不似預期。」結果,第13件的作品,終於令Josh肯「收貨」,「因為它跟我想像得有九成接近了。」

巨人染再展示他們初期的暗黑作品,笑言要燒毀它!

然而,他們沒有執着於百分百完美,「因為紮染可以很精準,也可以很隨性。」Siu說。

它的精準,可見於Siu所紮染的曼陀羅圖案,線條和色彩對稱均等;它的隨性,在於每次紮染的水流、染料、布料等等元素不可預期。每次打開布團,都會迎接未知的結果。當學習到紮染從來沒有對錯或美醜之分,就可以全然擁抱任何變數。敢於踏出第一步,就是成功。

這塊曼陀羅圖案的紮染布匹,由30幾份勻稱對等的圖案組成。

這一晚,巨人染帶領參加者一起體驗染布,大家也就明白他們口中的紮染Trial and error是什麼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場加映「搞錯廚房」:小休曲琪】

這次「搞錯廚房」邀請小休曲琪 Pyjama Cookies的Mi,特別為這次Error Friday試試製作新口味「茶走」蛋糕(港式奶茶配煉奶),讓經過一週忙碌的參加者「上上電」,抖擻精神參加期後的紮染工作坊。

Mi愛製作香港口味的甜點,但坦言也有失敗作品如年糕蛋糕,嚇怕了試味的朋友。

「小休曲琪」是一個只有約一年的烘培品牌,主理人Mi會焗麵包、曲奇和蛋糕。她曾製作紅茶味的蛋糕,食客的評價不錯,於是她再搞搞新意思,嘗試製作自己喜歡而又有「香港味道」的新產品,於是「茶走」口味就誕生了!

小小的一件蛋糕,在大家試食之前,憑外表推測它是朱古力或阿華田的口味,不過把蛋糕拿近鼻子一聞,濃濃的茶味,就猜到是奶茶口味,只要再沾上煉奶吃,就成為吃得下的「茶走」啦!它甜而不膩,茶味濃郁,沾上少許煉奶後,更有濕軟的口感,大家吃過都讚不絕口。

茶走蛋糕,很有驚喜的一件蛋糕,味道沒有「搞錯」呢!

得到大家的讚賞,Mi固然開心:「我記得某老字號茶廳餐的老闆說過,他們沖的奶茶,6個人飲有4個人覺得好味道,就是一杯好飲的奶茶。」老闆告訴她,不是要取悅到所有人,才稱得上是好的,「正如沒有一種口味的蛋糕,能得到所以人的歡心吧。」

「所以,我會做自己喜歡的蛋糕味道,盡力的做,這就是自己品牌的品質。」不斷嘗試,做好自己,無論做紮染或弄糕點的,大家都能走上屬於自己的路。

(更多當晚「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的相片,可到https://goo.gl/rHNkpV看看。)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個月最後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每次我們還會搬來一個「搞錯廚房」,請來年青廚師或組織為我們試做一款新口味食品,讓大家由味覺開始,激發大膽「嚐」試的勇氣!


搞錯呀,拍咩嘢《十年》啊!?

搞錯呀,拍咩嘢《十年》啊!?


【Error Friday 第一回記錄】 text / 實驗室管理員 姍+ Bobo

《十年》,應該都算是香港電影其中一個重要的Trial。製作費只有港幣50萬元的獨立短片電影,竟然嘗試公映,仲報名參加金像獎喎。 「它是一個剛剛有齊天時地利人和而發生嘅事,其實不能成為一條方程式,話到畀你知咁樣就會得,或者咁樣就唔得。」伍嘉良說。

有人說,它不夠藝術;有人說,它太過藝術。有人說,它不夠偏激;又有人說,它過分煽動。比起「成功」,好多人反而覺得《十年》是一個Error,一個錯誤。 「事實上,我都無預計過會係咁。」伍嘉良在過去一年,對不同媒體,講過上百次,《十年》不是計算出來的。

「我成日都諗,呢件事令我最開心的,不是金像獎,而是我哋曾經在4月1日一齊做的社區放映。」那一夜,有20多個地點同步放映這齣電影,有幾千人在戶外看。

「我是成功,你就不會請我來啦。我應該是Error吧。」

有來當晚「錯誤星期五Error Friday」的朋友,應該都發現,伍嘉良不是那種雄心勃勃,要在電影業界做一番大事(握拳)的人。「我係中意拍嘢囉。」那麼有沒有想過自己要拍一套驚世巨作?「無。」最想拍什麼?「我想拍一套所有人都會睇到起晒雞皮的Cult 片。」他笑說,「真的,這是我這幾年成日都想做的。」

[1] 在最混亂的時間 學最沉靜地應對

讀設計出身,做過各類型同「拍嘢」有關的工作:TVB製作助理(PA)、婚禮朝拍晚播、Production House,後來才加入社福機構,又再後來才生出了《十年》。「<我嘛……不是那種有很明確目標的人……反而是每一次轉工,都是因為上一份工,令我明白了一些事,我又再清楚啲:原來我想咁樣行,唔想咁樣行。」

他曾在大台做PA,跟一大組人拍劇又同步趕幾組劇。一人之力,要一眼關七,安排演員準時埋位,為道具四出奔波,着眼於大家的衣服是否連戲,預備各樣細節。行政、聯絡全都綁在身上,創作嘛,怎會有空間?「但我而家再想,又不覺得那是浪費時間,剛剛畢業出來,唔通我真係有能力自己開套戲?」

人人都說做PA是去「學嘢」,伍嘉良覺得那段時間學到最多是「有問題就去解決,立刻解決」!「拍《秀才遇着兵》時,有一幕是講米雪發現了一隻曱甴腳。我問導演:是要真的還是假的?導演話:梗係要真啦,要Close Up。我硬着頭皮向道具部申請,最後道具組最後給我兩隻活生生的曱甴!」

在十萬火急、千頭萬緒之際,已經沒有時間再去埋怨去傷感,而是要立刻解決問題。「道具大哥幫你捉曱甴,仲有兩隻,你仲好意思去要求人哋幫你拆埋腳?」這種沉着應戰的態度,在一個極度混亂的地方,被培訓出來。

[2] 見步行步 在彈性中搵出路

《十年》就是一個要沉着應戰,但保持彈性的計劃。「拍好了,才想要怎樣放映。有得去戲院就去,有得去電影節就去。最初諗住用短片系列推出,想報短片節,失敗;但又入咗亞洲電影節。」就是因為電影節反應好,才有特別放映場次,最後正式公映。

裏面不能計算的事情實在太多。例如:最初的計劃是5位導演每人拍約10分鐘的短片,要集合一起才湊夠成為50分鐘的長片。「不過《冬蟬》和《自焚者》 拍長了,反而令影片夠90分鐘,才有資格入戲院上映。」又例如:戲院想乘勢盡快公映,竟然也有檔期,「因為那個星期是《星球大戰》上畫,其他電影都避開了。」錯有錯著,見步行步,竟然行出一條新路。

「知道自己的方向,保持彈性,順着行啦。」他說。「每一個作品,都有自己的『命途』,我會這樣想。」

看看伍嘉良的作品,其實不多。 那天晚上,我們亂剪了他的部分作品出來看。「哇,剪到好似黑材料。」2012年的「香港More Look」系列,講龍尾灘人工沙灘事件、講反國教,似乎是想做一個給青年人看的網上新聞專輯,但全部都有由伍嘉良自己寫、自己配音,非常亂入的旁白。

[3]唔得就坦白認 錯咗就再諗

這個系列,好唔好睇,當然是見仁見智啦。(嘿嘿)但,事實是,他拍了兩個故事就爛尾了。「我其實仲拍咗一個關於做精神病康復者工作的社工的故事,但就沒有再剪了。」為什麼爛尾?「我一個人要拍、要research、要配音、要剪,真係做唔掂。」老闆就由得你爛尾?「他也沒辦法,我試過,不行,也只能是這樣。」

老闆由得你,但你過得到自己嗎? 「要認囉。」認失敗、認撞板、認自己就是比自己想像還差一點。「我就是不適合用呢種方式去做製作,我沒有能力一個人包辦所有事情,我不適合做網上連續播放的影片。」

「但不代表我所有影片都唔啱拍,又或者我唔可以拍有社會向度的影片呀。」 所以,他後來製作了另一個系列:《趁還有墟》,記錄了天光墟、午夜墟、石湖墟、聯和墟的故事。一連四集,以22分鐘為一集,是可以在電視上播放的規格,而不是網上發佈;由街坊街里或在地社工做「嘉賓主持」,不是自己Freefight 亂入旁白。

「這樣製作起來,是得心應手多了。」再加上,伍嘉良本身就是上水人,這個計劃是一個貼身在地、由自己開始去回應世界的記錄。這個精神,似乎也延續到《十年》去了。

《趁還有墟》後來發行成為DVD,試過與銅鑼灣誠品書店合作做展覽做放映座談,甚至去過台灣交流。因為這套短片(而不是《十年》),伍嘉良還接到不少學校邀請去分享本地小店、墟市的情況。「最近,這套片又會在墟市節播放。這是2012年的製作,又有誰會想到4年後仍有播放的機會?」

不需要計算什麼是大製作,不需要很宏大很具體的目標,但就是坦白的面對自己的限制,在手頭上的資源、崗位上,盡力做最大的嘗試,回應你所看見的社會需要。那就是一種Trial and Error的精神。

有參與的朋友問到:怎樣才會有一種屢敗屢戰的精神,怎樣才能保持繼續嘗試的那團火?

「那與性格也有關的。」伍嘉良想了一會兒然後說,「我面皮也幾厚的。」

「同埋,如果你試到某一些事情是Error,你不一定要去克服它。怎麼說呢……有時大家會說,遇到某某難關就盡力克服它。但我覺得,有一些是需要避開,而不是夾硬去撞。這又有什麼問題呢?知道自己的能力範團、限制,都是一個嘗試的價值。」

對呢,這真是一個很好的提醒!(點頭) 我們常說,Trial and Error 不是盲試,意思不是亂試,而是要有方向、有計劃地去試;同時,也不需要盲目地試,而是要了解自己的能力和限制。 你呢?你又有什麼想試?想為自己、為我們的城市找一條新的出路嗎?

-------------------------

同場加映:「搞錯廚房」! 每次的「搞錯星期五 Error Friday」,我們都會請來一個「搞錯廚房」單位,跟大家分享他們在味覺、在廚房裏面的搞錯經驗。

第一次,我們找來了 Happy Baking Sunday的 Shereese。

她為大家帶來了兩款小Cupcake,分別是朱古力口味和配上焙茶口味Topping的Red Velvet Cupcake! 大家邊聽分享邊嚐到很rich 的朱古力味/焙茶味,蛋糕本身既濕潤又鬆軟。

別小看這兩款Cupcake,它們可是無任何雞蛋和奶成分的Vegan Cupcake! 「做蛋糕本身是要靠蛋去發起來的,不用蛋就要練習用植物材料去達到那種很鬆軟濕潤的效果了。」 Shereese說。「做蛋糕與Trial and Error最共通的,就是要堅持。一次不對,可能是時間、分量出現問題;那就再做,再試,直至練習到自己滿意,要有耐性啊。」

那Vegan 蛋糕有限制嗎?有做不到的口味嗎?

「當然有。好像是雪芳蛋糕就是做不到的。」她說,「因為那必須用蛋白才做到那種鬆軟。這是本質的問題嘛。」 唔,好像跟嘉良的分享有共通之處呢。

Shereese 除了是一位業餘烘焙師,還是一位瑜珈導師。

「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是什麼?

是Trial and Error Lab每個月最後一個週五搞的公眾活動。透過不同背景、技能的「搞錯過來人」,分享自己又笑又喊的撞板故事,鼓勵大家繼續為我們的城市多作嘗試,開條新路!每次我們還會搬來一個「搞錯廚房」,請來年青廚師或組織為我們試做一款新口味食品,讓大家由味覺開始,激發大膽「嚐」試的勇氣!